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蒙哥马利的早年

  1887年
4c45fe1191de1.jpg
11月17日出生于伦敦肯宁敦区圣马克教区的一牧师家庭。1901年14岁时才正式上学,文化成绩低劣,但体育成绩极棒。1907年考入了桑德赫斯特英国皇家军官学校。1908年12月任英国驻印度的皇家沃里克郡团少尉排长。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负重伤。大战结束时任师司令部中校参谋。1920年1月进入坎伯利参谋学院深造。1926年1月调回参谋学院任教官。1930年陆军部选派他担任步兵教令的重编工作。1934年任奎达参谋学院的首席教官。1937年调任第9步兵旅旅长。1938年12月任驻巴勒斯坦第8师师长,参与镇压巴勒斯坦人的武装暴动,被晋升为少将。1939年8月,回国接任以“钢铁师”著称的英国远征军第3师师长。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蒙哥马利率远征军第3师横渡英吉利海峡,参加了在法国和比利时的战斗,1940年5月德军闪击西欧时,被迫随英远征军从敦刻尔克撤回英国。因在敦刻尔克大撤退(“发电机行动”)中表现优异,受到丘吉尔的高度重视。1941年先后任第5军、第12军军长。12月又奉命调任对德军入侵威胁最大的英格兰东南地区担任司令官,负责选拔,调整,培养各级指挥官,严格训练部队,提高英军军事素质。

大显身手的“沙漠跳鼠”

  1942年7月,在北非沙漠中的英国第8集团军,被“沙漠之狐隆美尔的德国非洲军团击败,退守埃及境内的阿莱曼地区。在英军濒临崩溃之际,1942年8月蒙哥马利正式接管英国第八集团军临危受命接任司令。同年10月至11月间蒙哥马利组织向德军发动了阿拉曼战役,一举击溃隆德国非洲军团,扭转了北非战局。随后又挥师乘胜追击,随后率领第八集团军与盟军配合于1943年5月在突尼斯全歼北非残敌。蒙哥马利由此声誉大振,被人们称之为捕捉“沙漠之狐”的猎手,誉名“沙漠跳鼠”。阿拉曼战役后,蒙哥马利受封为爵士,并因功被提升为陆军上将,同时被授予巴斯骑士勋章。

欧战胜利和战后生活

  1943年7月,蒙哥马利率英军在西西里登陆。9月至12月,协同美军实施意大利战役,进军意大利半岛。1944年1月调任盟军第21集团军群司令,参与诺曼底登陆战役的计划制定工作,负责指挥盟军全部地面登陆部队。1944年6月率领第21集团军在诺曼底登陆,取得了诺曼底登陆战役的胜利。此后转战西北欧,参与指挥了阿纳姆战役(即“市场花园计划”)和阿登战役。1944年9月1日,蒙哥马利被晋升为元帅。1945年3月,他指挥第二十一集团军横渡菜茵河进入德国本土,之后便日夜兼程,向波罗的海进发。5月,驻荷兰德意志西北部和丹麦的150万德军向蒙哥马利投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任驻德英国占领军司令和盟国对德管制委员会英方代表。

  1946年至1948年任大英帝国总参谋长,受封阿拉曼子爵。1948年10月出任西欧联盟各国陆海空军总司令委员会常任主席。1949年4月,美国与西欧11国签订了北大西洋公约,12国共同结成防务联盟,就是著名的“北约”。1951年4月2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最高司令部成立,美国的艾森豪威尔将军任最高司令部司令,蒙哥马利任最高副司令。

  1958年,蒙哥马利结束了50年的军旅生涯而退休。他是英国历史上服役最久的将领。

  蒙哥马利始终是一位谨慎、彻底的战略家。他坚持在每次出击以前,在人力、物力上做好充分准备,虽然对于战争来讲,虽然延缓了进程,但却稳妥可靠,蒙哥马利治军严格,注重从实战出发训练部队;强调鼓舞部队士气,认为发挥人的积极性是取得胜利的重要因素;主张做好战前准备,制订周密的作战计划,尽量减少人员伤亡。蒙哥马利著有《蒙哥马利元帅回忆录》、《通向领导的道路》、《战争史》、《从阿拉曼到桑格罗河》、《从诺曼底到波罗的海》等书。

  1976年3月25日,一代名将伯纳德·劳·蒙哥马利病逝于在英格兰的伦敦汉普郡奥尔顿。 享年89岁。

蒙哥马利访问中国

  1960年5月,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受周总理、陈毅邀请来我国访问。在宴请蒙哥马利时,周总理、陈毅邀请杜聿明作陪,28日乘飞机离开上海前往广州。抵达广州后,转乘火车经深圳取道香港回国。

  1961年9月6日蒙哥马利再次访问中国,并参观了包头,延安,西安,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等地。参观了许多工厂,农村,和学校,游览了一些著名风景区,于9月20日返回北京,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于23日和24日两日在武汉两次接见了他。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蒙哥马利是非洲战区地中海战场的指挥官,杜聿明是中国战区中缅战场的指挥官,彼此闻名,互相倾慕。席间,蒙哥马利元帅问他:“你的百万大军到哪里去了。”杜指了指坐在对面的陈毅元帅说:“我都送给他了。”陈毅却摇摇头,笑道:“你没有这样大方,是我们一口一口吃掉的。”事后,杜聿明说:“这当然是说笑话,真正说来,陈毅那句话我只能同意一半,因为国民党军队有一半是败在自己手里的,这方面我有切肤之痛,在心里留下了难以忘却的印象,就象过去机械化部队的战车,留在泥泞道路上的车辙……”

蒙哥马利评点二十世纪风云人物

  英国元帅蒙哥马利是举世公认的一代名将,这位英国元帅曾发自内心地告诉世人:“古往今来,最伟大的战略家是毛泽东。”“毛泽东是中国两千年来战略战术的理论与实践的集大成者。”“毛泽东极少亲临前线,只呆在延安的窑洞内和西柏坡的平房里,用一封又一封电报指挥千里之外的部队作战,总是每战必克。韩战发生以后,他也是这样呆在中南海指挥着异国他乡的战争。我发现,每当那位不太听话的彭德怀遵照他的电令去排兵布阵、去穿插包围,盟军必吃大亏;每当彭德怀将他的电令扔在一旁,照自己的意图干,盟军最后就笑逐颜开。”“毛泽东麾下名将如云,天才云集,我奉劝自由世界千万不要跟他们打仗。” 

  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是英国最著名的元帅,他的反共意识很浓。但是,这个极端地反共人士却对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心悦诚服。他甚至把美国的二战名将巴顿比作萤火虫,把毛泽东比作太阳。 

  有关资料记载,从1946年开始,蒙哥马利曾用了十多年时间研究世界战史,特别是中国战史,他最后突破了意识形态束缚,说出了让西方世界震惊的话。

看待凯撒、亚历山大和巴顿

  蒙哥马利说:战争是智者的游戏。亚历山大也好,凯撒也好,只能算是撒蛮力的英雄,靠的是人海战术和官兵的癫狂取胜;他们生在那样一个历史圈,没有机会遇见真正的对手乃是他们的幸运,就像一句中国古话说的那样,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倘若他们当年推进到中国,与《孙子兵法》、《戚继光用兵方略》的后代较量一番,那才会知道什么叫战争。几年前,美军一个小小的中将,简直就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丑,一只可怜的萤火虫,胆敢把自己吹嘘成天才的军事家,有记者干脆说他是亚历山大,太可笑了嘛。大家当然都知道我说的是巴顿。即使巴顿果真是个天才,他也没能得到机会展示。二战时,盟军开辟第二战场是在苏军发动大反攻并一路奏凯以后,所以盟军并未受到有力阻击,打的是顺风顺水之战;德军投放到苏德战场的总兵力为八百万,用在西线(包括非洲战场)的兵力不足六十万。而巴顿中将“单独”对付的德军最多的那次只一万多。他算哪门子的天才?

看待斯大林

  有人曾经问过蒙哥马利,斯大林算不算军事天才? 

  蒙哥马利摇头说:“我看不出约瑟夫大叔(西方对斯大林的戏称)哪些地方表现了天才的技巧,基本上也只是靠那几百万绝对忠于他的苏军官兵以及庞大的坦克集群、炮弹、数以万计的飞机取胜,与亚历山大、凯撒的成功大同小异。 

  接着蒙帅做出结论:“古往今来,最伟大的战略家是毛泽东。中国人说他是太阳,我颇认同这个比喻。” 

  蒙哥马利还说:“毛泽东是中国两千年来战略战术的理论与实践的集大成者。无论是小范围周旋的四渡赤水,还是大兵团会战的三大战役,他都表现了超凡的智慧,说是鬼神莫测之机也不为过。更奇妙的是1938年以后,毛泽东极少亲临前线,只呆在延安的窑洞内和西柏坡的平房里,用一封又一封电报指挥千里之外的部队作战,总是每战必克。韩战发生以后,他也是这样呆在中南海指挥着异国他乡的战争。我发现,每当那位不太听话的彭德怀遵照他的电令去排兵布阵、去穿插包围,盟军必吃大亏;每当彭德怀将他的电令扔在一旁,照自己的意图干,盟军最后就笑逐颜开。” 

  令蒙哥马利惊叹不止的是毛泽东这位天才的军事家居然连最简单的枪支都看不明白,更不用说用于韩战的苏制武器了。而多管自行火箭炮“喀秋莎”,他就更看不明白了。 

  从1958年起,蒙哥马利曾多次来中国。他说目的只有两个:首先是看望他最崇拜的毛泽东,然后是考察毛泽东缔造的军队为什么服从性和主观能动性都那么优秀。在周恩来的安排下,蒙哥马利不仅与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交谈,还陆续访问了中国军队的诸多将帅。他回到英国后感慨地对记者说:“毛泽东麾下名将如云,天才云集,我奉劝自由世界千万不要跟他们打仗。”

蒙哥马利和毛泽东

  20世纪60年代初,蒙哥马利曾以私人名义两次访问中国,先后受到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蒙哥马利通过在中国的亲历亲闻,真正了解到中国的内外政策和社会现实生活。同时,也意识到中国在未来的世界舞台上必将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蒙哥马利与毛泽东的三次会谈,以及在谈话中毛泽东对世界形势的准确分析、判断,给他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毛泽东一语双关:你在同一个侵略者握手

  蒙哥马利,1887年11月17日出生于伦敦,受封子爵,英国陆军元帅,以干练和坚强著称。1944年6月6日指挥盟军进攻诺曼底并取得登陆作战的胜利。1951年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最高司令部副司令。1958年蒙哥马利退出现役,但他对国际局势十分关注。

  1959年6月,蒙哥马利访问苏联。他在同苏联领导人的会谈中意识到,未来世界和平的关键可能在于中国。于是,蒙哥马利在访苏回国后即产生了访问中国的念头。蒙哥马利向中国政府提出友好访问的请求后,毛泽东表示“非常欢迎他在适当的时候访问中国”。蒙哥马利来华前,认真研究了在西方世界能够找到的有关中国和毛泽东的资料。

  1960年5月27日,蒙哥马利在中国第一次见到了他最想见的毛泽东。两人一见面,毛泽东就微笑着伸出手同他相握,并说:“你知道你在同一个侵略者握手吗?”毛泽东幽默的开场白令蒙哥马利惊诧。他也十分清楚毛泽东此话中的含义。因为联合国曾通过一个谴责中国“侵略”朝鲜的决议,而蒙哥马利在两年前所写的回忆录中也有类似的观点。

  军人出身的蒙哥马利坐定之后,马上就向毛泽东提问说:新中国成立后,你碰到的主要问题是什么?你的主要担忧又是什么?毛泽东坦诚地告诉他:共产党缺乏处理当时所面临问题的经验。多年的战乱把中国搞得千疮百孔,必须要解决工业和农业问题,但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因此犯了许多错误。蒙哥马利又问:“请给我讲一讲对今天世界形势的看法?”毛泽东停顿片刻,从容地说:“国际形势很好,没有什么坏的,无非是全世界反苏反华。这是美国制造的,不坏。他们如果不反对我们,我们就同艾森豪威尔、杜勒斯一样了,所以照理应该反。他们这样做,是有间歇性的。去年一年反华,今年反苏。”听到这里,蒙哥马利不解地说:“这是很坏的。那是美国做的,不是英国。”毛泽东说:“主要是美国,它也策动在各国的走狗这样做。现在的局势我看不是热战破裂,也不是和平共处,而是第三种:冷战共处。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要有两个方面的准备。一个是继续冷战,另一个是把冷战转为和平共处。你做转化工作,我们欢迎。”蒙哥马利点点头说:“是的,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认为不能再在这种紧张局势中生活下去了。我们的孩子们是在冷战中长大的,这对孩子们是坏的。所以我们必须把这种情况转为和平共处。我不希望看到我的孩子长大以后,认为世界必须一直存在紧张。”

  毛泽东问蒙哥马利:“你是英国人,你到法国跑过,你去过两次苏联,现在又来到了中国。有没有这种可能,英、法、苏、中在某些重大国际问题上取得一致意见?”蒙哥马利立刻回答说:“是的,我想是可能的。但是,由于美国的领导,英、法会害怕这样做。”毛泽东吸了一口烟后,说道:“慢慢来。我们希望你们的国家强大一些,希望法国强大一些,希望你们的发言权大一些,那样事情就好办了,让美国、西德、日本有所约束。威胁你们和法国的是美国和西德,还有在远东的日本。威胁我们的也是这三个国家。我们不感到英国对中国是个威胁,也不认为法国对我们是个威胁。对我们的威胁主要来自美国和日本。”

  蒙哥马利问:“主席同意不同意我跟周恩来谈的关于美国应该遵守的那三条原则:第一,美国应该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第二,美国应该从台湾撤走;第三,台湾问题应该由中国和蒋介石谈判。”毛泽东回答说:“我知道,我也同意。我们不要美国用战争解决问题。同蒋介石就不同了,如果他不用武力,我们也不用武力。美国声明愿意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国际问题,而不使用武力或不以武力威胁。它这个话是否可靠还是个假定,还要等着看。可是蒋介石没有发表这样的声明,他反对同中国共产党谈判,而我们早就表示愿意同蒋介石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突然,蒙哥马利将话锋一转说:“我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想问一下主席,中国大概需要50年,一切事情就办得差不多了,人民生活会有大大的改善,教育问题和建房问题都解决了,到那时候,你看中国的前途将会怎样?”毛泽东十分肯定地说:“你的看法是,那时候我们会侵略,是不是?你怕我们会侵略。”蒙哥马利马上解释说:“不,至少我希望你们不会。我觉得,当一个国家强大起来以后,它应该很小心,不进行侵略。看看美国就知道了。”毛泽东说:“很对,也可以看一看英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就是英帝国。180年前的美国呢,只是英国的殖民地。”蒙哥马利略带疑问地说:“50年以后中国的命运怎么样?那时中国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了。”毛泽东语气坚定地说:“那不一定。50年以后,中国的命运还是960万平方公里。中国没有上帝,有个玉皇大帝。50年以后,玉皇大帝管的范围还是960万平方公里,如果我们占人家一寸土地,我们就是侵略者。实际上,我们是被侵略者,美国还占着我们的台湾。可是联合国却给我一个封号,叫我是‘侵略者’。你在同一个‘侵略者’说话,你知道不知道?在你对面坐着一个‘侵略者’,你怕不怕。”

  此时,蒙哥马利歉意地说:“革命前,你们曾遭受过我们的侵略。我们曾经是最坏的洋鬼子。”毛泽东回答说:“过去有过,现在那种仇恨没有了,只留了一点尾巴。你们的政府只要改善一点态度,我们就可以同你们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互派大使。你们同台湾没有正式外交关系,同意北京政府代表中国。现在,只剩下个别问题。在台湾你们还有领事,你们的政府比较亲台湾而对中国疏远。有很多蒋介石的人从台湾到伦敦,受到你们外交部的接待。此外,在西藏问题上,你们也同美国站在一起。西藏的一名叛乱分子到伦敦,受到你们外交部负责人的接见。”蒙哥马利马上回答说:“这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提到的关于英、法、苏、中这个问题是很有趣的。我同麦克米伦戴高乐很熟。戴高乐要我下个月到巴黎去同他会见,我将把这一点告诉他。戴高乐是一个很好的人。”毛泽东接过话题说:“我们对戴高乐有两方面的感觉:第一,他还不错;第二,他有缺点。说他还不错是因为他有勇气同美国闹独立。他不完全听美国的指挥,他不准美国在法国建立空军基地,他的陆军也由他指挥而不是由美国指挥。法国在地中海的舰队原来由美国指挥,现在他也把指挥权收回了。这几点我们都很欣赏。另一方面他的缺点也很大。他把法国的一半军队放在阿尔及利亚进行战争,使他的手脚被捆住了。”

  由于会谈气氛比较轻松,于是,蒙哥马利就直截了当地向毛泽东提出了一些十分敏感的问题。蒙哥马利提出:“在一定的年限内,中国将成为拥有超过10亿人口的巨大力量的强国,那时将会发生什么情况?新中国的最终目标究竟是什么?”毛泽东沉思一阵后回答说:“哦,你显然以为那时中国将向外国发动侵略吧?”蒙哥马利会意地说:“我并不愿这样设想。但历史的教训是,当一个国家强大后,便要攫取国外领土,这样的例子很多,包括我的国家。”毛泽东十分肯定地说:“下一代会出现怎样的情况,我们很难预料,但在我活着的时候,中国绝不会越出边界侵略别人,也不企图将共产主义思想强加于别的国家。中国深受外国的侵略和剥削,我们只要外国不要干涉中国的事情……”在这次谈话结束前,蒙哥马利很友善地对毛泽东说:很可惜,对西方人来说,中国是一个闭门的社会,这种社会,使西方人不能很好地了解中国,造成了许多曲解。并认为“闭门的社会”对中国对世界都不利。

  1960年6月12日,蒙哥马利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了《我同毛的会谈》一文,他在这篇文章中称赞了中国人民的干劲,要和平、不侵略,50年内大有可为。并说中国革命是正确的,不可避免的。中国军队给他印象“太深刻”了,有“充分的高素质的人员供应”,民兵组织遍及全国,因此,入侵中国,一定“要大倒其霉”。

  
蒙哥马利认为:在中国威望最高、能指挥所有人的人只有毛泽东

  1961年夏天,蒙哥马利再次向中国外交部提出访问中国的申请。 9月6日,蒙哥马利飞抵北京。

  9月7日,陈毅副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为蒙哥马利再次访华举行欢迎宴会。蒙哥马利在这次宴会的讲话中,特别提出了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三大基本原则”:第一,大家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第二,大家都承认有两个德国———东德和西德;第三,一切武装部队都撤退到他们自己的国土上去。他还强调说:“我说的中国是指政府设在北京的人民共和国,而不是从来没有资格代表中国的台湾那一套机构。”第二天,新华社就刊登了蒙哥马利的这段讲话。同一天,《人民日报》也全文刊载了这篇讲话。

  9月8日下午,周恩来熊向晖说,蒙哥马利的讲话很好,他很有政治头脑,提出的“三大基本原则”抓住了国际局势的关键。同时,周恩来还要求熊向晖以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的名义参加陪同,结合实地参观访问,并对蒙哥马利做些工作,帮助他从本质上认识中国的内外政策,进一步了解英国上层人物对国际局势的观点和对中国的看法。从9月9日开始,蒙哥马利对包头、太原、延安、西安、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进行了参观访问。在此之前,这些中国内陆城市不曾向西方政要开放过。

  在延安访问期间,蒙哥马利曾来到街上的小吃摊上,指着用棍子串起来的油饼问摊主:“这东西多少钱一个?”摊主通过翻译告诉他:“5分钱一个。”他拿起油饼仔细端详了好一阵子又问道:“这有多重?”摊主称了后,告诉他有3两多。过了一会,蒙哥马利说:“这价钱不贵。”从市场回来的路上,蒙哥马利途径一个公共浴室,他便问熊向晖说:“我可以进去吗?”熊向晖回答说:“男部可以,女部不行。”说完,蒙哥马利径直走进了男浴室。浴池里多是中青年人,也有几个少年,他们见到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走进浴室,并同自己打起招呼来,便有些害羞地躲开了。而蒙哥马利却沿着浴池走了一圈,仔细审视着浴室内每一个人的裸体。当他走出浴室后,即对陪同人员说:“来以前,有人说中国正在闹大饥荒,饿死了几十万人……中国每个城市都饿殍遍地。说中国闹大饥荒是没有理由的。这里人的肌肉很好,丝毫看不出饥荒的迹象。”

  蒙哥马利在访问过程中,特别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现象:所有被接受访问的人,一开口总会有一句非常普遍的口头禅———“毛主席说……”有一次,蒙哥马利在郑州宾馆里,忽然向服务员提出一个看似莫名其妙的问题,他说:“在当今中国的领导人当中,你最拥护谁?最听谁的指挥?”几名服务员不约而同地回答道:“毛主席!”蒙哥马利又问:“除了毛主席之外,你们还听谁的?”这几名服务员说:“刘少奇、周恩来。”蒙哥马利在天津杨村参观某步兵师的新兵打靶时,向战士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得到的回答同样是“毛主席!”由此,蒙哥马利认为:在这个国家里,威望最高、能指挥所有人的人只有毛泽东。

  9月20日傍晚,蒙哥马利乘访问专机从武汉回到北京。9月21日凌晨2时许,熊向晖向周恩来汇报了蒙哥马利到各地参观、访问的情况。最后,周恩来问:“你看,他脑子里对我们还有什么疑问?他还可能提什么战略性的问题?”熊向晖回答说:“他对毛主席十分钦佩,但似乎想探询毛主席的继承人是谁?他没有直接提出这个问题,我是从一些迹象揣测出来的。”周恩来问:“有哪些迹象?”熊向晖回答说:“蒙哥马利很愿同群众谈话,问这问那。在包头和太原,他总是在不同场合分别向工人、农民、学生或服务员提问:你最拥护谁,你最听谁的指挥?他好像是在做‘抽样调查’。而且说过,中国古代的帝王很聪明,在位的时候就确定了继承人,虽然有的不成功,但多数是成功的,这就可以保持稳定。他还说,以前英国常为争夺王位而打仗,后来,有了王位继承法也就平静了。也许是从中国学来的。现在许多国家的政治领袖不像中国古代帝王那样聪明,没有远见,没有足够的勇气和权威确定自己的继承人,这是不幸的。在郑州,他还对我说:斯大林是一位有权威的政治领袖,但缺少远见,生前没有明确指定自己的继承人,死后出现了“三驾马车”的混乱局势。贝利亚被杀掉,结果让只会用皮鞋敲桌子的赫鲁晓夫取得权力,他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熊向晖说完,周恩来又问,你说了些什么?熊向晖回答说:我什么也没说,也不好说,只是听,然后把话题岔开。周恩来沉思了一会,便让熊向晖回家休息了。

  毛泽东不拘一格,用英语问候蒙哥马利并赠《水调歌头·游泳》词

  1961年9月22日上午,周恩来办公室秘书浦寿昌打电话给熊向晖,他说:“毛主席决定明天在武昌会见蒙哥马利,总理要你和我马上坐专机去武昌,让你先向主席汇报蒙哥马利在中国访问的相关情况,我明天给主席当翻译。”当天下午,熊向晖和浦寿昌飞抵武昌。

  9月23日,熊向晖向毛泽东汇报了蒙哥马利在中国参观访问的情况,他说:“蒙哥马利对主席很钦佩,对中国很友好,但也对中国进行战略观察。”主席认真地听着汇报,有时也询问几句。毛泽东对熊向晖说:“你讲他是来搞战略观察的,我看他对我们的观察不敏锐。这也难怪,他是英国元帅,是子爵,不是共产党,对共产党的事情不那么清楚。共产党没有王位继承法,但也并非不如中国古代皇帝那样聪明。斯大林是立了继承人的,不过呢,他立得太晚了。蒙哥马利讲的也有点道理,斯大林生前没有公开宣布他的继承人是马林科夫,也没有写遗嘱。马林科夫是个秀才,水平不高。1953年斯大林呜呼哀哉,秀才顶不住,只好来个三驾马车。其实,不是三驾马车,而是三马驾车。三匹马驾一辆车,又没有人拉缰绳,不乱才怪。后来,赫鲁晓夫利用机会,阴谋篡权。此人的问题不在于用皮鞋敲桌子,他是两面派。斯大林活着的时候,歌功颂德,死了,不能讲话了,他作秘密报告,把斯大林说得很坏,帮助帝国主义掀起了12级台风,让全世界共产党摇摇欲坠。这股风也在中国吹,我们有防风林,顶住了。”

  接着,毛泽东又说:“这位元帅到底是外国人,他对我们的事情究竟有一些不了解,我们和苏联不同,比斯大林有远见。在延安我们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指接班人),1945年召开的七大就明朗了。当时延安是个穷山沟,洋人的鼻子闻不到。1956年开八大,那是大张旗鼓开的,请了民主党派,还请了那么多洋人参加。从头到尾,完全公开,毫无秘密。八大通过的新党章里就有一条,必要时中央委员会设名誉主席一人。为什么要有这一条?必要时谁当名誉主席呀?就是鄙人。鄙人当名誉主席,谁当主席呀?美国总统出缺,副总统当总统。我们的副主席有六个,排头的是谁呀?刘少奇。我们不叫第一副主席,他实际上就是第一副主席,主持一线工作。刘少奇不是马林科夫。前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改名换姓了,不再姓毛名泽东,换成姓刘名少奇,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出来的。以前两个主席都姓毛,现在一个姓毛,一个姓刘。过一段时间,两个主席都姓刘。要是马克思不请我,我就当那个名誉主席。”

  最后,毛泽东说:“谁是我的继承人?何需战略观察!这里头没有铁幕,没有竹幕,只隔一层纸,不是马粪纸,不是玻璃纸,是乡下糊窗子的那种薄薄的纸,一捅就破。我们没有搞‘抽样调查’,英国元帅搞了,一搞就发现了问题。中国一些群众也没有捅破这层纸。这位元帅讲了三个原则,又对中国友好,就让他来捅。捅破了有好处,让国内外上下都能看清楚。什么长生不老药!连秦始皇都找不到,没有那回事,根本不可能。这位元帅是好意,我要告诉他,我随时准备见马克思,没有我,中国照样前进,地球照样转。”

  9月23日中午,蒙哥马利在李达上将的陪同下,从北京乘专机抵达武汉。晚上6时半,蒙哥马利来到毛泽东下榻的东湖宾馆。毛泽东一边与蒙哥马利握手,一边用英语说:“Howare you !”听到毛泽东用英语向他问好,蒙哥马利倍感亲切。蒙哥马利与毛泽东共进晚餐。饭后,毛泽东就在居住的宾馆里约见了蒙哥马利。

  会谈一开始,蒙哥马利首先说:“我现在想跟主席谈谈关于三项原则的问题。这三项原则我以前都是单独提出的,这次我是把三项原则作为一揽子计划提了出来。多年来,我可以说是坐在头排位置上观察国际政治的。我认为西方把自己陷入了一个烂泥坑,而西方的政治领袖们又找不到摆脱这个泥坑的办法。我的结论是,在德国和中国问题上,西方完全缺乏常识。”毛泽东补充说:“不是整个西方,缺乏常识的只是美国。”蒙哥马利又问:“你对我一揽子提出的三项原则有什么看法?”毛泽东直言不讳地回答说:“一揽子提出更有力量,比分别提出更好,各国人民能更好地理解,反对的人会不少,欢迎的人更多。多次提出,一次、两次、三次、十次、二十次,总可以见效。”蒙哥马利信心十足地说:“我要动员世界舆论。离开中国后,我下星期就准备到加拿大去,16日准备在多伦多作一次电视广播演说。回伦敦后,再作一次电视广播演说。”毛泽东说:“那好。凡有机会就讲。”

  蒙哥马利笃定地说:“我有这样一个看法:当你要使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千万不要犯这样一个错误,就是一下子得罪许多人。我这次在中国提出了三项原则,已经得罪了一些人。我可以在西方推动这件事,但是,我不想在东方再起多大的作用。我在本国有很高的地位,如果我在共产党东方旅行太多了的话,那么英国人民就会说,这个家伙怎么搞的,这将损害我的地位。如果我想推动这件事情,我就必须维持我的地位。”毛泽东肯定地说:“你的地位不会动摇。你的基本思想是要和平。”蒙哥马利继续说:“我主张彼此不要干涉内政。西方国家一遇到问题,它们的做法就是把一个国家一分为二。朝鲜就是如此。还有老挝和印度支那。它们以为把一个国家一分为二,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觉得不然,我说大家都把军队撤走,让朝鲜人自己来决定他们要什么不要什么。这是唯一合乎情理的做法。”毛泽东说:“对。”

  毛泽东沉默片刻后,突然问蒙哥马利说:“元帅今年多大岁数?”蒙哥马利回答说:“74岁。”“哦,过了73岁了。”毛泽东若有所思地说。这时,蒙哥马利接过话题趁机说道:“主席先生,你的共和国成立了12年,从战争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新国家,显然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的人民需要你,你必须有健康的身体和充沛的精力来领导这个国家。”毛泽东点燃了一支香烟不慌不忙地说道:“中国有句俗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如果闯过了这两个年头,就可以活到一百岁。我们说的阎王,就是你们说的上帝,我只有一个五年计划,到时候,我就要去见我的上帝了,我的上帝是马克思。”毛泽东在这里说的两个数字,其实与中国古代两个圣人有关。孔子活了73岁,孟子活到84岁。

  蒙哥马利有点激动地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访问,我感到中国人民需要你,你不能离他们而去,你至少应该活到84岁。”毛泽东将手在空中挥了挥说:“不行,我有很多事情要跟马克思讨论,在这里再呆4年已经足够了。”蒙哥马利以幽默的口吻说道:“要是我知道马克思在哪里,我要告诉他,中国人民需要你,你不能到他那里去,我要同他谈谈这个问题!”听完此话,在座的人都笑了。会谈到晚上9时30分时,蒙哥马利拿出一盒英国“555”牌香烟,十分恭敬地说:“主席先生,送你一盒英国的香烟。”毛泽东说了一声谢谢,随即叫服务员拿来了一盒中国名茶送给蒙哥马利。蒙哥马利一边接过茶叶,一边意犹未尽地说:“今天谈话使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想主席一定很忙,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我能否明晚再来谈谈?”毛泽东说:“很抱歉,明晚我到别处去了。”随后,大家相互道别,谈话就此结束。

  9月24日凌晨5时左右,浦寿昌告诉蒙哥马利说,主席改变了计划,决定当天下午再同蒙哥马利会谈一次,并共进午餐。蒙哥马利听后,高兴地连声说道:“OK!OK!”

  这次蒙哥马利与毛泽东是从24日下午2时30分开始谈话的。两人一见面,蒙哥马利就迫不急待地问毛泽东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句话是不是你说的?如果是你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毛泽东慢悠悠地说:“是我的话,是在漫长的革命年代里说的,记不起说这话的确切时间了。”蒙哥马利认为,这句话有军人专政的味道,但毛泽东却直截了当地说,革命不能没有战斗,有战斗当然需要枪杆子。接着,蒙哥马利又说:“我认识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我注意到他们很不愿意说明他们的继承人是谁,比如像麦克米伦、戴高乐等等。主席现在是否已经明确,你的继承人是谁?”毛泽东极其坚定地说:“很清楚,是刘少奇,他是我们党的第一副主席。我死后,就是他。”蒙哥马利又问:“刘少奇之后是周恩来吗?”毛泽东胸有成竹地说:“刘少奇之后的事我不管……”

  随后,毛泽东与蒙哥马利的话题又转到了核武器问题上。毛泽东说:“核武器是吓人的东西,不会用的。我说过原子弹是纸老虎。”蒙哥马利说:“我的看法是,正因为有核武器,才阻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现在英国有很多人示威游行,要求禁止和销毁核武器。我对他们说,首先是撤退外国军队,然后裁军,最后一件才是销毁核武器。”毛泽东说:“那样好,三项原则实现了,再禁止核武器。”下午5点,两人谈话结束。随后毛泽东邀请蒙哥马利坐船看他在长江上游泳。毛泽东在长江游了近一小时,上船后便对蒙哥马利说:“你下次访问中国时,我们进行横渡长江的比赛好吗?”蒙哥马利回答说:“好!”毛泽东兴致勃勃地说:“一言为定!”

  当天晚上,蒙哥马利正在为次日归国整理行装时,毛泽东突然来到了蒙哥马利的住处。一见面,毛泽东就说:“为你送行,送给你一件礼物。”蒙哥马利接过毛泽东亲手写的“赠蒙哥马利元帅”———《水调歌头·游泳》词时,激动地紧紧握着毛泽东的手不放。毛泽东笑着说:“不要忘了,我们还将在长江进行游泳比赛呢。”1962年,伦敦考林斯书店出版了蒙哥马利所著的《三大洲》一书。书中详细记载了蒙哥马利与毛泽东在武汉的两次谈话内容。

蒂姆·蒙哥马利

  蒂姆·蒙哥马利

  英文名:Tim Montgomery

  性别:男

  
4c45fe13e92a2.jpg
出生年月:1976.01.28

  身高:168cm

  体重:68kg

  国籍:美国

  项目:田径短跑

  主要成绩:

  1997年世锦赛100米第三名。

  1999年世锦赛4x100米接力冠军;

  2000年奥运会4x100米接力冠军;

  2001年美国男子100米室外冠军,世锦赛男子100米亚军,4x100米接力冠军,室内世锦赛男子60米亚军;

  2002年9月14日巴黎国际田联大奖赛总决赛男子100米冠军,并以9秒78打破世界纪录,杰西·欧文斯奖得主;

  2003年美国全国室外田径锦标赛第一名

科林·蒙哥马利

  科林·蒙哥马利

  国籍:苏格兰

  生日:1963年6月23日

  住址:苏格兰格拉斯哥

  英国苏格兰职业高尔夫球名将。蒙哥马利职业生涯首个冠军是在1989年葡萄牙公开赛上取得的,之后,他又赢得了二十七个欧巡赛冠军。蒙哥马利曾连续七年拿到欧巡赛奖金王。

蒙哥马利(亚拉巴马州)

  美国亚拉巴马州首府,位于该州中部,面积371平方公里。市区人口18.7万人,是阿州第三大城市。蒙市在美国历史上比较有名,是美国内战和人权运动的发生地。

  蒙哥马利市距墨西哥湾约257公里,气候温暖适宜,夏季比较长。一月份平均气温为10.6℃,七月份平均气温27.8℃。四季降水均匀,年平均降水量约为1371毫米。偶有龙卷风和暴雨等自然灾害。

  蒙市劳动力人口为15.4万人,主要就业于政府部门、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金融、保险和房地产业、采矿业、建筑业以及交通运输业等。蒙市是阿州的一个重要贸易中心和运输中心,近年来经济发展势头良好,多种经济部门成长很快。年平均家庭收入达到3.6万美元。蒙市医疗保健业发达,是阿州中南地区的医疗中心。有5家综合性医院和多家空军医疗中心,科室齐全,设备先进,能够完成一些包括心脏手术在内的高难度手术。

  蒙市交通运输业非常便利,亚拉巴马河流经市区,为该市提供了一条通往墨西哥湾的水路。有两条铁路、两条州际公路和多条环线高速公路。蒙市有一家拥有两条9000英尺长跑道的现代化机场,美著名的三角洲航空公司和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等多家公司均在此经营业务。

  蒙市有5家大学,它们是亚拉巴马州立大学、AUBURN大学、FAULKNER大学、HUNTINGDON学院和TROY州立大学,在校学生约1万3千多人。共有80所中学。

图书信息

  
书 名: 蒙哥马利

  作 者:李乡状

  出版社吉林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9年10月

  ISBN: 9787560146898

  开本: 16开

  定价: 45.00 元

内容简介

  《蒙哥马利》内容简介:如果一个人能够将他的一生都投入到他所钟爱的事业里,那将是一件非常令人骄傲的事。而对蒙哥马利来说他已经做到了,并且做得很好。一个半世纪以来,英国军队中没有出现任何一个人能像蒙哥马利那样精通军事,战功卓著。他的成就足以让人们永远铭记他,他不愧为威灵顿的继承人。时至今日,他依然足英国人心中的骄傲。

图书目录

  前言

  第一章 顽劣少年

  第二章 不凡的家世

  第三章 军校生涯

  第四章 郡团服役

  第五章 初历战场

  第六章 坎伯利学院的骄子

  第七章 训练专家

  第八章 重回沃里克郡团

  第九章 再执教鞭

  第十章 有作为的旅长

  第十一章 收获爱情

  第十二章 战争初期

  第十三章 敦刻尔克撤退

  第十四章 未雨绸缪

  第十五章 与奥金莱克之争

  第十六章 12军“爆炸了一颗原子弹”

  第十七章 集团军司令

  第十八章 整饬第8集团军

  第十九章 阿拉姆哈勒法山之战

  第二十章 阿拉曼大捷

  第二十一章 风卷残云

  第二十二章 狂飙西西里

  第二十三章 绝妙计谋——“霸王”

  第二十四章 诺曼底登陆

  第二十五章 阿纳姆战役

  第二十六章 阿登战役

  第二十七章 敲晌第三帝国的丧钟

  第二十八章 管制德国

  第二十九章 帝国参谋总长

  第三十章 军人生涯的最后十年

  第三十一章 最后的岁月

  蒙哥马利年谱

  ……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