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分布地区

  江苏省:

  南京市:市区、溧水县,约530万,在南京又称南京官话

  盐城市:市区、射阳县、滨海县、响水县、阜宁县、建湖县东台大丰,约815.5万。

  淮安市:市区、涟水县、洪泽县、金湖县、盱眙县,约520万。

  扬州市:市区、宝应县、江都市、高邮市、仪征市,约453.5万。

  宿迁市:沭阳县、泗洪县(西北部除外)、泗阳县,约343万。

  镇江市:市区、句容、扬中,约187万。

  南通市:市区、如皋、如东县大部、海安县,约430万。

  泰州市:市区、兴化、姜堰、泰兴,约438.5万。

  连云港市:市区、东海县(西北部除外)、灌云县、灌南县,约304万。

  (总计约3812.5万)

  
江淮话的分布
安徽省:

  六安市:市区、金寨县(西北部除外)、霍山县、舒城县、寿县,约599万。

  合肥市:市区、肥东县、肥西县、长丰县、怀远县,约556.5万。

  滁州市:市区、来安县全椒县定远县、明光市、天长市,约433万。

  巢湖市:市区、和县、含山县、无为县、庐江县,约453万。

  安庆市:市区、枞阳县、桐城市,约231.5万。

  马鞍山市:市区、当涂县,约124万。

  铜陵市:市区、铜陵县,约75万。

  池州市:市区、青阳县,约91万。

  (总计约2712.5万)

  江西省:

  九江市:市区、九江(北部)县,约142万。

  以上共计约7425万。

  注:江淮官话 湖北省黄孝片由于存在较大争议,未列入分布表内。

  传统上的分布错误认知:

  有不少北方人仅从听感(将天津话与江淮人带口音的“普通话”相比较)上判断,得出“天津地区现居民的先祖为大多明初时期,皖北、苏北一带随燕王朱棣北上戍边的移民,天津在清代又为“淮军”的大本营,所以当地的方言十分接近江淮官话”的结论。这种认知犯了根据移民祖籍推测方言现状的错误。实际上,现在的天津方言属于冀鲁官话的一种,与江淮官话仅有部分调值接近(最明显的是阴平调值),总体差别很大。

音系概况

  ⑴、江淮官话的声母数量一般在17个[[[扬州]]]——24个[[[如东]]]之间:

  ①、洪巢片有17个[扬州]——22个[[[合肥]]]声母,其中以下的17个声母最为普遍。即:b、p、m、f、d、t、l、g、k、h、j、q、x、z、c、s、○

  少部分方言可以分清n/l,有18个声母;

  滨阜方言既分清n/l,又保留有疑母ng,故有19个声母;

  南京官话在17个基础上多出zh、ch、sh、r,故有21个声母。

  ②、通泰片有18个[丰台]——24个[如东]声母,其中以下16个为通泰方言所共有。即:b、p、m、f、d、t、g、k、h、j、q、x、z、c、s、○。其他8个声母根据方言不同而增减:l、n、ng、v、zh、ch、sh、r

  如东话的声母系统:b p m f d t n l g k h j q x z c s χ(浊化的h) r ng λ(卷舌音l) v?(喉塞音)

  如东话的声母特点是送气非常强烈 k p t c q均有送气强烈与不强烈之分别,虽然语义上没有差别,但是

  茶ca c‘a 的读法以前者轻微送气为准 擦则读成 c’ie? 不读成 cie?送气非常强烈

  ⑵、江淮官话的韵母数量一般在36个[怀远]——54个[南通]之间,以45个韵母左右为多:

  ①洪巢片有36个[怀远]——53个[高邮]韵母,其中入声韵韵母4个[怀远]——16个[高邮]

  ②通泰片有48个[泰州]——54个[南通]韵母,其中入声韵韵母13个[泰州]——17个[海安]

  ⑶、江淮官话的声调数目在5个——7个之间:

  洪巢片普遍有5个声调,即: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但是研究人员通过田野调查以及仪器测试,发现本片中的滨阜小片声调的入声又可分为阴入、阳入,共有6个声调;

  通泰片有6个或者7个,即: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阴入、阳入。

语音特点

  1.概述:

  ⑴、江淮官话和普通话相比最大的语音特点就是有入声:绝大多数地区都只有喉塞音[-?]一个入声韵尾;

  安庆市的桐城、枞阳两地只有[-l]韵尾;

  唯有宝应一地有[-?]、[-l]两个韵尾;

  还有极少地区入声韵尾弱化或失去入声韵尾的,如南京、新海连等地。

  ⑵、咸山摄三分:即:“関”与“官”不同音、“站”与“战”不同音。

  此两摄北方话一般都已经合流,今只有一类韵母[an](不计介音)。而在淮语中,绝大多数都有两组或者三组读音。一般的演变规律是:一等合口呼归桓欢韵;一等开口呼、二等归寒山韵;三四等同归先天韵。在具体分合上各地又有所出入,在此不一一赘述。

  ⑶、阴平调值多为31或21的低降调:除海州一地的阴平调值为214曲折调,其他地区阴平调值多为31或21。

  ⑷、部分地区阴阳声韵合流:即阳声韵韵尾弱化变为鼻化韵,阴声韵鼻化变成鼻化韵,这样阴阳声韵之间有了交叉关系。

  例如:在泰州方言中:“梅”≈“棉”、“悲”≈“边”;在盐城方言中:“姐”≈“剪”、“哥”≈“官”。

  近年来由於普通话的影响,部分已合流的阴阳声韵又有了分离的迹象。

  ⑸、部分地区知三章三在咸山摄和假摄中保留j、q、x的读法:例如:淮阴、扬州、泰州等地,“遮”、“缠”、“扇”的声母分别为“j”、“q”、“x”。

  ⑹、大部分地区无儿化韵。

  2.洪巢片的语音特点:

  除了具备江淮官话的共同特征外,洪巢片淮语又具有许多独立的特征:

  ⑴、声母方面:

  ①除了滨阜、建盐的少数点外,绝大多数地区n/l不分。

  ②有些地区平卷舌能分,有些地区平卷舌不分:其中全部念为平舌的占多数。

  ③无疑母“ng”:除了滨阜方言有疑母“ng”之外,其他的方言疑母大多数均已的脱落或消失,疑母字归入零声母。

  ⑵、韵母方面:

  ①大部分地区能区分an/ang。由於普通话的影响,不分an/ang的地区正在减少。例如:南京等地的新派口音已有an/ang的对立。

  ②en/eng,in/ing相混,其中以念en、in者为多。

  3.通泰片的语音特点:

  除了保留了独立的入声之外,和洪巢片相比,通泰片保留了更多的古音特征,也有许多不同于洪巢片的独特地方,比如:

  ①,古全浊声母遇塞音、塞擦不分平仄一律送气。而普通话和洪巢片是逢平声送气,仄声不送气。

  比如在古汉语里面同音不同调的“瓶”“病”和“同”“动”两组字,“瓶”和“同”是平声,普通话就念成“ping”、“tong”,“病”和“动”是去声(属于仄声),普通话就念“bing”、“dong”,和“并(合并的并)”、“冻”同音。但是在通泰口音理,他们仍然是同音不同调,“病”和“动”也是念成“ping”、“tong”,和“并”“冻”不混。同理,“舅”“就”念成qieu,“毒”念成“toq”,“袋”念成“tae”等等。这可以说是通泰最明显的特征。

  ②,麻开三读a

  比如说“车cha”“遮zha”“扯cha”“写xia”“斜qia”“姐jia”“蛇sha”等字,在洪巢片里他们的韵母都是/iI/,这是洪巢片和通泰片的一个很大的区别。

  ③,咸山分等,

  淮语通泰片的咸山摄分类

  暗un,寒hun ,看kun,官gun,干gun,卷jyun,三saen,蛋taen,嵌kaen,限haen(白读),限xiaen(文读),关guaen ,先xin,天tin,欠qin,现xin

  通泰片和洪巢片的不同在于:覃韵全部,谈寒韵的牙喉字读un。比如:“敢”通泰是gun,和“管”同音,而洪巢是gaen(正好跟通泰的“减”的口语读法类似),和“管”不同音。同样的例子还有“甘干安暗蚶看”等字。但是通泰西部靠近扬州的地区,口音已经开始向洪巢片靠近了。泰州人基本上都把“敢”念成“gaen”了。

  ④,通泰片的声调,通泰片的声调有6~7个。分布如下:

  7调:兴化、如东,南通,通州西部

  6调:泰州、姜堰、海安、如皋、东台、大丰、泰兴,江都东部,靖江西南

  7调区的声调为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阴入,阳入。

  阴平:天先拼厅归

  阳平:田贤瓶停葵

  上声:舔显品挺鬼

  阴去:掭线聘信贵

  阳去:埝县病定跪

  阴入:贴歇撇踢客

  阳入:敌舌别笛轧

  6调区则是在7调区的基础上,将阳去并入了阴平,所以“地”“梯”同音,“丈”“昌”同音,“病”“拼”同音。

历史来源

  我国自古地分南北,江淮居其中,江淮之间,气候物产、语言风土,其特点也都居南北之中。语云:“桔逾淮而北为枳”,应是地理环境使然。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序录》云:“方言差别,固自不同,河北江南,最为巨异。或失在浮清,或滞於重滞。”扬雄《方言》记载显示,早在汉代本省境内偏西地区,西接淮河南北是一个方言区。这个方言区居南北之中,受南北方言和其他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影响,逐步发展演变成为江淮方言区,横亘江苏、安徽中部、全省遂成为三个方言区。

  从商周两代开始,黄河流域的华夏族向东向南两个方向发展,现今江苏方言的分布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经过长期演变形成的。华夏族向南发展,从关中、中原出发首先到达江汉流域,《诗经》国风中《周南》有《汉广》,《召南》有《江有记》,都是江汉地区的诗,可以称为“楚风”,说明殷周之际这里已被视为诸侯国之列,语言文化已经华夏化了。周初周公旦曾率军东证,战胜东夷,但是南面今江苏安徽境内的徐夷、淮夷仍很顽犟,曾多次与周互有攻伐:战争使敌对双方进行了语言文化的交流。到春秋时期,徐夷、淮夷才被吴国征服,今江苏全境几为吴国所有。这时吴国与中原诸国关系密切,与蛮夷各族共同接受华夏文化。东周以来楚国向东扩张,吴楚连年战争,虽然楚国失败,但是由中原入楚的先进文化反倒因战争更多更快的传入吴国,加速其华夏化的进程。这时吴国与中原内地的往来也颇为频繁,公子季札访问鲁、齐、郑、卫、晋诸国,表现了很高的华夏语言文化修养。晋国助吴攻楚,还派去战车队,教以战法。齐国军事家孙武训练吴军,齐景公还把小女儿嫁给吴王阖闾的长子。孔子有一位大弟子言偃(子游〕是吴人,曾在鲁国任武城宰。此外,楚人伍子胥奔吴,过江时渔父唱歌示意,语言可通。还有文种、范蠡也是楚人,他们到越国做官,出谋划策,语言上也没问题。所有这些都表明吴越两国已经放弃原来的蛮夷语言,成为与楚方言相近的华夏语的一个方言。战国时期,楚国中心逐步东移,最后都城迁到寿春(今安徽寿县〕,楚语对东方特别是江淮间的语言影响更大了。

  两汉时期,江淮方言情况可以通过西汉扬雄《方言》的记载来了解。上文说过,当时省境偏西部西接淮河南北为江淮方言区,其他是吴方言区。这是因为《方言》记载词汇的流行区域,总是江淮并举,其中多次与楚国中心地区的郢相联系。表明楚是一个大方言区,并且随著势力向东扩张,楚语也向东发展,此後逐步扩大到长江下游以北地区,吴方言区则多吴越并举,吴扬并举。吴是包括江北的。扬州地域广大,与江淮荆楚陈青徐都有并举,可见当时在下江江东广大地区已形成一种大体相近的华夏语方言区,即後来的吴方言。

  魏晋南北朝时期,全国处於分裂状态,战争频仍,加之北方游牧民族南侵,中原士民为避乱纷纷南迁,江淮和江南地区受到中原汉语的冲击,尤以长江两岸为重,江淮间是主要战场,作为战争手段,军事家往往采取迁民或屯垦的措施。江南镇江以上则是南来难民的主要停留地区。聚居甚众。所有这些情况都是最能引起语言变化的因素。自此以後,江淮之间逐步演变为江淮方言,甚至扩大到南京镇江一带。後来宋朝南渡,历史重演,北人再度南迁,江淮之间为要冲,战争和人口变动促使语言发展,致使江淮方言与吴方言拉开距离,遂成本省三种方言鼎立的局面。

  在江淮语言史上,通语和方言的消长,随著帝王都邑的转移和经济文化的发展,曾有两次大变动,六朝时期的建康话和明代的南京话都曾上升为全国性的通语。

  四世纪初,东晋政权在建康建立,北方大批南逃的人渡江集结于建康,并进而成为都城的主人。这些从以旧都洛阳为中心南来的人带来洛阳话,他们在政治和文化方面居於主导地位,这种外来语逐步成为建康的官话,士民在公共场合须说洛阳话。本来建康的土话是吴方言,自从中原来的洛阳话入主以後,经过长期的融合,建康土语逐步被吸收,到南北朝时已基本演变为中原通语。南北朝时的语言学者颜之推云:“自兹(按指三国魏)厥後,音韵锋出,各有风土,递相非笑,指马之喻,未知孰是。共以帝王都邑,参校方俗,考核古今,为之折衷。榷而量之,独金陵与洛下耳。”(《颜氏家训·音辞》)金陵话与洛阳话相提并论,其实金陵话来自洛阳话,当时南北两大都邑的话是基本相同的,都是高於方言的通语,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行全国的共同语。建康方言自来被称为南方官话,是在东晋南朝时期奠定基础的。但是当时南来的人以过江为安,所以大量集中在沿江南岸。江北地区,特别沿江北岸扬州、泰州、如皋一带,吴语并没有很快蜕变,直到隋炀帝游江都时,还“好为吴语”。“帝自晓占候卜相,好为吴语。夜置酒,仰视天文,谓萧後曰:‘外问大有人图依(按胡三省注云:吴人率自称为依),然侬不失为长城公,卿不失为沈後(胡注:长城公,陈叔宝,叔宝後沈氏),且共乐饮耳’”。(《资治通鉴》卷185)正如王导在建康时好为吴语,可知隋末扬州尚有吴语的存在。

  明代初期建都南京,南京又成为帝王都邑,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城市,南京话也就因之取得官话的地位,也就是全国性的通语。官吏、商人和知识份子必须学会官话,才能较好地到外地进行语言交际,这是势所必然的。加之明初官修《洪武正韵》,颁行全国,作为读音用韵的标准,在当时享有很高的权威。此书的语言基础当是以南京话为主体,走“参校方俗,考核古今,为之折衷”的老路子,这就加犟了南京话作为通语的地位。此外,南京在地理上和语言系统上都接近中原话,比观《洪武正韵》和《中原音韵》的异同可知,中原汉语自古为全国通语,这是南京话可以作为全国通语的重要条件。这时的中原话和北京话都已失去四声中的入声调。我们知道四声是汉语的重要特征,北方官话大区的再分区就是以入声调的分派为分水岭的。方言缺少一个声调,传统上被认为是个缺陷,不宜作为正统的全民共同语,只能算是一种方言。南京话拥有作为通语的重要条件:帝王都邑;接近中原官话;保全汉语传统的四声。明末西方传教士来到中国,如利玛窦、金尼阁等,他们看到中国的方言分歧,同时也发现有官话的存在,学会官话对於在各地传教最为方便,据研究,他们认为当时南京话就是官话。利玛窦和金尼阁都在南京学过汉语,并分别著《西字奇迹》和《西儒耳目资》,用他们的拉丁字母拼音方案拼写汉字,采用汉语传统的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五个声调,是符合当时南京话的,直到清末鸦片战争前後,传教士还认为南京话是汉语的代表。虽然明清以来,北京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官话的语音以北京话为标准,成为普通话的前身。但是,就汉语的传统和历史地理的地位而言,南京话始终有其重要地位。

方言争议

  江淮官话属于汉语官话存在较多争议的大区语言,主要的争议包括:

  1. 江淮话是否属于官话

  从1980年代起,晋语被划出官话区,其理由是晋语有不同于官话的入声韵。而江淮官话也同样具备入声韵,部分学者认为应一视同仁把江淮官话划出官话区。

  2. 黄孝片是否属于江淮官话

  黄孝片的鄂东部分,虽然有入声调,但它的入声调音长比普通声调还长,与洪巢片、通泰片大为不同;黄孝片里的九江一带方言,是否应属黄孝片、是否应属江淮官话,都有争议。

  3. 江淮官话与吴语的关系

  有以下几种看法:

  所有江淮官话(或洪巢片、通泰片的全部)均由吴语演变而来;

  只有部分江淮官话均由吴语演变而来;

  江淮官话仅带有吴语的底层,不一定(或一定不是)从吴语演变而来。

  4. 语言的演变与江淮官话

  江淮官话是五胡乱华以后,中原雅音融合江淮一带古吴语逐渐演变而成。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