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基本信息

  全名:邱孟煌

  又名:阿丘

  曾经的外号:蚂蝗 阿Q

  籍贯:广东汕头

  生于:1968年

  血型:B

  身高:(发育前)159CM (发育后)161CM

  星座:人马座

  工作经历:政工师---编剧----演员-----娱乐节目策划-----主持人

个人喜好

  喜欢的人:周星驰 金庸

  喜欢的食物:广东肉脯

  喜欢颜色:蓝色

  喜欢的歌曲:《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

  喜欢的电影:《刘三姐》 《祖国新貌》

  最难忘的旅游地:越南河内

  最想去的旅游地:曾母暗沙

  爱好(非特长):足球 收藏

  座右铭:说自己的话,让别人走去吧!

从业经历

  1968年出生于广西南宁。

  1989年毕业于广西师范学院政治经济系(现在改为:政法学院)。毕业后进南宁棉纺印染总厂任政工干部。

  1992年进南宁艺术剧院任编剧。

  2001年获编剧正高职称。

  2003年4月21日,到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任《社会记录》节目主持人。

主持过的节目

  《社会记录》、《人物新周刊》、《天天故事汇》等栏目,广西电视台《百姓南方大舞台》、《旅游大篷车》、《百姓专利》 戏剧作品代表作:戏剧小品《失物》、《呼唤》、《我的哥哥在南沙》音乐短剧《张大嘴和李干部》

阿丘独白

  岭南人,生于粤长于桂。有潮汕人的秉性,思乡恋故,还算勤劳,心气不高饭量不大。不好学习,做事不求甚解,总是靠运气。大学学的是师范政治教育,毕业想做老师没人要,在工厂做过政工师,参加了民兵做通讯员,因喜欢文艺之戏剧小品的创作混进了专业团体编了十几年的小品,有时还做龙套当客串到台前露把脸,因为有特点还上过几回电视晚会,写小品混来了职称被选上进修戏剧学院,曾想当导演和做大编剧,因积淀不够而总成为空谈。偶尔到电视台司仪一把,每次因劳务费和盒饭的事赌气总和综艺娱乐若即若离,后来干脆安心于幕后,从广西加入了一伙湖南电视精英的综艺班子到北京搞电视喜剧节目,写串词宣传稿外加即兴小品的编导,想让喜剧在舞台和电视之间很好的架构出一种新形式和新路子,天分不够又势单力薄终于撂挑子。没想到而立这么多年了还要转行,谨向大家保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发表的文章

  我是一只鼠标(邱孟煌)

  央视国际 (2004年01月18日 13:36)

  CCTV,com消息:作文之前,下笔已生涩,习惯了动口不动手的日子。记忆中有几个挥之不去的名词,以副标题作几块短文,聊以言志。

南院

  动笔之前感觉标题有些大了。不知道的人以为我要开始写回忆录了。想来也巧,从初中到大学,被人叫了十几年的阿Q,不管是戏谑还是亲昵我始终不排斥地接受着,在建增主任封我叫阿丘的那一瞬,一种久违的亲近感让我没有理由拒绝这个所谓的播音名,尽管主任曾经认为我在内心顽强拒绝过。在网上搜索一下,非常荣幸地和一条著名的消防犬和乌拉圭什么财政部长同名,就这么逼着别人不看不睡地朗朗上口地叫唤到现在。

  打出租第一次到南院时,贫嘴的司机瞄了一下门口斑驳的“**物资公司”的广告牌同情地看了我一眼,我一下就看懂了他的意思:你们单位效益也不好啊,连招牌都差点被下了,绕路的那一块钱就不收你的了。我无法把这个普通得有点灰头土脸的小院和诞生了如雷贯耳的《东方时空》《焦点访谈》的中国电视新锐大车间联系在一起。还好,这里并不像台东门那么伤人自尊,不用登记不用人领也不用给守门大妈戴着老花镜拿着身份证仔细端详验明正身。这里有很多金字招牌,在江湖民间混迹多年真的从未想过有一天能亲手抚摩着那些只在电视上随庄严的音乐飞闪而过的栏目名字。同事们大多是高个子,当然——那是以我的视角来看,在过道上或拿着文稿或扛着机器神色匆匆各奔其所。只有紧跟着他们到各编辑机房里坐下看他们操控着各种按钮和键盘时你才会想到这些人就是新闻频道每个节目后头鱼贯而出的那些司空见惯熟视无睹的名字,庆幸的是我不在这些名字里头,却把一张比他们不规则得多的脸放在了镜头前,招摇自得。

  是要记住307这个号码的。这是我们创业的栖息地所在,性质却有点像寄居和借住,但麻烦的是总是客人比主人多而忙的场景,过道上穿梭着《社会记录》的身影,就连厕所里扔弃的烟头的比例都是《社会记录》烟民品牌占多数,而房东《百姓故事》却总躲在深闺,神龙见首不见尾。会议室也成了《社》的打字房和审看间,倒是《百》不断地为“擅闯”而至歉。我想每一个有了真正自己地盘后的《社会记录》员工应该诚挚地向老房东道声谢问个安并且认真的清算“房租”。没想到的是这座小院里还有个这么大的食堂,吃的品种很多而且随时都热气腾腾,但我始终没被它提起过食欲。倒是在食堂里看各组的美眉是件比较赏心悦目的事。印象中,这些奔忙于后期制作的女子比台前风光的众名媛们好看也耐看,只是好像饭量都比男生大。我很少见过大人物,平时以结交九流三教为好,在街头巷尾有很多烟友球友。初到评论部,很多人认为我格调不高,我也认定也许终不能与崔、水、白、王为伍扛大旗统领媒介品位,但见到他们真人时心头一凉,才知一样米养百样人,品种再优越也是人。自此,上厕所也敢大喘气了。

世纪坛

  这是首都的一个新的标志性的景点。每天有来自全国各地心向北京崇敬首都的游客在那根能转的巨针下摆出或真或假的笑容以应付照相机。没有多少人知道它的肚子底下有着一个新闻频道众多栏目的录制间。我在《社会记录》的第一次试镜是在这,转眼近两百期节目从这生产出来,和编导策划们相比,这更像我的地盘。每天录制前都要提前半小时开始化妆和备稿,对录制间各节目景片的摆设已烂熟于心。录制间众师傅有句所谓的格言:只要《社会记录》没来电话,就千万别答应晚上的饭局。意思是《社会记录》的录制规律飘忽不定,他们从来不敢轻言何时下班。但是反过来说,只要一开工,《社会记录》也是最省心的。在世纪坛候播时,老是思绪万千,以下是自己在化妆间的一些心得,我不好形容其他栏目,只能拿自己的阵地开下涮:《社会记录》像一只猫头鹰,不算国家很高级的保护动物但也比乌鸦喜鹊罕见珍贵些,这么比喻的理由还有它总是夜间操练,而且还总是心明眼亮。给猫头鹰逮住的猎物不会像狮虎秃鹫一般生吞活剥,它总是细嚼慢咽还不时提防哄抢,吃得秀气斯文但管饱;《社会记录》像奥拓车,走的是胡同里弄,大白天不敢上长安街,载得不多但什么都敢装,不怕弄脏坐垫也不怕糟蹋单声道的音响。但谁敢否认它发动机皮实敢闯夜路?就像新手们写在后车窗的那行字:长大就是卡迪拉克!《社会记录》像本人,貌似不挑食其实嘴比谁都刁,自知吃不上正餐的山珍海味,能踏实地品一口粥饼面点这样的夜宵何尝不是犒劳肠胃?每天,头顶上喧嚣的游客们尽享人造美景时,我总在它的肚子里顶着人造光,用嘴巴在思考人生,尽管,我知道有人在笑。

“东方时空”足球队

  这是我在评论部的全部娱乐。不知这是否是真实的队名,反正看见每个人球衣的背后都顶着这四个沉重的大字,在场上仍然像树叶般轻灵。新闻人的娱乐竞技观显然不如我这么散漫,即使是自己人分边对抗都是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白岩松俨然是场上的领袖,总能进球也总能把人呵斥得神经紧绷而全神贯注,却总能给我这个可有可无的替补一丝尊重和安慰。每周一次的球赛,每临周末,心情总会为还有一场耗体力的娱乐而窃喜,那时,自己总是回归到了一只动物,矫健机敏而食欲旺盛。评论部底下分布着很多支活力四射严谨有序的团队,我想,这也该算一支吧!

京门大厦

  这是我们刚搬不久的新家。其实,凭良心它装修得简约时尚却又不失个性而且材料便宜,电脑虽然总不够用但总算人均有下坐之席;酒吧虽是摆设,却从不少价格不菲的提神的咖啡;楼下对面有啃得的鸡,相邻的厕所窗明几净,上下有内设高尚广告的电梯……我拨着不用排队等候的电话,听着编导妹妹们工作电脑里飘出的能洗胃刷肠的音乐,畅想着《社会记录》的未来,这时,一名电工走了进来,他问我这谁负责,我是谁?我想了想,就告诉他我其实是只鼠标,自以为点击开了很多扇窗子,但其实是我的脊梁上有很多根食指在敲打着我的神经,我才能挥舞着箭头上下蹿动,去打开去复制去不断刷新……

  邱孟煌 12月27日夜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