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醒世姻缘传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要成家,置两犁。要破家,置两妻。

  小妻良妇还非可,若是娼门更不宜。

  试看此折姻缘谱,祸患生来忒杀奇。

  伸伸舌,皱皱眉,任教镇世成光棍,

  纸帐梅花独自栖。


  晁大舍一干人犯,原差押着,仍回了下处。珍哥问了抵偿,方知道那锅是铁铸成的,扯了晁大舍号啕痛哭,晁大舍也悲泣不止。高四嫂道:“你们当初差不多好来,如今哭得晚了!”两个厅里的差人说道:“褚爷虽是如此问,上边还有道爷,还要三次驳审,你知道事体怎么,便这等哭!你等真个问死了,再哭不迟。”珍哥哭的那里肯住!声声只叫晁大舍不要疼钱,务必救我出去。

  晁大舍又央差人请了刑厅掌案的书公来到下处,送了他五十两谢礼,央他招上做得不要利害,好指望后来开释。那书办收了银子,应承的去了。那伍小川、邵次湖把四只脚骨都夹打的折了,疼得杀猪一般叫唤。

  次日,那书办做成了招稿,先送与晁大舍看了,将那要紧的去处都做得宽皮说话,还有一两处茁实些的,晁大舍俱央他改了,誊真送了进去。四府看了稿,也明知是受了贿,替他留后着,也将就不曾究治,只替他从新改了真实口词,注了参语,放行出来,限次日解道。那招稿:


     一口施氏,即珍哥,年一十九岁,北直隶河间府吴桥县人。幼年间

  失记本宗名姓,被父母受钱,不知的数,卖与不在官乐户施良为娼。正

  统五年,梳栊接客,兼学扮戏为旦。次年二月内,施良带领氏等一班乐

  妇前来濮州临邑赶会生理,随到武城县寄住。有今在官监生晁源未曾援

  例之先尝与氏宿歇,后为渐久情浓,两愿嫁娶。有不在官媒人龙舟往来

  说合,晁源用财礼银八百两买氏为妾。氏只合守分相安,晁源亦只合辨

  明嫡庶为是。氏遂不合依色作娇,箝制晁源,不许与先存今被氏威逼自

  缢身死正妻计氏同住;晁源亦不合听信氏唆使,遂将计氏逐在本家尽后

  一层空房独自居住。

     计氏原有娘家赔送妆奁地土一百亩,雇人自耕糊口。连年衣食,晁

  源从未照管。氏犹嫌计氏碍眼,要将计氏谋去,以便扶己为正,向未得

  便。今年六月初六日,有在官师姑海会、尼姑郭氏,亦不合常在计氏家

  内行走。偶从氏房门首经过,氏又不合乘机诬嚷,称说‘好乡宦人家,

  好清门静户,好有根基的小姐,赤天晌午,精壮道士、肥胖和尚,一个

  个从屋里出来!俺虽是没根基,登台子,接客养汉,俺拣那有体面的方

  接;似这臭牛鼻子秃和尚,就是万年没有汉子,也不养他’等语,又将

  晁源骂说忘八,乌龟,意在激怒。(在官丫头小柳青等证)

     晁源已经仔细察明,只合将氏喝止为是,又不合亦乘机迎奉,遂将

  计氏不在官父计都,在官兄计奇策,诱至家内,诬执计氏与僧道通奸,

  白日往来,绝无顾忌,执称氏亲经撞遇,要将计氏休逐,着计都等领回。

  计都回说:‘海会郭氏,合城士夫人家,无不出入的,系师尼,不系僧

  道,人所共知。你既主意休弃,胡捏奸情,强住亦无面目,待我回家收

  拾房屋完日来接回家去;等你父亲晁乡宦回日,与他讲理。’遂往后面

  与计氏说知。

     计氏被诬不甘,将计都、计奇策打发出门,手持解手刀一把,嚷骂

  前来。氏惧计氏寻闹,将中门关闭。计氏遂嚷至大门内,骂说:‘一个

  汉子,你霸住得牢牢的,成二三年,面也不见!我还有甚么碍你眼处,

  你还要铺谋定计,必定叫我远避他乡!两个姑子又不是在我手走起,一

  向在你家行动,这武城手掌大城,大家小户,谁人不识得两个姑子?忘

  八!淫妇!诬我清天白日和道士和尚有奸,叫了我父兄来,要休我回去!

  忘八!淫妇!出来!我们大家同了四邻八舍招对个明白。若果然不是个

  姑子,真是和尚道士,岂止休逐!你就同了街坊,我情愿伸着脖子,凭

  你杀剐!若是淫妇忘八定计诬陷我,合你们一递一刀,捅了对命!……’

  等语。有在官邻妪高氏,见计氏在大门内嚷叫,随将计氏拉劝进内。(

  高氏证)

     本月初七日,计都仍同计奇策前来接取计氏回家,计氏称说收拾未

  完,待初八日早去未迟。计都等随自回去。计氏于初七日夜,不知时分,

  妆束齐整,潜至氏房中门上,用带自缢身死。(小夏景等证)跟同计都、

  计奇策并计门不在官族人将计氏身尸卸下,于本日申时用棺盛敛讫。

     计都痛女不甘,遂将氏设计谋害情由,告赴本县。有已故胡知县票

  差在官快手伍圣道、邵强仁拘拿。伍圣道、邵强仁俱不合向晁源索银二

  百两,分受入己,卖放不令氏出官,止将晁源等一干原、被、干证,俱

  罚纸、谷、银两不等,发落讫。

     计奇策痛妹计氏冤死不甘,于某年月日随具状为人命事赴分巡东昌

  道李老爷案下告准,蒙批:‘仰东昌理刑厅究招,解。’

     该东昌府理刑褚推官将氏等一干人犯拘提到官,逐一隔别研审前情

  明白:

     看得施氏惑主工于九尾,杀人毒于两头。倚新间旧,蛾眉翻妒于入

  宫;欲贱凌尊,狡计反行以逐室。乘计氏无自防之智,窥晁源有可炫之

  昏,鹿马得以混陈,强师姑为男道;雌雄可从互指,捏婆塞为优夷。桑

  濮之秽德以加主母,帷簿之丑行以激夫君。剑锋自敛,片舌利于干将;

  拘票深藏,柔曼捷于急脚。若不诛心而论,周伯仁之死无由;第惟据

  迹以观,吴伯之奸有辨。合律文威逼之条,绞无所枉;抵匹妇含冤之

  缢,死有余辜。

     晁源升斗之器易盈,辘轴之心辄变。盟山誓海,夷凤鸣于脱屣之轻;

  折柳攀花,埒乌合于挟山之重。因野鹜而逐家鸡,植繁花而推蒯草。夺

  宠先为弃置,听谗又欲休离。以致计氏涉淇之枉不可居,覆水之惭何以

  受?无聊自尽,虽妾之由;为从加功,拟徒匪枉。

     伍圣道、邵强仁鼠共猫眠,擒纵惟凭指使;狈因狼突,金钱悉任箕

  攒。二百两自认无虚,五年徒薄从宽拟。

     海会不守玄虚之戒,引类呼朋;郭氏抉离清净之关,穿房入屋。致

  起衅端,酿成祸患,寻源溯委,并合杖惩。

     四名口:计奇策年三十五岁,高氏年五十余岁,小柳青年一十七岁,

  小夏景年一十三岁,各供同。

     五名口:晁源年三十岁,伍圣道年六十二岁,邵强仁年三十三岁,

  海会年二十四岁,郭氏年四十二岁,各招同。

     一,议得施氏等所犯:施氏合依威逼期亲尊长致死者律,绞,秋后

  处决;晁源依威逼人致死为从减等,杖一百,流三千里;伍圣道、邵强

  仁合依诈骗官私以取财者,计赃以盗论,免刺,一百二十贯以上,杖一

  百,流三千里;海会、郭氏合依不应得为而为之事理重者律,仗一百。

  除施氏死罪不减外,晁源、伍圣道、邵强仁俱杖八十,徒五年;海会、

  郭氏俱杖七十。晁源系监生有力,海会、郭氏系妇人,俱准收赎;伍圣

  道、邵强仁系衙役,不准赎折,配发冲驿充徒,依限满放。理合解审施

  行。

     一,照出计奇策告纸银二钱五分,高氏、小柳青、小夏景、伍圣道、

  邵强仁、海会、郭氏各民纸银二钱,晁源官纸银四钱,又该赎罪,晁源

  折纳工价银二十五两,海会、郭氏各收赎银一钱五分,俟详允,追封贮

  库,作正支销。伍圣道、邵强仁原许晁源二百两,非本主告发之赃,合

  追入官。晁源监生,报部除名。伍圣道、邵强仁快手,革役另募。

     计奇策原赔计氏妆奁地一百亩,退还计奇策耕种,通取实收收管,

  领状缴报。余无再照。


  将详文书册一一写得端正,批上佥了花押。次日,原差同一干人犯点了名,珍哥、晁源、伍圣道、邵强仁都钉了手丑交付原差带去往巡道解审。

  晁源、珍哥到了这个田地,也觉得十分败兴,仍同差人到了下处。晁源央那差人要他松放了丑镣。差人道:“这丑,相公,你不是带得惯的,娘子是越发不消说得了,这是自然要松的,我们蒙相公厚爱,也自然允肯。叫相公、娘子带了走路?只是还在城里,且不敢开放。褚爷常要使人出来查的。万一查出,我们大家了不得。待起身行二三十里路方好开得哩。”收拾了行李,备了头口,扎缚了车辆。晁源因带了手丑,不好骑得马,雇了一顶二人小轿坐着,妇人上了车辆,伍圣道两个依旧上了板门。

  行有二十余里,晁源又央差人放丑。差人道:“这离临清不上百里多路,爽俐带着走罢;放了,到那里又要从新的钉,大觉费事哩。”这差人指望这松放了丑要起发一大股钱,晁源听了他几句哨话,便认要一毛不拔的;到了这个其间,那差人才慢慢的一句一句针将出来,晁源每人又送了二十两银子,方才三句苦两句甜替他们开放了丑。

  那邵次湖夹得恶血攻心,在板门上一阵阵只是发昏,喝了一碗冷水,方不叫唤了。也只说他心定好些,却是“则天毕命之”了。一干人只得俱在路上歇住了脚。从人寻了地方保甲来到,验看了明白,取了不扶甘结,寻了一领破席将尸斜角裹了,用了一根草绳捆住,又拨两个小甲掘了个浅浅的坑,浮土掩埋了,方才起身又走。

  天气渐夜上来,寻了下处。那晁源、珍哥就如坎上一万顶愁帽的相似。那伍小川也只挨着疼愁死。只是那些差人欢天喜地,叫杀鸡,要打酒,呼了几个妓姐,叫笑得不了,这都是晁源还帐。睡到明日大亮,方才起来梳洗,又吃刮了一顿酒饭。晁源与他们打发了宿钱,一干人众方又起身前进。进了临清城门,就在道前左近所在,寻了下处。众人吃晚饭,差人仍旧嫖娼嚼酒个不歇,看了那伍小川、邵次湖的好样,也绝没一些儆省,只是作恶骗钱。

  次早,各人都草草梳洗,吃了早饭,差人带了一干人犯,赴道投文。那巡道逐名点了批回,原差呈上邵次湖身死的甘结,分付次日早堂听审。回到下处,脱不了还是满堂向隅,只有那些差人欢乐。晁源与珍哥抱了头哭道:“我合你聚散死生,都只有明朝半日定了!”晁源丝毫没有怨恨珍哥起祸的言语,只说:“官司完日,活着的,我慢慢报仇;死了的,我把他的尸首从棺材里倾将出来,烧得他骨拾七零八落,撒在坡里,把那二百二十两买的棺材,舍了花子!”咬恨得牙辣辣响。倒是珍哥被那日计氏附在身上采打了那一顿,唬碎了胆,从那日起,到如今不敢口出乱言。哭了一场,两个勉强吃了几杯酒,千万央了差人许他两个在一床上睡了。

  次早,吃了饭,都到道前,开了门,投文领文毕了,抬出解牌来,原差将一干人带了进去。晁源、珍哥、伍小川依旧上了手丑,系了铁绳,跪在丹墀下面。那巡道的衙门,说那威风,比刑厅又更不同。只见:


     居中大大五间厅,公案上猴着一个寡骨面、薄皮腮、哭丧脸弹阎罗

  天子;两侧小小三间屋,棚底下蚊聚许些泼皮身、鹰嘴鼻、腆凸胸脯混

  世魔王。升堂鼓三吼狮声,排衙杖廿根狗腿。霜威六月生寒,直使奸豪

  冰上立;月色望时呈彩,应教良善镜中行。十八属草偃风清,百万家恩

  浓露湛。


  那巡道也将一干人犯一个个单叫上去,逐一隔别了研审。当初刑厅审的都是句句真情,这覆审还有甚么岔路?拔了签,将晁源二十大板,珍哥褪衣二十五板,伍小川一拶二百敲,海会、郭姑子每人一拶。原来妇人见官,自己忖量得该去衣吃打的,做下一条短短的小裤绷在臀上,遮住了那不该见人所在,只露出腿来受责。珍哥却不曾预备,那日也甚不成光景。幸得把钱来受了苦,打得不十分狼狈。拶打完了,将回文交付了原差,发了批回。公文上都是东昌府开拆,批上却注人犯带回东昌府收问。方知驳了本府,但不知怎样批详。托了原差,封了二两银子,往道里书房打听。

  晁源、珍哥也都打得动弹不得,央了差人在临清住了,请外科看疮。那差人在临清这样繁华所在,又有人供了赌钱,白日里赌钱散闷;又有人供了嫖钱,夜晚间嫖妓忘忧。有甚难为处,一央一个肯,那怕你住上一年。晁源珍哥疼得在上房床上叫唤,伍小川在西边厢房内炕上哀号,把一所招商客店弄得好象枉死罗城。

  那高四嫂只说刑厅问过了,也就好回去,不料还要解道,如今又驳了本府,听的说还要驳三四次,不知在那州那县,那得这些工夫跟了淘气?若是知道眉眼高低的婆娘,见他们打得雌牙裂嘴的光景,料且说得又不中用,且是又受了他这许多东西,也该不做声。他却喃喃呐呐,谷谷农农,暴怨个不了。晁源也是着极的人,发作起来,说道:“你说的是我那鸡巴话!我叫你钻干着做证见来?你暴怨着我!我为合你是邻舍家,人既告上你做证见了,我说这事也还要仗赖哩,求面下情的央己你,送你冰光细丝三十两、十匹大梭布、两匹绫机丝绸、六吊黄边钱,人不为淹渴你,怕你咬了人的鸡巴!送这差不多五十两银子己你,指望你到官儿跟前说句美言,反倒证得死拍拍的,有点活泛气儿哩!致的人问成了死罪,打了这们一顿板子!别说我合你是邻舍家,你使了我这许些银钱,你就是世人,见了打的这们个嘴脸,也不忍的慌!狠老扶的!心里有一点慈气儿么!你待去,夹着那臭扶就走!你还想着叫我央你哩!这不是钱?你拿着一吊做盘缠往家跑,从此后你住下不住下与我不相干了!你往后住下了,我也不能管你的饭管你的头口了!‘秀旁牛’,请行。”

  高四嫂道:“该骂!这扯淡的老私窠子,没主意的老私窠子!那日为甚么见他央及央及,就无可无不可的夹着扶跟了他来!官儿跟前,我没的添减了个字儿来?贼忘恩负义砍头的!贼强人杀的!明日府里问,再不还打一百板哩!我再见了官,要不证的你也戴上长板,我把高字倒写己你!一边数说着骂,一边收拾着被套,走到晁源床底下扯了一吊钱。抗上褥套,往外就走。一个差人正在大门底下坐着板凳,在那里修脚,看见高四嫂背了褥套,挂了一吊钱,往外飞跑,脚也没修得完,趿了鞋,赶上拉住,问说:“是甚缘故?”拦阻得回来,差人剖断了一阵,放下了褥套。晁源道:“我已是打发了路费,你已是起身去了。这是差公留回你来,以后只是差公照管你了。你黑夜也不消往这屋里睡,就往差公那屋里睡去!”高氏道:“没的家放屁!叫你那老婆也往差人屋里睡去!”晁源道:“俺老婆往后得合差人睡,还少甚么哩!只怕还不得在差人屋里睡哩!”说着,合珍哥都放声叫皇天,大哭了一场,倒是个解劝的住头。

  恰好往道里打听批语的差人抄了批语回来,交与小柳青送进与晁大舍看,晁大舍叫把烛移到床前,读那批语道:


     若计氏通奸僧道是真,则自缢犹有余恨;确验与计氏往来者,尼也,

  非僧也,非道也。而施氏无风生浪,激夫主以兴波;借剑杀人,逼嫡妻

  以自尽。论其设心造意,谋杀是其本条;拟之威逼绞刑,幸矣。晁源听

  艳妾之唆使,逼元妇以投缳;伍圣道倚役诈财,卖犯漏网;均配非诬。

  海会、郭姑子不守空门,入人家室,并杖允宜。第施氏罪关大辟,不厌

  详求,仰东昌府再确讯招报。


  晁大舍看了批语,大喜道:“这批得极是!已是把官司驳的开了!”珍哥也喜欢不了,叫晁大舍念与他听。晁大舍念道:“计氏通奸僧道是真,则自缢犹有余恨。这说计氏与僧道实实有奸,虽已吊死,情犹可恨哩。又说:计氏往来的,也有尼,也有道士,也有和尚。这说的话岂不是说死的不差么?这官司开了!”喜得怪叫唤的,旋使丫头暖上酒,合珍哥在床上大饮,把那愁苦丢开了大半。那些差人在外边说道:“晁相公,怎么这般喜欢起来?难道是详上批得好了?却怎么道里师父对我说,详上批得十分利害,却是怎生的意思。”

  晁大舍与珍哥吃了一更天气的酒,吹灯收拾睡下。到了次早,两个的棒疮俱变坏了,疼得象杀猪般叫唤,又急请了外科来看,说是行了房事,要成顽疮了,必得一两个月的工夫,方可望好。

  那伍圣道又夹拶的十分沉重,一日两三次发昏;又住了五六日,那伍圣道凡遇发昏时节,便见邵次湖来面前叫他同到阴司对理别案的事情。后来不发昏的时节,那邵次湖时刻不离的守在跟前;又过了一两日,不止于邵次湖一个了,大凡被他手里摆布死的人没有个不来讨命;有在他棒疮上使脚踢的,拿了半头砖打的,又有在那夹的碎骨头上使大棍敲的,在那被拶的手上使针掇的,千式百样的。自己通说受不得的苦,也只愿求个速死。

  又过了五六日,晁大舍合珍哥都调理得不甚痛楚,原差也不敢十分再迟,撺掇要收拾起身往东昌府去。晁大舍、珍哥怕墩得疮疼,都坐不得骡车,从新买了卧轿,两个同在轿内睡卧,雇了两班十六名夫抬着。别的依旧坐车的坐车,骑骡马的骑了骡马。那伍小川那两根腿上合那两只脚,两只手,白晃晃烂的露着骨头,没奈何了也只得上了板门,也雇了六个人,两班抬着。算还了房钱饭钱,辞谢了店家的搅扰,大家往东昌回转不提。

  却说伍小川也明知死在早晚,只指望还得到东昌,一来离家不远,二来府城内也好买材收敛他的尸骸,免似那邵次湖死在路旁,使了一领破席埋了。不料头一日仍到了前日来的那个旧主人家歇了。伍小川虽是苦不可言,却自说道:“那邵次湖的魂灵与那些讨命的屈鬼都不曾跟来。”

  次日起来,大家吃了早饭,依前起身。行到那前日邵次湖死的所在,只见伍小川大叫道:“列位休要打我!邵兄弟,你拦他们一拦,我合你们同去就是了!”张了张口,不禁儿蹬歪就“尚飨”去了。一干人众还在那前日住下的所在歇了轿马车辆。差人依旧寻见了前日的乡约地保,要了甘结,寻了三四片破席,拼得拢来,将尸裹了。就在那邵强仁的旁手,也掘了一个浅浅的坑,草草埋了。

  却待起身,那约保向晁大舍讨几分酒钱,晁大舍不肯与他。人也都说:“成几百几十的,不知使费了多少,与他几十文也罢了。两次使了他两领破席,又费了他两张结状。”晁大舍的为人,只是叫人掐住脖项,不拘多少,都拿出来了;你若没个拿手,你就问他要一文钱也是不肯的。那约保见他坚意不肯把与,说道:“不与罢了,只是你明日回来解道,再要死在此间,休想再问我要席!”一面骂着,回去了。晁住勒回马去,要赶上打他。被那个保正拾起鸡子大的一块石来,打中那马的鼻梁,疼的那马在地上乱滚。只为着几十文钱,当使不使,弄了个大没意思。直至日将落的时分,进了府城,仍旧还在那旧主人处住下。

  次日,往府里投了文,点过名去。又次日,领文,方知批了聊城县。聊城审过,转详本府,又改批了冠县。一干人犯又跟到冠县,伺候十多日,审过,又详本府,仍未允详,又改批了茌平县。一干人犯又跟到茌平,又伺候了半个月,连人解到本府。虽是三四次驳问,不过是循那故事,要三驳方好成招。一个刑厅问定、本道覆审过的,还指望有甚么开豁!本府分付把人犯带回本县,分别监候,讨保,听候转详。由两道两院一层层上去,又一层层批允下来,尽依了原问的罪名。珍哥武城县监禁,晁源讨保纳赎,伍圣道、邵强仁着落各家属完赃,海会、郭氏亦准保在外。其余计奇策、高氏、小柳青、小夏景俱省放宁家。

  武城县发放了出来,晁源把了珍哥的手,送珍哥到了监门首,抱了头哭得真也是天昏地暗。看的人也都坠泪。公差要缴监牌,不敢停留,催促珍哥进了监去。晁源要叫两个丫头跟进去伏事,那禁子不肯放进。差人说道:“晁相公待人岂是刻薄的?况正要仗赖你们的时节,你放他两个丫头进去不差。”那禁子也就慨允了,番转面来说道:“晁相公,你放心回去。娘子在内,凡百我们照管,断不叫娘子受一点屈待。但凡传送什么,尽来合我们说,没有不奉承的。”晁大舍称谢不尽,说:“我一回家去,就来奉谢;还送衣服铺盖。”与他作了别,走回家去。这个凄惨光景,想将来也甚是伤悲,却不知怎生排遣有那旁人替他题四句诗道:

  财散人离可奈何?监生革去妾投罗!早知今日无聊甚,何似当初差不多!



醒世姻缘传 第01回 第02回 第03回 第04回 第05回 第06回 第07回 第08回 第09回 第10回 第11回 第12回 第13回 第14回 第15回 第16回 第17回 第18回 第19回 第20回 第21回 第22回 第23回 第24回 第25回 第26回 第27回 第28回 第29回 第30回 第31回 第32回 第33回 第34回 第35回 第36回 第37回 第38回 第39回 第40回 第41回 第42回 第43回 第44回 第45回 第46回 第47回 第48回 第49回 第50回 第51回 第52回 第53回 第54回 第55回 第56回 第57回 第58回 第59回 第60回 第61回 第62回 第63回 第64回 第65回 第66回 第67回 第68回 第69回 第70回 第71回 第72回 第73回 第74回 第75回 第76回 第77回 第78回 第79回 第80回 第81回 第82回 第83回 第84回 第85回 第86回 第87回 第88回 第89回 第90回 第91回 第92回 第93回 第94回 第95回 第96回 第97回 第98回 第99回 第100回 凡例 弁言 引起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