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醒世姻缘传
跳转到: 导航搜索


  乾坤有善气,赋将来岂得问雌雄?有须眉仗义,脂粉成仁!

  青编彤管,俱足流风。休单说穆生能见蚤,严母且知终。

  圣贤识见,君子先几;闺媛后虑,懿躅攸同。

  谁说好相逢?为全交合受牢笼。牛马任呼即应,一味圆通。

  叹痴人不省,良朋欲避。慈母心悲,兀自推聋。教人爱深莫助,徒切忡忡!


                                ——右调《风流子》


  香岩寺的住持择了剃度的吉日与梁胡二人落了发。梁生的法名叫做“片云”,胡旦的法名叫做“无翳”。二人都在那住持的名下做了徒弟,随后又都拨与他事管,与那住持甚是相得。

  如今且说那邢皋门的行止。这个邢皋门是河南淅川县人,从小小的年纪进了学,头一次岁考补了增,第二遍科考补了廪。他这八股时文上倒不用心在上面钻研,只是应付得过去就罢了,倒把那正经工夫多用在典坟子史别样的书上去了,所以倒成了个通才;不象那些守着一部《四书》本经,几篇滥套时文,其外一些不识的盲货。但虽是个参政的公子,他的乃父是我朝数得起一个清官,况又去世久了,所以家中也只淡薄过得。自己负了才名,又生了一副天空海阔的心性,洒脱不羁的胸襟,看得那中举人进士即如在他怀袖里的一般。

  又兼他那一年往省城科举,到了开封城外,要渡那黄河,他还不曾走到的时节,那船上已有了许多人,又有一个象道士模样的,也同了一个科举的秀才走上船来,那个道人把船上的许多人略略的看了一看,扯了那个同来的秀才,道:“这船上拥挤的人忒多了,我们缓些再上。”复登了岸去。那个秀才问他的缘故,道士回说:“我看满船的人鼻下多有黑气,厄难只在眼下了。”说不了,只见邢皋门先走,一个小厮挑了行李,走来上船。那个道士见邢皋门上在船上,扯了那个秀才道:“有大贵人在上面,我们渡河不妨了。”那时正是秋水大涨,天气又不甚晴明,行了不到一半,只见一个遮天映日的旋风从水上扑了船来,船上梢公水手忙了手脚。只听见空中喝道:“尚书在船,莫得惊动!”那个旋风登时散开去,一霎时将船渡过。那些在船上的人大半是赶科举的秀才,听了空中的言语,都象汉高祖筑坛拜将,人人都指望要做将军,谁知单只一个韩信。大家上了岸,那个道人另自与邢皋门叙礼,问了乡贯姓名,临别,说道:“千万珍重!空中神语,端属于公,十五年间取验。楚中小蹶,不足为意,应中流之险也。此外尽俱顺境,直登八座。”邢皋门逊谢而别,后来果然做到湖广巡抚。为没要紧的事被了论,不久起了侍郎,升了户部尚书。这是后日的结果,不必细说。他指望那科就可中得,果然头场荐了解,二场也看起来,偏偏第三场落了一问策草,誉录所举将出来,监临把来堂贴了,房考等三场不进去,急得只是暴跳,只得中了个副榜。想那道士说十五年之间,并不许今科就中,别人倒替他烦恼,他却不以为事,依旧是洒洒落落的襟怀。

  有一个陆节推,其父与邢皋门的父亲为同门的年友,最是相知,那个年伯也还见在。陆节推行取进京,考选了兵科给事,因与邢皋门年家兄弟,闻得他家计淡薄,请他到京,意思要作兴他些灯火之资,好叫他免了内顾,可以读书,差了人竟到淅川县来请他。他也说帝王之都不亲自遍历一遭,这闻见毕竟不广,遂收拾了行李,同来人上了路。不半月期程,到了陆给事衙内,相见甚是喜欢。连住了三个月,也会过了许多名士,也游遍了香山碧云各处的名山,也看了许多的奇物,也听了许多的奇闻,也看了许多的异书秘笈,心里甚是得意,道:“不负了此行。”

  陆给谏旋即管了京营,甚是热闹。陆给谏见他绝没有干预陈乞的光景,又见他动了归意,说道:“请了兄来,原是因年伯宦囊萧索,兄为糊口所累,恐误了兄的远大,所以特请兄来,遇有甚么顺理可做的事,不惮效一臂之力,可以济兄灯火。况如今京营晨边尽有可图的事,兄可以见教的,无妨相示。”邢皋门道:“但凡顺理该做的事,兄自是该做,何须说得?若是那不顺理不该做的,兄自是做不去,我也不好说得,坏了兄的官箴,损了我的人品。况且钱财都有个分定,怎强求得来?蒙兄馆谷了这几时,那真得处不少。那身外的长物要他做甚!”陆给谏道:“兄的高洁真是可敬,但也要治了生,方可攻苦。”邢皋门道:“也还到不得没饭吃的田地哩。”

  又过几日,恰好晁老儿选了华亭知县。陆给谏因是亲临父母官,晁老又因陆给谏是在朝势要,你贵我尊,往来甚密。一日,留晁老在私宅吃酒,席上也有邢皋门西陪。那个邢皋门就是又清又白的醇酒一般,只除了那吃生葱下烧酒的花子不晓得他好,略略有些身分的人没有不沾着就醉的。晁老虽是肉眼凡情,不甚晓得好歹,毕竟有一条花银带在腰里的造化,便也不大与那生葱下烧酒的花子相同,心里也有几分敬重。

  一日,又与陆给谏商量,要请个西宾,陆给谏道:“这西宾的举主却倒难做,若不论好歹,那怕车载斗量;若拣一个有才又有行,这便不可兼得了;又有那才行俱优,却又在那体貌上不肯苟简,未免又恐怕相处不来。眼底下倒有一个全人,是前日会过的邢皋门,不惟才德双全,且是重义气的人,心中绝无城府,极好相处的。若得这等一人,便其妙无穷了。”晁老道:“不知敢借重否?”陆给谏道:“待我探他一探,再去回报。”

  送得晁老去了,走到邢皋门的书房,正见桌上摊了一本《十七史》,一边放了碟花笋干,一碟鹰爪虾米,拿了一碗酒,一边看书,一边呷酒。陆给谏坐下,慢慢将晁老请做西宾的事说将入来。邢皋门沉吟了一会,回说道:“这事可以行得。我喜欢仙乡去处,文物山水,甲于天下,无日不是神游。若镇日只在敝乡株守,真也是坐井观天。再得往南中经游半壁,广广闻见,也是好的。况以舌耕得他些学贶,这倒是士人应得之物。与的不叫是伤惠,受的不叫是伤廉,这倒是件成己成物的勾当。但不知他真心要请否?若他不是真意,兄却万万不可把体面去求他。”陆给谏道:“他只不敢相求,若蒙许了,他出自望外,为甚用体面央他!”

  傍晚,晁老投了书进来,要讨这个下落。陆给谏将晁老的来书把与邢皋门看了,商量束修数目,好回他的书。邢皋门道:“这又不是用本钱做买卖,怎可讲数厚薄?只是凭他罢了。这个也不要写在回书里面。”陆给谏果然只写了一封应允的书回复将去。

  次早,晁老自己来投拜帖,下请柬,下处齐整摆了两席酒,叫了戏文,六两折席,二十四两聘金,请定过了。邢皋门也随即辞了陆给谏,要先自己回去安一安家,从他家里另到华亭,雇了长骡。晁老又送了八两路费,又差了两人伺候到家,仍要伺候往任上去。陆给谏送了一百两银子,二十两赆仪,也差了一个人伴送。晁老到任的那一日,邢皋门傍晚也自到了华亭,穿了微服,进入衙中。

  那晁老一个教书的老岁贡,刚才撩吊了诗云子曰,就要叫他戴上纱帽,穿了圆袖,着了皂鞋,走在堂上,对了许多六房快皂,看了无数的百姓军民,一句句说出话来,一件件行开事去,也是“庄家老儿读祭文——难”。却亏不尽邢皋门原是个公子,见过仕路上的光景,况且后来要做尚书的人,他那识见才调自是与人不同。晁老只除了一日两遍上堂,或是迎送上司及各院里考察,这却别人替他不得,也只得自己出去。除了这几样,那生旦净末一本戏文全全的都是邢皋门自己一个唱了。且甚是光明正大,从不晓得与那些家人们猫鼠同眠,也并不曾到传桶边与外人交头接耳。外边的人也并没有人晓得里面有个邢相公。有了这等一个人品,晁老虽不晓得叫是甚么“无思不服”,却也外面不得不致敬尽礼。

  可煞作怪,那晁夫人虽是个富翁之女,却是乡间住的世代村老。他的父亲也曾请了一个秀才教他儿子读书,却不晓的称呼甚么先生,或叫甚么师傅,同了别的匠人叫做“学匠”。一日,场内晒了许多麦,倏然云雷大作起来,正值家中盖造,那些泥匠、木匠、砖匠、铜匠、锯匠、铁匠,都歇了本等的生活,拿了扫帚木掀来帮那些长工庄客救那晒的麦子。幸得把那麦子收拾完了,方才大雨倾将下来。那村老儿说道:“今日幸得诸般匠人都肯来助力,所以不致冲了麦子。”从头一一数算,各匠俱到,只有那学匠不曾来助忙。又一日,与两个亲眷吃酒,合那小厮说道:“你去叫那学匠也来这里吃些罢了,省得又要各自打发。”那个小厮走到书堂,叫道:“学匠,唤你到前边大家吃些饭罢,省得又要另外打发。”惹的那个先生凿骨捣髓的臭骂了一场,即刻收拾了书箱去了。却不知怎的,那晁夫人生在这样人家,他却晓得异样尊敬那个西宾,一日三餐的饮食,一年四季的衣裳,大事小节,无不件件周全。若止靠了外边的晁老,也就不免有许多的疏节。邢皋门感激那晁老不过二分,感激那夫人倒有八分,所以凡百的事,真真是尽忠竭力,再没有个不尽的心肠。

  后来,从晁源到了华亭,虽也不十分敢在邢皋门身上放肆,那蔡疙瘩、潘公子、伯颜大官人的俗气也就令人难当。幸得邢皋门有一个处厌物的妙法:那晁源跳到跟前,他也只当他不曾来到;晁源转背去了,他也不知是几时脱离;晁源口里说的是东南,邢皋门心里寻思的却是西北;所以邢皋门倒一毫也没有嫌憎他的意思。只是晁源第一是嗔怪爹娘何必将邢皋门这般尊敬。又指望邢皋门不知怎样的奉承,那知他又大落落的,全没些瞅睬。若与他一溜雷发狂胡做,倒也是个相知,却又温恭礼智,言不妄发,身不妄动的人。

  晁源已是心里敢怒,渐渐的口里也就敢言了。邢皋门又因他爹娘的情面,只不与他相较。后来又陪了晁老来到通州,见晁源弃了自己的结发,同了娼妾来到任中,晓得他不止是个狂徒,且是没有伦理的人了!又知道他与梁生、胡旦结拜兄弟,这又是绝低不高,没有廉耻的人了!又晓得他听了珍哥的说话逼死了嫡妻,又是忍心害理的人了!又晓得他把胡旦、梁生的行李银子挤了个干净,用了计策,赶将出去,这又是要吃东郭先生的狼一般了!“生他的慈母尚且要寻了自尽,羞眼见他,我却如何只管恋在这里?这样刻毒,祸患不日就到了。我既与他同了安乐,怎好不与同得患难?若不及早抽头,更待何日!”托了回家科考,要辞了晁老起身。晁老虽算得科考的日子还早,恃了有这个“一了百当”的儿子,也可以不用那个邢皋门。晁源又在父亲跟前狠命怂恿得紧,看了日子,拨了长马,差定了里外送的人,预先摆酒送行,倒也还尽成个礼数。

  邢皋门行后,晁大舍就住了邢皋门的衙宇,摄行相事起来。却也该自己想度一想度,这个担子,你拇量担得起担不起?不多几时,弄得个事体就如乱麻穿一般:张三的原告粘在李四的详文,徒罪的科条引到斩罪的律例;本道是个参政的官衔,他却称他是佥事,那官衔旁里小字批道的:“系何日降此二级?”一个上司丁了父艰,送长夫的禀内说他有“炊臼”之变,那上司回将书来说道:“不孝积愆无状,祸及先君。荆布人幸而无恙,见与不孝同在服丧,何烦存唁!”看了书,还挺着项颈强说:“故事上面说,有人梦见‘炊臼’,一个圆梦的道:‘是无父也。’这上司不通故事,还敢驳人!”晁老儿也不说叫儿子查那故事来看看,也说那上司没文理。这只邢皋门去了不足一月干出这许多花把戏子了,还有许多不大好的光景。

  晁夫人又常常梦见他的公公扯了他痛哭,又常梦见计氏脖子里拖了根红带与晁源相打;又梦见一个穿红袍戴金幞头的神道坐在衙内的中厅,旁边许多判官鬼卒,晁源跪在下边,听不见说的甚话,只见晁源在下面磕几个头,那判官在簿上写许多字,如此者数次;神道临去,将一面小小红旗,一个鬼卒,插在晁源头上,又把一面小黄旗插在自己的窗前。

  晁夫人从那日解救下来,只是恶梦颠倒,心神不宁;又兼邢皋门已去,晁源甚是乖张,晁老又绝不救正,好生难过。一日,将晁书叫到跟前,说道:“这城外的香岩寺就是太后娘娘敕建的香火院,里面必有高僧。你将这十两银子去到那里寻着住持师傅,叫他举两位有戒行的,央他念一千卷救苦难观世音菩萨的宝经。这银子与师傅做经钱,念完了,另送钱去圆经。把事干妥当回话。”

  晁书领了命,回到自己房里,换了一道新鲜衣帽,自己又另袖了三两银子在手边,骑了衙里自己的头口,跟了一个衙门青夫,竟往香岩寺去。到了住持方丈里边,恰好撞见胡旦,戴了一顶缨纱瓢帽,穿了一领栗色的湖罗道袍,僧鞋净袜,拿了两朵千叶莲花,在佛前上供。晁书乍见了个光头,也还恍恍惚惚的,胡旦却认得晁书真切,彼此甚是惊喜,各人说了来的缘故。

  恰好那日住持上京城与一个内监上寿去了,不在寺中。梁生也随即出来相见,备了齐整斋筵款待晁书,将晁大舍问他借银子,剩了三十两,还不肯叫他留下,还要了个干净,第二日又怎样看报,“将我们两人立刻打发出来,一分银子也没有,一件衣裳也不曾带得出来,我们要辞一辞奶奶,也是不肯的;叫两个公差说送我们到寺,只到了旱石桥上,一个推净手,一个推说去催马,将我们撇在桥上,竟自去了。我们只得自己来到寺里。蒙长老留住。大官人原说不时差人出来照管,住了三四日,鬼也没个来探头。我们写了一封书,长老使了一个人送到衙里,大官人书也不接,自己走到传桶边,千光棍、万光棍,骂不住口,还要拿住那个送书的人。随后差了两个地方,要来驱逐我们两个即时起身。若是我们有五两银子在手边,也就做了路费回南去了,当不得分文没有,怎么动得身?只得把实情告诉了长老。长老道:‘你两个一分路费也没有,又都有事在身上,这一出去,定是撞在网内了。不如且落了发,等等赦书再处。’所以我们权在这边。大官人行这样毒计罢了,只难为奶奶是个好人,也依了他干这个事!又难为你与凤哥,我们是怎样的相处,连一个气息也不透些与我们。我们出来的时节,你两个故意躲得远远去了!”

  晁书听说,呆了半晌,说道:“这些详细,不是你们告诉,莫说奶奶,连我们众人都一些也不晓得。这都是跟他来的曲九州、李成名这般人干的营生。头你们出来的两日前边,把我与晁凤叫到跟前,他写了首状,叫我们两个到厂卫里去首你们,受那一百两银子的赏。我们不肯,把我们哕了一顿,自己倒背了手,走来走去的一会,想是想出这个‘绝户计’来了。你们说奶奶依他做这事,奶奶那里知道!他只说外边搜捕得紧,恐被你连累,要十灭九族哩。算记送你们出来,奶奶再三不肯,苦口的说他;他却瞒了奶奶,把你们打发出来了。那一日,连我们也不知道,及至打发早饭,方知你们出去了。后来奶奶知道,自己恼得整两日不曾吃饭,哭了一大场,几乎一绳吊死,幸得解救活了。”

  梁胡二人吃惊道:“因甚为我们便要吊死?”晁书道:“倒也不是为你们。奶奶说,他干这样刻毒短命的事,那有得长命在世的理?不如趁有他的时节,好叫他发送到正穴里去,省得死在他后边,叫人当绝户看承。这奶奶还不晓得把你们的银子衣裳都挤了个罄净。你那银子共是多少?”胡旦道:“我们两个合拢来共是六百三十两。那时我们要留下那三十两的零头,他却不叫我们留下,使了一个蓝布包袱,用了一根天蓝鸾带捆了,李成名抗得去了。我们两人四个皮箱里,不算衣裳,也还有许些金珠值钱的东西,也约够七八百两,仗赖你回去,对了老爷奶奶替我们说声,把那皮箱留下,把银子还我们也便罢了。”晁书道:“你们的这些事情,我回去一字也不敢与老爷说的。他就放出屁来,老爷只当是那里开了桂花了。我这回去,待我就悄悄与奶奶说,奶奶自然有处。你把这经钱留下,待老师傅回来,请人快念完经,圆经的时节,我出来回你的话。”

  晁书吃完了斋,依旧骑了马去衙中回过了话。看见没人跟在面前,晁书将寺中遇见梁生、胡旦的事情,从头至尾,对了晁夫人学了个详细。晁夫人听了,就如一桶雪花冷水劈头浇下一般,又想道:“这样绝命的事,只除非是那等飞天夜叉,或是狼虎,人类中或是那没了血气的强盗,方才干得出来!难道他果然就有这样事情?只怕是梁胡两个怪得打发他出去,故意诬赖他,也不可知。他空着身,不曾拿出皮箱去,这是不消说得了。只是那银子的事,他说是李成名经手的,不免叫了李成名来悄悄的审问他。”又想:“那李成名是他一路的人,他未必肯说。泄了关机,被他追究起那透露的人来,反教那梁胡两个住不稳,晁书也活不停当了。”好生按捺不下。

  可可的那日晁源不曾吃午饭,说有些身上不快,睡在床上。晁夫人怀着一肚皮闷气,走到房里看他,只见晁源一阵阵冷颤。晁夫人看了一会,说道:“我拿件衣裳来与你盖盖。”只见一床夹被在脚头皮箱上面,晁夫人去扯那床夹被,只见一半压在那个蓝包裹底下,大沉的那里拉得动。那包裹恰好是一根天蓝鸾带井字捆得牢牢的,晁夫人方才信得是真。

  晁夫人知道儿子当真做了这事,又见他病将起来,只怕是报应得恁快,慌做一团,要与晁老说知,赔那两个的衣物。知道晁老的为人,夫人的好话只当耳边之风,但是儿子做出来的,便即钦遵钦此,不违背些儿。“银子衣裳赔他不成,当真差人把他赶了去,或是叫人首到厂卫,这明白是我断送他了。罢!罢!我这几年里边,积得也有些私房,不如够与不够,我留他何用?不如替他还了这股冤债,省得被人在背后咒骂。”

  次日,又差了晁书,先袖了二百银子,仍到香岩寺内,长老也还不曾回来。晁书依了夫人的吩咐,说道:“这事奶奶梦也不知。奶奶有几两私房银子,如数替他偿还,一分也不肯少。这先是二百两交你们,且自收下。别的待我陆续运出来。你的皮箱,如得便,讨出还你,如不便,也索罢了。若如今问他索计,恐怕他又生歹计出来害你们,千万叫你两个看奶奶分上,背后不要咒念他。”梁生二人道:“阿弥陀佛,说是什的话!凭他刻毒罢了,我们怎下得毒口咒他!我们背后替奶奶念佛祝赞倒是有的,却没有咒念他道理。”又留晁书齐整的吃了斋回衙去,回复了夫人的话。夫人方才有了几分快活。

  又过了一日,那住持方才从京里回来,看了梁生胡旦道:“你二人恭喜,连恩诏也不消等了。我已会过了管厂的孙公,将捉捕你两个的批文都掣回去,免照提了。如今你两个就出到天外边去,也没人寻你。”胡旦两个倒下头去再三谢了长老;又将晁夫人要念《观音经》的事,并遇见晁书告诉了他前后,老夫人要照数还他的银子,如今先拿出二百两来了,从根至梢,都对着长老说了。长老说道:“这却也古怪的事:怎么这样一个贤德的娘,生下这等一个歪物件来!”着实赞叹了一番。梁胡二人随即与晁夫人立了一个生位,供在自己住房明间内小佛龛的旁边,早晚烧香祝赞,叫他寿福双全。长老也叫人叫拾干净坛场,请了四众有戒行不动荤酒的禅僧,看了吉口,开诵救苦救难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的真经。

  迟了一两日,晁夫人又差晁书押了四盒茶饼,四盒点心,二斤天池茶,送到寺内管待那诵经的僧人。长老初次与晁书相见,照旧款待不提。晁书又袖出二百三十两银子,走到他二人的卧室,交付明白,约定七月初一日圆经。晁书又押送了许多供献,并斋僧的物事,出到寺中,不必细说。又将胡旦、梁生的六百三十两银子尽数还完了。

  晁书临去,梁生、胡旦各将钥匙二把,梁生钥匙上面拴着一个伽南香牌,胡旦的匙上拴着个二两重一个金寿字钱,说道:“这是我们箱上的钥匙,烦你顺便捎与奶奶。倘得便,叫奶奶开了验验,可见我们不是说谎,且当我们收了银子的凭信。再上覆奶奶说:‘我们事体得长老与厂里孙公说过,已将捉捕我们的批文掣回去了,免得奶奶挂心。’”千恩万谢,送了晁书回家。正是: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再看后文结果。



醒世姻缘传 第01回 第02回 第03回 第04回 第05回 第06回 第07回 第08回 第09回 第10回 第11回 第12回 第13回 第14回 第15回 第16回 第17回 第18回 第19回 第20回 第21回 第22回 第23回 第24回 第25回 第26回 第27回 第28回 第29回 第30回 第31回 第32回 第33回 第34回 第35回 第36回 第37回 第38回 第39回 第40回 第41回 第42回 第43回 第44回 第45回 第46回 第47回 第48回 第49回 第50回 第51回 第52回 第53回 第54回 第55回 第56回 第57回 第58回 第59回 第60回 第61回 第62回 第63回 第64回 第65回 第66回 第67回 第68回 第69回 第70回 第71回 第72回 第73回 第74回 第75回 第76回 第77回 第78回 第79回 第80回 第81回 第82回 第83回 第84回 第85回 第86回 第87回 第88回 第89回 第90回 第91回 第92回 第93回 第94回 第95回 第96回 第97回 第98回 第99回 第100回 凡例 弁言 引起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