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理学

  中国封建社会中、后期最重要的儒家学派,学者以“理”或“道”为哲学基本范畴,探讨“性命义理”,故称“理学”,又称“道学”。理学起于北宋,盛于南宋,宋理宗赵昀时,曾成为占据主导地位的官方哲学,后经金、元、至明末清初逐渐衰落。

  唐中叶以后,社会阶级关系的变化,经济和政治的发展,思想领域中儒、佛、道三家长期又斗争又融合的结果,为新儒学的产生准备了经济、政治和思想的条件。唐代孔颖达修《五经正义》,对汉、魏以来的经学作了总结,旧儒学走上了末路。从宋代开始,学者突破旧注疏的束缚,凭己意自由说经,形成了怀疑古代儒家经典的风气。此后,不少学者依据儒经,进而探讨有关宇宙包括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起源与构成的原理,各自建立起理论体系,形成了宋代新儒学的流派。理学即是其中的一个学派。

宋代理学的创始人周敦颐(1017~1073),道州(今湖南道县)濂溪人,也称濂溪先生。他吸取道家学说,糅合《周易》,初步建立了一套综合探讨宇宙本原、万物生成、人性、封建伦常等问题的理论体系,他的著作《太极图说》和《通书》后来成为理学家的经典文献。与周敦颐约略同时的理学家邵雍(1011~1077),范阳(今河北涿县)人。他继承汉代以来的象数学,以阐发《周易》经义,又与道教结合,构成数的图式,形成了新的象数学。邵雍提出的天地运化,道在物先等自然观和宇宙论,为其他理学家所推崇。张载(1020~1077),□县(今陕西眉县)横渠镇人,字子原,世称横渠先生。著有《正蒙》、《经学理窟》等,融合自己对于《周易》、《中庸》、《周礼》等经义的解释,提出了关于“气”、人性、义理和封建伦常等理论。程颢程颐兄弟,开始以“理”作为哲学的最高范畴,提出了略为系统的理气说、有对论、人性论、格物致知说等。南宋朱熹主要继承和发展二程的学说,又吸取北宋其他理学家的某些学说,完成了集大成的历史使命。故宋代理学又被人们或称为程朱理学。与朱熹同时的陆九渊,创立了“心学”学派,一度在学术上与朱学并立。宋宁宗时掀起过反“道学”的斗争,以韩侂胄为首的反道学势力并没有形成自己的学派,只是从政治上对理学家进行打击。宋理宗以后约五十多年的时间里,程朱学说被定为官方哲学,获得迅速传播。其他学派或与程朱学说“会同”,或改变初衷,影响逐渐削弱。

  宋代理学大致有以下特点:①学者探讨义理心性,蔚为风气,各派理学家的学说虽然有所差别,但使用的范畴大致相同。他们用“理”概括精神,用“气”概括物质,对理和气这一组高度概括的哲学范畴进行了比较深入的探讨,从而迈入研究精神与物质的关系乃至人类本质的新阶段,使人们对于宇宙和人类的抽象思维能力超越了前人一大步。②理学家在事物矛盾运动的规律方面,提出了“无独必有对”或“一分为二”的新命题,指出“对”(矛盾)的普遍性,甚至指出有些“对”的双方可以互相转化,把中国古代朴素的辩证法思想提到了新的高度。周敦颐开始模糊地提出事物成对的观点,张载进一步指出事物“有对”和“变”、“化”的普遍性,二程承认万物或万物之理都是“无独必有对,皆自然而然,非有安排”。朱熹更进一步指出“一中又自有对”,并用“一分为二”的命题表示事物的对立统一现象。③理学家在论述理气观、人性论、格物致知学说时,往往在基本范畴中贯注社会伦理原则,使这些哲学的论述以宣扬封建纲常伦理为归宿,即以封建纲常伦理来解释自然,既使自然道德化,又使道德自然化。他们几乎都把意识的“理”和封建秩序的“礼”相互等同,把“理”升格为“天理”,又把三纲五常说成是“天理”“流行”的必然结果,借以论证纲常的永恒性。④理学家大都以反对佛、道为己任,同时又吸收佛、道的许多思想内容,其中主要是佛教禅宗华严宗的某些说教。但是,在南宋中期以前,各派学说尚处于探索、创新的阶段,相当多人的哲学思想前后曾有较大变化,并且在与佛教的思想斗争中不知不觉地败下阵来,而在晚年皈依佛教。程颐的高徒游酢、杨时、谢良佐、吕大临以及尹□等,后来都成了佛教的信徒。直到南宋中期,朱熹建成精致而庞杂的理学体系,从各方面辟佛,才算从理论上暂时抵制住佛、道这两个“异端”。⑤理学家内部尚未形成壁垒森严、旗鼓相当的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哲学两大阵营。张载从未对二程学说进行争辩,也没有形成唯物主义思想体系。二程和朱熹、陆九渊等则比较自觉地建立了各自的唯心主义思想体系,二程一再明确反驳张载等人学说中的某些唯物主义观点,至于朱熹则几乎对所有其他学派的不同观点进行了辩驳。

  金初处于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化的阶段,只是逐步接受汉族封建文化,尚未有人提倡建立学派。世宗、章宗奖励儒学,邵雍和二程之学得以继续传播。金末王若虚著《道学渊源序》,推崇理学,以为宋儒“使千古之绝学,一朝复续”,但又指出理学“消息过深”、“揄扬过侈”。赵秉文也以程朱的道德性命之学自任,一时号为“斯文盟主”。王、赵在社会上广有影响。蒙古灭宋前,儒生赵复和姚枢许衡、窦默在北方传播程朱之学。赵复和姚枢在燕京首建周子(敦颐)祠和太极书院,广收门徒,讲授理学。元朝建立后,理学家适应新的形势,由“用夏变夷”的传统观念演绎出“行中国之道即为中国之主”的政治原则。吴澄祖述周、邵、程、朱,但不再讲“尊王攘夷”,只讲伦纪纲常,以维护元朝的统治秩序;又力主“和会”、“和同”、“兼综”朱陆,对理学作通俗的讲解。许谦在元代讲学四十年,在社会上颇有影响,他着重伦常和修身之学,也赞成朱、陆合流。元成宗铁穆耳提倡理学,以朱熹等人疏纂的五经为科场考试标准,“定为国是”,使理学成为官学,其影响超过了宋代。

  明承元制,崇奉朱学为正宗。明初理学家注重博学广识、考订典制,理论上建树不多。至薛□、吴与弼、陈献章等人,各自阐释朱学的理气观或心性学说。明代中期,王守仁远绍陆学,又兼融朱学的一些内容,脱颖而成“博大、精细”的王学体系(即阳明心学)。王守仁以“灵明”、“感应”说,使朱、陆关于心、物的分歧得到统一;以“致良知”说,使朱、陆关于知、行的分歧得到合一。一时王学“门徒满天下”,几乎成为统治哲学。与此同时,罗钦顺和王廷相对王学及程朱理学的某些方面提出了批评,又接受了程朱理学的一些观点。明末清初到清代中期,随着资本主义萌芽的进一步发展,出现了启蒙主义思潮。王夫之颜元戴震等对理学展开了总批判,建立起唯物主义的哲学体系,宣告了理学的终结。考据学派的兴起,进一步加速了它的衰败。李光地等编纂《性理精义》等书,未能挽救理学的厄运,反而成为理学走上绝路的标志。

  作为地主阶级新的思想理论体系,理学一度对当时社会的发展起过好的作用。它在思辩哲学方面的发展,无疑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进步。对于周邻各族的封建化,对于日本、朝鲜的历史发展,理学也曾发生相当大的影响。但是,理学在强化封建礼教、维护宗法等方面,随着中国封建社会的不断发展,愈益起着消极乃至反动的作用。

  参考书目 朱熹:《伊洛渊源录》,中州古籍出版社,郑州,1985。 侯外庐等集体编著:《宋明理学史》上册,人民出版社,北京,1984。 钱穆:《宋明理学概述》,台湾学生书局,1977 。 蒙培元:《理学的演变》,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1984。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