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醒世姻缘传
跳转到: 导航搜索


  官清吏洁,神仙。魂清梦稳,安眠。夜户不关,无儇。道不拾遗,有钱。

  风调雨顺,不愆。五谷咸登,丰年。骨肉厮守,团圆。灾难不侵,保全。

  教子一经,尚贤。婚姻以时,良缘。室庐田里,世传。清平世界,谢天。


  且单说那明水村的居民,淳庞质朴,赤心不漓,闷闷淳淳;富贵的不晓得欺那贫贱,强梁的不肯暴那孤寒,却都象些无用的愚民一般。若依了那世人的识见看将起来,这等守株待兔的,个个都不该饿死么?谁知天老爷他自另有乘除,别有耳目,使出那居高听卑的公道,不惟不憎嫌那方的百姓,倒越发看顾保佑起来。若似如今这等年成,把那会仙山上的泉源旱得干了,还有甚么水帘瀑布流得到那白云湖里来?若是淫雨不止,山上发起洪水来,不止那白云湖要四溢泛涨,这些水乡的百姓也还要冲去的哩。却道数十年,真是五日一风,十日一雨,风不鸣条,雨不破块;夜湿昼晴,信是太平有象。一片仙山上边满满的都是材木。大家小户都有占下的山坡。这湖中的鱼蟹菱芡,任人取之不竭,用之无禁。把湖中的水引决将去,灌稻池、灌旱地、浇菜园、供厨井,竟自成了个极乐的世界。

  第一件老天在清虚碧落的上面,张了两只荸萝大的眼睛,使出那万丈长的手段,拣选那一等极清廉、极慈爱、极循良的善人,来做这绣江县的知县。从古来的道理,这善恶两机,感应如响。若是地方中遇着一个魔君持世,便有那些魔神魔鬼、魔风魔雨、魔日月、魔星辰、魔雷魔露、魔雪魔霜、魔雹魔电;旋又生出一班魔外郎、魔书办、魔皂隶、魔快手,渐渐门子民壮、甲首青夫、舆人番役、库子禁兵,尽是一伙魔头助虐。这几个软弱黎民个个都是这伙魔人的唐僧、猪八戒、悟净、孙行者,镇日的要蒸吃煮吃。若得遇着一个善神持世,那些恶魔自然消灭去了,另有一番善人相助赞成。怎这绣江县一连几个好官!若是如今这样加派了又增添,捐输了又助赈;除了米麦,又要草豆;除了正供,又要练饷;件件入了考成,时时便要参罚,这好官又便难做了。

  那时正是英宗复辟年成,轻徭薄赋,功令舒宽,田土中大大的收成,朝廷上轻轻的租税。教百姓们纳粮罢了,那像如今要加三加二的羡余。词讼里边问个罪,问分纸罢了,也不似如今问了罪,问了纸,分外又要罚谷罚银。待那些富家的大姓,就如那明医蓄那丹砂灵药一般,留着救人的急症,养人的元气,那象如今听见那乡里有个富家,定要寻件事按着葫芦抠子,定要挤他个精光。这样的苦恶滋味,当时明水镇的人家,那里得有梦着?所以家家富足,男有余粮;户户丰饶,女多余布。即如住在那华胥城里一般。


  且说那山中的光景。有一只《满江红》词单道这明水的景象:


     四面山屏,烟雾里翠浓欲滴。时物换,景色相随,浅红深碧。涧水

  几条寒似玉,晶帘一片尘凡隔。古今来总汇白云湖,流不息。11屋鱼鳞,

  人蚁迹。事不烦,境常寂。遍桑麻禾黍,临渊鲤鲫。胥吏追呼门不扰,

  老翁华发无徭役。听松涛鸟语读书声,尽耕织。


  有山水的去处,又兼之风雨调和,天气下降,地气上升,山光映水,水色连山,一片都是诉嚯的色象。日月俱有光华,星辰绝无愆价,立了春,出了九,便一日暖如一日,草芽树叶渐渐发青,从无乍寒乍热的变幻。大家小户,男子收拾耕田,妇人浴蚕做茧。渐次的春社花朝,清明寒食,亡论各家俱有株把紫荆海棠,蔷薇丁香,牡丹芍药,节次开来,只这湖边周匝的桃柳,山上千奇百怪的山花,开的就如锦城金谷一般。再要行甚么山阴道上,只这也就够人应接不暇了。所以又有人做《满江红》词一阕,单道这明水的春天景象:


     夭桃蕊嫩,柳扬轻风摇浅碧。草侵天,千林莺啭,满山红白。寒食

  清明旋过了,稻畦抢种藏鸦麦。刚昨宵雨过趁初睛,晒鸫袯。晓耕夫,

  遍垅陌。春馌女,行似织。遇上巳赛社,少长咸集。前后东西都坐了,

  野翁没个来争席。直吃得头重脚跟高,忘主客。


  挨次种完了棉花蜀秫、黍稷谷粱,种了秧,已是四月半后天气;又忙劫劫打草苫、拧绳索,收拾割麦。妇人也收拾簇蚕。割完了麦,水地里要急忙种稻,旱地里又要急忙种豆。那春时急忙种下的秋苗,又要锄治,割菜子、打蒜苔。此边的这三个夏月,下人固忙的没有一刻的工夫,就是以上大人虽是身子不动,也是要起早睡晚,操心照管。所以又有人做《满江红》词一阕,单道的明水夏天景象:


     高敞茅檐,要甚么绮窗华屋?近山岩,水帘瀑布,驱除暑伏。庭际

  娟娟竹几个,门前树树浓阴绿。把闲书一本趁风凉,高枕读。倦来时,

  书且束。睡迷离,将息目。待黑甜醒后,家常饭熟。食了斜阳炎气转,

  披襟散步清流曲。拣柳阴底下有温泉,沐且浴。


  才交过七月来,签蜀秫,割黍稷,拾棉花,割谷钐谷,秋耕地,种麦子,割黄黑豆,打一切粮食,垛秸干,摔稻子,接续了昼夜,也还忙个不了,所以这个三秋最是农家忙苦的时月。只是太平丰盛的时候,人虽是手胼足胝,他心里快活,外面便不觉辛苦。所以又有人做一只《满江红》词,单道那明水的秋天景象:


     黄叶丹枫,满平山万千紫绿。映湖光玻璃一片,落霞孤鹜。沆瀣天

  风驱剩暑,涟漪霜月清于浴。直告成万宝美田畴,秋税足。篱落下,丛

  丛菊。窖内,陈陈粟。看当前场圃,又登新谷。鱼蟹肥甜刚稻熟,

  床头新酒才堪漉。遇宾朋友醉始方休,讴野曲。


  说便是十月初一日谢了土神,辞了场圃,是个庄家完备的节候。但这样满收的风景,也依不得这个常期,还得半个月工夫。到了十月半以后,这便是农家受用为仙的时节,大囤家收运的粮食,大瓮家做下的酒,大栏养的猪,大群的羊,成几十几百养的鹅鸭,又不用自己喂他,清早放将出去,都到湖中去了;到晚些,着一个人走到湖边一声唤,那些鹅鸭都是养熟的,听惯的声音,拖拖的都跟了回家。数点一番,一个也不少。那惯养鹅鸭的所在,看得有那个该生子的,关在家里一会,待他生过了子,方又赶了出去。家家都有腊肉、腌鸡、咸鱼、腌鸭蛋、螃蟹、虾米;那栗子、核桃、枣儿、柿饼、桃干、软枣之类,这都是各人山峪里生的。茄子、南瓜、葫芦、冬瓜、豆角、椿牙、蕨菜、黄花,大子晒了干,放着过冬。拣那不成才料的树木,伐来烧成木炭,大堆的放在个空屋里面。清早睡到日头露红的时候,起来梳洗了,吃得早酒的,吃杯暖酒在肚。那溪中甜水做的绿豆小米粘粥,黄暖暖的拿到面前,一阵喷鼻的香,雪白的连浆小豆腐,饱饱的吃了。穿了厚厚的绵袄,走到外边,遇了亲朋邻舍,两两三三,向了日色,讲甚么“孙行者大闹天宫”,“李逵大闹师师府”,又甚么“唐王游地狱”。闲言乱语,讲到转午的时候,走散回家。吃了中饭,将次日色下山,有儿孙读书的,等着放了学。收了牛羊入栏,关了前后门,吃几杯酒,早早的上了炕。怀中抱子,脚头登妻,盖好被子,放成一处。那不好的年成,还怕有甚么不好的强盗进院,仇人放火;这样大同之世,真是大门也不消闭的。若再遇着甚么歪官,还怕有甚飞殃走祸,从天吊将下来;那时的知县真是自己父母一般。任有来半夜敲门的,也不过是那懒惰的邻家不曾种得火,遇着生产,或是肚疼来掏火的,任凭怎么敲,也是不心惊的。鼾鼾睡去,半夜里遇着有尿,溺他一泡;若没有尿,也只道第二日早辰算帐了。

  且不要说那富贵大人家受享那太平的福分,只说一个姓游的秀才,名字叫做游希酢,年纪也将四十岁了。一个妻骆氏,年纪约三十五六岁的光景,也识得几个字,也吃得几杯酒,也下得几着围棋。一个大儿子名询,年十六岁;一个女儿名涉姑,年十四岁;一个小儿子名咏,年十二岁;挨肩的三个儿女。房中使一个十三岁的丫头茗儿,厨房中一个仆妇。家中止得六七十亩地,住着一所茅房。宅东面套出一个菜园,也有些四时的花木。东南上盖了一所书房,这书房倒也收拾的有致,比住房反倒齐整。游秀才自己在里面读书,每日也定了个书程。那园中两株大垂杨树,树下一张石桌,四面都有石凳。

  从三月起,八月中秋止,这几个月,日间的时节,游秀才只在书房完那定下的工课,连饭也是送去吃的。凡百的家事,倒都是他的细君照管。那日间,他的细君除一面料理家事,一面教导女儿习学针指。到日斜的时候,游秀才也住了工,细君也歇了手,儿子们也都放了学回家,合家俱到那园中石凳上坐下,摆上几碟精致下酒小菜,旁边生了火炉,有数是量就的一尊酒,团头聚面的说说笑笑,或是与儿子讲说些读过的书文,或是与女儿说些甚么贤孝的古记;再不然,与细君下局围棋。吃完了酒,收拾了家生,日以为常。到了冬里的时节,晚上围了炉,点了灯烛,儿子读夜书,自己也做些工夫,细君合女儿也做生活,总在这张方桌之上,两枝蜡烛之下。大家完了公事,照常的备了酒菜,吃酒完了,收拾安寝。除了岁科两考进到城里走走,不然,整年整月,要见他一面也是难的。所以又有人做《满江红》词一阕。单道那明水冬天的景象:


     雪封林麓,看冰针簇簇,遍悬茅屋。无底事,絮袍毡帽,负墙迎旭。

  闲数周瑜和鲁肃,或说宋江三十六。转夕阳西下看寒鸦,投古木。

  掩篱门,餐晚粥,剔书灯,子夜读。饮新醪数盏,脱巾归宿。山里太平

  无事扰,安眠高枕何妨熟?待明朝红日上三竿,才睡足。


  就是昼夜阴晴,月风雪雨,件件都有佳趣。那昼间看了四面扭青的山,翠绿的树,如镜面湖水,鱼鳞马齿挨去的人家,所以多有人题那胜概的诗。且只单取他两句道:

  百丈霞明文五色,双岩树合翠千层。

  到了晚间,山寺钟鸣之后,柴门尽掩,鸡犬无声;砧杵相闻,伊吾彻耳。偶在高头下望:

  四合爨烟浓似雨,周遭灯火密于星。

  四合阴云,清风徐起,雷声隐隐,电火拖金。登楼四瞰:牛羊下山,禽鸟奔树;樵者负薪,络绎而返;渔人携鲤,接踵而归。急雨则峰峰瀑布,壑壑川流;细雨则烟雾,潇湘三月,也有两句诗道:

  奔涛混杂黄河声,琉璃掩映青山色。

  拖虹歇雨,止电收雷,相送归云,非风不可。佩声闻于竹圃。笛韵出于松林,拂面不寒,吹花有致,有两句诗道:

  鸟语叶声相杂响,溪流松韵总和鸣。

  说那月夜,四时皆有佳致。万籁无声,四虚咸寂。疏林玉镜悬空,湖畔金轮浴水;悠扬笛韵,不知何处飞来。缥缈钟声,应自上方递至。也有两句诗道:

  山遭四面沙为堞,树绕千家玉是林。

  说到雪的景致,比这雪晴风月更又不同。推想这一片山河大地,通前彻后,成了一个粉妆玉琢的乾坤。就是那险溪恶岭的所在,也还遮盖的如通衢平坦的一般。何况又是这般胜迹所在?通是在广寒宫阙、冰玉壶中的光景,令人逸骨仙仙,澄空彻底。也有两句诗道:

  湖成珠海三千顷,山作蓝田百万层。

  山东六府,泰山、东海,这是天下的奇观,固要让他罢了。至如济南的华不注、函山、鹊山、鲍山、黉山、夹谷、长白、孝堂、紫榆、徂徕、梁父、大石、平原、大明、跑突、文卫、濯缨这都说是名胜,写在那志书上面,这都有甚么强如这会仙山白云湖的好处?

  再如兖州的尼山,虽不是大观,但圣母颜氏祷此而生孔子,到如今颜氏所生之谷,草木之叶皆上起;所降之谷,草木之叶皆下垂。这孔圣人发迹的所在,那较得甚么优劣?雷泽相传有神主之,龙身人头,鼓其腹作雷声。《史记》“舜渔于雷泽”,就是此处。这圣地经历的所在也不消论甚好歹。至于甚么防山、龟山、峄山、君山、昌平、南武、澹台、太白、栖霞、谷城、马陵、南武这都是兖州属内名山。会、济、汶、汜、洙、泗这都是兖州属内的古河。范蠡湖、蜀山湖、桃花涧、沧浪渊、南池、阿井、泽华池这都是兖州属内的胜水。还有梁山泊,这藏贼的所在,上不得数的。这些水也都不如那明水的风光。

  再说东昌也有甚么徊山、陶山、历山、箕山这都卑卑不足数。狠命争说当初舜耕的所在就是这个历山;许由隐的所在就是这个箕山。舜是山西平阳府蒲州人,却因甚的跑到东昌去耕地?许由放着本处这样首阳中条的大山不隐,也跟了那大舜跑到东昌去隐?倒只有那鸣石山有些好景。那山岩有百余丈的高,扣之,声就是钟磬一般响。昔有人隐居岩下,尝见一人白单衣徘徊岩上,及晓方去,时常遇见。一日,扯住他的袖子,问他来历。他说:“姓王,字中伦,周宣王时入少室山修道,往来经过,爱此石清响,常来留听。”用力求他养生的法术,遂留下雀卵大的一个石子,忽然不见。把石子含在口内,终日不饥。如此等的山也可以与那会仙山称得兄弟,可又没甚出产。其水有漳河、鸣犊河、卫河、瓠子河、漯川、鹤渚,这都是东昌的水。还有那濮水岸上,有庄周的钓台。古时有一个乐官,叫作师延,与纣做那淫哇委靡之乐。武王伐纣,恐怕武王杀他,自己投入濮水而死。后卫灵公夜宿濮水之上,听见鼓琴之声,召乐官师涓细听,要习他的曲调。师涓听了一会,说道:“此亡国之音,习他何用!”不知此等的水也都载入志书。

  青州府有云门山、牛山,是齐景公流涕的所在。孤山、沂山、灵山、大岘山、琅琊山、九仙山、浮莱山、大弁山、三柱山、淄渑水、白河、康浪水、葛陂水,这都是寻常的名迹。只有范公泉在府城西。范仲淹做太守时有善政,忽涌醴泉,遂以范公为名。今医家汲泉丸药,号“青州白丸子”。此药在本地不灵,出了省,治那痰症甚效。

  再数,就是登州的丹崖山、田横山、羽山、莱山、之罘山、昆仑山、文登山、召石山。除了海,有一个祖洲,在海中间,相传生“不死草”,叶似菰苗,丛生,一株可活人。秦始皇时曾遣道士徐福发童男女各五百人入洲采药,后竟不知下落。这又是虚无不经的谎话。

  尽头还有莱州的黄山、之莱山、天柱山、孤山、陆山、大珠山、不其山。汉时有一个童恢,做这不其县的知县,有虎食人。童恢祷告了山神,要捉那食人的老虎。不两日,果然猎户捉了两只虎到。童恢分付了那两只虎道:“吃人的垂首伏罪,不食人的仰首自明。”一虎垂头不动。童恢叫把那个仰首的放到山去,那个垂首的杀了抵命。后又改为“驯虎山”。其水也,除了海,有那掖河、胶河、潍水、芙蓉池,这都不如那明水。

  这些的山水都是人去妆点他,这明水的山水尽是山水来养活人。我所以淳淳的夸说不尽,形容有余。但得天地常生好人,愿人常行好事,培养得这元气坚牢,葆摄得这灵秀不泄才好。但只是古今来没有百年不变的气运,亦没有常久浑厚的民风。再看后回结束。



醒世姻缘传 第01回 第02回 第03回 第04回 第05回 第06回 第07回 第08回 第09回 第10回 第11回 第12回 第13回 第14回 第15回 第16回 第17回 第18回 第19回 第20回 第21回 第22回 第23回 第24回 第25回 第26回 第27回 第28回 第29回 第30回 第31回 第32回 第33回 第34回 第35回 第36回 第37回 第38回 第39回 第40回 第41回 第42回 第43回 第44回 第45回 第46回 第47回 第48回 第49回 第50回 第51回 第52回 第53回 第54回 第55回 第56回 第57回 第58回 第59回 第60回 第61回 第62回 第63回 第64回 第65回 第66回 第67回 第68回 第69回 第70回 第71回 第72回 第73回 第74回 第75回 第76回 第77回 第78回 第79回 第80回 第81回 第82回 第83回 第84回 第85回 第86回 第87回 第88回 第89回 第90回 第91回 第92回 第93回 第94回 第95回 第96回 第97回 第98回 第99回 第100回 凡例 弁言 引起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