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I.邓肯
R.圣丹尼斯
T.肖恩的现代舞
M.坎宁安1979年的作品《现场》

modern dance

  20世纪初在西方兴起的一种与古典芭蕾相对立的舞蹈派别。它的最鲜明特点是反映现代西方社会矛盾和人们的心理特征,故称为现代舞,亦有称为“当代舞蹈”、“新兴舞蹈”、“现代派舞蹈”等等。但评论家认为这些名称都不够确切。因为现代舞不是一种固定的舞蹈形式,它的特征不仅表现在创作方法上,也不只是训练体系的不同,它强调发挥艺术的个人特色,不存在普遍规律,每个艺术家都可以创造他自己的“法典”。现代舞习惯上成为所有这些流派的总称,但它却不能概括各种流派的全貌。

  从历史上看,早期现代舞属于浪漫主义的产物。作为文艺思潮的浪漫主义,是反对法国17世纪古典主义的文艺教条而兴起的文艺运动。18世纪,新兴的资产阶级的力量开始壮大,便要求有为资产阶级服务的新型文艺。到了19世纪,浪漫主义思潮已经形成,主张摆脱古典形式主义的约束,崇尚创新,强调艺术家的主观感情的文艺思潮遍及西方。现代舞的创始人I.邓肯起来反对古典芭蕾,这是浪漫主义精神在舞蹈领域中的一种表现。

  19世纪末,欧洲的古典芭蕾,由于越来越偏离思想内容,单纯追求形式和技巧。当时不仅舞蹈革新家们认为古典芭蕾成了舞蹈发展的障碍,而且芭蕾本身的革新家亦认为有改革的必要。邓肯的自由舞蹈正是在这个最需要改革的时候出现,所以她的影响很快就遍及欧洲。

  邓肯的舞蹈在当时所以成为革命的舞蹈,首先体现于她的舞蹈崇尚自然。浪漫主义运动中有一个“回到自然”的口号,这个口号是对现代城市腐朽文化的诅咒和对大自然的歌颂,这成为浪漫主义文艺的一个特点。崇拜自然在当时还是一种新风气,邓肯的舞蹈思想是在这种风气影响下形成的。她抛掉芭蕾舞鞋,脱去紧裹着身体的芭蕾舞衣,赤足光腿,用自己的艺术实践创造一种自由舞蹈的形式,为现代的新型舞蹈探索出一条新路。

  邓肯虽然给现代舞蹈创造了自由解放的精神并努力实践她的“肉体的动作必须发展为灵魂的自然语言”的舞蹈理论,但这种新的舞蹈形式还没有任何动作规律,所谓“自然的动作”,只是意味着没有拘束的动作。邓肯教学生跳舞也缺乏系统性的动作体系和规定的舞步。这个不足,后来在瑞士音乐教育家E.雅克-达尔克罗兹始创了“优律动”训练体系和 R.von拉班建立了现代舞的理论之后才得到了弥补。

  现代舞始源于邓肯,拉班又进一步发展了它,并且在现代舞的理论建设方面作出了重大贡献。他有许多理论著作,在舞蹈动作方面全面地探讨人的身心活动规律,包括肌肉的松弛和收紧,动作的协调等等。在舞台表演方面有著名的舞蹈空间等理论。这些理论与实践,对现代舞起了奠基作用。拉班的学生M.维格曼又把拉班的理论和法则,通过实践变成为舞蹈作品,使现代舞理论更加具体化,对于世界各国舞蹈事业的发展起了极其巨大的促进作用。

  以拉班为中心的这一派现代舞,被称为“表现主义现代舞”。表现主义现代舞和其他表现主义的艺术主张一样,宣扬感觉第一,把直觉看成是认识世界的唯一方法。维格曼是表现主义舞蹈的代表者,她的舞蹈还有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企图切断舞蹈从属于音乐的关系,使舞蹈作为一种艺术而独立存在。她说:“首先必须从传统枷锁中解放出来的现代舞蹈,在解放的同时对音乐的独裁也进行反抗,因此才变成了自由自主的舞蹈。”因此表现派所谓在舞蹈上探索的新途径就是取消音乐对舞蹈的作用,确立没有音乐的舞蹈。

  现代舞在美国和德国发展得最为兴旺,前一时期,德国现代舞发展迅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势力抬头,德国现代舞很快就走向衰微。现代舞的活动中心转向了美国,美国没有自己的舞蹈传统,所以现代舞就成了它本土的舞蹈文化而受到重视。但现代舞在美国的发展过程是曲折的。邓肯、R.圣丹尼斯等现代舞先驱都是美国人,但她们不是在美国而是在欧洲获得其成就。美国的现代舞是受欧洲的影响产生的,直到1909年,圣丹尼斯享有盛誉返国,才敲开美国现代舞的大门。

  圣丹尼斯对现代舞的贡献,主要是对东方舞蹈形式的运用。她广泛注重埃及、希腊、印度、阿拉伯和泰国等国舞蹈的风俗特点,企图以东方舞蹈形式来传达人类宗教精神信息。因此形成一种具有东方特色的现代舞。她著名的作品《罗陀》,第一次演出就轰动了整个西方。她的舞蹈也不只限于东方舞,在她大批的作品里面,有属于宗教题材的,也有不带民族色彩的抒情舞蹈。她和T.肖恩结婚后的 15年中还合作创办了一个圣丹尼斯-肖恩舞蹈学校,成为学生接受新舞蹈的摇篮。其中M.格雷厄姆D.汉弗莱C.韦德曼等后来都成为美国现代舞的杰出代表。

  到了汉弗莱和格雷厄姆这一代,是美国现代舞发展史上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特别是格雷厄姆,她的名字几乎成了现代舞的代号。但是她们虽然是圣丹尼斯培养出来的学生,却并不是圣丹尼斯舞蹈的继承者,而是以叛逆者的身份各走自己的道路。汉弗莱认为圣丹尼斯那种异国情调的舞蹈不能体现美国人的精神实质。她认为既然美国没有基本民族舞蹈可供发挥,那么就只有不以民族舞蹈为根基而去重新创造一种舞蹈形式。因此她根据人体动作的基本原理设立了她自己的技术理论和方法,那就是在“跌倒和复起”、“平衡与不平衡”之间构成的动作规律。她认为这既包含着人类动作的全部范围,又是一切戏剧性效果的根源。如人在暴力前倒下就必然要撑持起来反抗等,这种冲突就存在于这些动作之中。汉弗莱的许多作品,就是对存在于人类中间的冲突进行的探索。她的作品大都采用象征主义手法,其特色别具一格。

  如果说汉弗莱是从外部形式上去反对圣丹尼斯的舞蹈,那么格雷厄姆则是在揭示人类内心阴暗面上去反对圣丹尼斯的艺术主张了。因此她的舞蹈强调“内省”心理,有“心理舞派”之称。她强调舞蹈家应“以身体形象客观地表现自我信念”,“舞蹈应该剥开那些掩盖着人类行为的外衣”,“揭露出一个内在的人”。她早期创作的《心穴》,借一个古老的传说,表现“死亡和毁灭是妒忌之火焚烧后留下的灰烬”。她在表演《悲悼》这个作品时,给人看到的人的形象是痛苦地蜷缩成一团的,焦虑、痛苦造成身体的抽动和扭曲,这就是她所谓的“心灵的图解”;而这种“痛苦的心灵”,亦不是表现一个具体的事实,而是表示人类所有的悲悼。“格雷厄姆技巧”的中心是呼吸。她研究了人体在呼和吸之间的变化,从这种研究出发,发展了“收紧和放松”的动作原理,认为舞蹈家可以用呼吸作为推动身体旋转、跳跃、跌倒等技术,也可用以表示痛苦、恐怖、狂喜以至剧烈到痉挛的感情。这对现代舞的训练无疑是一种有益的探索。她早期作品所表现的阴暗和憔悴,曾引起人们的争议,但她始终是美国最享盛誉的艺术家。

  20世纪30年代是个动荡的时代,经济危机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来临的险恶形势,给当时的艺术家以很大的震动。加上在现代主义哲学、现代心理学的影响下,形成了一股现代主义的艺术思潮,使现代舞艺术家们都认为用传统的真善美观念是不能解释人类的现代经验的,因此纷纷举起反叛传统的旗帜。圣丹尼斯的舞蹈,美得象个女神,并且带着基督教清教徒思想和世俗文化相结合的浪漫主义风格,这对当时现代主义思潮已经广泛流行的美国,显然是不合时宜的。在这种形势下孕育出与圣丹尼斯相对立的舞蹈思想是必然的。

  现代舞强调创造性,因此就激励舞蹈家们纷纷离开自己原有的团体,各自独立地去探索现代舞的新途径。汉弗莱和格雷厄姆离开圣丹尼斯、肖恩,而她们的学生同样又离开了她们。原汉弗莱-韦德曼舞团演员J.利蒙为了实践他对自己的墨西哥印第安人的民族传统风格的尝试,宣布脱离汉弗莱而独立组团。他的现代舞结合戏剧传统形式,根据《奥赛罗》故事创作的《摩尔人的孔雀舞》,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出自格雷厄姆门下的M.坎宁安,因艺术见解不同,也离开了格雷厄姆。

  坎宁安是新先锋派的代表,所谓“新先锋”,意思是开创前人没有走过的艺术道路。如果说格雷厄姆的艺术主张是反对舞蹈上传统的审美观念,那么坎宁安反对的则是人们一贯认为“舞蹈动作必须有涵意”这一基本要求。他说:“在我的舞蹈艺术中是没有包含什么想法的”,“我从来不要一个舞蹈演员去想某个动作意味着什么,这正是我为什么不喜欢和格雷厄姆一起工作的原因。”坎宁安的艺术方法是追求“偶得动作”。所谓“偶得”,就是没有事先设计,亦没有动作安排,只要偶然物色到一个动作,他就“让每个舞蹈演员的个人特点无所畏惧地、无所隐讳地、有力地表现出来”,“任何动作都可以成为舞蹈的一部分”。坎宁安所以主张这种偶得的成分,是因为他认为人类生活常被习惯所束缚,如果在编舞中使用偶得成分,就有可能发现人类最本能而又最吸引人的动作方式。他认为只要舞蹈者在舞蹈,那便是一切,如果你希望有什么涵义,那就是什么涵义。因此,一些评论家把他的舞蹈称为“抽象舞蹈”。

  在新先锋派舞蹈中,A.尼古拉斯的艺术主张与坎宁安不同,他提倡非人化舞蹈。这是一种抽象的、混合着复杂手段的表现方式。他认为创作抽象化的舞蹈时,人体姿态和人体动作的变换会成为障碍。所以就别具匠心地给演员穿上蔽体的宽衣长袍,或特制一种塑料道具模型去覆盖住人体,并把特殊的灯光、色彩和音响等现代化技术吸收到作品中来,以增强直观效果。这种见物不见人的舞蹈作品,创作者并不认为是取消了人性,而只不过是排除了个性,使作品不受人体的局限性的束缚,从而更有条件去扩大舞蹈家探索人生的视野。

  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新先锋派舞蹈又进一步发展到可以在任何形式的空间表演,包括教堂、体育馆,以至街道和公园。用这些场地作舞蹈表演亦是现代舞的一种艺术探索。T.撒普有一次创作了一个舞蹈叫《集成曲》,于黄昏时在纽约的中心公园演出。40名怪异的舞蹈演员散布在草地上,他们都跳着共同的舞步。在舞蹈的结尾,所有的演员都把动作放慢,在黄昏的朦胧光线下,在场的观众感到似乎正处身于一个雕塑的花园,这些雕塑在魔幻般地苏醒过来。当代年轻的现代舞蹈家对演出环境更倾向于标新立异,他们的作品有专门为草地、空地以至一些特殊环境而创作的。

  现代芭蕾亦是现代舞当中的流派之一。它是介乎现代舞和古典芭蕾之间的一种形式,在观念上是现代舞,但技巧上还是芭蕾。现代芭蕾最早的代表者是K.约斯,他原来是拉班的学生与合作者。他当过芭蕾演员,因此他实践把两者结合是有基础的。他主持过的约斯芭蕾舞团就是属于现代芭蕾性质的舞蹈团。1932年上演的《绿桌》,是揭露战争贩子幕后活动和描写战争恐怖的舞剧,获得了很大的成功。约斯芭蕾舞团解散后,欧洲曾有为数众多的现代芭蕾团体组织起来,但艺术上没有多大成果。与此相反,美国的现代芭蕾蓬勃发展,出现了象G.巴兰钦J.罗宾斯等杰出的编导艺术家和演员。产生出不少优秀作品,预计这一艺术派别还会有更大的发展。

  现代舞的艺术现象是复杂的,各派都有自己的探索和追求。其中出现的所谓表现主义、象征主义、心理派和抽象派等等,都是和现代主义相适应的流派。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反对传统观念在艺术上的统治,以传统的叛逆自居。他们曾先是对传统的写实主义表示挑战,在现代派的舞蹈家们看来写实主义方法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把世界和人的复杂关系简单化了。因此在探索突破传统表现方式的同时,传统的时间次序(开始、中间、结束)和空间观念(远近)被打破了;那种比例感和尺度感联结在一起的秩序概念亦被推翻了,而代之以一种按自由联想重新组织的时间感和空间感。他们对动作规范也感到厌倦,而代之以一种人的随意动作。

  总之,现代舞总是保持着它的活跃、易变的特性。过去现代舞和芭蕾曾一度处于水火不相容的境地,现在则能互相吸收,而且许多舞蹈家还兼通两种舞蹈。一些评论家认为,现代舞的风格今后还会不断变化、发展。作为一种文艺现象,现代舞近年来也引起了中国舞蹈界的注意,对现代舞的研究,也正在开始。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