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词曰:

  

  有意盼春春不到,占魁却被梅先。无端错认把书传,凭空难起妒,结伴转生怜。心事一腔吞未吐,姑为赌谜猜拳。利锥逼紧刺中坚,何从安慧眼,跟脚被窥全。

                               右调《临江子》


  话说绿筠月下得生封函,将帕诗及小草已经细阅。内有一重密封,随将手轻轻拆开来,叠叠是些诗文。绿筠看去,不是哀挽之词,即是相思之句。因忖道:“此等篇章,与云姐何干也,封来求他赏鉴也?”寻思半晌,方知是云娥小姐曾经遇难,与他相识。不知周公子何与他如此绸缪,为他伤感。此字呈来,恐是欲明心迹。这等看来,周公子与云娥小姐情好又是有素,不是此地始相逢知矣。但云娥小姐远处嘉兴乡坞,周公子父母在堂,不曾远涉,何从缔好联交?真不可解。云娥小姐既是与周公子相识,奚待今日消息始通?定是我家严禁出入,即有封函欲达,爱月不得传来,故逗他作此番伎俩耳。因又怪道:“昨日赏花,爱月力劝移觞阁下,云娥小姐以多人不便,终日不放愁眉。欲知颠末,必须看他书里所言,方能明白。”绿筠小姐乃又把书细看,只见上面写云“忝在知心,同乡黄玠顿首百拜,致书于云卿小姐妆次”,绿筠既看了,吃然一惊,又想道:“这黄生岂不是黄酉山年伯的公子?我家母亲大人只因此生杳无踪迹,故此担误婚盟,至今未字,身同不系之舟。不想此生为甚到此,从未闻我家出入之辈谈及此人。但看书上所写“同乡”二字,却非此生而谁?”于是又把书逐一细看,只见上面写云:

  

  昔者芸窗读史,矢志鹏程,独寐中从不落深闺脂粉想。不谓丝桐寄兴,回首玉楼,于蕉碧桐阴之际,见鱼沉雁落之姿。并惠垂青,欣疑交集。双燕之诗,红罗之坠,毋亦恍惚有思。临风错落,非是则人无司马之才,安致一盼秋波,钟情尔尔耶?后欲再晤芳容,流水桃花,渺然天上。一纸书藏,萧娘肠断。纵酉风紧,北雁高,鏖战迫人,此时不复顾文章性命矣。犹赖肺腑友人,殷勤解疾,勉强就闱,已不堪于翰墨。况倍念佳人,何怪名落孙山、途穷阮籍?然终不以是介意也。幸也同心见谅,慰藉殊深。正欲修书以致候,又迫知己有省行之招。当日诚万难获已,以为虽暂相离,而归程不远。讵意影断仙迹,天涯间绝?早知若此,即痴死蕉林,不以一日缀卿而去也。尔时闻事奔旋,蹄魂吊影,扼腕捶心,血洒三升,诗成万字。所以存一线如丝者,欲访真知,然后死不憾耳。是以一叶轻舟,漂流江上。浅洲依泊,隔艇闻声。嫌疑之际,不敢动言。只打坐舟头,自思自喜。不谓缥渺神仙,犹在风尘流落。乃窃听舟人,潜询去往,知欲寄迹金陵吴翰府中也。时即尾棹相随,奔驰京邸,寻思至屡,无路可通。因易措大旧装,充为邻周小介。自秋迨春,凭楼怅望,只见掩重关,客孤千里,怜我者唯有镜中瘦影。知自相思,冷落到而今。幸际烟景催花,红梅有意,不惜一枝,为我诉春愁万种。使爱月梯高扳折,睇远拖情,乃知书生若也奴隶。曾思奴隶而实为阿谁也?爱书昔所见者窗稿、近所制者词诗,并前所贻者罗坠。卿试思之,是耶,非耶?可谓非当年意中事乎!唯祈花阴月夕,阭迹潜踪,赐晤娇颜,得伸片语。即漂泊江山,烟沉贱辱,虽死之日,犹生之年。如或弃爱略情,分萍断梗,以贻赠为偶尔,谓要盟之可忘,则必骨化魂消,形青血碧,天实为之,谓之何哉!存殁之情,言有尽而意还生,笔欲庸而词不缀。

  临书呜咽,和泪封缄。无曰此草草芜言,甘心弃置也。玠再拜。


  却说绿筠看毕道:“世间有此奇事奇人,天下有此风流奇士,何得怪我云娥姐姐一人,不自怪疾情乃尔也!但我为他守贞待字,彼在隔邻周家,如许行径,全然不知。细玩书中之意,殊不以我为怀。但云姐襟怀阔达,黄郎才志过人,他倘得聚首一堂,此身谅不落寞矣。如今莫若遂将此事漫漫提起。明日先将别事探彼实心,然后说明心事,谅云姐自有两全之法也。”主意已定,夜将半矣。欲睡不能,只得拈纸舒毫,咏诗一首,以应云娥之约。诗成,吹灯睡去。

  到次早起来,梳洗已毕,便向涌碧轩缓步行来。忽见云娥与爱月在那帘前看双燕翩跹,随风上下,绿筠乃潜往二人背后行来。云娥与爱月不知。云娥因指飞燕向爱月道:“只为飞燕一诗,不识孽债何时可了,徒令人对景兴怀,伤春寄恨。人间世事,如许变迁,实非所料。”爱月未答。绿筠立在后背,便抚云娥背道:“同心有梦,比翼可期,何恨之有?”云娥听了,吃了一惊,无言以对。良久,乃应绿筠道:“愚姐失迎有罪。”绿筠笑道:“小妹不应唐突,亦为有罪。”爱月在旁便道:“论云姐,该罚失迎不可之罪,论筠姐,该议潜入重闱之罪,一也。”绿筠笑道:“与私递军机之罪,又当有别。”云娥听了,只得勉强笑道:“昨夜分韵佳章,可曾赐教与否?”绿筠不便絮叨,因向袖中取出一笺来,因道:“昨宵原亦无暇敲诗,只恐爽约,乃潦草成篇,不成分韵。”云娥接来一看,只见上面写云:

  

  冷落春光寂如水,红妆深锁绿杨里。

  十载纷华转瞬间,朱帘歌舞声犹迩。

  开我今朝涌碧轩,惟见红花杂香芷。

  花开花落自年年,花中生长十四纪。

  朱英片片雨敲残,伤心女子泪如此。

  细腰无力倚画栏,软弱东风扶不起。

  为忆移芳上苑中,玉蕊琼枝称两美。

  梦寐天涯总不知,眉尖幽韵效颦始。

  春也何时拂神归,收拾愁来寄行李。

  回首媚杀看花人,独盼倚风思尔尔。

  暗拭泪痕心恨谁,畏听娇莺声入耳。

  林营虽巧学新声,双燕双飞更可喜。

  几时飞傍旧楼前,还置旧巢忘睇视。

  漫基竹叶怨无容,醉眼桃花居名士。

  良辰佳话动千秋,妹妹何能让阿姊!


  云娥把诗看毕,反复细玩,知他诗里机锋,言中有刺,句里用讥,恐有圭角被摸着,只得对绿筠道:“妹妹昨宵佳作,依姐姐看来,比往时更进矣。”绿筠道:“近以亲炙香奁,自当仿佛,姐姐过褒,休要取笑。姐姐佳篇已就,即取来赐教何如?”云娥道:“昨宵不觉睡去,今日愚姐岂容无诗相酬?但吾妹佳作曲高和寡,今以塞责,只得步韵呈政。”云娥乃执笔沉吟,遂直书下去,良久乃完。绿筠拉来一看,见上写道:

  

  断桥家隔西江水,消瘦春光明镜里。

  天浮斗草竟红妆,陌上歌声无远迩。

  歌中字里学新莺,彩衣不惜薰兰芷。

  飞来飞去作娇姿,云口初整二八纪。

  何处游子不可怜?千古丽华少有此。

  谁怜作客易伤心?水簟沉眠早慵起。

  满径胭脂雨自残,半春花鸟人自美。

  芙蓉损尽旧时颜,闲愁万种以今始。

  啼尽黄鹂妒杀人,门掩重关深桃李。

  忆昔客楼细雨天,诗事消长春日尔。

  琴中韵谱黄花吟,一弹再弹声在耳。

  故园春色度江南,吟花句落翻悲喜。

  强醉帘前琥珀环,帘卷重头凝睇视。

  诗情妍媚属佳人,才色闺中深学士。

  日日邀人笔墨忙,那知流落伤春姊。


  绿筠看毕,因叹道:“阿姊和韵,已驾前鱼,非有大福分儿郎,安能消受!”说毕,回头见一朵黄长春,乃指与云娥道:“此来却为何来,偏开向姐姐起来?”爱月在旁应道:“昨晚又到园中,随手折来。”云娥道:“虽是黄花,亦觉可爱。”绿筠又道:“黄花自然可爱,但爱黄花者不特姐姐也。”说毕,竟将黄长春一枝拈去。又对云娥道:“此花分小妹一玩何如?”云娥不觉,爱月便道:“绿筠小姐何夺人所好?”绿筠道:“本是愚妹妹物,借玩何妨!且闻前年叶舅爷楼下,此黄花已为你姐姐饱玩,今即愚妹一赏,何须月妹吃醋?”云娥听了道:“姐妹同心,何分尔我?”绿筠道:“非妹遽分尔我,只为倘不说明,亦不知此中谁主。”二人坐了半晌,却言言着刺,恼得云、月踏烟促雾,直至午后方别,不题。正是:

  

  五言包得三更早,四句埋将九里山。



驻春园小史 校点说明 开宗明义 第01回 第02回 第03回 第04回 第05回 第06回 第07回 第08回 第09回 第10回 第11回 第12回 第13回 第14回 第15回 第16回 第17回 第18回 第19回 第20回 第21回 第22回 第23回 第24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