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江苏曲种。发源和流行于苏州地区,用苏州方言说唱,是江苏、浙江、上海一带有影响的重要曲种。自明代末叶以来,弹词在苏州地区经过长期的衍变和发展,在民间流行日益广泛。到清代乾隆年间出现了名家王周士,嘉庆、道光以来又先后出现过陈遇乾、毛菖佩、俞秀山、陆瑞廷和马如飞、赵湘舟、王石泉等名家,逐步积累了众多的书目,说表、弹唱艺术都有所丰富发展,产生了多种风格流派。清代末叶流入上海,有了更大的发展。20世纪30年代,随着广播事业的兴起和普及,弹词艺术进入鼎盛时期。原先弹词以男艺人为主,后来也逐渐出现不少女艺人。

  苏州弹词在其形成、发展的过程中,博采各种艺术之长,奠定了深厚的艺术基础,形成了说、噱、弹、唱等丰富的艺术手段。其说表融合叙事与代言为一体,分为官白、私白、咕白、表白、衬白、托白等,既可表现人物的思想活动、内心独白和互相对话,又可以说书人的口吻进行叙述、解释和评议。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弹唱以三弦、琵琶为主要乐器,自弹自唱,又互相伴奏、烘托。还借鉴昆曲、京剧的表演手法,结合听觉艺术的特点,即“说法中现身”的手法,运用嗓音变化和形体动作、面部表情等来创造各种角色。再加上时常穿插轻松诙谐的噱头,使苏州弹词成为一种高度发展跄综合性说唱艺术。它具备理、味、趣、细、奇等艺术特色。理,指情节的合情合理,深刻真切;味,指曲折含蓄,回味无究;趣,指形容绝倒,妙趣横生;细,指细节生动,刻画入微;奇,指结构奇巧,引人入胜。

  苏州弹词以说表为主,吸收、提炼丰富生动的群众语言,注重用词、用语的精确生动,同时,讲究语音、语气、语调的变化运用,结合不同的书目,形成不同流派的说功。一般分为“活(滑)口”、“方口”、“火功”、“阴功”、“慢口”、“快口”等几大类,各具特色,各有特长。除说表之外,兼重弹唱。弹词唱篇一般为七字句式,有时酌加衬字、垫字,但讲究平仄格律,按苏州语音押韵。唱篇从属于说表,也有叙事、代言之分,或用于叙述书情,或用于抒发人物感情。弹词所唱原为一种吟诵的曲调,根据语言的声调、语气来行腔,以明白易懂、清晰流畅、声情并茂、讲究韵味为其特点。又因演唱者和所说书目的差异,产生不同的风格,形成了多种唱腔流派。现代比较流行的有沈(俭安)薛(筱卿)调、徐(云志)调、蒋(月泉)调、祁(莲芳)调、张(鉴庭)调、杨(振雄)调、(朱雪)琴调、(徐)丽(仙)调、候(莉君)调、尤(惠秋)调等,不下10余种。

  苏州弹词的演出形式分为单档(一人),双档(二人),乃至三档(三人)等数种。一般书目,每天一回说45分钟到 100分钟,可以连续说两、三个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为了适应不能每天连续听书的听众,创造了在一个晚上可以说完的中篇(约两个半到三小时)、短篇和分回(约45分钟)等形式。但长篇仍是弹词的主要演出形式。

  苏州弹词的长篇书目有《三笑》《描金凤》《白蛇传》《玉蜻蜓》《珍珠塔》等50余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艺人根据戏曲、小说等改编过一批新的历史题材书目,如《秦香莲》、《王十朋》、《梁祝》、《四进士》、《林则徐》、《双按院》等。同时,选择传统书目的精彩部分进行整理加工,成为相对独立的中篇、分回等形式,如《老地保》、《厅堂夺子》、《玄都求雨》、《花厅评理》、《怒碰粮船》、《庵堂认母》等。在编演反映现代生活的书目方面,也取得不少成果,长篇大都根据戏剧、电影、小说等改编,经过多年积累,计有《青春之歌》、《苦菜花》、《红色的种子》、《江南红》、《夺印》、《李双双》、《战地之花》等约40部。新创作的中、短篇有《一定要把淮河修好》、《海上英雄》、《芦苇青青》、《白衣血冤》、《多多》、《新琵琶行》等。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