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选自:《安徒生童话》

目录

作者简介

  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 1805—1875)

  丹麦19世纪童话作家,世界文学童话创始人。1805年4月2日生于丹麦菲英岛欧登塞贫民区。父亲是个穷鞋匠。曾志愿服役,抗击拿破仑·波拿巴的侵略,退伍后于1875年病故。当洗衣工的母亲不久即改嫁。安徒生从小就为贫困所折磨,先后在几家店铺里做学徒,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少年时代即对舞台发生兴趣,幻想当一名歌唱家、演员或剧作家。1819年在哥本哈根皇家剧院当了一名小配角。后因嗓子失润被解雇。从此开始学习写作,但写的剧本完全不适宜于演出,没有为剧院所采用。1822年得到剧院导演约纳斯·科林的资助,就读于斯莱厄尔瑟的一所文法学校。这一年他写了《青年的尝试》一书,以威廉·克里斯蒂安·瓦尔特的笔名发表。这个笔名包括了威廉·莎士比亚、安徒生自己和司各特的名字。1827年发表第一首诗《垂死的小孩》,1829年,他进入哥本哈根大学学习。他的第一部重要作品《1828和1829年从霍尔门运河至阿迈厄岛东角步行记》于1829年问世。这是一部富于幽默感的游记,颇有德国作家霍夫曼的文风。这部游记的出版使安徒生得到了社会的初步承认。此后他继续从事戏剧创作。1831年他去德国旅行,归途中写了旅游札记。1833年去意大利,创作了一部诗剧《埃格内特和美人鱼》和一部以意大利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即兴诗人》(1835)。小说出版后不久,就被翻译成德文英文,标志着作者开始享有国际声誉。1835年开始创作童话,并取得巨大成就,一生共创作168篇童话。代表作:《海的女儿》、《丑小鸭》、《卖火柴的小女孩》、《拇指姑娘》、《皇帝的新装》、《打火匣》等

写作背景

  这篇故事写于1837年,和同年写的另一部童话《海的女儿》合成一本小集子出版。这时安徒生只有32岁,也就是他开始创作童话后的第三年。但从这篇童话中可以看出,安徒生对社会的观察是多么深刻。他在这里揭露了以皇帝为首的统治阶级是何等虚荣、铺张浪费,何等愚蠢。骗子们看出了他们的特点,就提出“凡是不称职的人或者愚蠢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的说法。他们当然看不见,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衣服。但是他们心虚,都怕人们发现他们既不称职,又十分愚蠢,就众口一词地称赞那不存在的衣服是如何美丽,穿在身上是如何漂亮,还要举行一个游行大典,赤身露体,招摇过市,让百姓都来欣赏和诵赞。不幸这个可笑的骗局,一到老百姓面前就被揭穿了。“皇帝”下不了台,仍然要装腔作势,“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而且“因此他还要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这种弄虚作假但极愚蠢的统治者,大概在任何时代都会存在。因此这篇童话在任何时候也都具有现实意义。

  一个一眼就可看穿的骗局,竟然畅行无阻,最终演出一场荒唐的闹剧。读完这篇童话,我们首先会嘲笑那个愚蠢的爱慕虚荣的皇帝,不过,如果注意到上至皇帝下至百姓,几乎人人都有违心地说假话这一现象,我们也许要想得更深入,理解安徒生所要表达的更深一层意思。

内容解读

  这个有趣的童话为我们描绘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奢侈的国王每天只顾着穿衣服,不管其他任何事,最后竟然还受骗,什么都没穿去游行!没有人去揭穿谎言,甚至还夸耀,最后一个孩子天真的一句话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读完这篇童话,我情不自禁地问自己,作为一国之君,为什么这个国王竟会被欺骗了这么久呢?毫无疑问,这都是因为这个国王的虚荣心。为了这所谓的虚荣心,全天下的百姓、臣子乃至国王都心甘情愿地被别人骗。他们心甘情愿地被别人骗,也心安理得地骗别人。童话中的那两个骗子之所以能得逞,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人们心中的一个盲点——自愿将自己这一致命弱点暴露给别人,并且让他们加以利用,也要得到虚荣的满足。

  实际上,虚荣心是与生俱来的,但是,孩提时的虚荣心是单纯的,随着涉世的深入,虚荣心就越来越深地腐蚀着人们。读完这篇童话后,我真心地希望这世上的人们,不要为了一时虚荣的满足而放弃做人的原则,放弃那一颗真诚的心。

  我们更应该保持天真烂漫、纯洁的童心,敢于说真话 !

  另一种解读

  安徒生真是一个充满了智慧的作家,《皇帝的新装》所描述的故事既是历史的写照,更是当今社会可能也是永远的写照。他向我们揭示了以下几点提示:

  1 皇帝是喜爱新装的,特别是漂亮的新装,要不然他会从一开始就受骗上当?

  2骗子一般是两人,3人或以上的结构不太稳定,容易出问题。所以,在各项工作中必须要对二人组合严加防范,非迫不得已不可使用二人组和,以防狼狈为奸;

  3 可不能教孩子们“保持天真烂漫、纯洁的童心,敢于说真话”,前边写这话的人要么自己平时不怎么说真话,要么他是领导,专门要求别人说真话的,如果听他的话,孩子们长大后还不得都被这话害死!

  4 故事结尾说道,最后还是一个小男孩说出了真相,这说明说出真话的就是个孩子吗,没成熟的孩子。没成熟,能在社会上混吗。

  5可怜的是那有点虚荣还糊里糊涂的皇帝,骗子把钱骗走了,把皇帝扔下了,童话故事的名字叫《皇帝的新装》,而不是叫《可恨的骗子》。还有那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大臣和老百姓们,只是苟且着。

原文欣赏

  许多年前,有一位皇帝,为了穿得漂亮,不惜把所有的钱都花掉。他既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他也不喜欢乘着马车逛公园——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他的新衣服。他每一天每一个钟头要换一套新衣服。人们提到他总是说:“皇上在更衣室里。”

  有一天,他的王国来了两个骗子,自称是裁缝,说能织出人间最美丽的布。这种布不仅色彩和图案都分外美丽,而且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那真是最理想的衣服!”皇帝心里想,“我穿了这样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我的王国里哪些人不称职;就可以辨别出哪些人是聪明人,哪些人是傻子。是的,我要叫他们马上织出这样的布来!”他给这两个骗子许多报酬,叫他们马上开始工作。

  他们摆出两架织布机,装作是在工作的样子,可是他们的织布机上连一点东西的影子也没有。他们急迫地请求发给他们一些最细的生丝和最好的金子。他们把这些东西都装进自己的腰包,只在那两架空空的织布机上忙忙碌碌,直到深夜。

  “我倒是很想知道布料究竟织得怎样了,”皇帝想。不过,想起凡是愚蠢或不称职的人就看不见这布,他心里的确感到有些不大自然。他相信他自己是无须害怕的,但仍然觉得先派一个人去看看工作的进展情形比较妥当。

  全城的人都听说过这织品有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所以大家也都很想借这机会来测验一下:他们的邻人究竟有多笨,有多傻。

  “我要派诚实的老大臣到织工那儿去,”皇帝想,“他最能看出这布料是什么样子,因为他很有理智,就称职这一点,谁也不及他。”

  这位善良的老大臣就来到那两个骗子的屋子里,看到他们正在空空的织机上忙碌地工作。

  “愿上帝可怜我吧!”老大臣想,他把眼睛睁得特别大,“我什么东西也没有看见!”但是他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来。

  那两个骗子请求他走近一点,同时指着那两架空织布机问他花纹是不是很美丽,色彩是不是很漂亮。可怜的老大臣眼睛越睁越大,仍然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的确没有东西。

  “我的老天爷!”他想。“难道我是愚蠢的吗?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这一点决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难道我是不称职吗?不成!我决不能让人知道我看不见布料。”

  “哎,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一个正在织布的骗子说。

  “哎呀,美极了!真是美极了!”老大臣一边说一边从他的眼镜里仔细地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是的,我将要呈报皇上,我对这布非常满意。”

  “嗯,我们听了非常高兴。”两个骗子齐声说。于是他们就把色彩和稀有的花纹描述了一番,还加上些名词。老大臣注意地听着,以便回到皇帝那儿可以照样背出来。事实上他也就这样做了。

  这两个骗子又要了更多的钱,更多的生丝和金子,说是为了织布的需要。他们把这些东西全装进了腰包。

  过了不久,皇帝又派了另一位诚实的官员去看工作的进展。这位官员的运气并不比头一位大臣好:他看了又看,但是那两架空织布机上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

  “您看这段布美不美?”两个骗子问。他们指着,描述着一些美丽的花纹——事实上它们并不存在。

  “我并不愚蠢呀!”这位官员想,“这大概是我不配有现在这样好的官职吧。这也真够滑稽,但是我决不能让人看出来!”他就把他完全没有看见的布称赞了一番,同时保证说,他对这些美丽的颜色和巧妙的花纹感到很满意。“是的,那真是太美了,”他回去对皇帝说。

  城里所有的人都在谈论这美丽的布料。

  皇帝就很想亲自去看一次。他选了一群特别圈定的随员——其中包括已经去看过的那两位诚实的大臣。他就到那两个狡猾的骗子那里去。这两个家伙正在以全副精神织布,但是一根丝的影子也看不见。

  “您看这布华丽不华丽?”那两位诚实的官员说,“陛下请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他们指着那架空织布机,他们相信别人一定看得见布料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皇帝心里想。“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骇人听闻了。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不配做皇帝吗?这可是最可怕的事情。”“哎呀,真是美极了!”皇帝说。“我十分满意!”

  于是他点头表示满意。他仔细地看着织机的样子,他不愿意说出什么也没看到。跟他来的全体随员也仔细地看了又看,可是他们也没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他们像皇帝一样,也说:“哎呀,真是美极了!”他们向皇帝建议用这种新奇的、美丽的布料做成衣服,穿着这衣服去参加快要举行的游行大典。“这布是华丽的!精致的!无双的!”每人都随声附和着。每人都有说不出的快乐。皇帝赐给骗子每人一个“御聘织师”的头衔,封他们为爵士,并授予一枚可以挂在扣眼上的勋章。

  第二天早上,游行大典就要举行了。头一天夜晚,两个骗子整夜点起十六支以上的蜡烛。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是在赶夜工,要把皇帝的新衣完成。他们装作从织布机上取下布料,用两把大剪刀在空中裁了一阵子,同时用没有穿线的针缝了一通。最后,他们齐声说:“请看!新衣服缝好了!”

  皇帝亲自带着一群最高贵的骑士们来了。两个骗子各举起一只手,好像拿着一件什么东西似的。他们说:“请看吧,这是裤子,这是袍子,这是外衣。”“这衣服轻柔得像蜘蛛网一样,穿的人会觉得好像身上没有什么东西似的,这正是这些衣服的优点。”

  “一点也不错,”所有的骑士都说。可是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因为什么东西也没有。

  “现在请皇上脱下衣服,”两个骗子说,“好让我们在这个大镜子面前为您换上新衣。”

  皇帝把他所有的衣服都脱下来。两个骗子装作一件一件地把他们刚才缝好的新衣服交给他。他们在他的腰周围那儿弄了一阵子,好像是系上一件什么东西似的:这就是后裙(注:后裙(Slaebet)就是拖在礼服后面的很长的一块布;它是封建时代欧洲贵族的一种装束。)。皇上在镜子面前转了转身子,扭了扭腰。

  “上帝,这衣服多么合身啊!裁得多么好看啊!”大家都说。“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这真是贵重的衣服!”

  “大家都在外面等待,准备好了华盖,以便举在陛下头顶上一参加游行大典。”典礼官说。

  “对,我已经穿好了。”皇帝说,“这衣服合我的身吗?”于是他又在镜子面前把身子转动了一下,因为他要使大家看出他在认真地观看他美丽的新装。

  那些将要托着后裙的内臣们都把手在地上东摸西摸,好像他们正在拾起后裙似的。他们开步走,手中托着空气——他们不敢让人瞧出他们实在什么东西也没看见。

  这样,皇帝就在那个富丽的华盖下游行起来了。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说:“乖乖!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裙是多么美丽!这件衣服真合他的身材!”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东西也看不见,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来没有获得过这样的称赞。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一个小孩子最后叫了出声来。

  “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爸爸说。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自低声地传播开来。

  “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呀!”

  “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觉得百姓们所讲的话似乎是真的。不过他自己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后裙。

叶圣陶续写

  那个光着身子的皇帝在游行受到嘲笑后恼羞成怒,当场宣布:“谁再说坏话,立即处决!”结果四五十人被就地处死。从此,皇帝再不穿别的衣服。有一次,他的爱妃陪他喝酒,无意间讲了一句:“啊呀,把胸膛弄脏了!”就被打入了冷宫。另一次,一位大臣辞职后说:“再不用看不穿衣服的皇帝了。”都因犯了皇帝的禁令而被杀。有一次皇帝巡行京城,因为经过的街道多,说笑的老百姓也越多,皇帝竟杀了一千多老百姓。有一个慈心的老大臣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想了一个办法,去对皇帝说:“您向来喜欢新衣服,还是另做一套新的换上吧!”可是皇帝硬说这套神奇的衣服永远不会旧,把他关进了监狱。人们请求皇帝给予“言论自由,嬉笑自由”,皇帝一律拒绝。以后大家都对皇帝采取了回避的态度。但皇帝仍然疑心。他命令士兵,凡是有笑声的家里,都要把人抓出来杀掉,结果激起了人们的反抗,大家一起拥到皇帝跟前,撕他的肉,并大声喊:“撕掉你空虚的衣裳!”最后,连士兵也站在人民一边。皇帝就像从天上掉下一块大石头砸在头顶上,身体一软就瘫在地上。

  于是大家就推举那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当上了皇帝,造福于民!

读后感想

  《皇帝的新装》十分注意叙述的清晰性和完整性。它所用的叙事方式,是儿童们最易接受的顺叙法,落笔就写主要人物,介绍皇帝爱穿新衣的“癖好”,然后引出骗子,接着写织布,做衣,最后写皇帝穿上“新衣”参加游行大典,在人们面前出尽洋相。故事顺序展开,一环紧扣一环,逐步引向高潮,最后简短作结,且又留有想像余地。这样的写法,既能适应少年儿童的智力水平,又能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同时也有利于培养他们周密的思考能力、清晰的表达能力和丰富的想像能力。

  《皇帝的新装》十分注意突出重点,对于关键性的情节和细节,运用多种手法,不断加以重复,反复进行交代。这篇童话中,凡属重要的情节和细节,诸如皇帝爱穿新衣的“癖好”,骗子的阴谋诡计,他们吹嘘自己所织出的衣料的“特性”,他们在织布机上的“空忙”情况,大臣、官员和皇帝察看织布情况时的心理动态,皇帝穿“新衣”上街游行和被老百姓识破的过程,等等,作者都用不同的方式,重复地加以叙述和描绘。这种成年人可能会感到“嗦”的描述方式却正符合少年儿童的心理特征,使他们觉得是在娓娓而谈,清楚明白,引人入胜。

  《皇帝的新装》还十分注意叙述方式的多样化,使故事显得更加生动、活泼、有趣。作者在叙述整个故事时,有时采用明白流畅的白描手法,有时通过精彩的对话,有时则细致地揭示人物的内心活动。通过这样多种方式的相互交叉,灵活运用,大大增强了作品的生动性,有利于吸引儿童的注意力,激发他们的兴趣,使他们随着故事情节的逐步展开,很自然地接受作品的内容,在潜移默化之中,受到感染和教育。

  安徒生在这里揭露了以皇帝为首的统治阶级是何等虚荣、铺张浪费,而且最重要的是,何等愚蠢。

  骗子们看出了他们的特点,就提出“凡是不称职的人或者愚蠢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他们当然看不见,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衣服。但是他们心虚,都怕人们发现他们既不称职,而又愚蠢,就异口同声地称赞那不存在的衣服是如何美丽,穿在身上是如何漂亮,还要举行一个游行大典,赤身露体,招摇过市,让百姓都来欣赏和诵赞。不幸这个可笑的骗局,一到老百姓面前就被揭穿了。“皇帝”下不了台,仍然要装腔作势,“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而且“因此他还更要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

  这种弄虚作假但极愚蠢的统治者,大概在任何时代都会存在。因此这篇童话在任何时候也都具有现实意义。

  皇帝听到人们的话后,大发雷霆,游行也取消了,他怒气冲冲地回到宫殿,叫来了那两个可恶的骗子,还有他的两个官员,对他们说:“你们,竟然骗我!”于是,让侍卫将两个骗子拉出去斩首。老大臣看自己已经没命了,对皇上说:“皇上,难道您没有错吗?您为了漂亮,不理朝政,那件衣服你也没有看见,可您也把自己骗了。”皇上听了,自己十分惭愧,放了老大臣,并把说实话的孩子招进宫来,做了太子,自己从此也勤政爱民了。

  皇帝更加摆出一副骄傲的神气,把游行完成,回到宫中皇上终于松了一口气:“你们说,朕到底穿衣服着吗?”大臣们你看我,我看你,一起跪下悲哀地说:“皇上您根本就没穿衣服。”

  “朕也觉得自己没穿衣服来着,”皇上更加气愤地说,“那两个骗子呢?赶紧给朕把他们抓回来,朕要治他们的罪!”

  “皇上,他们已经跑了。”

  “全天下追捕,不信把他们捉不回来!”

  过了几天,骗子被捉了回来,治了他们的罪,拿走的金子全部收了回来。

  从此以后,皇上再也不炫耀自己的衣服了,而是关心军队、关心自己的国家,精心治理,成为了一个富有才干得好皇帝。

  游行完毕后,皇帝气冲冲的带着文武百官班师回朝。回到皇宫后,皇帝让侍卫将两个裁缝带上大殿,侍卫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却在织布机上发现了一张字条,上面写道:你这个愚蠢的皇帝,世界上哪有那种神奇的衣服,不过谢谢你的金银财宝。哈!哈!哈!……

  侍卫赶紧将字条呈交皇上,皇上看完后大发雷霆:“给我把那两个骗子捉来,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断。大臣们立即派人捉拿两个骗子,追了三天三夜后,侍卫们终于在一家酒店捉到了两个骗子,随后就将二人抓了回去。皇帝立即将二人正法,从此改过自新,成为了一个好皇帝。

教案

  教学目的

  1.使学生理解童话的想像和夸张的艺术特点

  2.使学生认识封建统治者的愚蠢和虚伪。

  教学设想

  1.童话这种文学样式,通过丰富的想象和高度的夸张来叙述故事情节,塑造人物形象,曲折地反映现实生活。它叙述的故事情节,塑造的人物形象,虽然不是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存在的,却是在现实生活的基础上提炼概括、集中创造出来的,虽然不是现实生活中所实有,却比现实生活中所实有的更有代表性。因而能够让读者感到信服,受到作品表现的对现实生活的意见态度、思想感情的影响。《皇帝的新装》,这篇童话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就很有这种特点。这是这篇作品的艺术特点,也是学生阅读这篇作品的难点。引导学生阅读这篇作品,着重启发他们理解骗子骗术的针对性、狡毒性,和皇帝及其大臣们甘愿受骗,并且骗人的必然性,深刻体会作品的揭露力量,并在这基础上理解童话想像和夸张的艺术特点。

  2.本篇皇帝和大臣们的受骗、骗人,虽同属一种情况,因为作者紧密结合人物的不同身分而写他们的受骗、骗人,其表现形式却互有差异,写老百姓的受骗则更不相同,小孩子则更不受骗。引导学生阅读这篇作品,着重启发他们体会它的这个特点。

  本篇安排三个课时进行教学。

  第一课时

  教学重点

  文章的篇章结构,皇帝癖好新衣,故事发生的铺垫。

  教学过程

  1.由开始教学借助联想和想像的作品的教学单元,引出《皇帝的新装》(板书课题)。

  2.要求学生阅读“预习提示”,了解作者安徒生和阅读本文应该注意之点;看注释,查字典,阅读课文,提出不理解的词。

  3.引导学生读准字音,辨析字形和它作为词素的意义。

  滑稽的稽:念jī,从“禾”,从“”。

  陛下的陛:念bì,从“阝”,从“”。

  头衔的衔:念xián,从“金”,从“行”。

  骇人听闻的骇:念hài,从“马”,从“亥”。

  钦差大臣的钦:念qīn,从“金”,从“欠”。

  更衣的更:念gēng,当“改换”讲。辨析与“更多”的“更”,念gèng,当“越发”讲,音、义都不相同。

  随声附和的和:念hè,当“跟着唱”、“跟着说”讲。辨析与“和好”中的“和”,念hé,当“和睦”讲,音义都不相同。

  自称的称:念chēng,当“说”讲。辨析与“相称”的“称”,念chèn,当“适合”、“配得上”讲,音、义都不相同。

  圈定的圈:念quān,当“画圆形”讲。辨析与“猪圈”的“圈”,念juàn,指养猪的棚栏,音、义都不相同。

  4.指定学生一人朗读课文。

  要求读音清晰正确。

  5.引导学生划分本文为四个部分。

  依据故事的发展,本文可以分为几个部分?各自写出了什么?

  依据故事的发展,本文可以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第1段,说明皇帝喜欢穿新衣服,写出故事发生的缘由。第二部分,第2至4段,叙述两个骗子向皇帝行骗,写出故事的发生。第三部分,第5至22段,叙述大臣和皇帝受骗、骗人,写出故事的发展。第四部分,第23段至末尾,叙述皇帝裸体参加游行大典,写出故事在高潮中结束。

  6.引导学生分析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写出皇帝的什么情况?表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在全文中起着什么作用?

  写出这位皇帝“为了穿得漂亮,他不惜把所有的钱都花掉”,“既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也不喜欢乘着马车去游公园”,“每个钟头都要换一套衣服”,整天都“在更衣室里”。表明了他的心思兴趣都在穿漂亮衣服上,为穿漂亮衣服,不惜花费,奢靡无度,穿漂亮衣服成了他特有的癖好(板书:皇帝癖好新衣);他整天时光都消磨在穿漂亮衣服上,昏庸懒惰,荒废朝政(板书:昏庸荒政)。这就揭示了故事发生的缘由,为故事的发生做好了铺垫(板书:故事铺垫)。他还喜欢“显耀一下他的新装”,这又为后文写他穿着那套“新装”——裸体游行预作了伏笔。

  布置作业

  进一步体会第一部分在全文中的作用。参照课后练习一、二、三,预习后文,准备下堂课进行分析。

  第二课时

  教学重点

  骗子的骗术和关键语言;皇帝大臣受骗、骗人的描写。

  教学过程

  1.课前写出上节课的板书。结合板书由上节课分析的内容,引到分析后文。

  2.引导学生分析第二部分。

  (1)第二部分写骗子向皇帝行骗。骗子怎样诱使皇帝上当?他的 哪句话在故事情节发展中起着关键的作用?

  骗子先说“他们能够织出人类所能想到的最美丽的布”,抓住了皇帝癖好新衣的特点,针对这个特点行骗,投其所好(板书:骗子投其所好);又说用这种布缝出来的衣服具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任何不称职的或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抓住了皇帝昏庸荒政而又想辨别出官员是否称职、是聪明还是愚蠢,以求保住皇位的心理,针对这种心理行骗,击中要害(板书:击中要害);因而能够诱使皇帝上当。

  “任何不称职的或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这句话,又在故事情节发展中起着关键的推动作用。骗子胡说那衣服具有这样一种“奇怪的特性”,不但抓住了、针对着皇帝的上述心理,而且抓住了、针对着大臣们只想保住官位的心理,因而骗术步步行通。

  (2)皇帝听了骗子的话产生了什么样的反应?

  皇帝听了骗子的话,觉得“那真是理想的衣服”,“我穿了这样的衣服,就可以看出在我的王国里哪些人对于自己的职位不相称:就可以辨别出哪些是聪明人,哪些是傻子”,以为这样就可以维持住他的专制统治。骗子的荒唐胡说,正中了这位昏庸荒政的皇帝的下怀。皇帝于是付了很多现款,让骗子马上开始工作。骗子行骗也就初步得逞。

  (1)课文写出骗子怎样进一步行骗?

  课文从骗子“织布”的情景,进一步写出他们的行骗。“织布机上连一点东西的影子也没有”,他们却“装作在工作的样子”,“急迫地请求发给他们一些最细的生丝和最好的金子”,既可装满“自己的腰包”,又可表明他们确实在织布,用了很多原料。“忙忙碌碌,一直搞到深夜”,假戏真唱,煞有介事,作势骗人。骗子表演“织布”,故事也就正式发生(板书:故事发生)。

  3.引导学生分析第三部分。

  (1)骗子在装模作样地“织布”,皇帝也一心惦记着那衣料。他为什么先派大臣去看衣料?

  皇帝很想知道“衣料究竟织得怎样了”,但“想起凡是愚蠢或不称职的人就看不见这布”,“心里的确感到有些不大自然”。表现出他很心虚,害怕自己看不见这布。这是由于“愚蠢”和“不称职”而产生的心虚。正是由于心虚,一心想知道布织得怎样的皇帝,才先派他那“诚实”的、“很有理智”、最“称职”的老大臣去看。

  (2)课文怎样描写老大臣看衣料?这样描写具有什么样的表现力量?

  课文写出老大臣看到骗子,“正在空织布机上忙碌地工作着”,他“把眼睛睁着特别大”,“惊骇万分;他虽然不承认自己“愚蠢”、“不称职”,但没敢说出“我什么东西也没有看见”。这时,骗子请他走近一点,问他“花纹是不是很美丽,色彩是不是很漂亮。”这是先发制人:花纹这么美丽,色彩这么漂亮,如果竟然看不见,那你真是愚蠢透顶,一点儿都不称职。这一棒打出了老大臣的保官心理和严重顾虑。他经过考虑,决定“决不能让人知道我看不见布料”。骗子却又问他:“嗳,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这又是趁势一击,逼着老大臣表示意见。这一击逼得老大臣投降了。因为怕人说自己愚蠢不称职,为了保住官位,他随骗子之声附和地说布料“美妙极了”,“将要呈报皇上,我对这布料非常满意”;并且注意地听着骗子对布料的色彩和花纹的描述,“以便回到皇帝那儿去的时候,可以照样背出来”。他已经甘愿受骗,并且帮助骗子去骗皇帝。骗子行骗也就进一步得逞。这位老大臣哪有一点儿诚实、理智、称职的味道?

  (3)课文描写另一位官员看布料,和描写老大臣看布料有什么异同?

  另一位官员在老大臣看过并对皇帝赞美了布料以后,又被皇帝派去看布料的。他的资格又比老大臣浅。所以他在听着骗子描述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布料上“美丽的花纹”的时候,虽然觉得自己“并不愚蠢”,也产生了“大概是我不配有现在这样好的官职吧”的想法,这是与前面写的老大臣的不同之处。这表明老大臣已经帮助了骗子行骗。他也只想保住官位,决心“不能让人看出”自己没有看见布料。这是与前面写的老大臣的相同之处。骗子行骗又进一步得逞。

  课文写另一位官员看布料,写得远比老大臣看布料简单,又写出了两人不同的心理活动,这就避免了描写同一事物的雷同。

  (4)课文写出皇帝怎样去看布料和看布料的情景?这具有什么样的表现力量?

  皇帝想看布料的心情早已不能按捺,在布料还在织布机上的时候,就“选了一群特别圈定的随员——其中包括已经去看过的那两位诚实的大臣”,隆重地亲自去看布料。他看到两个骗子“正以全副精力织布,但是一根线的影子也看不见”。这一回用不着骗子谎言赞美布料,两位看过布料的“诚实”的官员就自动代劳了。这两位根本没有看见过布料的官员,“相信别人一定可以看得见布料,就抢先对皇帝说:“陛下请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以表示自己看见了布料,替骗子效了劳。

  皇帝听见两位官员这样说,心想“我什么也没有看见……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不够资格当一个皇帝吗?这可是我遇见的一件最可怕的事情”。为了保住皇位,维持统治,他于是赶紧说:“哎呀,真是美极了!”“我十二分的满意!”并且装模作样地“仔细地看着织布机”,表明他在观赏布料。这位皇帝为了保住尊严,维持专制统治,也只能这样受骗、骗人了。

  全体随员虽然连一个布丝也没有看见,也都说:“哎呀,真是美极了!”表明他们都看见布料了,并且建议皇帝穿着这美丽的衣服“去参加快要举行的游行大典”。从皇帝到所有随员都各图保位(板书:君臣各图保位),在空织布机前作着受骗、骗人的表演(板书:受骗骗人)。骗子行骗已经完全得逞故事也进一步发展(板书:故事发展)。

  布置作业

  1.复习课文,完成课后练习一中的1和3。

  2.参照课后练习一中的2、3和练习二,预习后文,准备下堂课进行分析。

  第三课时

  教学重点

  皇帝裸体游行的描写,丑剧高潮中结束;想象丰富大胆夸张,曲折反映现实生活。

  教学过程

  1.课前写出前两节课的板书。由上节课分析的内容,引到分析第四部分。

  2.引导学生分析第四部分。

  (1)课文写出骗子装模作样地忙了一个整夜,“缝好”了那根本不存在的“新衣服”以后,怎样写出皇帝换上“新衣”?具有什么样的表现力量?

  课文写出“皇帝带着他的一群最高贵的骑士们亲自来了”,表明皇帝要隆重地换穿新衣以后,先写骗子的骗人表演:“两个骗子每人举起一只手,好像拿着一件什么东西似的”,并且指给皇帝和骑士们说:“这是裤子,这是袍子,这是外衣”,真像实有新衣。他们还让皇帝在镜子面前换上“新衣”,意思是让皇帝看看是否合身,是否好看;他们还让皇帝脱下所有的衣服,换上那根本不存在的“新衣”的时候,“在他的腰周围弄了一阵子”,好像是为皇帝系上了“后裙”,真像是细心地服侍皇帝换上了新衣。意在表明如果皇帝和骑士们看不见新衣,就是愚蠢和不称职。再写皇帝和骑士们甘愿受骗;皇帝在换上“新衣”以后,“在镜子面前转了转身子,扭了扭腰肢”,赤身裸体作出这又“转”又“扭”的丑态,意在表明他在端详那“新衣”是否合身、好看,确实看到了、穿上了“新衣”。骑士们都齐声赞美“新衣”,表明他们都看见皇帝穿上“新衣”了。君臣都在作着受骗、骗人的精彩表演。

  (2)皇帝在大群官员的陪同下,穿着“新衣”——赤裸全身游行起来了(板书:皇帝裸体游行),老百姓的反应如何?

  老百姓起先都说:“乖乖:皇帝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裙是多么美丽!”好像他们都看见了皇帝穿着的“新衣”,说了假话。一个小孩子最后叫了出来:“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说的是实话。老百姓私自低声地把这孩子的话传播开来,最后都说“他实在没有穿什么衣服呀”,也都说了实话。

  (3)为什么小孩子能说实话,老百姓先说假话最后也能说出实话?

  小孩子天真无邪,没有顾虑,所以能说实话。官员也有顾虑,怕显出不称职、太愚蠢,故而先说了假话;但老百姓的顾虑远不像官员们那样严重,没有官可丢,没有职可罢,所以终究说出实话。

  (4)裸体游行的皇帝听到老百姓真话以后的反应如何?具有什么样的表现力量?

  皇帝听到老百姓都说“他实在没有穿什么衣服呀”以后:既“有点儿发抖”,“似乎觉得老百姓们所讲的话是真的”,意识到受了骗,为在老百姓面前裸体游行、大出其丑而“有点儿发抖”;却又心中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在已经识破骗局的老百姓面前,装作确实穿着美丽的新衣,硬把裸体游行的丑剧表演下去(板书:硬演丑剧),来保住皇帝的尊严,维持住专制统治。这篇童话也就在皇帝裸体游行的丑剧高潮中结束(板书:高潮结束)。

  3.引导学生概括人物特点。

  本文刻画了皇帝、官员和两个骗子。主要表现什么人物?表现了他们的什么特点?

  主要表现皇帝和官员。表现了皇帝奢靡愚蠢(板书:皇帝奢靡愚蠢),官员阿谀逢迎(板书:官员阿谀逢迎),全都虚伪透顶(板书:全都虚伪透顶)。

  4.引导学生体会本文的写作特点、社会意义,理解童话的艺术特点。

  (1)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出本文的故事情节、人物形象具有什么特点?本文具有什么样的社会意义?

  本文写出骗子用根本不存在的布料、衣服向皇帝行骗,写出皇帝和大臣们都甘愿受骗、并且骗人,最后写出皇帝赤裸全身在大街上游行,构成了丰富想象、大胆夸张的写作特点(板书:丰富想象大胆夸张)。无情地鞭挞了至高无上的皇帝和道貌岸然的大臣,辛辣地嘲笑了他们的愚蠢虚伪、卑鄙自私,曲折地反映了现实生活(板书:曲折反映现实生活),反映了封建王朝的腐朽。

  (2)本文想象丰富而且奇特,夸张大胆而且合理。其中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都不是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存在的,为什么却又能够令人信服?

  本文的故事情节、人物形象虽然不是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存在的,却是在现实生活基础上提炼概括、集中创造出来的。历史上穷奢极欲、昏庸暴虐、不理朝政的皇帝,作出逾乎常理、骇人听闻的事情,是屡见不鲜的。高官巨宦一味阿谀逢迎皇帝,只求保住官位,更是非常普通的现象。童话家安徒生在这样社会现实的基础上,驰骋丰富想象,展开大胆夸张,叙述出这样的故事情节,刻画出这样的人物形象,既有现实生活的充分依据,又表达了对这样的皇帝和大臣的强烈憎恶感情。文中描写皇帝、大臣甘愿受骗、并且骗人,直到皇帝在游行中听到老百姓都道出了他在裸体游行的真象以后,还硬撑着把那丑剧扮演下去,都是人物特点的逻辑发展。因而能够让读者信服,受到作者思想感情的影响。

  (3)本文是安徒生童话中的名篇。从中可以看出童话这种文学样式具有什么艺术特点?

  本文的写作特点是丰富想象、大胆夸张。这也正是童话这种文学样式的艺术特点。童话,正是在现实生活基础上,驰骋想象,大胆夸张,来叙述故事情节,刻画人物形象,表达对现实生活的意见态度、思想感情。童话中的故事情节、人物形象虽非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存在的,却更有代表性地反映现实生活,产生独特的艺术魅力。童话不但可以想象、夸张地叙写人间的故事,刻画人物的形象,还可以拟人化地描写动植物或没有生命的东西,赋予它们以人的生活经验和性格特点,通过描写他们的思想行为,曲折地反映现实生活,表达对现实生活的意见态度、思想感情。这种童话,就更充满丰富想象和大胆夸张了。

  5.按照课后练习六的要求,学生分角色朗读课文

  布置作业

  完成课后练习一中的2、3和练习二。这样社会现实的基础上,驰骋丰富想象,展开大胆夸张,叙述出这样的故事情节,刻画出这样的人物形象,既有现实生活的充分依据,又表达了对这样的皇帝和大臣的强烈憎恶感情。文中描写皇帝、大臣甘愿受骗、并且骗人,直到皇帝在游行中听到老百姓都道出了他在裸体游行的真象以后,还硬撑着把那丑剧扮演下去,都是人物特点的逻辑发展。因而能够让读者信服,受到作者思想感情的影响。

  (3)本文是安徒生童话中的名篇。从中可以看出童话这种文学样式具有什么艺术特点?

  本文的写作特点是丰富想象、大胆夸张。这也正是童话这种文学样式的艺术特点。童话,正是在现实生活基础上,驰骋想象,大胆夸张,来叙述故事情节,刻画人物形象,表达对现实生活的意见态度、思想感情。童话中的故事情节、人物形象虽非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存在的,却更有代表性地反映现实生活,产生独特的艺术魅力。童话不但可以想象、夸张地叙写人间的故事,刻画人物的形象,还可以拟人化地描写动植物或没有生命的东西,赋予它们以人的生活经验和性格特点,通过描写他们的思想行为,曲折地反映现实生活,表达对现实生活的意见态度、思想感情。这种童话,就更充满丰富想象和大胆夸张了。

  5.按照课后练习六的要求,学生分角色朗读课文

  布置作业

  完成课后练习一中的2、3和练习二。

英文赏析

  Many years ago there lived an Emperor who was so exceedingly fondof fine new clothes that he spent vast sums of money on dress. Tohim clothes meant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in the world. He took nointerest in his army, nor did he care to go to the theatre, or todrive about in his state coach, unless it was to display his newclothes. He had different robes for every single hour of the day.

  In the great city where he lived life was gay and strangers werealways coming and going. Everyone knew about the Emperor's passionfor clothes.

  Now one fine day two swindlers, calling themselves weavers,arrived. They declared that they could make the most magnificentcloth that one could imagine; cloth of most beautiful colours andelaborate patterns. Not only was the material so beautiful, but theclothes made from it had the special power of being invisible toeveryone who was stupid or not fit. for his post.

  "What a splendid idea," thought the Emperor. "What useful clothesto have. If I had such a suit of clothes I could know at once whichof my people is stupid or unfit for his post."

  So the Emperor gave the swindlers large sums of money and the twoweavers set up their looms in the palace. They demanded the finestthread of the best silk and the finest gold and they pretended towork at their looms. But they put nothing on the looms. The framesstood empty. The silk and gold thread they stuffed into their bags.So they sat pretending to weave, and continued to work at the emptyloom till late into the night. Night after night they went homewith their money and their bags full of the finest silk and goldthread. Day after day they pretended to work.

  Now the Emperor was eager to know how much of the cloth wasfinished, and would have loved to see for himself. He was, however,somewhat uneasy. "Suppose," he thought secretly, "suppose I amunable to see the cloth. That would mean I am either stupid orunfit for my post. That cannot be," he thought, but all the same hedecided to send for his faithful old minister to go and see. "Hewill best be able to see how the cloth looks. He is far from stupidand splendid at his work."

  So the faithful old minister went into the hall where the twoweavers sat beside the empty looms pretending to work with alltheir might.

  The Emperor's minister opened his eyes wide. "Upon my life!" hethought. "I see nothing at all, nothing." But he did not say so.

  The two swindlers begged him to come nearer and asked him how heliked it. "Are not the colors exquisite, and see how intricate arethe patterns," they said. The poor old minister stared and stared.Still he could see nothing, for there was nothing. But he did notdare to say he saw nothing. "Nobody must find out,"' thought he. "Imust never confess that I could not see the stuff."

  "Well," said one of the rascals. "You do not say whether itpleases you."

  "Oh, it is beautiful-most excellent, to be sure. Such a beautifuldesign, such exquisite colors. I shall tell the Emperor howenchanted) I am with the cloth."

  "We are very glad to hear that," said the weavers, and theystarted to describe the colors and patterns in great detail. Theold minister listened very carefully so that he could repeat thedescription to the Emperor. They also demanded more money and moregold thread, saying that they needed it to finish the cloth. But,of course, they put all they were given into their bags and pocketsand kept on working at their empty looms.

  Soon after this the Emperor sent another official to see how themen were ,getting on and to ask whether the cloth would soon beready. Exactly the same happened with him as with the minister. Hestood and stared, but as there was nothing to be seen, he could seenothing.

  "Is not the material beautiful?" said the swindlers, and againthey talked of 'the patterns and the exquisite colors. "Stupid Icertainly am not," thought the official. "Then I must be unfit formy post. But nobody shall know that I could not see the material."Then he praised the material he did not see and declared that hewas delighted with the colors and the marvelous patterns.

  To the Emperor he said when he returned, "The cloth the weaversare preparing is truly magnificent."

  Everybody in the city had heard of the secret cloth and weretalking about the splendid material.

  And now the Emperor was curious to see the costly stuff forhimself while it was still upon the looms. Accompanied by a numberof selected ministers, among whom were the two poor ministers whohad already been before, the Emperor went to the weavers. Therethey sat in front of the empty looms, weaving more diligently thanever, yet without a single thread upon the looms.

  "Is not the cloth magnificent?" said the two ministers. "Seehere, the splendid pattern, the glorious colors." Each pointed tothe empty loom. Each thought that the other could see the material.

  "What can this mean?" said the Emperor to himself. "This isterrible. Am I so stupid? Am I not fit to be Emperor? This isdisastrous," he thought. But aloud he said, "Oh, the cloth isperfectly wonderful. It has a splendid pattern and such charmingcolors." And he nodded his approval and smiled appreciatively andstared at the empty looms. He would not, he could not, admit he sawnothing, when his two ministers had praised the material so highly.And all his men looked and looked at the empty looms. Not one ofthem saw anything there at all. Nevertheless, they all said, "Oh,the cloth is magnificent."

  They advised the Emperor to have some new clothes made from thissplendid material to wear in the great procession the followingday.

  "Magnificent." "Excellent." "Exquisite," went from mouth to mouthand everyone was pleased. Each of the swindlers was given adecoration to wear in his button-hole and the title of "Knight ofthe Loom".

  The rascals sat up all that night and worked, burning more thansixteen candles, so that everyone could see how busy they weremaking the suit of clothes ready for the procession. Each of themhad a great big pair of scissors and they cut in the air,pretending to cut the cloth with them, and sewed with needleswithout any thread.

  There was great excitement in the palace and the Emperor'sclothes were the talk of the town. At last the weavers declaredthat the clothes were ready. Then the Emperor, with the mostdistinguished gentlemen of the court, came to the weavers. Each ofthe swindlers lifted up an arm as if he were holding something."Here are Your Majesty's trousers," said one. "This is YourMajesty's mantle," said the other. "The whole suit is as light as aspider's web. Why, you might almost feel as if you had nothing on,but that is just the beauty of it."

  "Magnificent," cried the ministers, but they could see nothing atall. Indeed there was nothing to be seen.

  "Now if Your Imperial Majesty would graciously consent to takeoff your clothes," said the weavers, "we could fit on the newones." So the Emperor laid aside his clothes and the swindlerspretended to help him piece by piece into the new ones they weresupposed to have made.

  The Emperor turned from side to side in front of the long glassas if admiring himself.

  "How well they fit. How splendid Your Majesty's robes look: Whatgorgeous colors!" they all said.

  "The canopy which is to be held over Your Majesty in theprocession is waiting," announced the Lord High Chamberlain.

  "I am quite ready," announced the Emperor, and he looked athimself again in the mirror, turning from side to side as ifcarefully examining his handsome attire.

  The courtiers who were to carry the train felt about on theground pretending to lift it: they walked on solemnly pretending tobe carrying it. Nothing would have persuaded them to admit theycould not see the clothes, for fear they would be thought stupid orunfit for their posts.

  And so the Emperor set off under the high canopy, at the head ofthe great procession. It was a great success. All the peoplestanding by and at the windows cheered and cried, "Oh, how splendidare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 What a magnificent train! How wellthe clothes fit!" No one dared to admit that he couldn't seeanything, for who would want it to be known that he was eitherstupid or unfit for his post?

  None of the Emperor's clothes had ever met with such success.

  But among the crowds a little child suddenly gasped out, "But hehasn't got anything on." And the people began to whisper to oneanother what the child had said. "He hasn't got anything on.""There's a little child saying he hasn't got anything on." Tilleveryone was saying, "But he hasn't got anything on." The Emperorhimself had the uncomfortable feeling that what they werewhispering was only too true. "But I will have to go through withthe procession," he said to himself.

  So he drew himself up and walked boldly on holding his headhigher than before, and the courtiers held on to the train thatwasn't there at all.

课本剧

  剧中的人物:皇帝、两个骗子、三位百姓(包括孩子和他的爸爸)、三位随从人员(包括老大臣和官员)、一名骑士、一名旁白

  旁 白:从前有一位皇帝,他为了穿得漂亮,不惜花掉他所有的钱,他每天每一点钟都要换一套衣服。终于,有一天,有两个骗子来到了城里。

  两个骗子:尊敬的陛下,我们可以织出最美丽的布,而且能缝出来有一种特性的衣服——任何不称职和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眉飞色舞)

  皇帝:真是太好了!这样不仅可以有美丽的衣服还可以知道我的国里谁和自己的职位不相称,哪些人聪明,哪些人傻了,你们马上为我织布!(指着喊)

  两个骗子:陛下,我们需要大量的最细的生丝和最好的金子!(贪婪的目光)

  皇 帝:好,你们要多少都可以。(挥手)

  两个骗子:谢陛下。(半跪)

  旁白:两个骗子天天没日没夜的织布,可织布机上空空的,因为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几天后皇帝想让人去看看织得怎么样,就派了他一个诚实的老大臣去了。

  老大臣:天啊!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不能让别人知道。(心里所想)这么美丽的布,真漂亮,我将要呈报陛下。(举手称赞)

  旁 白:这样,老臣报告了陛下布很漂亮,不久,皇帝又派一位官员去。

  官 员:哦!这布真漂亮!我很满意。

  旁 白:其实官员什么也没看见,但他不愿“承认”。不久,皇帝又和一批随员去了。

  两个骗子:陛下,请看,多么美丽的布!

  皇 帝:难道我愚蠢吗?不!我不能让别人知道(心里所想)。这布太漂亮了!我十二分满意。(目光看起来十分高兴)

  随 员:陛下,真是美极了!您就用这美丽的布料去做成衣服,参加游行大典吧。

  旁白:皇帝答应了,并且封两个骗子为爵士和御聘织师,还赠送一枚可以挂在扣眼上的勋章。到快要进行游行大典的时候,皇帝就和他的骑士取衣服。

  两个骗子:尊敬的陛下,请看!多么美丽!(举起双手指)这是裤子,这是袍子,这是外衣,这些衣服十分的轻柔,穿在人身上跟没有似的,也正是它的优点。

  骑 士:没错。

  两个骗子:请陛下您脱下衣服,我们在这大镜子前为您穿上。

  旁 白:皇帝脱下了所有的衣服,两个骗子装模作样的给皇帝穿了上去,皇帝也扭了扭腰肢。

  大 家:上帝啊!多么美丽的衣服啊!真是一套贵重的衣服。

  旁 白:就这样,皇帝跟随从们一起去参加了游行大典,大臣们在皇帝后面拖着根本不存在的衣服,他们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不称职或者愚蠢。

  百 姓:乖乖!陛下的新装真是太漂亮了!真是把他衬托的无比美丽!(举手称赞)

  孩 子: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啊!

  爸 爸:上帝啊!请聆听这个纯真的声音!

  旁 白:就这样,话传了开来。

  人 们:他实在没穿什么衣服呀!

  旁白:皇帝似乎觉得百姓们所说的话是真的,但他想:我必须把游行大典举行完毕!于是,他便以更高傲的神情向前走,他的大臣们在他身后走,手中拖着一条根本不存在的后裙。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