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考古工作者发现的隋虞弘墓石椁祆教祭火图

目录

概况

  琐罗亚斯德教 (Zoroastrianism) 是在基督教诞生之前中东最有影响的宗教,是古代波斯帝国的国教,也是中亚等地的宗教。曾被伊斯兰教徒贬称为“拜火教”,在中国称为“祆(音同「掀」)教”(注意不要把“祆”写错成为“袄”)。

  琐罗亚斯德 (前628年-前551年)是该教的创始人,他出身于波斯帝国建立前的一个波斯游牧部落贵族骑士家庭,20岁时弃家隐居,30岁时受到神的启示,他改革传统的多神教,创立琐罗亚斯德教,但受到传统教祭司的迫害,直到42岁时,大夏的宰相娶他女儿为妻,将他引见国王,此后,琐罗亚斯德教才在大夏迅速传播。77岁时,在一次战争中,在神庙里被杀身亡。

  该教认为阿胡拉·玛兹达(意为“智慧之主”)是最高主神,是全知全能的宇宙创造者,它具有光明、生命、创造等德行,也是天则、秩序真理的化身。玛兹达创造了物质世界,也创造了火,即“无限的光明”,因此琐罗亚斯德教把拜火作为他们的神圣职责。

  琐罗亚斯德教是一种二元论的宗教,主张善恶二元论,犹太教以及后来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受它很大的影响,琐罗亚斯德教的神“密特拉”也进入到罗马帝国的宗教中。目前在伊朗偏僻山区和印度孟买一带的帕西人(Parsi)中仍有很大的影响。

起源

  中世纪,在波斯和阿拉伯的地下喷出一种气体,这种气体能点燃着火。那时,人们不理解这种奇怪的火,把它叫作“圣火”,并由此而建立了拜火教。教徒们在“圣火”处建筑了庙宇并塑造了神像,然后,教徒们穿着红色道袍,对着“圣火”、神像顶礼膜拜。

历史

  公元前20世纪,原居住在中亚地区属于印欧语系的雅利安人越过兴都库什山涌入伊朗高原,创造了自己的文化和宗教。信奉多神特别是火神,并实行烦琐的祭祀仪式。最早反映在《伽泰》中的诸神崇拜,光明神或善神阿胡拉·玛兹达的地位已经十分重要。

  公元前522年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大流士一世执政后,为了统一波斯的需要,独尊阿胡拉·玛兹达,力图贬低部落的氏族神台瓦等。其后继者塞齐斯等追随大流士的信仰,常自称为阿胡拉·玛兹达的使者,声称神的意志通过皇帝宣示人世。据考证,琐罗亚斯德的庇护者维斯塔巴就是大流士的父亲,琐罗亚斯德也独尊阿胡拉.玛兹达为最高神。阿契美尼德王朝时的宗教为祭司阶层麻葛所控制,麻葛崇拜阿胡拉·玛兹达,反对恶灵,对死者实行天葬。因此有人把麻葛和反映琐罗亚斯德教信仰的《伽泰》联系起来,认为该教是在阿契美尼德王朝前后时期的信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琐罗亚斯德教
公元前4世纪,希腊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后,波斯进入希腊化时期,琐罗亚斯德教受到沉重打击;但在公元前后又重新活动。在波斯万神殿中出现了希腊和波斯的混合神祇。阿胡拉·玛兹达及其僚神成了太阳神、月神等的伙伴。在罗马统治时期,琐罗亚斯德教诸神之一米特拉神(太阳神)成为地中海地区普遍信仰的对象。

  3世纪波斯萨珊王朝创建后,琐罗亚斯德教重新兴盛,取得了国教的地位。萨珊诸王都兼教主,自称阿胡拉·玛兹达的祭司长、灵魂的救世主等。他们搜集、整理希腊化时期散佚的经典,编纂了《阿维斯陀》,使该教教义有了具体、明确的内容。5世纪时,该教一部分教徒在玛兹达克的领导下,进行了一场社会和宗教改革。491~529年之间,在波斯和阿塞拜疆等地掀起了大规模的、持续不断的起义。萨珊王朝先后采取欺骗与高压的政策,起义终于被镇压。

  6世纪萨珊王朝亡于穆斯林。起初哈里发对琐罗亚斯德教徒表示宽容,在依法纳税后容许其保持自己的信仰;但不久就大规模地以武力强迫琐罗亚斯德教教徒改信伊斯兰教。残留在波斯本土的该教教徒,被称为迦巴尔(异教徒)。据20世纪70年代统计,约有1.7万人,分布在伊朗南部的耶斯德和格尔孟等地;另一部分教徒从8世纪初由波斯迁往印度西海岸古扎拉特等地后,与迦巴尔失去联系,至15世纪中叶后又恢复联系。17世纪后,他们在孟买附近形成一个独特的社会集团,被称为帕西人。据20世纪80年代统计,帕西人约有10万,大都经营工商业,在印度经济生活中有重要影响。

经典

  琐罗亚斯德教的经典主要是《阿维斯陀》,意为知识、谕令、或经典,通称《波斯古经》。最早形成于公元前4世纪阿契美尼德王朝末期,希腊亚历山大征伐波斯时被焚,仅存1卷。3世纪初安息王朝的伏洛奇薛斯一世曾下令重新收集、整理,把口头流传的内容用文字记录下来;萨珊王朝建立后,这项工作又继续进行,在沙普尔二世执政时期最后完成《阿维斯陀》21卷。该经主要记述琐罗亚斯德的生平和教义。现有的《阿维斯陀注释》为9世纪以后用中古波斯的帕拉维语(钵罗婆语)翻译和写作,由若干分散的经典汇集而成;分为6个部分:

  ①耶斯那,即祭祀书。祭司向神供献祭品时所唱的赞歌,是《阿维斯陀》的主体;其中《伽泰》(意译为《神歌》)是整部经的最古部分,共17章。它所使用的语言、韵律、格式与《阿维斯陀》其他部分都不一样,主要是韵文。很多学者认为,它是公元前6世纪上半期或中期,甚至更早的作品。据说《伽泰》是琐罗亚斯德本人说教的记录,因此是教徒日常必读的经文;

  ②维斯帕拉特,即众神书,也称为小祭祀书。内容是有关对各种守护神等的赞颂;

  ③维提吠达特,即驱魔书;

  ④耶斯特,即赞颂书。内容是对各种神祇和天使的赞颂;

  
琐罗亚斯德
⑤库尔达,也称“小阿维特斯陀”,即短的赞歌或祈祷书;

  ⑥其他零星和片断的颂歌。从内容看,该经是波斯古代宗教神话、传说、历史等的汇集。有些在琐罗亚斯德以前就已出现,琐罗亚斯德教则根据自己的需要加以编纂。

  此外,还有用帕拉维语、波斯语或印度地方语写作的经典和历史文献。

  重要的有:《那斯克》,为《阿维斯陀》提要,成书于9世纪;《宗教行事》,有琐罗亚斯德教百科全书之称,阐述该教哲学、道德和教史等,成书于9世纪;《创世记》,描述世界的创成、被创造物的性质、善与恶、末世审判等,成书于9或11世纪,现存有波斯和印度的文本。另外,琐罗亚斯德教徒从波斯迁居印度后用波斯语或其他文字写作的《伊斯兰的神学者》及《塞犍传奇》(现存最早的是1692年写本),叙述琐罗亚斯德教的分派和向印度次大陆传播的历史等。

主要教义

  琐罗亚斯德教认为,存在着代表光明的善神阿胡拉·玛兹达(Ahura Mazda)和代表黑暗的恶神安格拉·曼纽(AngraMainyu,英语Ahriman),善神的随从是天使,恶神的随从是魔鬼,互相之间进行长期、反复的斗争,为了战斗,阿胡拉·玛兹达创造了世界和人,首先创造了火。琐罗亚斯德的出生是善神阿胡拉·玛兹达胜利结果,琐罗亚斯德的精髓每一千年产生一个儿子,他指定第三个儿子为救世主,以彻底消灭魔鬼,使人类进入“光明、公正和真理的王国”。琐罗亚斯德教认为人死后要通过“裁判之桥”,根据其生前所作所为决定入地狱或升天堂,但在世界末日时,都要受最后一次审判,恶人的灵魂可以荡除罪恶而复活。

典籍

  琐罗亚斯德教的主要经典叫《阿维斯陀》(Avesta),意思是“智慧、经典、谕令”,也叫“波斯古经”,主要记述琐罗亚斯德的生平以及教义

祭祀仪式

  
琐罗亚斯德教的寂静之塔
琐罗亚斯德教认为火是阿胡拉·玛兹达最早创造出来的儿子,象征着神的绝对和至善,是“正义之眼”,所以庙中都有祭台点燃神火,最壮观的是在伊朗利用天然气修建的神庙,四方的神庙四角有四根连接天然气井的管道,在庙顶四角有四个日夜燃烧的火炬。日常点燃和保存神火要经过繁复的仪式。

  琐罗亚斯德教认为火、水、土都是神圣的,不得玷污,所以教徒死后只得实行天葬,即放置特定的场所让兀鹰吃掉。

传播

  琐罗亚斯德教在中东迅速传播,为居鲁士建立的波斯帝国和萨珊朝波斯的国教,但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后,经典被焚毁,后来阿拉伯人征服中东,琐罗亚斯德教受到伊斯兰教的排斥,被迫向东迁徙,部分进入印度,部分通过西域进入中国,当时西域各国都信仰琐罗亚斯德教,在中国受到当时南北朝时代的北方各国皇帝的支持,唐朝时也有许多祆祠以备“胡商祈福”。唐武宗灭佛之后在中国绝传。今印度帕西族人仍信奉琐罗亚斯德教。伊朗等国也有少数信奉者。

  很多人错误地把琐罗亚斯德教与摩尼教混为一谈,实际这二者是激烈冲突的两个完全不同的宗教,尽管教义有相同的部分。

仪礼

圣火

  
遗址
琐罗亚斯德教认为,火是阿胡拉.玛兹达的儿子,是神的造物中最高和最有力量的东西。火的清净、光辉、活力、锐敏、洁白、生产力等象征神的绝对和至善,因之火是人们的“正义之眼”。对火的礼赞是教徒的首要义务。在古波石窟斯,圣火还有祭司、贵族、骑士和农民的等级之分,代表不同的权利。在伊朗、印度的拜火庙中都设有祭台,在教徒家中和工作场所也燃点圣火,点燃和保存圣火都要举行繁复的仪式,并使用特制的器具。

新生礼

  该教规定男女到7岁(印度)或10岁(伊朗)时要举行入门仪式,由祭司授与圣衫和圣带作为教徒的标帜。圣衫用白麻布缝合,前后两面象征过去和未来,含追思祖先、嘉惠子孙之意。圣带代表正确的方向,用72支羊毛线织成,长度能围腰3圈,72支象征《阿维斯陀·耶斯那》的72章,3圈指善思、善语和善行,圣衫和圣带要终身佩用,以示不忘。

清净仪式

  通常可分为三种:(a)小净。教徒在起身、便溺、进膳前后要洗涤身体裸露部分并诵读经文;(b)大净。在新生礼、结婚或分娩时要在祭司主持下进行全身沐浴;(c)特净。主要为将从事神职工作或搬运死尸者举行,须有祭司二人主持,在一条狗的注视下,用水、砂、牛尿等进行沐浴,以此涤除心身污秽和驱除恶灵,一般历时九天。

葬礼

  该教视水、火、土为神圣,故反对水葬、火葬和土葬而实行“天葬”(或称鸟葬)。这是波斯古代葬礼的遗俗。教徒死后,尸体要送入“寂没之塔”。塔一般建筑在山丘上,塔顶安放石板,塔中有井,塔内分内中外三层,分别安置男、女和小孩的尸骨。举葬时,先将尸体放在塔顶石板上让秃鹰啄食尸肉,留下尸骨经烈日晒干后,再投入井内。这种葬礼在近代城市中很难举行,现已有某些改变或代之以易行的方法。

帕西人

  
文字
在8-10世纪间,一部分坚持信仰琐罗亚斯德教的波斯人,不愿改信伊斯兰教而移居印度西海岸古吉拉特邦一带。这些波斯移民在印度被称为“帕西人”(Parsi),至今共有10万人左右,仍信琐罗亚斯德教,主要从事工商业,操古吉拉特语。虽然这些帕西人并非穆斯林,但这是我们在印度历史上最早见到的“帕西”(Parsi)一词,按《大英百科全书》的解释:“‘帕西’(Parsi)一词,其意为波斯人(Persians),乃移居印度的波斯琐罗亚斯德教徒之后裔。”可见,自中世纪起在印度出现的“帕西”(Parsi)一词是“波斯人”之意。后来,随着伊斯兰教在南亚次大陆的广泛传播,在印度民间流行的语言中,“帕西”一词的词义逐渐扩大了范围。

  鸦片战争以前,已有帕西人到广州经商。广州的长洲岛上有“帕西教徒墓地”,墓地原已荒废失修,2002年被列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完成修缮。

  在香港,部分帕西人以贩卖鸦片起家。原来在香港居住的帕西人在铜锣湾以"白头教"之名建立一所神庙,此庙在20世纪90年代改建为善乐施大厦。香港比较著名的帕西人有香港大学创办人之一的么地、律敦治医院名字来源的律敦治、天星小轮前身九龙渡轮公司的创办人 Dorabujee NaorojeeMithaiwala。香港的其它琐罗亚斯德教教徒,还包括1865年香港上海汇丰银行、香港总商会的创办委员,不少琐罗亚斯德教徒也是联交所上市公司董事。此外,香港旭和道和碧荔路也以琐罗亚斯德教徒而命名,香港现时亦有名为琐罗亚斯德教坟场的帕西人墓地。

  在澳门仁伯爵综合医院下方,有一个白头坟场,也是琐罗亚斯德教教徒的墓地。

相关著作

  1885年尼采所著《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Also sprachZarathustra)被认为是人类哲学史上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其中“查拉图斯特拉”实际上就是“琐罗亚斯德”的另一种音译(中国古书中则称为“苏鲁支”)。

  德国作曲家理查德·施特劳斯1896年谱写了同名的乐曲,成为音乐史上的名篇。

相关文献

  Kulke, Eckehard: The Parsees in India: a minority as agent ofsocial change. München: Weltforum-Verlag (= Studien zurEntwicklung und Politik 3), ISBN 3-8039-00700-0Ervad SheriarjiDadabhai Bharucha: A Brief sketch of the Zoroastrian Religion andCustomsDastur Khurshed S. Dabu: A Handbook on Information onZoroastrianismDastur Khurshed S. Dabu: Zarathustra an his TeachingsA Manual for Young StudentsJivanji Jamshedji Modi: The ReligiousSystem of the ParsisR. P. Masani: The religion of the good lifeZoroastrianismP. P. Balsara: Highlights of Parsi HistoryManeckjiNusservanji Dhalla: History of Zoroastrianism; dritte Auflage 1994,525 p, K. R. Cama, Oriental Institute, BombayDr. Ervad Dr. RamiyarParvez Karanjia: Zoroastrian Religion & Ancient Iranian ArtAdilF. Rangoonwalla: Five Niyaeshes, 2004, 341 p.Aspandyar SohrabGotla: Guide to Zarthostrian Historical Places in IranJ. C.Tavadia: The Zoroastrian Religion in the Avesta, 1999S. J. Bulsara:The Laws of the Ancient Persians as found in the "Matikan E HazarDatastan" or "The Digest of a Thousand Points of Law", 1999M. N.Dhalla: Zoroastrian Civilization 2000Marazban J. Giara: GlobalDirectory of Zoroastrian Fire Temples, 2. Auflage, 2002, 240 p, 1D.F. Karaka: History of The Parsis including their manners, customs,religion and present position, 350 p, illus.Piloo Nanavatty: TheGathas of Zarathushtra, 1999, 73 p, (illus.)Roshan Rivetna: TheLegacy of Zarathushtra, 96 p, (illus.)Dr. Sir Jivanji J. Modi: TheReligious Ceremonies and Customs of The Parsees, 550 SeitenManiKamerkar, Soonu Dhunjisha: From the Iranian Plateau to the Shoresof Gujarat, 2002, 220 pI.J.S. Taraporewala: The Religion ofZarathushtra, 357 pJivanji Jamshedji Modi: A Few Events in TheEarly History of the Parsis and Their Dates, 2004, 114 pDr. IrachJ. S.Taraporewala: Zoroastrian Daily Prayers, 250 pAdilF.Rangoonwalla: Zoroastrian Etiquette, 2003, 56 pRustom C Chothia:Zoroastrian Religion Most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2002, 44 p

传入中国

  琐罗亚斯德教在萨珊王朝时盛行于中亚各地,7世纪中叶穆斯林统治波斯、占有中亚后,大批教徒向东迁徙。新罗僧人慧超适路过中亚,在《往五天竺国传》中记载:“从大食国已东,并是胡国,即安国、曹国、史国、石骡国、米国、康国……总事火祆。”当时中国新疆的高昌、焉耆、康国、疏勒、于阗等地也流行该教。在唐以前的中国的经典、史籍中,已可找到有关火祆教的记载。但一般认为,波斯于518年通北魏,与波斯邻近的滑国(今阿姆河南昆都斯城)于516年通梁,这两国皆信奉火祆教,因之火祆教传入汉族地区的时间当在516~519年间。火祆教崇奉之神在北魏、南梁时被称为天神、火天神、火神天神或天神火神;到隋末唐初才称火祆,以此表示它是外国的天神。该教传入中国后曾受到北魏、北齐、北周、南梁等统治
石窟
阶级的支持。北魏的灵太后率领宫廷大臣及眷属几百人奉祀火天神。北齐后主“躬自鼓儛,以事胡天”。因此,在京都(邺,今河南临漳县)出现了很多奉祀火祆的神庙,一时蔚成风气。北周的皇帝也曾亲自“拜胡天”、“从事夷俗”。从北魏开始,北齐、北周相继在鸿胪寺中设置火祆教的祀官。唐朝在东西两京都建立祆祠,东京有二所,西京有四所。在这些祠庙中“商胡祈福,烹猪羊,琵琶鼓笛,酣歌醉舞”,极一时之盛。另外,在丝绸之路上的碛西诸州也随地都有祆祠。唐朝祠部还设有管理火祆教的祀官萨宝府官,主持祭祀。萨宝府官分为萨宝(中国史籍也称萨甫)祆正、祆祝、率府、府史等,自四品至七品不等,由波斯人或新疆地区少数民族的信徒担任。唐时中国疆域辽阔,海外贸易发达,唐王朝之所以采取这种措施,一方面是为了尊重外国侨民的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与波斯、西域诸国建立友好关系,有着政治和商业上的目的。唐会昌五年(845)武宗在禁传佛教和其他外来宗教的同时,火祆教也受到排斥,景教、摩尼教和祆教的许多祠庙都被拆毁,僧侣被勒令还俗。但至大中(847~859)年间即弛禁。以后经五代、两宋犹有残存,民间仍有奉祀火神的习俗,在汴梁、镇江等地还有祆祠。南宋以后,很少见诸中国典籍。以后,在中国内地基本绝迹。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