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醒世姻缘传
跳转到: 导航搜索


  世态黑沉沉,刻毒机深。恩情用去怨来寻。

  到处中山狼一只,张牙爪,便相侵。

  当日说知心,绵里藏针。险过远水与遥岑。

  何事腹中方寸地,把刀戟,摆森森?


                             ——右调《增字浪淘沙》


  话说太监王振虽然作了些弥天的大恶,误国欺君,辱官祸世,难道说是不该食他的肉,寝他的皮么?依我想将起来,王振只得一个王振,就把他的三魂六魄都做了当真的人,连王振也只得十个没卵袋的公公。若是那六科给谏、十三道御史、三阁下、六部尚书、大小九卿、勋臣国戚合天下的义士忠臣,大家竖起眉毛、撅起胡子、光明正大,将出一片忠君报国的心来事奉天子,行得去,便吃他俸粮,行不去,难道家里没有几亩薄地?就便冻饿不成?定要丧了那羞恶的良心,戴了鬼脸,千方百计,争强斗胜的去奉承那王振做甚?大家齐心合力,挺持得住了,难道那王振就有这样大大的密网,竭了流,打得干干净净的不成?却不知怎样,那举国就象狂了的一般,也不论甚么尚书阁老,也不论甚么巡抚侍郎,见了他,跪不迭的磕头,认爹爹认祖宗个不了!依了我的村见识,何消得这样奉承!后来王振狠命的撺掇正统爷御驾亲征,蒙了土木之难。正统爷的龙睛亲看他被也先杀得稀烂,两个亲随的掌家刘锦衣、苏都督同时剁成两段。依我论将起来,这也就是天理显报了。他的弟侄儿男,荫官封爵的,都一个个追夺了,也杀了个罄尽。又依我论将起来,这也算是国法有灵了。却道当初那些替他舔屁股的义子义孙,翻将转那不识羞的脸来,左手拿了张稀软的折弓,右手拿了几枝没翎花的破箭,望着那支死虎邓邓的射。有的说他不死,有的说他顺了也先,有的说他死有余恨,还该灭他三族,穷搜他的党羽。穷言杂语,激聒个不了。若再依我的村见识,他已落在井中不上来了,又只管下那石头做甚?

  那苏都督、刘锦衣恃了王振的掌家,果然也薰天的富贵了几年;依达人看将起来,不过还似他当初的时节,扮了一本《邯郸梦》、《南柯梦》的一般;后来落了个身首异处,抄没了家私,连累了妻子。若说那梁安期,不过是刘锦衣姑表外甥,胡君宠也不过是苏都督闺女的儿子,两个原不曾帮了他两家作恶,也不甚指了他两家的名色诈人,不过是每人作兴了千把银子,扶持了个飞过海的前程,况还都不曾选出官去,真是狐狸小丑,还寻他做甚?却道那些扒街淘空的小人,你一疏,我一本,又说有甚么未净的遗奸,又说有甚么伏戎的余孽,所以那梁生、胡旦都在那搜寻缉访的里边。行开了文书,撒开了应捕,悬了一百两的赏格,要拿这一班倚草附木的妖精。渐渐的俱拿得差不多了。

  梁生、胡旦藏得这所在甚好,里边没人敢传将出去,外边又没人敢寻将进来,倒也是个铜墙铁壁。争奈那晁家的父子都有一件毛病,好的是学那汉高祖专一杀戮功臣。晁老儿虽是心里狠,外面还也做不出来,见梁生、胡旦没了势力,忖量得他断不能再会干升了。后来因他又与徐翰林相处,他如今自身也难保,还惧怕他做甚?辗转踌躇几番,要首将出去;即不然,也要好好打发他出门。当不得外面一个讲王道的西宾邢皋门,冷言讽语,说甚么病鸟依人,又讲甚么鲁朱家与季布的故事,孔褒与张俭的交情。晁老怕他议论,不好下得手。又亏不尽有一个煞狠要丈夫做人,不肯学那东窗剥柑子吃的一个贤德夫人,屡屡在枕边头说道:“我们在华亭,幸得急急离了那里;若再迟得几时,江院按临,若那些百姓一齐告将起来,成得甚么模样?亏不尽他两个撺掇我们早早离了地方,又得这等一个好缺。虽是使了几两银子,我听得人说,我们使了只有一小半钱。如今至少算来将两年,也不下二十万银子,这却有甚么本利?这也都是两个的力量。我们如今在这里受荣华,享富贵,怎好不饮水思源?况他两个,我听说多有亲戚朋友,他却不去投奔,却来投奔我们,他毕竟把我们当他一个好倚靠的泰山。我们不能庇护他罢了,反把他往死路里推将出去,这阿弥陀佛,我却下变不得。”所以晁老听了这些语,那心头屡次被火烧将起来,俱每次被那夫人一瓢水浇将下去。于是这梁生、胡旦也还没奈何容他藏在里边。然虽是说不尽得了夫人解劝的力量,其实得了那跨灶干蛊的儿子不在跟前。若这个晁大舍一向住在衙中,你即有夫人的好话,晁老却不敢不听儿子的狂言。别人怕得那晁大舍是一个至奸险至刻毒的小人,他却看得儿子就如那孔夫子、诸葛亮的圣智!

  谁知这胡旦、梁生的难星将到。五月十二日,晁大舍到了张家湾,将船泊住,且不差人衙里报知,要打发小班鸠回去:除了家里预先与过的不算,又封了二十五两银子;沿路零零碎碎,也做过了许多衣裳;又与了四两重一副手镯、四个金戒指、一副金丁香,也还有许多零碎之物;又称了四两银子交与船上的家长,作回去的四十日饭钱,叫还在船上带他回去,将那剩的米面等物俱留与用度。跟他的小优儿,另外赏了二两纹银。方才先差了人往衙内通报,随后也就开船前进。临要上岸,又与小班鸠在官舱后面,却不知做了些甚么事件,喘吁吁的出来。岸上拨了许多马匹,抬了老晁坐的大轿,别了班鸠,前呼后拥的进州去了。到后面见了爹娘,说了些家常里短的话。看人搬完了行李,出到书房与邢皋门相见。许久,又走到胡旦、梁生那里叙了寒温。那胡旦梁生心里算计,有了结义的盟兄到了,一定凡百更是周全,越发有了倚靠;谁知坐不稳龙霄宝殿罢了,还只怕要銮驾过尽哩!

  过得两三日,与晁老说起胡旦、梁生的事来,那晁大舍说出那些伤天害理刻薄不近人情的言语,无所不至,也没有这许多口学他的说话。晁老听了,就如那山边的顽石听那志公长老讲《法华经》的一般,只是点头。又有晁夫人说道:“小小年纪,要往忠厚处积泊,不要一句非言,折尽平生之福。我刚刚劝住了你爹,你却又发作了。你既知他是戏子小唱,谁叫托他做事,受他的好处?又谁叫你与他结拜弟兄?这样用人靠前,不用人靠后的事,孩儿,你听我说,再休做他。你一朵花儿才开,正要往上长哩。”那晁大舍驴耳朵内晓得甚么叫是忠言!旁边又有一个父亲帮助他,怎得不直着个脖子,强说:“娘晓得甚么!人谁不先为自己?你如今为了他,这火就要烧着自己屁股哩!咱如今做着现任有司官,家里窝藏着钦犯,这是甚么小罪犯!咱己他担着是违背圣旨,十灭九族!拿着当顽哩!”晁夫人道:“没的家说!他作反来?那里放着违背圣旨十灭九族?有事我耽着!”晁老道:“你女人晓得甚么!大官儿说得是。”晁夫人道:“狗!是什么不是!我只说是爷儿们不看长!”吃了午饭,打发晁老上了晚堂。

  晁大舍走到原先住的东书房内,叫了晁书、晁凤到跟前,说道:“你们别要混帐,没有主意,听老奶奶的话。那两个戏子是朝廷钦犯,如今到处画影图形的拿他,你敢放在家里藏着!这要犯出来,丢了官是小事,只怕一家子吃饭家伙都保不住哩。我想起来,他使咱这们些银子,要不按他个嘴啃地,叫他善便去了,他就展爪。咱头信狠他一下子,己他个翻不的身!如今见悬着赏,首出来的,赏一百两银子哩。你们着一个明日到城上,我写一张首状,你拿着,竟往厂卫里递了,带着人回来捉他。只咱知道,休叫老奶奶听见。就是别人跟前也休露撒出一个字来。一百两银子的赏哩!每人分五十两,做不的个小本钱么?”

  晁书看着晁凤说道:“明日你去罢,挣了赏来也都是你的。不知怎么,我往京里走的生生的。”晁凤道:“还是你去,我干不的事;先是一个心下不得狠,怎么成的?”晁大舍望着晁凤哕了一口,道:“见世报!杭杭子的腔儿!您怕这一百两银子扎手么?”二人道:“这事大爷再合老爷商议,别要忒冒失了。依小人们的愚见,这不该行。他在咱身上的好处不小,这缺要不着他的力量,咱拿四五千两银子还没处寻主儿哩。就是俺两个在苏都督家住了四五十日,那一日不是四碟八碗的款待?他认得咱是谁!他也不过是为小胡儿。他就在咱家住些时,只当是回席他。就是昨日华亭的事,也该感激他;要不是他,咱那里寻徐翰林去?若不着这一封挡戗的书去,可不就象阴了信的炮仗一般罢了?咱就按他个嘴啃地,他就爬不起来?那南人们有根子哩。”晁大舍道:“你这都象那老奶奶的一样淡话!开口起来就是甚么天理,就是甚么良心,又是人家的甚么好处,可说如今的世道,儿还不认的老子,兄弟还不认的哥哩!且讲甚么天理哩,良心哩!我齐明日不许己你们饭吃,我就看着你们吃那天理合那良心!我生平是这们个性子:咱该受人掐把的去处,咱就受人的掐把;人该受咱掐把的去处,就要变下脸来掐把人个够!该用着念佛的去处,咱旋烧那香,迟了甚来?你夹着屁股嘈远子去墩着。你看我做,你只不要破笼罢了!透出一点风去,我摔了你们的腿!”把晁凤、晁书雌了一头灰,撵过一边去了,倒背了手,低着头,在那院子里走过东走过西,肚里思量妙计。

  到了次日清早,梳过头,走到梁生两个的房里坐下,问道:“二位贤弟没有带得甚么银子么?”二人道:“也有几两,不多。是待怎样?”大舍道:“本府差下人来,要一万两军饷,不拘何项银两,要即刻借发,可可的把库里银子昨日才解了个罄尽。这军储要紧,咱只得衙里凑借与他,等征上来还咱。”梁生两个道:“有几两银子都放手出去了,那日往这里来,谁敢再出去讨?要只将现有的几两银子带了来,两个合将拢来,不知够六百两不够。”一边从皮箱内零零碎碎的兜将拢来,却是六百三十两。梁生二人一封封递将过去,要留下那三十两零头。晁大舍道:“连那三十两都凑在里边罢了。”外面总用了包袱包裹的结结实实的,把胡旦的一根天蓝鸾带捆了,叫了人抗到他自己房内。又嘱付教不要与邢皋门、晁凤、晁书知道。

  又过了一日,晁大舍把一本报后边空纸内故意写了个厂卫的假本,说访得胡君宠、梁安期躲藏通州知州晁思孝衙内,请旨差人捉拿。故意拿了报,慌张张的走到梁生门房里,故意教人躲开了,说道:“事体败露,不好了!如今奉了旨,厂卫就有差人到了!若进来搜简的没有,还好抵赖;若被他搜简出去,你二人是不消说得,我们这一家都被你累死了!”梁生两个慌做一团,没有计策,只是浑身冷战。晁大舍说:“没有别计,火速收拾行李,我着人送你们到香岩寺去,交付与那个住持藏你们在佛后边那夹墙里面。那个去处是我自己看过的,躲一年也不怕有人寻见。那个和尚新近被强盗扳了,是家父开了他出来,他甚感我们的恩,差人去分付他,他没有敢放肆的。事不宜迟,快些出去!”二人急巴巴收拾不迭,行李止妆了个褥套,别样用不着的衣裳也都丢下了。梁生道:“有零碎银子且与几两,只怕一时缓急要用。”晁大舍道:“也没处用银子,我脱不了不住的差出人去探望,再捎出去不迟。”二人也辞不及邢皋门,说:“我们还辞辞老爷奶奶出去。”晁大舍道:“略等事体平平,脱不了就要进来,且不辞罢。”开了衙门,外面已有两个衙门的人伺候接着。晁大舍道:“我适才已是再三分付详细了。你二人好生与我送去,不可误事。”两个衙门人连声,替他抗了褥套去了。

  原来香岩寺在通州西门外五里路上,那送去的二人扛了褥套,同梁生、胡旦出了西门,走到旱石桥上,大家站住了歇脚,一人推说往桥下解手,从小路溜之而已。又一个说道:“这还有五六里大野路,我到门里边叫两匹马来与二位相公骑了,好去。”梁生二人道:“路不甚远,我们慢慢走去罢。”那人道:“见成有马,门里边走去就牵来了。”将褥套阁在桥栏干上,也就做了一对半贤者。那梁胡二人左等右等,从清早不曾吃饭,直到了晌午,那一个先去解手的是不消说得,已是没有踪迹了;这一个去牵马的也一去无音了。那时正是六月长天,饿得肚里热腾腾的火起。那旱石桥下,倒是个闹热所在,卖水果的,卖大米水饭的,一行两行的挑过。怎当梁胡二人半个低钱也不曾带了出来,空饿得叫苦连天,却拿甚么买吃?两个心里还恨说道:“这两个差人只见我们两个换了这褴褛衣裳,便却放不在眼里!那晓得我们是晁大舍的义弟。过两日,见了晁大舍,定要说了打他!”又想自己耽着一身罪名,要出来避难的,却怎坐在这冲路的桥上?幸喜穿了破碎的衣裳,刚得两薄薄的被套,不大有人物色。商量不如自己抗了行李,慢慢的向到香岩寺去。晁大舍曾言已着人合住持说过了,我们自去说得头正,他也自然留住。”

  各人把被套抗在肩头,问了路,走了五六里,倒也果然有座香岩寺,规模也甚是齐整。二人进了山门,又到了佛殿上叩了头,问了那住持的方丈。两个径自走进客座里面,只见一个小僧雏走来问道:“你二人是做甚的?”梁胡两个道:“我们是州太爷衙里边出来的亲眷,特来拜投长老。”那僧雏去了一会,只见那长老走将出来。但见:


     年纪不上五十岁,肉身约重四百斤。鼾鼾动喘似吴牛,赳赳般狠如

  蜀虎。垂着个安禄山的大肚,看外像,有似弥勒佛身躯;藏着副董太师

  的歪肠,论里边,无异海陵王色胆。


  两个迎到门外,那和尚从新把他两个让到里面,安了坐,略略叙了来意。长老看他两个都才得二十岁的模样,那梁生虽是标致,还有几分象个男子,那个胡旦娇媚得通似个女人,且是容貌又都光润,不象是受奔波的,却如何外面的衣服又这等破碎?再仔细偷看他们的里面,却也虽不华丽,却都生罗衫裤,甚是济楚。若果是州衙里亲眷,怎又没个人送来?虽说有两个人,都从半路里逃去,这又是两头不见影的话。又怎生不留他在衙里,却又送他往寺里来?只怕果是亲眷,在衙里干了甚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走出来了,又该走去罢了,如何反要住在这里?他说不住使人出来探望,且再看下落。一面叫人收拾斋来吃了。

  这寺原是奉皇太后敕建,安藏经焚修的所在,周围有二三十顷赡寺的地;所以这和尚是钦授了度牒来的,甚是有钱,受用得紧。虽是素斋,却倒丰洁。二人吃了斋,和尚收拾了一座净室,叫他两个住歇。等到日夕,掌了灯,何尝有个人来探问!又留吃了晚斋,乘了会凉,终不见个人影。两个还不道是晁大舍用了调虎离山计,只疑道是转了背,锦衣卫差人到了,正在衙里乱哄,也未可知。但没个凭据,怎好住得安稳。

  连住了三四日,和尚径不见有个州里的人出来,一发疑心起来,要送他两个起身。二人道:“我们的行李盘缠尽数都在衙里。原说待几日就使人接了进去,所以丝毫也不曾带了出来。每人刚得一个梳匣,两三把钥匙,此外要半个低钱也是没有的,怎么去得?待我写一封书,老师傅使个的当人下到州里,讨个信息出来。”讨了一个折柬,一个封筒,恐怕和尚不信,当了和尚的面,写道:


     前日揖别仁兄,未及辞得老爷奶奶,歉歉!送的两人俱至一石桥上,

  一个推说净手,一人推去催马,俱竟去不来。弟等候至午转,只得自肩

  行李,投托寺内。幸得长老大看仁兄体面,留住管待。近日来信息不通,

  弟等进退维谷。或住或行,速乞仁兄方略。手内片文也无,仍乞仁兄留

  意。知名不具。


  写完,用糨粘封了口。长老使了一个常往州里走动的人,叫他到州里内衙门口说:“三日前,衙里出来两位相公,住在寺里,等衙里人不出去,叫我送进这封书来。”把衙门的传了进去。晁大舍自己走到传桶跟前回说:“我衙里相公自然在衙里住,却怎的送到寺里?这却是何处光棍,指称打诈!即刻驱逐起身!稍迟,连满寺和尚都拿来重处!”唬得那个下书的金命水命的往寺里跑,将了原书,同了梁胡二人,回了长老的话。二人听得,都呆了半晌,变了面色,气得说不出话来。那长老便也不肯容留,只是见胡旦生得标致,那个不良的念头未曾割断。随即有两地方来到寺里查问,幸得那长老是奉敕剃度的,那地方也不敢放肆,说了说,去了。

  胡旦二人道:“我们去是半步也行不得的。没有分文路费,怎么动身?只好死在这里罢了!左右脱不了是死!”把那前后左右从根至尾的始末,怎样借银子,怎样打发出来,尽情告诉了那和尚。长老道:“原来是如此!这是大舍用了计。你那六百两和行李,准还那干官的银子。你倒是把实情合老僧说得明白,这事就好处了。你且放心住下,寺里也还有你吃的饭哩。你两个依我说,把头发且剃吊了,暂做些时和尚,不久就要改立东宫,遇了赦书,再留发还俗不迟。目下且在寺里住着,量他许大的人物也不敢进我寺里寻人。”胡梁两个道:“若得如此,我二人情愿终身拜认长老为师,说甚么还俗的话。况我们两个虽定下了亲,都还不曾娶得过门。若后来结得个善果,也不枉了老师父度脱一场。”

  且把这胡梁二人削发为僧的事留做后说。却说那晁大舍用了这个妙计,挤发出梁生、胡旦来了,那晁老钦服得个儿子就如孔明再生,孙庞复出。那日地方回了话,说道:“梁胡两个都赶得去了。”晁老喜得就如光身上脱了领蓑衣一般。只是那晁夫人听见儿子把梁生、胡旦打发得去了,心中甚是不快,恼得整两日不曾吃饭,又怪说:“这两个人也奇,你平常是见得我的,你临去的时节,怎便辞也不辞我一声,佯长去了?想是使了性子,连我也怪得了。但不肯略忍一忍?出到外面被人捉了,谁是他着己的人?”老夫人关了房门,痛哭了一个不歇,住了声,却又不见动静。丫头在窗外边张了一张,一声喊起,连说:“不好了!老奶奶在床栏干上吊着哩!”大家慌了手脚,掘门的掘门,拆窗的拆窗,从堂上请了晁老下来,从书房叫了晁源来到,灌救了半晌,刚刚救得转来。

  晁老再三体向丫鬟媳妇们,都说不知为甚。只是整两日不曾吃饭,刚才关了房门,又大哭了一场,后来就不见动静了,从窗孔往里张了一张,只见老奶奶在床上吊着。晁老再三又向晁夫人详问,果真是为何来。晁夫人道:“我不为甚么,趁着有儿子的时候,使我早些死了,好叫他披麻带孝,送我到正穴里去。免教死得迟了,被人说我是绝户,埋在祖坟外边!”晁老道:“我不晓得这是怎生的说话!这等一个绝好的儿子,我们正要在他手里享福快活半世哩,为何说这等不祥的言语?”晁夫人说:“我虽是妇人家,不曾读那古本正传,但耳朵内不曾听见有这等刻薄负义没良心的人,干这等促狭短命的事,会长命享福的理!怎如早些闭了口眼,趁着好风好水的时节挺了脚快活?谁叫你们把我救将转来!”那晁老的贤乔梓听了晁夫人的话也不免毛骨悚然。但那晁夫人还不晓得把他的银子劫得分文不剩,衣服一件也不曾带得出去,差了地方赶逐起身这些勾当哩!大家着实解劝了一番,安慰了晁夫人。事也不免张扬开去,那邢皋门也晓得了。正是:和气致祥,乖气致异。这样人家,那讨福器?从此后,那没趣的事也渐渐来也。



醒世姻缘传 第01回 第02回 第03回 第04回 第05回 第06回 第07回 第08回 第09回 第10回 第11回 第12回 第13回 第14回 第15回 第16回 第17回 第18回 第19回 第20回 第21回 第22回 第23回 第24回 第25回 第26回 第27回 第28回 第29回 第30回 第31回 第32回 第33回 第34回 第35回 第36回 第37回 第38回 第39回 第40回 第41回 第42回 第43回 第44回 第45回 第46回 第47回 第48回 第49回 第50回 第51回 第52回 第53回 第54回 第55回 第56回 第57回 第58回 第59回 第60回 第61回 第62回 第63回 第64回 第65回 第66回 第67回 第68回 第69回 第70回 第71回 第72回 第73回 第74回 第75回 第76回 第77回 第78回 第79回 第80回 第81回 第82回 第83回 第84回 第85回 第86回 第87回 第88回 第89回 第90回 第91回 第92回 第93回 第94回 第95回 第96回 第97回 第98回 第99回 第100回 凡例 弁言 引起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