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近代小说流派。即“伎家故事”,指以妓女为题材的小说。唐代传奇《霍小玉传》、《李娃传》等即以妓女为小说主人公。明代梅鼎祚的《青泥莲花记》、清代余怀《板桥杂记》等,亦属此种。到了近代,更大量出现,始有《品花宝鉴》,继则有《花月痕》《青楼梦》、《海上尘天影》、《海上花列传》以及《九尾龟》、《海上繁华梦》等。上述作品中,除《品花宝鉴》主人公为伶人外,其余女主角均为青楼妓女。

  近代狭邪小说在形式上从短篇发展成长篇巨制,往往至数十回。这是在明清长篇通俗小说影响下的结果。内容上的变化,则体现在作者对妓女的态度和倾向上,是非褒贬,异常鲜明。这种情况的产生,与作者的地位、经历、思想有关,也与作者表达观点或理想的方式有关。比如,《青楼梦》里的三十六妓,人人高雅风流,多情多义。这种情形并非写实,而是通过浪漫、夸张的手段表现作者的理想。这是由于小说作者俞吟香功名上不得志,怀才不遇,认为公卿士大夫中无一识我之人,从而把妓女当做了风尘知己,不以“青楼为势力场”,因此创作出理想化的妓女形象。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里的妓女,却有好有坏,这是因为作者创作此书的目的是“欲觉晨钟,发人深省”(第1回),故能对妓女生活作出较为客观的叙述和描写,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上海妓女的现实生活。张春帆的《九尾龟》,对妓女的态度又一变:“所写的妓女都是坏人,狎客也像了无赖,与《海上花列传》又不同”(鲁迅《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九尾龟》之类对妓女的攻讦和谩骂,乃出自作者“才子加流氓”的心理,名曰“给敲竹杠的坏妓女以惩罚”,实则成为有闲阶级的“嫖学教科书”。这样,近代狭邪小说中的妓女形象凡三变。“先是溢美,中是近真,临末又溢恶。”(同前)

  近代狭邪小说的泛滥,是这些作者追求功名利禄、赞赏腐朽堕落生活、抒发颓废没落情绪的思想表现。当然,这些狭邪小说的客观认识价值也并不是相等的。从文学流派来说,它们是明末清初才子佳人小说的末流。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