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词曰:

  

  重门深锁湮幽径,隔断寻芳信。借题偏是索寻思,晓妆犹起来迟,喜孜孜。彩云何在方惆怅,得得蟾光上。恰逢青鸟语难通,求凰又恶与鸦同,恨忡忡。

                                右调《虞美人》


  却说生自月夜寄书之后,每日楼前徒倚,伫望爱月回音。不期腊尽春回,沓无影响,真是肠一日而九回。因作《九回肠》以寄意,其词曰:

  

  一回肠,永日盼东墙。隔院分明人宛在,溯洄欲去路偏长。

  二回肠,顾影倍凄凉。不为伊人多系念,羁栖何事恋他乡。

  三回肠,受辱学佯狂。鱼服特来寻旧约,谁怜入网困腾骧。

  四回肠,前事费思量。灰灭蕉楼无旧垒,不堪重见雁来翔。

  五回肠,云敛镜重光。惟有素娥偏耐冷,夜深双照两人乡。

  六回肠,挂起更难忘。纵有深心无与达,空留遗佩在身旁。

  七回肠,无处可投奔。深院重肩门永闭,寻来不界隔蓬岗。

  八回肠,鸡鹤列同行。局促樊笼难振羽,何时华表恣翱翔。

  九回肠,远志可能偿?脱却北溟程九万,银河犹是隔红墙。


  黄生书完,暗忖道:“世事变迁,人心反复,莫非怪我流于污下,玷辱也府第门风,遂尔决绝,竟致不问?即不谅我此来行止有亏,宁忘却蕉楼赠帕?已致兹憔悴,任是铁石心人,也将心动。况云娥小姐如许多情,爱月那般怜我,难道忽尔生心,全无发付?还记前日病中写书慰藉,何等绸缪,必无半路海却前盟。那日爱月见我病容,甚加怜惜,必然于云娥小姐面前从中宛转。奈他这几日潜踪匿迹,一定是内庭严禁,不容出入。我且暂放了心,再等几时,必有好消息也。还要看他再来作何回我。”算计已定,只得坐向楼前,睚目以俟。日过一日,并不见些动静。

  又挨几日,乃是二月初旬。云娥与爱月日日商量,欲与黄生相会,计无所出。要如前次逾墙,往返实为不便。待要开那轩下小门,锁钥又被夫人收去。算来算去,俱有不便,亦惟日挨一日而已。

  一日,二位夫人与绿筠小姐在堂上闲谈,云娥与爱月亦在相陪,正是四人对坐,一人侍立。忽见一小童冲入来,左窥右探。郭夫人便喝住问道:“何人乃敢到此?看门何在,容他擅入中堂!”那小童忙回道:“小人是周公子伺候书房的管家,名唤司茶,来讨府上门公说话,因不在外面,故此进来。实非窥伺,望乞宽容勿罪。”夫人听了,便问道:“汝寻门公何干?”小童应道:“明日乃是花朝,我家周公于欲请友人会饮春游,设席在云谷寺赏花。特遣小人来此,见借登山小盒一对,回来即便奉还。”夫人因命取出小盒儿,交与小童挑去。

  郭夫人因对叶夫人道:“明日原来是个花朝,几乎忘了。我等家内也要置酒赏花,毋使良辰冷落也。”爱月亦在,便乘机说道:“昨承二小姐之命移梯折梅,见红螭阁百卉俱开,十倍往日。且明日周公子看花出外,隔墙谅必无人。即有管家,不须退避。不如置酒于彼,游玩一番。”郭夫人道:“这却不妨,但周公子已出春游,家中即有管家,我等只在自家红螭阁赏花,与他却无相涉。明日即依爱月,于红螭阁设席可也。”说毕,各自别去。云娥与爱月仍回涌碧轩。

  是夜,爱月对云娥道:“方才所言,何幸夫人即允!但不知周公子外出,黄郎亦同去与否。万一不在家中,一同赴会,岂不空出一番机谋?黄公子一副肝肠,都在小姐。尔日这般行径,将痴死矣。明朝一过,再无机会。”云娥听了,不觉恨自心生,又成咏诗拨闷,拈毫濡纸,又是二绝。只见上面写云:

  

  今宵白月露层云,春色三分剩几分?

  盼到花朝春已暮,仍愁风雨不同群。

  有心待月盼朝云,触恨伤情已十分。

  惟是一园千里共,奈何咫尺恨离群。


  云娥咏二绝,尤自无聊,不能排遣。因想:“隔不见,咫尺天涯,韶光无几,转瞬将归。明日花朝,殊难耐赏,心情顿减旧时,坐久愈无聊赖。黄公子明日倘不去看花,或可从中取便。即二位夫人与绿筠小姐俱在,无步步限定之理。倘离左右,即有机缘。那时桃源有路,或能不负佳期,也未见得。”说毕,已是三更,云娥与爱月两人同声一叹,各自掩门睡去。

  且说黄生,是夜亦在楼头待月,痴想美人,不能放下。忽见司墨走到,因道:“公子明日邀同李相公并各友往云谷寺看收丹,着我与兄偕往。”黄公子道:“我不去,汝且同公子、李相公自去罢了。”司墨道:“见何寡情到此,独守书房,岂不闷死?”生道:“妆看亭中楼下,亦有名花可供玩赏矣。”又指着隔墙红螭阁道:“且无论自家花草色色可人,即是邻园万卉缤纷,耐观如许。我一人在家玩赏,倍觉适情起兴,吾弟不必多心。”说话未毕,又见公子进来。向生说道:“列位相公在外等我同到云谷寺看花,妆二人为何在此留连不去?”生知推脱不得了,只得检点书房,掩了楼门。

  正欲出门,只见隔墙红螭阁上面有人,乃是爱月同一小婢手提着凳子,放阁中椅上。便想道:“阁中一向无人来往,今朝爱月姐上来,必是云娥小姐来此春游。今日花朝,拟在上面玩景。”欲待留迟不去,无奈公子在旁等候多时。生不得已,长叹一声,竟将楼门掩了,便同公子往云谷寺而去。

  须臾,二位夫人果同着二小姐来到红螭阁下。郭夫人便向爱月问道:“汝方才移凳阁中,见隔园楼上有人与否?”爱月应道:“若是有人在内,树上莺鸣料不如许自得。”说毕,大家同坐亭中。绿荺道:“孩儿犹记儿时,常随先君日在此中玩赏,不料数年而来,世事变迁,少到此间,于今已久。今日叨陪年母来游,回首少时,依稀在目。但以先君去世,如此凄凉,细忆彼时,使人泪下。”云娥小姐听了,发叹一声道:“此事亦有同心。”亦不觉潜然。爱月见二位小姐在此生悲,便慰道:“看花乐事,何故悲伤起来?奴家劝一言,若非夫人与小姐逃难来此相依,安得与夫人、小姐聚首一堂?焉有今日看花饮酒?人生恒乐耳,人间世事大抵如斯。眼前景色,且以自娱。放下瞏日欢肠,向目前取乐可也。”爱月所言,真个字字刺心。二位小姐乃拭泪看花。

  须臾,排上酒席,四人依次坐下,爱月乃末座执壶,各说闲话。云娥小姐只是低头不答,侧目倾耳,都在隔墙。奈上面竟日寂然,畜了一腔长恨。大家不晓其意,只有爱月一一领会。

  直到午后,叶夫人对郭夫人道:“今日宜去看花,休得果坐饮酒,且到花间赏玩一番,不知尊意何如?”于是四人同向花间闲步。忽惊了一阵黄莺,二位夫人见了说道:“真乐趣也。”爱月拾了石片,要向隔墙掷去,叶夫人止之,又只得紧步相随,不敢再向墙头窥探。云娥小姐见了,心下益恼,只是无言。绿筠陪了半日,见他如许缄默不言,因问道:“姐姐为打今日寡言不笑,岂有所思?”云娥应道:“桃李本自无言,何必拘拘言笑。即有不言,何寡之有?”少刻,红日返照,鸟雀投林。郭夫人遂命仍归涌碧轩而去。

  方坐吃茶,爱月进前又道:“天色尚早,二位夫人在此安歇,待爱月同二位小姐再去一游。隔壁无人,料亦不妨一玩。”二夫人见爱月如此说,只道后生心性,原不可拘,也不阻他,只嘱爱月道:“汝同小姐闲游,若闻隔院有人,即促小姐回去。”二位夫人各去安歇了。

  二位小姐同爱月三人仍来坐在石上,又叙一回寒温。正是:

  

  周旋宛转多娇女,算是辛勤做老娘。



驻春园小史 校点说明 开宗明义 第01回 第02回 第03回 第04回 第05回 第06回 第07回 第08回 第09回 第10回 第11回 第12回 第13回 第14回 第15回 第16回 第17回 第18回 第19回 第20回 第21回 第22回 第23回 第24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