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生平经历

  
4ca0942728708.jpg
秦老先生,1919年生于上海。由于父亲的刻字店里有一套“串锣鼓”的打击乐使得他自学成材。上小学的时候随语文老师学习二胡;随卫仲乐学习琵琶、古琴;小学毕业后加入了民众教育馆国乐组,演奏江南丝竹、广东音乐。

  1932年13岁时加入了上海“大同乐会”主要从事演奏箫、琵琶、大忽雷,并于1936年秋起,担任“大同乐会”乐务主任。1935年考入百代公司国乐队,为无声片、有声片录制、配乐、演奏了大量的乐曲。如:《彩云追月》、《花好月圆》、《春光舞》等等。

  1937年考入上海国立音专,随黄自先生学习理论、作曲,并参加学生乐队的演出工作。日本侵占上海后秦先生转入邮局工作,在这个期间他还参加了萧友梅、吴伯超等人的上海管弦乐团的演出。他同时又是上海国际业余吹奏团的成员,担任单簧管首席。他还为话剧《秋海棠》创作音乐,并与费穆等人组成六人乐队。他几乎走遍作曲、编配、指挥、演奏等各个领域。

  1949年后为了组建中国的民族乐队1953年秦先生从上海来到北京,参加了中国中央歌舞团民族乐队的组建工作,使这支乐队成为即能给舞蹈伴奏,又能独立演奏的乐队。他刻意训练、指挥这个乐队,并移植改编了大量的作品,如:《金蛇狂舞》、《广陵散》、〈春节序曲〉、〈瑶族舞曲〉等。[1]

  1962年起,任中国音乐家协会民族音乐委员会会员,理事及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合奏指挥,并曾在十几个省、市音乐院校、乐团讲学。

  1999年起,为国家迎接新世纪创制中华和钟,任总音乐师,负责设计和指定音乐部分。

艺术成就

  秦鹏章老先生1960年起任中央民族乐团指挥、作曲和独奏。曾指挥过舞蹈《荷花舞》、《孔雀舞》、《大茶山》、电影《王更寒》、《红旗谱》的音乐,及民族管弦乐《广陵散》
4ca094282b98e.jpg
、《二泉映月》、《翠湖春晓》等作品的演出。他的指挥细致、朴实,处理严谨且有激情,动作明快苍劲。并编配、创作了管弦乐《阿细跳月》(与他人合作),民乐《十面埋伏》、《春江花月夜》、《金蛇狂舞》等作品。

  秦鹏章指挥中央民族乐团伴奏《渔歌》。乐曲以云南少数民族音乐为素材,运用当地彝族、哈尼族、苗族等兄弟民族的簧管吹奏乐器—巴乌,来演奏。

  秦鹏章指挥中央民族乐团伴奏《荷塘月色》。这是改编自潮州音乐传统曲目《出水莲》的埙独奏曲,乐曲带有中原古曲的风貌,音调古朴、淡雅优美。

  秦鹏章指挥中央民族乐团伴奏《月夜情歌》。根据云南彝族、哈尼族音乐素材编曲。本乐曲以优美舒展的旋律,描写在皎洁的月光下,树影婆娑的树林里,青年男女们互诉衷肠的情景。

  秦鹏章指挥中央民族乐团伴奏《玉箫声和》。南音流行于福建省闽南地区、台湾及东南亚华侨聚居地等处,它和古代的歌舞音乐、词曲音乐与戏曲音乐都有着密切关系。本乐曲改编自南音古曲,其曲调自始至终衬着拍板四平八稳的节拍,不疾不徐、古朴典雅,别具特色,充分展现了南音予人细细品味的特质。

  王铁锤演奏秦鹏章指挥中央民族乐团伴奏《欸乃》。

  秦鹏章指挥中央民族乐团伴奏《水龙吟》(埙)。本曲又名《大开门》,或简称《发点》,常用于戏曲升堂场面的伴奏,仅曲无词。埙独奏曲系根据古曲进行加工创作。全曲分为慢板和快板两部分,慢板部分曲情显得庄重肃穆,平和中正。然快板一转,热闹繁喧,好似繁花锦簇,令人有应接不暇之感。

  秦鹏章指挥中央民族乐团伴奏《山谷的歌声》。 本乐曲系根据云南民间音乐素材改编,述说着一段动人的爱情传说。

演奏风格

  秦鹏章在演奏琵琶武曲常用的演奏技法是扫弦、快夹扫、煞音、绞弦、推并双弦、拍、提、满轮等。在《十面埋伏》中,为了突出全曲的气势和悲壮气氛,在引子的一开始就运用了轮拂手法,并讲究欲强先弱、欲放先收的艺术处理。在《鸡鸣山小战》中,运用了煞弦技法。《九里山大战》中,绞弦、推、拉、并双弦等技法的运用,更是兵器交接、刀枪齐鸣的激烈战斗场面的真实描摹。再如《海
青拿天鹅》,为了表现海青捕捉天鹅时激烈搏斗的情景,运用了挑轮、滚、滚双、并四弦、滚四弦等技法和自由而不稳定的节奏音型、不断模进的音调,音乐采用模进手法,琵琶长轮、轮双、勾搭、夹扫、扫拂、并弦等技法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秦鹏章先生对自己的琵琶演奏做出总结:“‘轮’是演奏武曲的最主要技巧”,还指出,在作各种“轮”时,应力蓄于手而形不外露,不依赖弹奏前的预备动作去发力或改换力度,全曲以各种“轮”为主要技巧。

奠基人

  新中国于1949年成立后,如何建立自己的民族乐队,使它更能够表现现实生活,表现重大题材,成为有志于此的有心人的所思所想,秦先生恰是这样的人。他的功底,他对中国民族音乐的执着,使他具备了这种思想并付诸行动。1953年,秦先生从上海来到北京,正值中央歌舞团建团初期。秦先生为筹建中央歌舞团民族乐队,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秦先生认为:这支乐队不但能为舞蹈伴奏,也能单独演奏。为
4ca0942aa46ae.jpg
此,他刻意训练、指挥这个乐队,移植改编了适合这个乐队演奏的曲目如:《金蛇狂舞》、《广陵散》、《春节序曲》、《瑶族舞曲》等……所有这些,使中国第一支乐队的整体水平有了飞速的提高,也为中央民族乐团分出独立奠定了基础,为新型民族管弦乐队的建设奠定了基础,作出了开拓性的、踏实的工作。

  秦老虽年事已高,但仍精神矍铄,关心着青年演奏人才的成长,关心并参与民族乐器考级活动,关心民族乐队的建设。作为组建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的主要成员,为学会的组建。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人们尊敬他,称他为“秦老”,他却说我是“小秦”,真是个谦谦君子之心啊!

人物评价

  秦鹏章的演奏热情奔放、音色优美、技术娴熟,长于细腻的表现,因而韵味隽永;又极善揭示作品的内涵,所以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人民音乐》在一篇题为《一代国手在孕育之中》的文章中评论到:“他的演奏细腻而不做作,激情而不狂放,深切的领会,细腻的表达,情感的充沛,个性的鲜明,为琵琶演奏艺术树立了新的品貌。”海外一家杂志称他的演奏“早已超越只注重于琵琶演奏技巧和旋律优美的阶段,进入了琵琶曲调的核心,探索曲中主角的内心世界,再以卓越、巧妙的琵琶弹奏技巧,尽善尽美地诠释出那份情感,丝丝入扣,每每聆听者动容,难以忘怀。”他积极参加中外文化交流活动,在促进民乐走向世界方面不断进行有益的探索,他还在出访欧洲、非洲的演出中,受到了当地观众和华人的欢迎和称赞。秦鹏章以引领更多的人进入音乐殿堂、享受音乐和快乐为己任,为民族音乐的继承、创新、发展而忙碌。出于弘扬民族音乐的责任感,他举办过几十场普及性的音乐会,而以音乐普及教育为目标的《打开音乐之门》,已近十年。秦鹏章说:“艺术的生命在于不断创新,人生的意义在于不断进取。”

  1999年3月26日,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与中央民族乐团联合主办了“庆祝秦鹏章先生八十华诞暨艺术成就研讨会”,对秦鹏章这位元老级的民乐专家60多年来在中国民族音乐界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和艺术成就,与会者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