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简介

  学名:Eupatorium Adenophorum Spreng

  科名:Compositae

  英文名:Crofton Weed

  目前已被列入我国首批外来入侵物种,排在第一位。

  药 材:名紫茎泽兰

  拉 丁 名:Eupatorium adenophorum Spreng.(原植物紫茎泽兰)

  别名:解放草,马鹿草,破坏草,黑头草,大泽兰,飞机草

  名称考证:马鹿草、破坏草( 《云南种子植物名录》 )

  科目来源:双子叶植物药菊科植物

  药用部位:紫茎泽兰的全草。

  性味归经:辛、苦,凉。入膀胱、肝、肾三经。

  功效分类:活血化瘀药,活血调经药

  功效主治:疏风解表,调经活血,解毒消肿。治风热感冒,温病初起之发热,月经不调,闭经、崩漏,无名肿毒,热毒疮疡,风疹瘙痒。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6一15克。外用:鲜品捣敷患处。

  资源分布:原产于墨西哥。解放后由缅甸传入中国,已大量逸生于云南西南部。

  古籍考证:始载于《云南药用植物名录》。

  参考出处:《云南药用植物名录》

起源和分布

  紫茎泽兰(Eupatorium adenophorum Spreng),英文名crofton weed、pamakani,
紫茎泽兰
中文别名破坏草、解放草、败马草、黑颈草等。菊科(Compositae)泽兰属(Eupatorium)多年生草本或半灌木。

  原产于中、南美洲的墨西哥至哥斯达黎加一带,1865年起始作为观赏植物引进到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地栽培,现已广泛分布于全世界的热带、亚热带地区。

  主要分布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西班牙、印度、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泰国、缅甸、越南、中国、尼泊尔、巴基斯坦以及太平洋岛屿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紫茎泽兰约于20世纪40年代由缅甸传入中国与其接壤的云南省临沧地区最南部的沧源、耿马等县,后迅速蔓延,经半个多世纪的传播扩散,现已在西南地区的云南、贵州、四川、广西、重庆、湖北、西藏等省区广泛分布和危害,并仍以每年大约60km的速度,随西南风向东和向北扩散。其中云南省有93个县(市)分布,面积达250多万公顷。

特征特性

  茎紫色、被腺状短柔毛。叶对生、卵状三角形,边缘具粗锯齿。头状花序,直径可达6毫米,排成伞房状,总苞片三四层,小花白色。株高1米~2.5米。有性或无性繁殖。每株可年产瘦果1万粒左右,藉冠毛随风传播。根状茎发达,可依靠强大的根状茎快速扩展蔓延。适应能力极强,干旱、瘠薄的荒坡隙地,甚至石缝和楼顶上都能生长。

综合利用

  1、作为能源资源:可以制造成沼气、碳棒,或粉碎后作为燃料。
紫茎泽兰
2、作为饲料资源:紫茎泽兰经过复合菌种处理,好氧发酵后,能显著降解其有毒物质,作为饲料原料配成饲料喂猪。

  3、作为纤维板:以紫茎泽兰为原料,生产刨花板,有利于生态及环境的保护。

  4、制作染料、香精和木糖醇:用紫茎泽兰染黄色布料,染出来的颜色鲜艳明亮、不易褪色,而且紫茎泽兰有一种特殊的气味,用它染出的布料有特别的驱除蚊虫功效;紫茎泽兰的香气能够成为制造香精的香料源;紫茎泽兰经过几种酵母发酵后,可生产木糖醇。

  5、制作杀虫剂:紫茎泽兰提取液对天敌无害,可作为杀虫剂、杀菌剂、植物生长调节剂等。

  6、培养食用菌:利用紫茎泽兰作为食用菌培养料,可栽培出平菇、凤尾菇、金针菇、木耳、猴头等七种食用菌。

危害性

  1、破坏畜牧业生产

  紫茎泽兰对畜牧生产的危害,表现为侵占草地,造成牧草严重减产。天然草地被紫茎泽兰入侵3年就失去了放牧利用价值,常造成家畜误食中毒死亡。紫茎泽兰对马属动物的毒性(种子和花粉可引起哮喘;种子被吸入气管和肺可引起组织坏死和死亡)和牛的拒食性已被肯定。目前,凉山州紫茎泽兰危害面积已达26万公顷以上,每年牧草减产5亿公斤以上,家畜死亡3000头以上,经济损失2100多万元。紫茎泽兰入侵农

  
天然草场被紫茎泽兰入侵
田、林地、牧场后,与农作物、牧草和林木争夺肥、水、阳光和空间,并分泌克生性物质、抑制周围其他植物的生长,对农作物和经济植物产量、草地维护、森林更新有极大影响,是农林生产的大敌。紫茎泽兰对土壤养分的吸收性强,能极大地损耗土壤肥力。另外,紫茎泽兰对土壤可耕性的破坏也较为严重。

  2、破坏农业生产

  紫茎泽兰生活力强,适应性广,化感作用强烈,易成为群落中的优势种,甚至发展为单一优势群落。紫茎泽兰叶、根的水提液可抑制多种粮食作物及蔬菜种子的萌发及幼苗生长。紫茎泽兰对土壤养分的吸收性强,能极大耗损土壤肥力,对土壤可耕性的破坏也较严重。紫茎泽兰对畜牧生产的危害,一方面表现为侵占草地,造成牧草严重减产(天然草地被入侵3年后就失去了放牧利用价值);另一方面,紫茎泽兰对马属动物具毒性(牛拒食),常造成牲畜误食中毒死亡;此外,紫茎泽兰具有带纤毛的种子和花粉,可引起马属动物的哮喘病,尤其是具钗的纤毛种子被马属动物吸入后可直接钻入气管和肺部,引起组织坏死和死亡。紫茎泽兰的抗逆性极强,对土壤的选择性不大,即使在干旱脊薄的荒地、隙地、墙头、石缝里也能生长。已分布有紫茎泽兰的国家和地区都曾报道该草侵入农田、草地、草原、路边、

  3、破坏本地植被群落结构、影响园林、旅游业景观

  紫茎泽兰的生命力、竞争力及生态可塑性极强,能迅速压倒其它一年生植物。它的植株能释放多种化感物质,排挤其他植物生长,常常大片发生,形成单优种群,破坏生物多样性,破坏园林景观,影响林业生产。紫茎泽兰对林业的危害是侵占宜林荒山、影响造林、林木生长和采伐迹地的天然更新;侵入经济林地,影响茶、桑、果的生长,管理强度成倍增加,耗费大量的人力与经费,且严重威胁了经济作物的发展。

  4、危害人类健康

  紫茎泽兰植株内含有芳香和辛辣化学物质和一些尚不清楚的有毒物质,其花粉能引起人类过敏性疾病 。

防除措施

人工拔除

  在秋冬季节,人工挖除紫茎泽兰全株,集中晒干烧毁。此方法适用于经济价值高的农田、果园和草原草地。在人工拔除时注意防止土壤松动,以免引起水土流失。
紫茎泽兰

生物防除

  (1)植物的替代控制:利用柠檬桉、皇竹草等作为替代植物来抑制紫茎泽兰的生长。

  (2)生物防除:利用泽兰实蝇、旋皮天牛和某些真菌有效控制紫茎泽兰的生长。泽兰实蝇属双翅目,实蝇科,具有专一寄生紫茎泽兰的特性,卵产在紫茎泽兰生长点上,孵化后即蛀入幼嫩部分取食,幼虫长大后形成虫瘿,阻碍紫茎泽兰的生长繁殖,削弱大面积传播危害;旋皮天牛在紫茎泽兰根颈部钻孔取食,造成机械损伤而致全株死亡;泽兰尾孢菌、飞机草链格孢菌、飞机草绒孢菌、叶斑真菌等可以引起紫茎泽兰叶斑病,造成叶子被侵染,失绿,生长受阻。

化学防治

  在农田作物种植前,每亩用41%草甘膦异丙胺盐水剂360-400克,兑水40-60公斤,均匀喷雾;松林每亩用70%嘧磺隆可溶性粉剂15-30克,兑水40-60公斤,均匀喷雾;荒坡、公路沿线等,每亩用24%毒莠定水剂200-350克,兑水40-60公斤,均匀喷雾;草地、果园中的紫茎泽兰用草甘膦进行防治,慎用甲嘧磺隆。化学防治时,选择晴朗天气,注意雾滴不要漂移到作物上,同时在施药区插上警示牌,避免造成人、畜中毒或其他意外。

控制方法

  ①生物防治。泽兰实蝇对植株生长有明显的抑制作用,野外寄生率可
植株茎呈紫色,散发淡淡的腥味
达50%以上。②替代控制。用臂形草、红三叶草、狗牙根等植物进行替代控制有一定成效。③化学防治。2,4-D、草甘膦、敌草快、麦草畏等10多种除草剂对紫茎泽兰地上部分有一定的控制作用,但对其根部防治效果较差。

  紫茎泽兰系菊科、泽兰属,多年生草本,下部茎老化变硬,呈半灌木,高0.8-1.2m,最高可达2.5m,茎暗紫褐色,被灰色锈毛,叶对生,叶片棱形,头状花序,瘦果五棱形,具冠毛。每年2-3月开花,4-5月种子成熟,种子很小,有刺毛,可随风飘散,种子产量巨大,每株年产种子1万粒左右。

  紫茎泽兰原产于美洲的墨西哥至哥斯达黎加一带,大约20世纪40年代紫茎泽兰由中缅边境传入云南南部,至目前为止,云南80%面积的土地都有紫茎泽兰分布。西南地区的云南、贵州、四川、广西、西藏等地都有分布,大约以每年10-30公里的速度向北和向东扩散。

药用价值

  紫茎泽兰可以用于以下常见疾患的治理,并有较好的疗效,现收集整理如下:

  1. 对蚊虫叮咬引起的搔痒、肿块,香港脚、稻田性皮炎、疮疖,取紫茎泽兰鲜叶适量揉出汁液涂抹患处,可起到消肿止痒之功效。

  2. 不明缘由皮肤寻麻疹,取紫茎泽兰鲜茎叶500g,煎水清洗患处,一般2~4天可痊愈。

  3. 消炎止血。对于一般简单外伤性创伤出血,取紫茎泽兰鲜叶适量揉绒敷于创口,用布固定,每天更换一次,可起到消炎止血之功效。

  其他作用

  1.染料,是一种天然的染料,经过高温熬煮,可以染成黄色,在民族扎染上被用到,并且,可以起到驱蚊消炎的作用。

交换特性

  紫茎泽兰是一种外来入侵有害植物,从CO2交换特性角度研究其入侵特性的报道较少。对其生殖器官(花和果)和营养器官(茎杆和根系和不同生长条件下的叶片)气体交换特性进行了测定,并与8种本地种和已报到的世界主要草本和木本植物的光合速率、呼吸速率进行了对比。在结果中观察到,不同叶片的净光合能力和呼吸速率差异较大,同一茎杆不同叶片、不同年龄株丛和同一株丛不同年龄分株上叶片、不同生境内嫩叶、成叶和老叶、不同长度节间上生长叶片以及基生叶和顶生叶光合能力都受到气孔限制和非气孔限制(羧化能力)的影响,但不同叶片所受的限制程度不同。
拉锯战,本地土生植物和紫茎泽兰缠斗
综合来看,最大叶片净光合速率为17.6μmol·m-2s-1,分布最集中的区域为11~15μmol·m-2s-1,占所有观测值的50%,而叶片暗呼吸速率70%以上的观测结果在1~3μmol·m-2s-1之间,分布最集中的区域在1.5~2.0μmol·m-2s-1,占所有测定值的40%。生殖器官具有较高的代谢机能,其中幼嫩花蕾的呼吸速率高达37μmol·kg-1DWs-1,其呼吸速率平均比茎杆和根系高出4倍。而且,花蕾、成花和幼果都具有较高的光合能力(毛光合速率分别约为40,16μmol·kg-1DWs-1和11μmol·kg-1DWs-1,是对应呼吸速率的110%,68%和74%)。

  对照同一时期(早春:旱季生殖生长季)的叶片光合能力仅为营养生长季节(夏季)的1/3,生殖器官这种光合作用是对叶片光合能力不足的一种补充。茎杆和根系呼吸速率与直径的关系相似,即直径越小,呼吸速率越高。直径小于0.5mm的根系和茎杆的呼吸速率都在11μmol·kg-1DWs-1以上。与其他植物比较,在温度和根系大小相当的情况下,紫茎泽兰与其它根系呼吸比较并没有明显区别。与已报道的草本植物和木本植物光合呼吸范围来看,紫茎泽兰叶片光合速率介于草本植物系统的中等偏下,位于木本植物系统的中等偏上,而其呼吸速率和草本植物相当但明显高于木本植物。

  与本地其他伴生植物比较,紫茎泽兰光合能力与本地常绿阔叶树种、落叶阔叶树种相当,而明显高于常绿针叶树种,但与同一时期的草本植物光合能力相当甚至偏低。其呼吸速率与本地草本和木本植物相差不明显。因此,不同生境下和不同生长状态的紫茎泽兰的光合和呼吸速率都具有较强的可塑性,这种可塑性可能有利于其定居不同的生境,即在适宜生境保持最高的光合能力和呼吸代谢水平,利于快速入侵,而在胁迫生境下以避免消亡为主,待机爆发。但是,仅通过比较紫茎泽兰与其它植物的叶片光合速率和呼吸速率不容易判断这一植物的强入侵能力。

新闻背景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自从中国西南地区遭遇历史罕见旱灾以来,高温干旱、降水稀少,使一些主要林业有害生物繁殖和危害时间明显提前,有大面积暴发成灾的潜在危险,形势日趋严峻。

  在特旱区贵州省黔西南州,一种危害极大的外来恶性杂草紫茎泽兰,又名“破坏草”正在疯狂生长。紫茎泽兰和农作物争水、争地、争阳光,并且对牲畜、水利设施造成严重危害,当地大面积农作物枯死。

  在黔西南州 兴仁县鲤鱼村,一片种着小麦的庄稼地里,小麦已经在太阳的“烧烤”下变得焦黄,麦芒用手一撮就碎了。每隔几棵小麦,就夹杂着几株半人高的植物,手指粗的杆颜色发紫,上面开着好多白色的小花,这就是紫茎泽兰,当地人叫它“臭草”。

  鲤鱼村村支书王昌静也在自家的小白菜地里除臭草,他说,天气旱成这个样子,恨不得什么都旱死了,可紫茎泽兰却没事儿,有的地上部分干枯了,可根部却又发出了几十个绿芽,这样1株死了,又长出了几十株,在黔西南州采访的四天时间,无论什么时候,记者从车窗里往外看去,山坡上、水沟边、树林里、墙头上,甚至是干裂的水库里,都会看到大片大片的紫茎泽兰。黔西南州副州长陈文发说,现在紫茎泽兰的蔓延已经到了可怕的程度,已经占特旱区黔西南州土地面积的三分之一,但是,他强调荒山荒坡比较多。同时他也强调,紫茎泽兰对耕地农田在逐步的侵占,每年都把地逐步蚕食掉,凡是裸露的地方它都要侵占。

  陈文发说,紫茎泽兰侵占农作物空间,并不是它唯一的危害,在旱情影响下,大量的草枯死,紫茎泽兰又长的到处都是,牲畜没有草吃,经常会误食紫茎泽兰,甚至会造成酸中毒死亡。目前已被列入我国首批外来入侵物种,排在第一位。

  现在旱情仍在持续,黔西南州已经237天没有下雨了,因为连人工降雨的云层条件都不具备。黔西南州副州长陈文发说,现在紫茎泽兰在干旱的水渠中疯长,一旦有了降雨,会对水渠的畅通甚至是下一步的防洪带来很大挑战。

农业部将展开绞杀行动

  [1]四川省草原工作总站试验了用特定农药杀灭成片紫茎泽兰后,再人工种植优质牧草。1~3年,可以改善当地生态。但一亩地要投入200元,所需投入资金非常庞大。

  日前农业部启动了2010年度紫茎泽兰综合防治行动。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组织了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恶性外来入侵植物紫茎泽兰防控及利用技术研究与示范”,项目组成员赴西南地区进行调研。

  据了解,农业部将在贵州、云南、四川、广西、重庆等紫茎泽兰危害严重的省(市、区),联合开展紫茎泽兰灭毒除害行动,组织当地农业部门推广应用综合防治技术,建立紫茎泽兰综合防治示范区,在交通干道和河流等传播通道的潜在发生区域建立阻截带,防止紫茎泽兰进一步扩散蔓延。

目前现状

  2010年贵州省发生特大旱情后,当地牧草、植被大多枯死,紫茎泽兰成为草场、植被中的优势种群,羊误食紫茎泽兰中毒现象普遍,严重影响了当地农牧业生产。6月8日至9日,农业部在贵州省晴隆县开展了紫茎泽兰综合防治行动,加强宣传,科学应对,广泛发动,群防群治,力争重点区域紫茎泽兰灭除率达到80%以上,确保紫茎泽兰扩散蔓延得到有效遏制。

  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强调,近年来,入侵中国的外来有害生物的种类增多,频率加快,范围扩大,危害加剧,对于局部地区的生物多样性和环境生态、人畜健康和农业生产都产生了不利的影响。防控紫茎泽兰这样的有害外来生物,一要控制源头,切断传播的链条,通过建立生物防护阻截带来阻止扩散和蔓延;二要防治结合,以防为主,通过建立监测网络,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治理;三要标本兼治,多管齐下,针对农田、草地、荒山、荒坡等不同情况,因地制宜地采取人工铲除、化学灭除和生物替代等多种措施;四要综合利用,以用促控,利用紫茎泽兰来生产燃料和饲料,做到化害为利,变废为宝。

  据介绍,原产于中、南美洲的紫茎泽兰现已在中国贵州、云南、四川、广西等地扩散蔓延,发生面积达到1400多万公顷,造成了当地原有植物衰退和消失,并对当地的农牧业生产造成了危害。为有效防控紫茎泽兰的扩散和蔓延,农业部下一步还将在贵州、云南、四川、广西、重庆等紫茎泽兰危害严重的省市,联合开展紫茎泽兰灭毒除害行动,组织当地农业部门推广应用成熟的综合防治技术,建立紫茎泽兰综合防治示范区,尽快使草场、农田周边的紫茎泽兰入侵得到有效控制;在交通干道和河流等传播通道的潜在发生区域建立紫茎泽兰阻截带,防止紫茎泽兰进一步扩散蔓延;开展外来入侵生物综合利用技术研究与示范,特别是在云南、贵州、四川等紫茎泽兰分布集中区域,尽快建立以紫茎泽兰为原料生产饲料、燃料的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变废为宝,化害为利。

  据了解,近年来,农业部积极组织各地农业部门开展紫茎泽兰集中灭除行动,开展综合防治技术研究,建立综合防治示范区,探索化害为利、变废为宝的新途径。同时,安排公益性行业科技专项资金2100万元,组织科研单位进行科技攻关,筛选了专门针对紫茎泽兰的高效、低毒和选择性强的除草剂,开发出了超低量喷雾油剂和器械,并筛选出了替代生物品种。在综合利用方面,已在云南省昆明市建成了年产1000吨紫茎泽兰草粉饲料生产线,在四川省西昌市建成了年产2万吨的现代化紫茎泽兰草粉饲料生产线。[2]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