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迎接新世纪的挑战,科技是关键。邓小平说:"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而且是第一生产力"。我国制定和实施了一系列发展科学技术的政策和计划,科技工作在三个层次上向纵深展开。科技第一生产力的巨大作用,科技进步的重要意义,逐步被各级领导所理解、所认识,全社会促进科技进步的新机制正在形成。

  科技园地里呈现出鸟语花香、彩蝶纷飞的景象,围绕着科技第一生产力,展现了色彩斑斓的画卷,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兴奋的故事。

  从体制说起

  新中国的科技体制是伴随着计划经济体制而建立起来的。这种体制在当时虽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随着经济和科技事业的迅猛发展,旧体制的弊端越来越突出:科研单位缺乏必要的自主权和经济上自主发展的能力,科研和生产建设相分离。这种"两张皮"的状况阻碍着科研人员积极性的发挥,对经济建设不能起到更大的推动作用,也难以适应世界新技术革命的挑战。科技体制的改革势在必行。

  1985年3月,专门讨论科技体制改革的全国科技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一贯重视科技工作的邓小平同志在会上兴奋地说,我很高兴,现在连山沟里的农民都知道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他指出,现在要进一步解决科技和经济结合的问题。所谓进一步,就是说,在方针问题、认识问题解决之后,还要解决体制问题。

  会议对《中共中央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草案)进行了讨论。邓小平认为,这个草案是个好文件。这个文件的方向,同整个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是一致的。

  经济体制、科技体制,这两个方面的改革都是为了解放生产力。新的经济体制,应该是有利于技术进步的体制,新的科技体制,应该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体制。双管齐下,长期存在的科技与经济脱节的问题,有可能得到比较好的解决。

  总结了中国科技工作30多年来正反两个方面经验,凝聚着全国800多万科技工作者智慧的《中共中央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终于在1985年3月13日正式出台。如果说,新时期过去的7年科技体制改革是初试锋芒,那么现在可以大显身手了。

  《决定》明确指出,我们应当按照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工作必须面向经济建设的战略方针,尊重科学技术发展的规律,从我国的实际出发,对科学技术体制进行坚决的有步骤的改革。

  科技体制改革的主要内容是:

  在运行机制方面,要改革拨款制度,开拓技术市场,克服单纯依靠行政手段管理科学技术工作,国家包得过多、统得过死的弊病;在对国家重点项目实行计划管理的同时,运用经济杠杆和市场调节,使科学技术机构具有自我发展的能力和自动为经济建设服务的活力。

  在组织结构上,要改变过多的研究机构与企业相分离,研究、设计、教育、生产脱节,军民分割,部门分割,地区分割的状况;大力加强企业的技术吸引与开发能力和技术成果转化为生产能力的中间环节,促进研究机构、设计机构、高等学校、企业之间的协作和联合,并使各方面的科学技术力量形成合理的纵深配置。

  在人事制度方面,要克服"左"的影响,扭转对科技人员限制过多,人才不能合理流动、智力劳动得不到应有尊重的局面,造成人才辈出,人尽其才的良好环境。

  改革,犹如汹涌澎湃的洪流,冲开了旧的科技体制的堤防,我国的科技工作日渐一日地活跃起来了。

  拨款制度的改革,改变了科研机构经费单一靠国家包揽、缺乏自我发展活力的局面,使一大批技术开发型科研机构转变运行机制,走出封闭状态,主动奔赴经济建设主战场,加强与大中企业的联合,以多种形式进入、长入经济,从单纯的科研型向科研、生产、经营一体化的技术实体发展。到1990年,全国已有一大批技术开发型科研机构进入企业或企业集团,与企业结成科研、生产联合经营体1万多个,科研机构创办独资、合资技术经济实体3500多家,有力地促进了科研与经济的结合,大大增强了科研机构的经济实力。1990年,全国科研机构创收达86.5亿元,其中技术性收入52.2亿元。

  在管理体制方面,还实行了承包经营责任制、分类管理、优化科研生产要素组合的招标制、聘任制等一系列改革,使科研机构焕发了生机。

  科技体制改革在全社会确立了技术商品的观念。技术市场在"放开、搞活、扶植、引导"的方针指导下日益壮大。随着经济、科技改革的深化,逐步进入依法管理的轨道。以科技成果由无偿转让到有偿转让为突破口,我国的技术交易金额规模逐年增大,从1984年的7.2亿元上升到1991年的94.14亿元。1990年实施《国家科技成果重点推广计划》后,有近50个省市和部门制定了地方和行业推广计划,把一批量大面广、节能降耗、提高质量、增加品种、提高经济和社会效益显著的科技成果,大面积地推广应用到传统产业中。过去作为样品、展品、礼品的大量科技成果,如今已大规模地输入到经济建设第一线,形成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我国的技术商品也开始进入国际市场,打破了长期以来技术只进口不出口的局面。

  1991年,技术产品出口额为28.8亿美元,比1990年增长7.1%,已成为国家赚取外汇收入的一个重要方面。

  科技人员管理体制的改革,促进了人才流动和竞争机制的形成,进一步发挥了科技人员的创造性和工作热情。全国1000万自然科学人员中,有400多万投身于工农业生产主战场,数十万科技人员对中小企业、乡镇企业进行智力支援。

  体制改革焕发了科学技术的活力,科技工作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作用越来越大,并在几大计划中突出地表现出来。

  播撒星火,意在燎原

  改革,使我国农村发生了历史性变化,特别是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又使农村经济发展出现了新的曙光。但是,由于乡镇企业缺乏技术,缺乏人才,缺乏规划,它的发展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新问题:浪费资源,污染环境,产品质量差,与大工业争能源、争原料。这些问题不仅妨碍了乡镇企业的进一步发展,甚至威胁到它的生存。

  在这个大背景下,"星火计划"担负起了神圣的使命。1985年9月,国家科委拟定了"星火计划",旨在依靠科技进步振兴地方经济,提高劳动者素质。1986年 1月,国务院批准该计划实施。

  在"星火计划"的帷幕拉开的时候,它确定的目标是到1990年,建立500个星火示范企业,开发100种适用于农村乡镇企业的成套技术装备,培训100万农村知识青年。

  该计划在以下领域展开:普及水产养殖和禽畜饲养技术;山区、滩涂综合开发和资源综合利用技术;动植物产品和油脂综合加工和利用技术;生物技术的开发和利用;速生林栽培技术和林产品加工技术;农副产品深加工和综合利用技术;毛皮加工和综合利用技术;开发农村建筑;开发各种农机具和农村适用的机电设备等。

  计划的出台,得到上上下下一致好评。万里同志一语中的:"这个工作做好了,可以说是功德无量!"获益的农民们兴奋地说,没有星火项目,哪来手中的票子?列入计划的乡镇企业的命运充分显示了"星火"的威力。在1989年市场一度疲软的情况下,星火示范企业都经受住了考验。据对广东、浙江两省调查,分别有93%和90% 的星火示范企业依然呈现出发展速度快、经济效益好的势头。1989年11月,在杭州举行的"全国星火产品展销会",5天成交额达20.5亿元,使一度冷落的技术市场掀起了高潮。

  1990年,国家科委主任宋健满怀喜悦地宣布,在全国成千上万科技"播火者"的努力下,"星火计划"起初确定的目标早在两年前已全部实现。科技星火已燃遍全国2000多个县、市,星火项目已达1.5万个,有的已形成燎原之势。据对已完成的1万个项目的统计,4年已累计新增产值221.8亿元,创利税55.3亿元,创汇节汇23.54亿美元。投入产出之比高达1∶3。如果加上项目扩散所产生的连锁效益,投入产出比更大。

  全国有40多万名科技人员在中小企业、乡镇企业和贫困地区大显身手,培养了 250万名懂科技的能人干才,使科技火种撒遍祖国大地。

  "星火计划"在国际上也引起强烈反响。在新加坡举行的"中国科技成果展览会"上,参展的星火项目不到30%,其成交额却占总成交额的90%。联合国有关人士认为,中国的成功,为发展中国家农村经济的发展树立了一个样板。1990年,联合国出资拍摄了一部"星火计划"专题片,准备向一些发展中国家推荐。

  播撒星火,意在燎原。发展农村支柱产业,即开发和有效利用区域内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形成具有较大规模或者连片发展、能够为社会提供大量优质商品、创造更多经济效益、并对一个区域的农村经济发展有举足轻重的影响的产业,是"星火计划"的必然趋势。这种支柱产业,这种燎原趋势,在一些地方已开始崭露头角。我国在畜牧、养殖、珍贵毛皮动物、食用菌、饮料、果品、保健药品方面,已形成了一批产品产值超亿元的产业。

  "星火计划"孕育了田野的希望,它把科技的火种撒向广阔的农村大地,以卓有成效的示范,告别贫困,解决温饱,引导八亿农民走上科技致富之路,取得了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显著成就。它探索出了一条适合我国国情的科学技术与农村经济相结合的道路,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做出了贡献。

  瞄准前沿的"863计划"

  纷纭复杂的国际社会充满了竞争,归根结底是综合国力的竞争。事实表明,科技实力已成为当今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砝码。谁具有高科技的优势,谁就将占有政治、经济、军事发展的主动权。因此,世界各国都在为争夺高技术"制高点"而激烈竞争,为新世纪的到来做超前准备。

  面对严峻的挑战,中国怎么办? 党和政府在思考,富于远见的科学家也为此殚精竭虑。

  为我国光学事业做出重大贡献的著名科学家王大珩深知,如果我国不瞄准前沿,积极跟踪高技术,那么几代人经过不懈努力从研制成功原子弹、氢弹到发展起今天空间技术所形成的举世瞩目的国威势将难保,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仅不能缩小,还会继续扩大。怀着强烈的责任感,他找到王淦昌、杨家墀、陈芳允三位学部委员进行商谈。于是,1986年3月3日,四位老科学家怀着炽热的爱国心和强烈的责任感,上书中共中央,提出了"关于跟踪世界战略性高技术发展"的建议。

  这个建议立即得到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3月5日,邓小平在建议上批示:"这个建议十分重要","宜速决断,不可拖延"。在党中央部署下,国务院科技领导小组组织了全国200多位知名专家、学者,召开了一系列会议,对我国高技术发展战略进行了全面论证,拟定了《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纲要》,经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审议通过后,1986年11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批转了这个纲要。这个计划是在1986年3月提出后并经国家批准的,所以定名为863计划。

  863计划确定了7个对我国今后发展有重大影响的高技术领域,并制定了相应的奋斗目标:

  --在生物技术方面,要研制出高产、优质、抗逆的动植物新品种;提供能有效防治肝炎、心血管疾病、癌症的疫苗和药物等。

  --在航天技术方面,研究发展性能先进的大型运载火箭及天地往返运输系统;研究载人空间站及其应用。

  --在信息技术方面,要研制出具有和谐人机环境,满足多领域智能应用需要的智能计算机系统;研究为光通信、光计算服务的光电子器件及集成技术。

  --在激光技术领域,研究高性能、高质量的激光技术,以带动等离子体、新材料、激光光谱学等技术科学的发展,扩大激光在生产中的应用。

  --在自动化技术领域,针对多品种、小批量、高效率、高质量、更新换代快的现代生产的需要,发展新一代自动化技术--计算机集成制造技术;研制出能精密作业、水下作业、在恶劣环境下作业的智能机器人。

  --在能源技术领域,开发比现在火电提高热能转换效率约20%的高效低污染燃煤磁流体发电技术,建成万千瓦级试验电站;开展能大幅度提高核燃料利用率的先进核反应研究,建成工程性反应堆。

  --在新材料领域,为国家高技术计划各相关领域提供关键材料,如为下世纪初信息技术服务的新型光电信息材料,用于动力装置的耐高温、耐冲刷、高韧性复合材料,用于航天技术的耐腐蚀、重量轻结构材料和某些功能材料等。

  1987年,这项宏伟规划开始在我国组织实施。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有限,不可能在高技术的各个领域全面出击。在上述7个领域中,我国瞄准前沿,确定了15个主题,通过对有限目标的跟踪,达到联网带动一片的作用。863计划采用专家委员会的方式负责组织实施。各大专院校和科研单位,根据中央的统一部署,集中力量,统一指挥,扬长避短,以老专家坐镇,中青年为主力,建立技术经济责任制,实行课题负责人制。同时,引进智力、技术和人才,多方协作,力图有战略、有战术、有步骤、有阶段地完成计划。

  邓小平同志对发展高科技倾注了极大热情。1988年10月24日,他在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工程竣工典礼上说,有位欧洲朋友曾问我,我们经济落后,为什么要搞这些项目?我对他说,我们要看得远一点,不能只看到眼前。世界上都在制定科技发展计划,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西欧的尤里卡计划,中国也制定了高技术发展计划。邓小平说,下个世纪将是高科技发展的世纪。过去也好,今天也好,将来也好,中国必须在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我们不仅要搞高能加速器,还要参与其他高科技领域的发展。

  如果60年代中国没有原子弹和氢弹,没有发射卫星,就没有今天这样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是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现在世界的发展,特别是高科技领域的发展一日千里,中国不能落后。

  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关怀给科技工作者极大鼓舞。参加 863计划的科技工作者们在"献身、公正、求实、协作、创新"的863精神指引下,不怕工作艰苦,不为社会上一度出现的"向钱看"思潮所动心,顽强拼搏在各个高技术前沿领域。863计划在各领域专家委员会的积极组织下,经过调查研究,分解课题,层层落实,到1990年,该计划7个领域的15个主题已分解成100多个专题近千个课题。全国有500多个单位的近万名科技人员参加了研究工作,并在生物、信息、自动化、能源和新材料 5个领域取得研究成果400多项。

  在生物技术领域已培育成功比现在杂交水稻增产5%左右的两系法亚种间杂交水稻,使我国杂交水稻继续领先世界水平;在信息领域建立了拥有400多万个字样的手写体汉字样本库;在自动化领域研制成功新型的神经网络系统,对彩色图像压缩比达40;在能源技术领域已建成2000千瓦燃油磁流体发电试验机组;在新材料领域,人工晶体材料、航天用金属复合材料等都取得了可喜的进展。这些已领先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的研究成果,充分展示了我国高科技发展的广阔前景。

  "火炬"在燃烧

  1988年8月,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由国家科委具体组织实施的,旨在将高技术科研成果商品化、产业化、国际化的一项指导性计划诞生了。这就是继"863计划"后我国又一项著名的技术发展计划--火炬计划。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科技成果要转化为直接的生产力又需要有一个投入与产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的转化方面,中国的科技事业也经历了一番风风雨雨。

  国家科委在提出星火计划时,也曾提出了高技术产业化问题。然而,将一项高技术成果转化为商品所需的资金,往往是研究这项成果所需资金的好几倍。这项工作若完全靠拨款,将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同时,从事高新技术产业开发是有风险的,如果新产品不被市场所接受,一切投入将付诸东流。面对困境,中国科技工作者在探索中国化的高技术产业化道路。

  1988年,以中关村电子一条街为基干的北京新技术开发试验区的出现,使人们对高新技术的真正价值有了新的认识,并为新技术向产业化转移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于是,主要因为资金不足而搁置了多年的火炬计划,真正开始"燃烧"起来。

  以"火炬"命名的这项计划,坚持两条腿走路的方针,即坚持政府投资、自筹资金、自负盈亏相结合,多种形式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其特点是以市场为导向,以高技术发展计划、引进消化的成果、发明专利等为依托,按照技工贸一体化的原则,促进高新技术成果的产业化、商业化;积极开展国际合作、合资,努力开拓国际市场,走国际化道路。

  1988年 8月,国家科委主持召开的全国第一次火炬计划工作会议,确定了1988-1990年3年间的计划目标:培养和创办2000个高新技术企业,并促进他们与大中型企业、乡镇企业、街道企业的联合;开发2000项左右的高新技术产品,其中70%以上形成规模生产,30%以上将出口创汇,吸引10万多科技人员从事火炬计划,为高新技术企业培养2万多名经营管理及国际市场的人才,等等。

  宏伟的规划,理想的蓝图,鼓舞着广大科技工作者投身于高新技术产业化的事业。

  1988年和1989年,国家科委从各地、各部门申报的1500多个项目中,先后筛选出287项作为国家级的火炬项目,予以重点支持,总投入约19亿元,预计投入产出比将达到1∶5。与此同时,各地还组织实施了528项地方性火炬项目,优先发展,总投入达12.7亿元。各地纷纷将实施火炬计划与"科技兴省"、"科技兴市"紧密结合起来,在加强领导、制定政策与规划、筹措资金等方面,进行了全面而具体的安排落实。

  1990年5月,国家科委在南京召开了第二次全国火炬计划工作会议。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在这次承上启下的会议上讲话说,实施火炬计划,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是关系到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一项伟大战略任务。它的重要性和深远影响,决不亚于五六十年代的"两弹一星"所起的伟大的历史作用。

  广大科技工作者正在继承和发扬当年"两弹一星"的创业精神,为高新技术产业化而努力。火炬在燃烧,照亮了我国科技发展的道路。高新技术成果的商品化、产业化、国际化目标,正在高新技术开发区内变为现实,并不断辐射到传统产业中。

  走出象牙塔

  几千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出路,无外乎两条:或纯做学问,或走上仕途。"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往往安于清贫,羞于言钱。

  改革,带来人们观念的巨变。科技人员观念上的转变,加速了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也使整个社会为之震动、为之振奋。埋头科学实验,执教于高等学府的专家学者,当然是国家的高级人才瑰宝。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能毅然跨越传统,走出学术殿堂,甘冒风险,忍受非议,投身到商品市场大海中沉浮拼搏,并终于填平科技与商品之间沟渠的科技企业家,更是难能可贵的人才。

  放眼世界,发达国家当年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批批科技实业家登上经济舞台。面对日益激烈的、以高科技与经济结合为特征的综合国力竞争的国际大环境,我国经济的腾飞期盼更多的科技企业家投身于市场大海,期盼着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跻身于经济舞台。

  早在1980年,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的一批科技人员在北京海淀区中关村成了一个"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开始探索在中国从事"技术扩散"的新模式。他们可谓是走出象牙塔的先行者。对此,人们的态度千差万别:赞成的、观望的、怀疑的、反对的,应有尽有。

  但是,改革的春风吹拂着中国大地,人们的观念逐渐发生变化。在我国个最大的智力密集区中关村地区,各种类型的科技企业如雨后春笋,越来越多,并以其卓越的成就解除了人们的种种疑虑。1983年中关村有11家科技企业,到1987年,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科技企业达到148家,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名副其实。1984年,电子一条街的科技企业营业额为1800万元,到1987年已超过9亿元,同时还形成了4700多万元的固定资产。3年共交纳各种税款和管理费1亿元,创税后利润7800多万元。

  1988年5月,国务院在总结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经验的基础上,正式批准建立以电子一条街为基干的北京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给予优惠政策,鼓励其发展,使其成为向传统产业辐射高新技术的"辐射源"。

  1991年3月,国务院又批准了26个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这样,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共有27个,按所建立的区域可分为三类:一是设在智力密集的大中城市和开放城市(地区),比如北京、武汉、沈阳等共22个;二是设在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共有上海漕河泾和大连2个;三是设在经济特区内,共有深圳、厦门、海南3个。建立这些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目的在于,用10年至20年的时间,在中国建立和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体系并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

  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建设是中国火炬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将主要依靠中国的科技实力和工业基础以及可以借用的国际资金、技术和生产、贸易条件,把高科技成果迅速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建立和发展中国的高新技术产业,并实现国际化。

  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已逐步成为我国高新技术产业的重要基地、科技和经济体制改革的试验区、对外开放的"窗口"、传统产业辐射高新技术的"辐射源"。它也是科技界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后施展才华的大舞台,其成就令世人注目。

  北京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自 1988年建立以来到1990年的3年,累计从业人员仅两万人,而实现技工贸总收入却达60亿元,年均递增50%。高新技术及其产品收入大幅度提高。工业总产值年均递增58%,创汇累计8850万美元,年均递增139%,税收累计2.47亿元,年均递增71%。1990年总收入、工业总产值、税收三项指标分别比上年增长44%、60%和62%。而这些成就又是在全国市场疲软的情况下取得的,更令世人折服。

  1990年一年里,北京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2万人不吃皇粮、不靠铁饭碗,在一度市场疲软的背景下,向社会贡献了价值20多亿元的商品和技术服务,奥秘何在?

  成功秘诀在于机制、科技、政策还有勇于开拓的科技企业家。开发区采取以市场为导向、以技术为依托、技工贸相结合的经营机制,实行自筹资金、自由组合、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我约束的"六自"企业运行法则。这些法则的成功运用,关键是有一批能够将技术与商品这最具活力的两大因素结合在一起的科技企业家。

  他们坚信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原则,兴办科技实业,促进技术成果向产业化转移,促进了科技与经济的结合。

  到1991年底,27 个国家级开发区内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已达2487个,职工总数13.8万人。1991年实现技工贸总产值71.2亿元,实交税金3.9亿元,利润7.9亿元,出口总额7.1亿元。一大批从科研单位、高等院校分流出来的科技人才在这里大显身手。

  靠国家优惠政策的大力扶持和广大科技工作者的努力,高技术产业以旺盛的生命力茁壮成长,显示了宏大的发展气势。

  科技大国不是梦

  我国是一个人均自然资源相对贫乏的发展中大国,同时又是拥有丰富智力资源的大国。由于历史、经济、社会的各种原因,我国的综合国力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现阶段经济发展的水平与我国所拥有的科技实力也不相称。我国成为一个科学技术大国,是几代中国人的梦想,也是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关键。

  令人欣慰的是,我国的科学技术事业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我国成为科技大国已不是遥远的梦想,而是正在变为现实。

  几大科技计划的实施,使我国的科技工作在三个层次上向纵深展开。

  在面向经济建设主战场,迅速提高工农业生产技术水平,推动传统产业的技术进步,为实现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目标服务这个层次上,除上述"星火计划"、"国家科技成果重点推广计划"外,还组织实施了"科技攻关计划"、"丰收计划"和"燎原计划"等。科技攻关计划的主要目标是解决那些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有重大影响的技术问题。"七五"期间,经过10多万科技人员的艰苦努力,取得了一批重大成就。国家计划安排的76个项目、384个课题绝大部分已按期完成,80%的项目可达到80年代世界先进水平,建立了中间试验线400多条,工业试验装置400多个,提供新技术、新工艺300多项,开发出700多个重大新产品。丰收计划的主要目标是大力推广农业增产的先进应用技术。而燎原计划的着眼点则是开发和培训农村技术人才,从而使现有农业(包括林、水、牧、副)科技成果的推广率达到60%以上。

  在高技术层次上,我国组织实施的"863计划"和"火炬计划",在跟踪世界高科技的发展趋势,选准有限目标,集中力量攻关,发展高新技术及其产业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在推进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这个层次上,我国除继续保持一些传统领域的优势外,在一些新兴领域的研究中取得重大进展。我国投入基础性研究的科技人员有10万多人,"七五"期间安排研究课题2万多项,其中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每年资助近3000项,部分地方和部门还自行筹集资金,支持了3000多个基础性研究项目。由国家投资建成了63个重点实验室和近百个开放实验室。

  除三个层次、几大计划外,我国的国际科技合作与交流工作也空前活跃。官方、民间、双边、多边、多渠道、多层次、多形式的科技合作交流广泛展开。我国先后与108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合作关系,同57个国家缔结了政府间科技合作和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在联合国系统30多个科技机构中取得了合法席位,参加国际学术组织达280多个。"七五"期间,每年政府间和民间对外合作与交流项目达1万多项。我国技术出口贸易大幅度增长,1990年技术出口额达9.8亿美元,比1985年增加了30多倍。

  在科技的飞速发展中,我国形成了独立完整的科学体系,培养造就了一支宏大的科技队伍。据1990年的统计,全国全民所有制单位自然科学领域的科技人员达1080.8万人,平均每万名职工中有科技人员1045人。研究与开发机构也有了空前的扩大,1990年底,我国有县以上独立的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机构5819个,拥有职工103.7万人。其中,属自然科学领域的有5477个,职工101.5万人,科学家和工程师43.6万人;属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领域的有342个,职工22.2万人,科学家和工程师有1.5万人。这套科学技术体系,几乎覆盖了全部现代科学技术领域,已成为国家经济、科学技术和社会发展的支撑体系。

  高等学校一直是我国科技事业的一支重要方面军。1990年,79.5%的理、工、农、医专业高等学校(636所)建立了科技研究与开发制度,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为24.8万人,占全部教学、科研人员的34%。全国高等学校共成立研究与开发机构 1666个,其中研究所864个,研究室802个。

  大中型企业的技术开发工作也得到显著加强。到1990年底,在全国13475个大中型工业企业中,科技工作者中有工程技术人员194.3万人,占职工总数的6.5%;从事技术开发活动的有77.1万人,其中科学家和工程师31.4万人,占 40.7%,平均每万名职工中有科学家和工程师104人。

  宏大的科技队伍,多种类型的研究与开发机构,已使大批科技成果问世,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提供了技术保障。

  我国在原子能技术、空间技术、高能物理、生物科学、计算科学技术、通讯技术等尖端科学技术领域,已经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1970年到1990年,我国成功地发射了30颗人造地球卫星,其中12颗按预定计划成功地返回地面,成为继美、苏、法之后第四个掌握"一箭多星"技术的国家。另外,潜射导弹、洲际运载火箭,"长征二号"大推力火箭的发射成功,正负电子对撞机的对撞成功,"银河"巨型电子计算机的研制成功,以及在现代生物科学、医药卫生、地学、化学、数学等重要学科领域,都取得了一系列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成就。

  这一系列成就充分说明,中华民族几代人的梦想已经成真,我国已经和正在成为一个科学技术大国。

  当然,我们没有理由盲目乐观,在科技发展的道路上还有不少困难。我国的工农业技术水平、科技进步在经济发展中所占的份额,与世界先进国家还相差甚远,对科学技术的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还较低,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的作用还远没有充分发挥。大力发展科学技术,真正依靠科技进步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仍是我们所面临的一项十分艰巨迫切的任务。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