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个人履历

  
1991年4月迁居香港。但2002年,香港特区政府指控他当年提供不真实的文件和资料、以讹诈及非法手段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将赖昌星及其家人香港居民身份和香港特区护照全部吊销。

  1991年6月在香港注册成立“远华国际有限公司”。

  1994年初成立“厦门远华集团有限公司”,开始大规模走私活动。

  1999年8月,赖昌星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以普通游客的身份抵达加拿大温哥华机场,与之同行的还有其妻及三名子女。他们一家结果在签证过期后拒绝离开加拿大,并引发了加拿大历史上拖延时间最长的一起难民申请诉讼案件。赖昌星是受中国司法部门指控和通缉的远华走私案重要嫌犯,赖昌星使用各种手法在加拿大打官司、反复上诉、以司法诉讼拖延时间,企图逃避被遣返回中国受审。2009年1月获加拿大移民部签发工作准证(WorkPermit)。

  赖昌星在1999年因为中国打击走私犯罪被查出其名下的厦门远华公司进行国际走私,走私货物的总金额高达500多亿人民币,偷逃税款超过300亿人民币。300多亿元的概念是--如果以一个城镇的孩子读完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学费为4000元计算,这笔巨款足以让700多万的孩子免费接受九年义务教育。

  赖昌星在国内生活一直阔绰、糜烂,其为贿赂政府官员和作为自己消遣所盖的“红楼”,一度成为警示官员勿贪污腐化的反面教材。

  
逃到加拿大的赖昌星
初逃至加拿大的赖昌星并未有感觉到来自中国国内对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追捕”的决心。有加拿大华文媒体在报道中对赖昌星初到加拿大的生活描述说:赖昌星尽管亡命天涯,仍在温哥华西57街斥巨资130多万加元(近800万元人民币)购入一幢连花园面积达上千平方米的豪宅。据说赖昌星多次出入温哥华唐人街和西区百老汇街的赌场豪赌,每次赢钱,必定奖赏赌场员工,尽显豪客本色。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2001年11月,加拿大移民局以违反移民条例的理由将赖昌星夫妇拘捕,直到2002年6月才获准有条件释放。加拿大移民局就会否继续关押赖昌星夫妇作出严苛的规定:两人必须缴纳8万加元保释金;禁止进入赌场或与黑帮成员联系;必须呆在公寓中,每天可外出不超过三小时;另外要定期向当局报到。之后,当地不少华人还能在一些超市见到他,赖昌星常去住家附近一家中餐馆吃饭,并频频向外界称自己遭受“迫害”。他还多次接受多伦多一位华裔女记者的采访,甚至找人出书为自己喊冤。外界判断,赖昌星这段时期行为是为了配合律师帮助其顺利申请到加拿大难民资格所做的“表演”。[1]

  后来受到社会舆论等多方压力和难民申请诉讼的反复,赖昌星明显低调了许多。2002年年底之后,他明显减少了户外活动,也不和媒体接触。

  2005年,加拿大移民局对赖昌星的保释条件作出一些宽限,宽限之后,他每天可外出不超过五小时,逢周一都要到移民局报到,其余时间需要留在住所,除非要看医生、见律师或紧急情况,才可于下午一时至六时外出。

  2005年之后,赖昌星对于他的个人财产讳莫如深。“一提到钱,就像触动了他的神经。”一位曾经采访过赖昌星的记者这样感觉。这位记者询问赖昌星是否没钱再过大鱼大肉的生活,是否靠朋友接济。赖回答说:“我是自己想办法,大鱼大肉要多少钱啦?我很少去酒楼。我很简单的,小时很苦在农村长大,还是喜欢吃以前的地瓜。”赖昌星说自己没有名牌,身上那套松身西装也是旧的,手表的牌子是三线品牌。不过在他原本居住的丽晶阁附近的一家酒楼,侍应却说赖昌星两夫妻很喜欢来饮茶,赖妻最初几年经常一身名牌,在酒楼大鱼大肉,但自2003年开始次数大大减少,更时常不见踪影。赖昌星甚至否认自己在当地拥有一辆LandRover汽车。对于当地媒体刊登他经常独自驾车会见朋友的说法,他干脆回答自己从未考过加拿大的驾驶执照,在加拿大亦不驾车。

  赖昌星声称自己吃得清简,每月一家开支二千至三千加元。但律师费与子女的大学学费多少,他说不知道。“反正该交的已经交啦,也就没什么钱了。外面不是很多人说我带很多钱出来嘛,他们怎么讲就怎么讲吧。”

  赖昌星说自己不喝酒,只爱抽烟,赌场已不再踏足。媒体有报导指他到赌场豪赌,投注额高达数万加元,惹起执法机构注意,指他和黑社会有联系,禁止他踏足赌场。但赖昌星矢口否认,花黑钱办“善事”蒙住老乡。

  比赖昌星年纪稍大些的村民介绍说,赖昌星家以前很穷,所以他只读到小学三年级。辍学后,种过田、卖过菜、打过工,办过配件厂、服装厂、雨伞厂、印刷厂,90年代初移民到香港时在村里已经算很富了。

  据了解,与赖昌星同时期办厂创业的人在当地现在也都盖起了自己的小洋楼,可谓安居乐业。“他这个人就是太贪心,搞走私发大财,最终落得个有家不能回”。一位年轻人这样议论说。

  村里的老人们对被称为“阿肥星”的胖子赖昌星印象深刻,因为“阿肥星”每年都会给他们发红包,而且出资给村里修路、办学,原先都认为他是个“大好人”,自从远华走私案暴露后,老人们才知道慷慨的“阿肥星”来钱不干净。

  擅长把高官拉下水的“阿肥星”,通过为家乡办“慈善事业”确实蒙蔽了不少乡亲。在烧厝村口,立着一个刻着“旅港赖昌星先生捐建”九个金字的牌坊,这是1993年为“纪念”赖昌星捐资修路而立的。在附近,还有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昌星幼儿园”和一所以他的公司命名的“远华中学”。一位教师告诉记者,这所中学原先叫“西区中学”,由于赖昌星捐资四五百万元,1998年改名为“远华中学”。记者问他,现在是否准备再改名?这位教师笑了笑说: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自述发迹史

  我家里很穷,小学没毕业。1958年我出生时,父亲是烧厝食堂负责人,办得很好,还被拍成45分钟的记录片;他当时又是大队的党支部书记。我没读书后,出来种田菜卖菜,后来跟哥哥去部队团部营部挖洞,去了半年。回家后,先在大队办的螺丝厂工作。后来我们5个人合资1500元。每人出300元买锻工工具,帮人家加工零件,赚了一些钱。1977年办家机厂生产汽车配件,我做锻工,白天黑夜做,又赚到钱,一年多后办了一个纺织配件厂,买了车床等一套设备,自己跑业务,每年有两个月左右在外面。

  
赖昌星曾在香港做房地产生意
1985年,我弄来图纸,到无锡请来师傅,开始生产整台纺织机,每台卖7万5千元,成本只有2万5,我做了几百台。做这种纺织的,全国当时只有三家。有的大件我做不了,因为没有龙门刨等设备,就到厦门工程机械厂和铸造厂加工;小件则自己在厂里自己做。生意很好,供不应求。这之后又办了服装厂、雨伞厂、印刷厂。1991年移民去香港前,我的资产已有几千万。

  到香港后住在侧鱼涌,两个月后买了比华利山庄,开始做房地产生意。当时正值香港房地产低潮,100元可以做到1000元的生意,1991到1992年翻了一倍,我就是在那时赚了一两个亿,后来成立了一家美好公司,之后成立了远华公司。[2]

赖氏交友术

  赖昌星这个“小人物”何以会“发迹”?何以会创造在厦门一手遮天的“奇迹”?这有赖于“赖氏交友术”,可概括为以下种种:

  一曰“借钱付高息”。凡接触过赖昌星的人,都说他是一个“非常善于结交朋友的人”。他曾向一位“有潜力的小官”借5万块钱,但却付给20%的高息。通过这饱含"人情味"的一借一还,就委婉地把钱塞到了对方手里,还维护了人家的面子。赖昌星的这一"招"很管用,成为他打开走私渠道的重要一"招"。

  二曰“花钱邀高层”。赖昌星走私获暴利后,出钱频频邀请高层人士到厦门,并在办公室、招待所悬挂他与某领导人的大幅合影,以此笼络省市高级官员。1996年,远华的一座大厦动工时,赖昌星大宴宾客,请到嘉宾两千,其中有不少高官,宴中每人都得到了价值三千元的礼品。赖有一年过生日,请了重要的200名嘉宾,每人一个十万元以上的红包。

  三曰“招‘亲’付高薪”。赖昌星为了全面打开走私渠道,将市领导、海关、公安、商检、边防、银行等关键部门关键人物的子女亲属招进公司,予以万元、甚至数万元的工资待遇。这些人基本上什么都不干,专门负责在各关键部门物色猎物,培养目标,拉关系、走“门子”。

  四曰“‘红楼’录淫影”。同样是为了全面打开走私渠道,赖昌星在当时还很偏僻的湖里工业区建立起专用红粉金钱腐蚀官员的“地下宫殿”——红楼招待所。当官员和美女鸳鸯浴或上床时,赖昌星的手下会秘密用针孔录像机录下这一幕幕镜头,留下日后要挟之用。这是赖昌星的抓住把柄“交友术”。

涉案地点

  玫瑰陷阱腐败"红楼"
玫瑰陷阱腐败红楼

  沿着厦门华光路这条并不宽敞的马路向北,有一个并不起眼的小院,院子大门一侧悬挂着"厦门远华集团有限公司"、"厦门远华电子有限公司"、"厦门远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三块铜质招牌。这里,就是厦门远华走私集团的总部。"名闻遐迩"的红楼就坐落在院子的左侧。

  现今,这栋小楼的门口右侧,树起了一个呈"T"字形排列的三块高约5米的巨大招牌:"查处厦门特大走私案展览",这几个大字似乎向外人昭示,这座外表极普通的小楼隐藏着极不寻常的故事。

  红楼名为办公楼,有它独特的"办公"模式。楼里,真正用于办公的只有几间。这幢小楼里更多的是娱乐和享受的设施,接待厅、餐厅、卡拉OK厅、舞厅、桑拿按摩厅、豪华投影厅、客房应有尽有。据悉,小楼接待过的客人,可依据他与赖昌星的亲疏程度,来区分他应该享受哪一层的服务。[3]

  进入小楼,在红楼一层东侧的墙上,装裱着"红运当头"四个大字。可能,在赖昌星的意念中,玫瑰红能给他带来好运。

  小楼的监视非常严密,每层都有电视探头。有电梯可直通七层,除电梯外,仅有一道窄窄的内楼梯可以上楼;监控室可清晰地对全楼情况进行监视。红楼的东侧,则有一个也是十分窄小的露天楼梯,作消防楼梯用。

  红楼四层以下的装修,约与三星级宾馆相差无几,与其他宾馆不同的是,这幢楼接待的是特殊客人,因而,它更注重的是私秘性。每个房间都装修了厚厚的隔板,据说隔音效果非常好。

  这里最拿手的服务是桑拿按摩,每个房间都配有桑拿浴缸、按摩床、还有大床。其中最豪华的一间有一个国内少见的双人冲浪大浴缸。

  楼内最为奢华的是六层的一套"总统套房",由客厅、办公室、卧室三部分组成。套房办公室的桌面上,至今仍摆放着用乳白色天然玉石雕成的电话机;进入套房的卧室才能进入浴室。据介绍,浴室里的立式淋浴器是从国外进口的,可以一边淋浴一边听音乐,立式淋浴器对面是一面落地大镜,实际上,这是一个秘密通道,一推开落地大镜子,就是消防楼梯,客人可以顺消防楼梯往下逃走。有许多显要人物,到这个"总统套房"销魂之前,就是沿着消防楼梯往上,由这个秘密的门进来的,连红楼的大门都不用进,当然,也就谁都不知他来过这个地方。看过这个秘密通道的人都感慨地说:"赖昌星为给我们有些干部的腐败创造条件,真是费尽苦心!"

  七层赖昌星办公室桌面的正前方,摆着一面长方形的玻璃板,上面镌刻着他的座右铭:商人之宝。内容是他认为做一个商人应当具备的才能:"能知机"、"能辩论"、"能倡率"等12条,终日面对着"商人之宝"这个座右铭,赖昌星却在经商的幌子下以走私为他的职业。

  为构筑他的走私链,赖昌星办公室右边一个浅蓝色的保险柜常年摆放着一叠一叠随时可用的现钞,有人民币、美元、港币等等。只要是赖昌星认为用得着的人,他可以毫不吝啬地随时奉送高额钱物。厦门海关东渡码头办事处主任吴宇波,第一次接受赖昌星的10万元人民币,就是在赖昌星办公室里拿的。

  当然,为了显摆自己的身份和财富,他办公室里的摆设自然也要最昂贵的。办公桌前,摆放着一个用浅灰色寿山石雕刻的"金蟾送宝"工艺品,估计这件工艺品价值在30万元以上。办公桌上的烟灰缸,据说是进口、镶真金的。

  在赖昌星办公室斜对面,是远华副总经理蔡惠娟的办公室,蔡惠娟曾是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的情妇,后来又成为厦门海关原副关长接培勇的情妇。如今,蔡惠娟办公室的三个保险柜均已被打开,里面曾放着很多走私过程的凭证。蔡惠娟办公室的柜子里,以前放满了各色礼品,专门用来"攻关"的。

  七层电梯口前的"天下唯我"鹰鱼图,为赖昌星处世哲学作了最好的注解:画上一只虎视眈眈的鱼鹰正窥视着水中一条硕大的肥鱼,在赖昌星眼里,天下所有他可利用的人,都是他所瞄准的猎物。

  潜逃加拿大的中国远华走私案涉嫌主犯赖昌星,近日获得加拿大移民部工作许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六日指出,加方此举已引起中国民众的强烈不满,中方对加方的决定表示严重关切。

  据《华商报》报道,中国远华案涉嫌主犯赖昌星日前接受该报特约记者采访时称想回国。此前,加拿大联邦移民及公民部长肯尼证实,赖昌星的前妻曾明娜携带与赖昌星所生的小女儿自愿返回福建老家,并受到了良好的对待。赖昌星目前住在大温哥华地区本拿比市,卑诗省立7号公路旁的一幢30多层高层公寓,面积约100平方米,在大温哥华地区属于中等偏上的条件。

涉案部分高官

  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开除党籍、公职,死缓

  共青团福建省委原书记詹少敏——开除党籍、公职

  福建省委原副书记、原厦门市委书记石兆彬——开除党籍、公职

  厦门市委原副书记刘丰——无期徒刑

  厦门市委原副书记张宗绪——开除党籍、行政降级

  厦门市委原常委郭晓菱——有期徒刑11年

  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厦门市原副市长赵克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厦门市原副市长苏水利——开除党籍、公职

  厦门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林金栋——有期徒刑11年

  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长庄如顺——二审改判死缓

  总参情报部常务副部长、中共元老姬鹏飞独子姬胜德,主要原因是出卖国家绝密,但和赖昌星是好朋友,牵连进此案,一审判决死刑(缓期2年),其父亲因求情不成自杀身亡,终审改判无期徒刑,后因病保外就医,但是因其身份特殊,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一辈子都会被软禁的。一说已被枪决

  总参情报部五局上校副局长、刘华清之女刘超英

  总政治部军官、刘华清儿媳郑莉

2009年消息

  赖昌星获加拿大工作签证

  厦门远华案涉嫌主犯赖昌星获加拿大移民部签发工作准证的传闻日前得到证实。赖昌星透露,他目前正在寻找工作。

  日前,有传闻说加拿大移民部已于1月下旬向赖昌星签发在加拿大的工作准证,允许赖昌星在加拿大工作。记者问及希望找一份怎样的工作时,赖昌星直言,自己不懂英文,可以选择的工作不多。“我以前做过房地产,对这一行比较熟悉。所以,希望有从事建筑或房屋买卖的公司可以请我。”赖昌星认为,面对华人市场,不用使用英文,凭他的经验,有信心可以帮助地产公司提升业务和知名度。

  据悉,赖昌星已经向加拿大有关部门申请医疗保健卡,除了要定期到边境服务处报到及一些接触限制外,目前赖昌星与普通加国永久居留权拥有者无异。

  2005年8月一个周末,赖昌星在一家饭店参加聚会并超过三小时的外出时间而被逮捕,加拿大难民法庭法官正式下令将其关押。法官指出,赖昌星不但违反禁令,还与当地黑帮有联系。之后,负责监视赖昌星有否违反羁留条件的加拿大边境服务局说去年就发现他又违反规定,再次踏足赌场,遂向移民及难民委员会申请更改他的羁留条件,不准他离开住所。不过委员会认为边境服务局未有呈交足够证据,故维持原有的羁留条件。

  加拿大移民暨难民局官员表示,赖昌星因担心会被遣返中国,故潜逃的可能性极大,因此要求将其关押。在2005年8月16日的拘押听证会上,赖昌星表示,他因为决定参加一名在监狱教堂认识的朋友女儿生日晚宴才会违反宵禁规定,他并不清楚此人具有黑帮背景,也从未听说过朋友所在的黑帮。

  在加拿大赖了很多年的赖昌星经常宣称自己财政状况不太好,钱财正在耗尽。但他却一直能在加拿大维持生活。有消息披露,美国和其他地方都曾有人汇款给赖昌星,香港更有地下钱庄曾协助汇款给他,因此有人还被香港廉政公署控告洗黑钱,但被告被判无罪。

  2007年九月,加拿大联邦移民部撤消对赖昌星遣返前风险评估复核案上诉,进行第二次遣返前风险评估,目的是尽量实施赖昌星对进行遣返(回中国)。舆论认为,加拿大移民部撤消上诉并着手进行新的风险评估,表明有关遣返赖昌星的新一轮司法行动已展开。与此同时,加移民部入禀加拿大联邦法院,要求恢复对赖昌星的宵禁规定。案件已排期于2007年十一月在温哥华开庭。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