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人物简介

  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 (Muhammed Hosni Mubarak) 1928年5月4日生于尼罗河三角洲曼努菲亚省米塞利赫村一个农民家庭,1949年和1950年先后毕业于埃及军事学院和空军学院,后在空军学院任教官,曾3次赴苏联学习,历任轰炸机中队长、空军基地司令、空军参谋长等职。

  1967年10月,他任空军学院院长,1969年6月任空军参谋长,1972年4月出任空军司令,并在同年5月兼任国防部副部长。1973年1月被阿拉伯国家联盟防御理事会任命为埃及、叙利亚和约旦三战线空军司令。1973年10月晋升为空军中将,并荣获“西奈之星”最高军事奖章。1974年4月,穆巴拉克晋升为空军上将。1975年4月任副总统兼埃及军工署署长和原子能最高委员会委员。1978年他出任埃及民族民主党副主席,1980年5月兼任该党总书记

  1981年10月,穆巴拉克当选为埃及第4任总统,任期6年,并兼总理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1982年1月他辞去总理一职,并当选为执政的民族民主党主席,1998年7月再次当选该党主席。1987年10月穆巴拉克蝉联总统,1993年10月和1999年10月分别再次当选为总统。2005年9月,穆巴拉克在埃及历史上首次有多名候选人参加的总统选举中赢得压倒性胜利,第五次当选埃及总统。 9月27日宣誓就职。

  穆巴拉克总统执政后,奉行和平、友好和不结盟政策,主张在相互尊重主权和不干涉内政的基础上同世界各国发展友好与合作关系。1983年9月,国际法学家组织授予他一项和平奖。

  穆巴拉克重视发展同中国的友好关系,曾多次访华。1999年4月被北京大学授予“名誉博士”称号。

  夫人:苏珊·穆巴拉克(Suzan Mubarak),1995年9月曾来北京出席第4次世界妇女大会。

改革措施

  1981年10月,埃及总统萨达特不幸遇难身亡后,时任副总统的穆巴拉克以98.46%的选票当选为埃及第四任总统,兼任武装部队最高统帅。

  穆巴拉克接任总统时,面临着严峻、困难的国内局势。经济不景气,通货膨胀严重,债台高筑,贪污盛行,腐败成风,社会治安恶化,暴力事件不断,恐怖活动猖獗。

  为了稳定国内政局,在进行政治改革的同时,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国内经济建设上来。在政治方面,他强调法律的作用,要求所有人都应守法,同时又采取刚柔相济的方针,对大批政治犯和原教旨主义分子宽容处理,但对敌对分子尤其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极端分子则给予坚决打击。

  穆巴拉克采取的这些措施收到了一定效果,稳定了国内政局。进入20世纪90年代,他又采取一些民主化措施,坚决打击恐怖主义活动,解决了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的长期司法纠纷,国内的各种矛盾有所缓和。与此同时,他继续采取既积极又稳妥的方针,加大经济改革力度。他在财政、货币金融、汇率、商品价格、投资、改革国营企业及推进私有化等方面出台了许多新的举措,经济状况有所改观,取得了一定成绩。

  进入21世纪,穆巴拉克继续谨慎地推进经济改革,并已建立起开放型市场经济,私有化进程不断深入。埃及政府一再申明,鼓励埃及私人投资和外国投资,努力营造适合投资的安全赢利的环境,不断健全投资过程中的法制观念,简化行政手续,提供在埃及投资的资料、信息和机会。这是穆巴拉克执政时期一项极为重要的经济改革举措。

外交

  埃及是中东地区一个重要国家,开罗为阿拉伯国家联盟总部所在地。埃及已与165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在阿拉伯、非洲和国际事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作为埃及的国家元首,穆巴拉克是中东地区和国际政治舞台上一位显赫的人物,备受关注。

  穆巴拉克接任总统初期,基本上执行萨达特去世前的外交政策,继续奉行积极中立和不结盟政策;积极发展同美国的关系,争取美国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给予更多的支持和援助;反对苏联霸权主义及其侵略扩张行径;继续执行同以色列媾和及关系正常化的政策;主动改善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

  穆巴拉克任总统后在外交上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由于萨达特与以色列媾和,埃及被开除出阿盟,阿盟总部由开罗迁往突尼斯,多数阿拉伯国家与埃及断交,致使昔日作为阿拉伯世界中心的埃及在阿拉伯世界处于孤立状态。因此,恢复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便成为穆巴拉克在外交方面的首要课题,他为实现这一目标作出了不懈努力。

  经过穆巴拉克的不懈努力,埃及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不断改善。1987年11月在约旦首都安曼召开的阿拉伯国家特别首脑会议决定,任何一个阿盟成员国都可以根据本国的宪法和法律作出与埃及复交的决定。此后,大多数同埃及断交的阿拉伯国家相继与埃及复交。1989年5月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召开的阿拉伯国家特别首脑会议通过了关于正式全面恢复埃及的阿盟成员的决议。10年之后,埃及重返阿盟。

  埃及是阿拉伯世界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而埃及只有返回阿盟才能发挥更大作用。1989年7月,穆巴拉克当选为非统组织主席。这为他施展外交才能提供了国际舞台。

  在中东地区,穆巴拉克通过积极进取的外交活动,巩固埃及的地区大国地位。他致力于推动陷于停滞状态的中东和平进程。他主张在安理会242、338号决议和“土地换和平”原则基础上通过谈判解决阿以争端,在中东地区实现全面、公正、持久的和平。

  穆巴拉克认为,恐怖主义是一种国际现象,主张坚决打击任何形式、任何组织策划的恐怖活动。呼吁加强国际反恐合作,倡议联合国在反恐问题上发挥主要作用并支持国际反恐大会。认为包括巴勒斯坦问题在内的中东问题久拖不决以及由饥饿、压迫引发的绝望情绪是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所在,反对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挂钩,反对将阿拉伯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的民族解放运动与恐怖活动混为一谈。

  穆巴拉克作为国际著名政治家和国务活动家,受到国际社会广泛称赞和尊敬,他先后被授予近10枚国际奖章和40多枚外国勋章。

  1956年5月30日中埃建交,埃及是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与之建交的阿拉伯、非洲国家。纳赛尔总统与周恩来总理奠定了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基石,但由于种种原因,纳赛尔未能访华。萨达特总统执政期间,重视发展对华关系,埃中关系不断得到巩固和发展。他表示,访问中国是他的夙愿,原打算1981年底访华,但他于同年10月6日饮弹身亡,未能实现访华愿望。

  穆巴拉克一贯重视发展对华关系,为促进中埃两国友好合作关系作出了重要贡献。他先后八次访华,出任总统前后,先后会见过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国领导人,并与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1983年4月穆巴拉克总统访华时,时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的邓小平会见了他。邓小平对穆巴拉克说:“你是第一位来我国访问的埃及总统,我们热烈欢迎你。”邓小平赞扬中埃建交以来两国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关系。穆巴拉克对邓小平说:“我们两国人民长期以来保持着兄弟般的情谊,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一直在向前发展。”

  这次穆巴拉克访华期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会见了他。胡耀邦对穆巴拉克说:“在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中,我们两国同呼吸,共命运;在建设国家的努力中,我们两国互相支持,互相学习。”他为结识穆巴拉克总统感到高兴。穆巴拉克表示,埃及很愿意为发展同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作出新的努力。

  穆巴拉克在谈到他访华的感想时说:“我每次到中国来都受到真诚、友好的接待,这反映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十分良好而且在不断发展。”他说:“埃及同中国的合作非常顺利,我们在国际事务中互相支持,我们的关系是悠久的、牢固的。”

  1991年7月,海湾战争结束后,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对中东、海湾六国进行访问,第一站是埃及。我随团参加了这次访问活动。穆巴拉克总统为李鹏总理举行欢迎宴会。他在讲话中说,早在七千多年以前,一个伟大的文明诞生在远东的扬子江畔,她对人类的进步,对人类不断认识生活和宇宙作出了无私的奉献。与此同时,在尼罗河畔亦出现了一个辉煌的文明,与中国文明的伟大成就并驾齐驱,这决非偶然。她具有同样的素质,有能力为人类创造伟大的成就。穆巴拉克说,多少世纪来,具有悠久历史的两国人民不断在历史长河中开拓他们的前进道路。今天,面对21世纪的挑战,两国人民志同道合,步履坚定。他们具有纵观全局,继往开来的非凡能力。他赞扬中埃两国之间有不同寻常的特殊关系,源远流长的历史,文明和文化纽带把我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李鹏总理在讲话中也高度评价中埃友好合作关系和穆巴拉克总统为发展两国关系所作出的突出贡献。

  1994年4月,应国家主席江泽民的邀请,穆巴拉克第六次访华。两国领导人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举行了会谈。江泽民主席表示,中埃都是文明古国,两国友谊源远流长。两国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两国关系非常密切。他称赞中埃两国双边友好合作关系持续稳定发展,在政治、经贸等各个领域的交流与合作都在顺利进行。两国对重大国际问题都有相同或相似的看法,在国际事务中进行了很好的协调与合作。江泽民赞扬穆巴拉克一贯重视中埃友谊,为推动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作出了积极努力和重要贡献。我们对此表示赞赏。江泽民引用了中国古诗:“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穆巴拉克说,埃及和中国有着深厚的传统友谊,我国一贯重视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他充分肯定了两国在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等方面的合作关系得到持续稳定的发展,并希望进一步密切双边往来,推动两国友好关系不断发展。

  1999年4月穆巴拉克总统访华期间,与江泽民主席在北京签署了联合公报,双方确定建立面向21世纪的战略合作关系,从而将两国关系推向新的发展阶段。在北京期间,他参观了北京大学,接受该校授予他的名誉博士证书并发表重要讲演。他还访问了天津市经济开发区和上海市浦东开发区,对我国开发区发展的经验及两国在这方面的合作表现出很大热情。

  2002年1月,穆巴拉克总统第八次访华,两国签署了《中埃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中国向埃及提供优惠贷款的框架协议》、《中埃和平利用原子能合作协议》、《中埃关于石油领域开展合作的框架协议》及《关于中国公民组团赴埃及旅游实施方案的谅解备忘录》五个协议。此访再次获得圆满成功。

  2004年1月底,胡锦涛主席应穆巴拉克总统邀请对埃及进行国事访问,受到了热情隆重接待。他与穆巴拉克总统就双边关系、中东局势和国际形势进行了深入会谈,达成广泛共识。访问期间,他到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总部,会见了阿盟秘书长穆萨和阿盟22个成员国代表。同日,中国外长与阿盟秘书长共同发表公报,宣布成立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此访不仅为中埃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作出了新的贡献,也标志着中国与阿盟关系进入了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阶段。

评价

  穆巴拉克现已进入暮年。虽然他的身体健壮,但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体力和精力也在发生变化,他的接班人问题便成为人们关心的焦点。

  埃及自1952年成立共和国以来,迄今共有四位总统,前三位总统都有接班人。第一位总统纳吉布执政时,纳赛尔是实际上的最高决策者,远远超出接班人的地位。纳赛尔执政时,萨达特任第一副总统,是当然的接班人。

  萨达特执政时,穆巴拉克任副总统,后接任总统,也是情理中事。2004年,穆巴拉克已是76岁高龄,但仍然未任命副总统,也未立接班人,这难免会引起一些猜测和议论。有一部分人认为,埃及作为中东地区有影响的大国,不论从地区形势还是从埃及国内政局看,穆巴拉克应该早日确定接班人。对于哪方面人物为接班人,埃及国内也有争议。不少人认为,埃及共和史上四位总统都是军人,为能有效地控制埃及政局,应对中东地区形势的发展变化,发挥埃及的作用,穆巴拉克的接班人应从高级军官中选拔。但另一部分人认为,时代在变,埃及人的观念也需要随之发生改变。在政治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在以信息化为代表的高新技术迅猛发展的时代,埃及需要懂经济、懂科技、懂外交的人才掌权。人们普遍认为,穆巴拉克长期从政,是位资深政治家,深知接班人问题的重要性。他肯定胸有成竹,到时候自有安排。

  埃及在中东和世界上的地位是显赫的,其外交是多方位的。穆巴拉克清楚地知道,埃及只有充分发挥其在中东地区的大国作用和在中东热点问题上的独特影响,才能在世界上显示出自己的地位。为此,他付出了努力,也赢得了尊重,受到重视。但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中东形势的变化,埃及的外交也受到一定影响。

  穆巴拉克支持中东和平进程,积极调解巴以冲突。但小布什入主白宫后,采取了进一步偏袒以色列的政策。以色列总理沙龙对中东和平进程采取强硬立场。“911”事件后,沙龙以反恐为由,不断向阿拉法特施压,多次扬言要推翻阿拉法特。埃及一再重申其关于中东问题的立场。2001年沙龙上台以来,埃以关系紧张。同年11月,埃及召回驻以色列大使。2002年4月,埃及宣布除为争取地区和平进程的接触外,中断与以色列的一切联系。但双边关系并未冻结,仍保持一定往来。在中东和平进程停滞的情况下,埃及难以发挥作用。

  在伊拉克问题上,埃及的态度始终是明确的。海湾危机爆发后,埃及反对伊拉克吞并科威特,认为伊拉克必须执行安理会有关决议,确保其邻国安全,同时强调伊拉克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受侵犯。主张是否改变伊拉克政府是伊内部事务,反对外来势力插手伊拉克内政。在伊拉克危机中,埃及反对美国对伊进行军事打击,认为美对伊开战将殃及伊无辜平民,对中东地区局势产生负面影响。伊拉克战争后,埃及主张尽快恢复伊拉克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由伊拉克人民管理自己的事务。在这种情况下,埃及在解决伊拉克问题上很难发挥作用。

  埃及在中东地区的作用乃形势使然。与此同时,中东形势对埃及吸引外资、外援工作,对埃及国内政局都带来一些不利影响。面对这些挑战,已经连任三届总统的穆巴拉克将如何带领埃及走入新的历程,世界为之关注。

  穆巴拉克计惑以军

  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前夕,埃军总参谋部制订了对以作战的“十月战争”计划。按这一计划要求,埃军必须在24小时内击溃以军主力。为确保计划成功,时任埃军空军司令穆巴拉克决定指挥空军对以进行突然空袭。

  当时以色列有美国支持,武器装备十分精良,战斗力较强。穆巴拉克经过一系列思考,精心设计了一套以假乱真的战术,以掩盖埃及空军的作战意图。

  穆巴拉克命令一批作战飞机在尼罗河三角洲,苏伊士运河一代上空来回飞行,以此迷惑以色列空军监视。同时他又制定了一个代号为“利比亚使命”的计划,扰乱敌人视线,而这计划就由他本人完成。

  1973年10月5日下午四点。亦即“十月战争”计划开始实施前一天,穆巴拉克通知五名空军高级将领,陪同他一起去利比亚执行一项任务,并通知开罗地区的埃及空军基地为他们准备好一架飞机,预定飞机下午6点起飞驶向利比亚,次日返回,还把启程时间通知了埃及驻的黎波里联络处。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却通知机长因“特殊原因”推迟两个小时起飞,之后又连续几次推迟时间,直到10月6日下午两点,即“十月战争”计划规定的对以色列开战时间。

  10月5日夜,穆巴拉克仍十分平静,凌晨两点时,他还驶往开罗西部的空军基地,同飞行员一道吃穆斯林的“封斋饭”。就连穆巴拉克身边的助手也弄不明白,穆巴拉克葫芦里到底打了啥主意。自然,以色列军方对穆巴拉克的所作所为也同样莫名其妙。

  10月6日上午,穆巴拉克突然召集空军基地指挥部的高级军官们参加了一个紧急会议,命令空军紧急待命,“十月战争”计划开始实施,第四次中东战争拉开序幕。数百架埃及作战飞机,分别从阿斯旺,曼苏腊,开罗和尼罗河三角洲中部的30多个机场升空,飞往苏伊士运河以东地区,在180多公里的漫长战线上,对以色列在西奈半岛上的指挥部,机场及炮兵阵地进行了猛烈轰炸,以色列在西奈半岛上90%以上的作战设施很快被埃及空军摧毁,时间仅仅20分钟,埃及空军仅损失5架飞机。“利比亚使命”计划获得圆满成功。穆巴拉克由此名声大振,成了埃及人心目中的英雄。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