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简介

  薛居正(912~981)北宋大臣、史学家。字子平,开封浚仪(今河南开封)人。自幼好学,有大志。后唐清泰初年,举进士不第,著《遣愁文》以自解,寓意倜傥,识者以为有公辅之量。逾年,登第。后晋天福中,华州帅刘遂凝辟为从事。开运初,迁右拾遗。后周广顺初,迁比部员外郎,领三司推官、知制诰。显德三年,迁左谏议大夫,擢弘文馆学士,判馆事。六年,使沧州更定百姓租赋。以材干闻于朝,擢刑部侍郎,判吏部铨。宋初,迁户部侍郎。宋太祖亲征李筠李重进,判留司三司,出知许州。建隆三年,入为枢密直学士,权知贡举。乾德初,加兵部侍郎,以本官参知政事。五年,加吏部侍郎。开宝五年,兼淮南、湖南、岭南等道都提举三司水陆发运使事,又兼判门下侍郎,监修国史,监修《五代史》。六年,拜门下侍郎、平章事。太平兴国初,加左仆射、昭文馆大学士。随宋太宗平晋阳还京师,进位司空。六年,因服丹砂中毒而卒,年七十。赠太尉、中书令,谥文惠。居正好读书,为文敏赡,落笔不能自休,著有《文惠集》30卷(《通志·艺文略》八署作《薛居正集》30卷),今已佚。《全宋文》卷11收其文3篇。事迹见《隆平集》卷四、《东都事略》卷31及《宋史》卷264本传。

修史书

  开宝六年(973年),由薛居正监修,卢多逊扈蒙等受命修《五代史》。《五代史》成,又名《梁唐晋汉周书》。后世为别于欧阳修《新五代史》,改作《旧势胜学五代史》。由他监修的《五代史》(即《旧五代史》)150卷,内容丰富,资料充实。

势胜学

  [北宋] 薛居正

  不知势,无以为人也。势易而未觉,必败焉。

  察其智,莫如观其势。信其言,莫如审其心。人无识,难明也。君子之势,滞而不坠。小人之势,强而必衰。心不生恶,道未绝也。

  未明之势,不可臆也。彰显之势,不可逆耳。

  无势不尊,无智非达。迫人匪力,悦人必曲。

  受于天,人难及也。求于贤,人难谤也。修于身,人难惑也。

  奉上不以势。驱众莫以慈。正心勿以恕。

  亲不言疏,忍焉。疏不言亲,慎焉。

  贵贱之别,势也。用势者贵,用奸者贱。

  势不凌民,民畏其廉。势不慢士,士畏其诚。势不背友,友畏其情。

  下不敬上,上必失焉。上不疑下,下改逊焉。不为势,在势也。

  无形无失,势之极也。无德无名,人之初也。

  缺者,人难改也。智者,人难弃也。命者,人难背也。

  借于强,谀不可厌。借于弱,予不可吝。人足自足焉。

  君子怜弱,不减其德。小人倚强,不增其盛。时易情不可改,境换心不可恣矣。

  天生势,势生杰。人成事,事成名。

  奸不主势,讨其罪也。懦不成势,攻其弱也。恶不长势,避其锋也。

  善者不怨势劣,尽心也。不善者无善行,惜力也。察人而明势焉。

  不执一端,堪避其险也。不计仇怨,堪谋其事也。

  势者,利也。人者,俗也。

  世不公,人乃附。上多伪,下乃媚。义不张,情乃贱。

  卑者侍尊,莫与其机。怨者行险,仁人远避。不附一人,其祸少焉。

  君子自强,惟患不立也。小人自贱,惟患无依也。

  无心则无得也。无谋则无成也。

  困久生恨,其情乃根。厄多生智,其性乃和。无困无厄,后必困厄也。

  贱者无助,必倚贵也。士者无逊,必随俗也。勇者无惧,必抑情也。

  守礼莫求势,礼束人也。喜躁勿求功,躁乱心矣。

  德有失而后势无存也。心有易而后行无善也。

  善人善功,恶人恶绩。善念善存,恶念恶运。以恶敌善,亡焉。

  人贱不可轻也。特贵不可重也。神远不可疏也。

  势有终,早备也。人有难,不溃也。

史籍记载

  薛居正,字子平,开封浚仪人。父仁谦,周太子宾客。居正少好学,有大志。清泰初,举进士不第,为《遣愁文》以自解,寓意倜傥,识者以为有公辅之量。逾年,登第。

  晋天福中,华帅刘遂凝辟为从事。遂凝兄遂清领邦计,奏署盐铁判官。开运初,改度支推官。宰相李崧领盐铁,又奏署推官,加大理寺直,迁右拾遗。桑维翰为开封府尹,奏署判官。

  汉乾祐初,史弘肇领侍卫亲军,威权震主,残忍自恣,无敢忤其意者。其部下吏告民犯盐禁,法当死。狱将决,居正疑其不实,召诘之,乃吏与民有私憾,因诬之,逮吏鞫之,具伏抵法。弘肇虽怒甚,亦无以屈。周广顺初,迁比部员外郎,领三司推官,旋知制诰。周祖征兖州,诏居正从行,以劳加都官郎中。显德三年,迁左谏议大夫,擢弘文馆学士,判馆事。六年,使沧州定民租。未几,以材干闻于朝,擢刑部侍郎,判吏部铨。

  宋初,迁户部侍郎。太祖亲征李筠及李重进,并留司三司,俄出知许州。建隆三年,入为枢密直学士,权知贡举。初平湖湘,以居正知朗州。会亡卒数千人聚山泽为盗,监军使疑城中僧千余人皆其党,议欲尽捕诛之。居正以计缓其事,因率众剪灭群寇,擒贼帅汪端,诘之,僧皆不预,赖以全活。

  乾德初,加兵部侍郎。车驾将亲征太原,大发民馈运。时河南府饥,逃亡者四万家,上忧之,命居正驰传招集,浃旬间民尽复业。以本官参知政事。五年,加吏部侍郎。开宝五年,兼淮南、湖南、岭南等道都提举三司水陆发运使,又兼门下侍郎,监修国史;又监修《五代史》,逾年毕,锡以器币。六年,拜门下侍郎、平章事。八年二月,上谓居正等曰:“年谷方登,庶物丰盛,若非上天垂祐,何以及斯。所宜共思济物,或有阙政,当与振举,以成朕志。”居正等益修政事,以副上意焉。

  太平兴国初,加左仆射、昭文馆大学士。从平晋阳还,进位司空。因服丹砂遇毒,方奏事,觉疾作,遽出。至殿门外,饮水升余,堂吏掖归中书,已不能言,但指庑间储水器。左右取水至,不能饮,偃阁中,吐气如烟焰,舆归私第卒,六年六月也,年七十。赠太尉、中书令,谥文惠。

  居正气貌瑰伟,饮酒至数斗不乱。性孝行纯,居家俭约。为相任宽简,不好苛察,士君子以此多之。自参政至为相,凡十八年,恩遇始终不替。

  先是,太祖尝谓居正曰:“自古为君者鲜克正己,为臣者多无远略,虽居显位,不能垂名后代,而身陷不义,子孙罹殃,盖君臣之道有所未尽。吾观唐太宗受人谏疏,直诋其非而不耻。以朕所见,不若自不为之,使人无异词。又观古之人臣多不终始,能保全而享厚福者,由忠正也。”开宝中,居正与沈伦并为相,卢多逊参知政事,九年冬,多逊亦为平章事。及居正卒,而沈伦责授,多逊南流,论者以居正守道蒙福,果符太祖之言。

  居正好读书,为文落笔不能自休。子惟吉集为三十卷上之,赐名《文惠集》。咸平二年,诏以居正配飨太祖庙庭。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