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醒世姻缘传
跳转到: 导航搜索


  买邻十里,仁者应如是。况逢此等佳山水,更有何方是美?

  无烦绛阙瑶台,只须此便蓬莱。且有女儿缘在,赤绳暗地牵来。


                             ——右调《清平乐》


  却说明水镇有一个也上贵的富家,姓狄,名宗羽,号宾梁,虽是读书无成,肚里也有半瓶之醋,晃晃荡荡的,常要雌将出来,因家事过得,颇也有些侠气,人也有些古风。隔壁也开一个精致的店,招接东三府往来的仕宦。饭钱草料,些微有些赚手就罢,不似别处的店家,拿住了“死蛇”,定要取个肯心。遇有甚么贵重的客人,通象宾客一般款待,不留饭钱,都成了相知。往来的人都称他为狄员外。

  一日间,有一顶抬轿,一乘卧轿,几头骡子,老早的安下店内。狄员外问那指使的人,说道:“店内歇下的是甚么官人?”回道:“是一位老爷,一位奶奶,一位小夫人,一个使女,两房家人媳妇,三个管家,是河南卫辉府人,姓薛,原任兖州府学的教授,如今升了青州衡府的纪善,前来到任。”狄员外又问:“这官人约有了多少年纪了?”回说:“也将近五十来的岁。极和气的好人。”狄员外自己走过店去与薛教授相见了,叙了些履历。狄员外教家里另取过茶去吃了。讲话中间,倒象似旧日的相知一般。狄员外别了回家来,分付教人好生答应。薛教授也随了来狄员外家回拜,狄员外随设小酌相待,留吃了晚饭。说了更把天的话,薛教授方别了回到下处。

  第二日清早,薛教授送了四包糖缠、二斤莴笋,狄员外收了,赏了管家五十文钱;又备了一个手盒,请过薛教授来送行。薛教授封了五钱银饭钱送来,狄员外再三不肯收,薛教授只索罢了。只见天气渐渐阴来,就要下雨的光景,狄员外苦留,说:“前去二十里方是二十里铺,都是小店,歇不得轿马。再二十里方是县城。这雨即刻就下,不如暂候片时。如天色渐次开朗,这自然不敢久留;若是下雨,这里房舍草料俱还方便,家常饭也还供得起几顿。”一边挽留,一边雨果然下了,薛教授只得解下行李,等那天晴。

  从来说:“开门雨,饭了晴。”偏这一日阴阳却是不准,不紧不慢,只是不止。看看傍午,狄员外又备了午饭送去,薛教授合他浑家商议道:“看来雨不肯住,今日是走不成了。闷闷的坐在这里,不如也收拾些甚么,沽些酒来与狄东家闲坐一会。”薛奶奶道:“酱斗内有煮熟的腊肉腌鸡,济南带来的肉乍,还有甜虾米、豆豉、莴笋,再着人去买几件鲜嗄饭来。”也做了好些品物,携到店尽后一层楼上,寻了一大瓶极好的清酒,请过狄员外来白话赏雨。真是“一遭生,两遭熟”,越发成了相知。

  这番并不说闲话,叙起两个的家常。薛教授自说是卫辉府胙城县人,名字叫做薛振,字起之,十七岁补了廪,四十四岁出了贡,头一任选金乡的训导,第二任升了河南杞县的教谕,第三任升了兖州府的教授,刚八个月,升了衡府的纪善。这几年积下些微束修,倒苟且过的日子。只因家中有一个庶母弟,极是个恶人,专一要杀兄为事的。今五十二岁,尚无子女,所以只得要回避他;不然,也还可以不来做这个官的。

  狄员外问:“还是有子不举?还是从来不生?”薛教授道:“自荆人过门,从来不曾生长。”狄员外说道:“何不纳宠?”薛教授说:“昨临来的时节,也只得娶了一人,但不晓天意如何哩。”又问狄员外:“有几位子女?尊庚几何?”狄员外道:“小老丈十年,今年整四十二岁,也是男女俱无。”薛教授问道:“有尊宠不曾?”狄员外道:“老丈到了五十二岁方才纳宠,可见这娶妾是不容易讲的。千个算命都说在下必定要到四十四上方可见子。”薛教授说:“若依了算命的口,也说在下五十四上方开花,到五十六上方才结子。且说还有三子送终。”又说:“这明水的土厚民醇,风恬俗美,真是仙乡乐土。”狄员外道:“往时这敝镇的所在,老丈所称许的这八个字倒是不敢辞的;如今渐渐的大不似往年了!这些新发的后生,那里还有上世的一些质朴!”

  薛教授道:“虽不比往时,也还胜如别处。若说起敝乡的光景,越发不成道理了!不知贵处这里也许外人来住么?”狄员外道:“敝处到不欺生。只土地没有卖的,成几辈传流下去,真是世业。但这东三府的大路,除了种地也尽有生意可做。这里极少一个布铺,要用布,不是府里去买,就是县里去买,甚不方便。”薛教授道:“或是卖不行,怎么没个开铺的?”狄员外道:“别处的人,谁肯离了家来这里开铺?敝处本土的人只晓得种几亩地就完了他的本事,这赚钱的营生是一些也不会的。即如舍下开这个客店,不是图在饮食里边赚钱,只为歇那些头口赚他的粪来上地。贱贱的饮食草料,只刚卖本钱,哄那赶脚的住下。”薛教授说:“怪道的,昨日刚才午转,从济南到这里,只走了七十里地,便苦苦的定要住了。”说着饮酒,不觉一更有余,雨还不止。狄员外打了伞,穿了泥屐,别了薛教授回家,分付安排早饭伺候。

  次早,天色渐次开朗,薛教授收拾起身,见狄员外不以过客相待,倒不好再送饭钱,再三的作谢相别,许说专人来谢。薛教授赴青州到过了任,那王府官的营生,且那衡府又是天下有名的淡薄去处,只好糊口而已。年节将近,果然差了一个家人薛三槐带了二十斤糖球,两匹寿光出的土绢,写了一封书,专来狄家致谢。狄员外将薛三槐留住了两日,写了回书,封了两匹自己织的绵绸,两口腊肘回礼。又送了薛三槐三钱银子。从此以后,两个时常往来,彼此馈送不止。一年二月间,薛教授又差了一个家人薛三省要赶清明回胙城去上坟,这明水是必由之路,顺便又有与狄员外的书礼。

  却说狄员外正月二十日生了一个儿子,举家就如得了异宝的一般。薛三省到的这一日,正是这儿子的满月,亲朋都来举贺,治酒款待,甚是的匆忙。狄员外对薛三省说:“你薛爷大我十岁。算命的说我四十四岁方才得子,今刚交过四十四岁,果然得了儿子。你们薛爷对我告诉,也说从有算命的许他五十四上先要开花。不知小夫人有甚喜信?”薛三省道:“小夫人昨日二月十六日添了一位小姐。我来的那日,刚是第二日了。”狄员外道:“若据了两件事这等说得着,这命又是该算的了。”将薛三省留过了夜,次日打发去了。

  狄员外于三月十一日因薛教授常着人来通问,两年间并不曾回差一个人去,要趁这三月十六日是他小姐的满月,与他送个贺礼,也要报他说生了儿子。随即备了一个五钱重的银钱,一副一两重的手镯,外又几样吃食之物,差了家人狄周骑了个骡子前去。到了薛教授家,拆看了书,收了礼,留款狄周住了两日,打发了回书,也回答了贺礼。

  两家相处,愈久愈厚,不觉已是八年。因考察王官,薛教授因与长史合气,被他暗地里开了个老疾,准了致仕。薛教授道:“住在这里八年,一些也没有出产,到不如丢吊了自在。但回家去,当不起这个恶弟要来算计,不如顺路住在明水那里。”果然五十六上得了个儿子,五十八上又添了一个次子,“等这两个儿子略长的大些,回家不迟。”一面收拾行李,一面先差家人薛三槐持了书央狄员外预先寻下房子,要在明水久住。狄员外看过了书,与薛三槐说:“请薛爷只管来,且在隔壁店中住下,从容待我陪伴了,慢慢的自己寻那象意的房子。我在这里专等。”一边将薛三槐先打发他去回话,一边着了人在那店后边房子扫地糊窗,另换了洁净床席,重新安了锅灶,铺设了器皿桌椅之类,预备了米面柴薪、油盐酱醋,诸色完备。

  不一日,薛教授带了家眷,在三四十里路上先差了薛三省来看下处,知得凡事齐整,飞也似去回了话,薛教授甚是欢喜。狄员外忙教家中整治饭食相待。不一时,薛教授同家眷到了,进入后去,比那前日来的时节更是周全,比到自己家里也没有这等方便。狄员外随即过去拜了,亲自送了小饭,辞了回家。薛教授随即过来回拜。

  次日,狄员外的娘子备了一桌酒,过去望那薛教授的夫人。初次相见,甚是和气,领出女儿合两个儿子来相见。女儿六岁,生他的时节,梦见一个穿素衣的仙女进他房去,就生他下地,所以起名素姐。大的儿子四岁,叫春哥。第二的儿子二岁,叫冬哥。看那素姐,扭青的头皮,乌黑的是头发,白的是脸,红的是唇,纤纤的一双玉腕,小小的两只金莲。虽然是豆蔻含苞,后必定芙蓉出色。就是那两个儿子,也都不是那穷腮乞脸的模样。又请出小夫人来相见:


     戴一顶矮矮的尖头鬏髻,穿两只弯弯的跷脚弓鞋。紫棠色的面皮,

  人物也还在下等。细了眺的体段,身材到可居上中。虽然芝草无根,只

  怕骅骝有种。


  相见过,大家叙了半日话,各自散了。次日,薛教授的夫人也叫人称了五斤猪肉、两只鸡、两尾大鲫鱼、二十只鲜蟹、两枝莲藕、六斤山药、两盘点心,过来回望。狄员外的娘子叫人置办了齐整款待,叫出儿子狄希陈见那薛夫人。因说起与薛素姐都是同年六岁,狄学生是正月二十日寅时生,素姐是二月十六日巳时生,狄学生比薛素姐大一个月。狄学生虽不十分生得标致,却也明眉大眼,敦敦实实的。在那薛教授的夫人心里想道:“若不是我们还回河南去,我就把素姐许与他做媳妇。”在那狄员外的娘子肚中算计:“他若肯在这里住下,我就把陈儿与他做了女婿。”两个夫人的心肠,各人回去都对着自己的丈夫亲说,却也丢过一边。

  过了几日,薛教授央狄员外陪了拜那明水镇的人家,就带着寻看房子。薛教授因与狄员外商量,算计要开一个梭布店,房子要寻前面有店面的。看了许多,再没有恰好的;不是铺面好了后面的住房不够,就是后边的住房够了前面的铺面不好。

  正没理会,恰好一个单教官的儿子单豹,当初他的父亲叫做单于民,做南阳府学训导。虽是一个冰冷的教官衙门,他贪酷将起来,人也就当他不起。缺了教授,轮该是他署印。那时新进了些秀才,往时该送一两的,如今三两也打发他不下来。他要了堂上的常规,又要自己斋里的旧例,家人又要小包,儿女又要梯己,鳖的些新秀才叫苦连天,典田卖地。内中一个程生,叫做程法汤,从幼无了父母,入赘在一个寡妇丈母家内,巴结叫他读书。因府考没有银子寻分上,每次不得进道,这一次不知怎的得闯进道去,高高的进了第二。这单于民狠命问他要钱,上了比较,一五一十的打了几遭,把丈母合媳妇的首饰也销化了,几件衣服也典卖了。丈母还有几亩地,算计卖来送了他,连女婿的两家人口却吃甚么?待不卖了送去,恐被他捉住便打个臭死。

  正在苦楚,恰是八月丁祭;祭完了,取过那簿,查点那些秀才,但有不到的懒人,都是他的纳户,每人五六钱的鳖银子。程法汤点过名去,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他叫程法汤跪下,说道:“那忘八的头目也有个色长,强盗的头目也有个大王,难道你这秀才们就便没个头目?看山的也就要烧那山里的柴,管河的也就要吃那河里的水!都象你这个畜生,进了一场学,只送得我两数银子,就要拱手,我没的是来管忘八乐工哩!”抬过凳来,叫门子着实的打了二十五板,打的程法汤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一条单裤打得稀烂,两只腿打得了黑了一块,心里气恼。进学原是图荣,如今把丈母媳妇的首饰衣裳损折得精光,还打发得不欢喜,被他痛打这一顿。如今棒疮又大发疼痛,着了恼,变了伤寒,不上四五日之间,死了。

  有一个孙乡宦做了兵部主事,因景泰皇帝要废英宗太子,谏言得罪回来,在家闲住,闻得说有这一件事,心中大不平起来了,自己来与程法汤吊孝,必定验看了程法汤的臀。一只腿打得扭青,一只腿割得稀烂,看了大哭一场,随与单于民抵死做起对来,自己走到省下,两院司道都递了呈子。两院行了学道,后来把这单于民照贪酷例问了河间卫的军,追了七百银子的赃,零碎也打够二百多板子。把那行杖的两个门斗都问了冲驿的徒。这单于民虽不曾抖得他个精光,却也算得一败涂地的回家。

  这单豹是单于民的个独子,少年时人物生得极是标致,身材不甚长大,白面长须,大有一段仙气;十八岁进了学,补过廪,每次都考在优等;在外与人相处,真是言不妄发,身不妄动;也吃得几杯酒,却从不晓得撒甚么酒风;那花柳门中,任你甚么三朋四友,哄他不去;在家且是孝顺,要一点忤逆的气儿也是没有的。

  自从单于民做了教官,单豹长了三十多岁,渐渐的把气质改变坏了,也还象个人。自从打杀了程法汤,这单豹越发病狂起来,先把自己的媳妇,今日一顿,明日一顿,不上两个月,吊死了;见了单于民的踪影,便瞪起一双眼来,小喝大骂,还捏起拳来要打;也不晓得呼唤甚么爹娘,叫单于民是“老牛”,叫单于民的婆子是“老狗”,自己称呼是“我程老爷”。后来不止把气质变了,就是把那模样声音变得一些也不似那旧日的光景。一只左眼吊了上去,一个鼻子却又歪过右边,脸上的肉都横生了,一部长须都卷得象西番回子一般。间或日把眼睛也不上吊,鼻子也不歪邪。见了爹娘,宛若就如平日驯顺,问他向日所为的事,他再也不信,说是旁人哄他。

  正好好的,三不知又变坏了。进去岁考,他却不做文章,把通卷子密密写的都是程法汤诉冤说苦的情节,叙得甚是详细。学道喜欢他做得好,就高高的取了一个六等第一,还行在县里查究。县里回说:“他是心病。”那宗师说:“这不是心病,这还是有甚么冤业报应。”自从县详上去,宗师也就罢了。

  后来他父亲死了,决不肯使棺木盛殓,要光光的拉了出去。族中的人勉强入了材,他常要使狠头打开来看。一日防他不及,连材带凳推倒地下,把材底打开,臭得那一村人家怨天恨地,要捉他去送官。他母亲瞒了他,从新叫匠人灰布了,起了个四更,顶门穿心杠子抬去埋了。

  自从单于民埋过以后,那心病渐渐的转头,改变得吃了酒撒酒风。遇着财钱的去处,不论甚么光棍花子,坐下就赌,人赢了他的,照数与了人去;他若赢了人的,却又不问人要。遇有甚么娼妓,好的也嫖,歹的也嫖,后又生出一身“天报疮”来。

  单于民新买添的产业,卖的精空,只有祖遗的一所房子,与杨尚书家对门,前面三间铺面,后面两进住房,客厅书舍,件件都全。薛教授极是欢喜,只是杨家的对过,外人怎么插得进去?只得让杨尚书的孙子买了。央狄员外去说,薛教授要租他的房住。杨家满口应承,说:“这房子只为紧邻,不得不买,其实用他不着,任凭来住不妨。我这价钱使了一百五十两银子,每月也只一两五钱赁价罢了。”狄员外回来和薛教授说了,就封了半年的赁价九两银子,又分外封了一两八钱管家的常例,同狄员外送上门去。杨官人收了,说:“该有甚修整所在,你们自己随便修罢,记了帐算做房钱就是。”薛教授急忙修理齐整,拣了吉日,移徙了过去。狄员外敛了些街坊与他去送锅,狄员外的娘子也过日办了礼去与薛教授的夫人温居。薛教授自从搬进去,人口甚是平安。狄员外两个时常一处的白话,商量要开布店。

  一日,有一伙青州的布客从临清贩下布来。往时这明水不是个住处,从临清起身,三日宿济南城东二十五里王舍店,第四日赶绣江县住。这一日因有了雨,只得在明水宿了。狄员外与那些客人说起话来,讲说那布行的生意,那些客人从头至尾说了个透彻。因说有一个亲戚要在这里开个布铺,客人说:“这有何难?我们三日两头是不断有人走的,叫他收拾停当,等我们回来的时节,就了他同去。这是大行大市的生意,到我们青州,稳稳的有二分利息;若止到这里,三分利钱是不用讲的。这梭布行又没有一些落脚货,半尺几寸都是卖得出钱来的。可也要妥当的人做。若在路上大吃大用,嫖两夜,若在铺子里卖些低银,走了眼卖块假银子,这就不的了。你只叫他跟着俺走,再没有岔了的路。”狄员外问:“你们赶几时回来?我这里好叫他伺候。”客人道:“俺有数,二十日走一遭,时刻不爽的;就是阴天下雨,差不了半日工夫。”

  那日众人吃的饭钱,狄员外也再三不肯收他的,打发起身去了,方与薛教授说知。叫他收拾了银子,差下人,等他们来到就好同行,收拾停当铺面,货到就好开铺。薛教授兑足了五百两买布的本钱,又五十两买首帕、汗巾、暑袜、麻布、手巾、零碎等货,差了薛三槐、薛三省两个同去,往后好叫他轮替着走。

  到日期,那些客人果然回来,就领去见了薛教授,管待了酒饭,即时叫薛三槐两个一同起身。不日,同了那些人买了许多布,驴子驮了回来,拣了日子开张布铺。这样一个大去处,做这独行生意,一日整二三十两的卖银子。薛三槐两个轮着,一个掌柜,一个走水。

  薛教授没的事做,镇日坐在铺里看做生意。狄员外凡是空闲,便走到薛教授店里坐了,半日的说话。后来,两家越发通家得紧,里边堂客也都时常往来。狄希陈也常跟了狄员外到薛教授铺中顽耍,也往他后边去。只是那薛家素姐听见狄希陈来到,便关门闭户的躲藏不迭。他的母亲说:“你又还不曾留发,都是小孩子们,正好在一起顽耍,为甚么用这样躲避?”素姐说:“我不知怎么,但看见他,我便要生起气来,所以我不耐烦见他!”母亲笑道:“小家子丫头!你见与他些果子吃,嫌他夺了你的口分?明日还要叫他与你做女婿哩!”素姐道:“那么,他要做了我的女婿,我白日里不打死他,我夜晚间也必定打死他,出我这一口气!”母亲笑道:“这丫头,不要胡说!”这样闲话,只当是耳边风,时常有的。

  又迟了两年光景,薛教授见得生意兴头,这样鱼米所在,一心要在这里入了籍,不回河南去了,常与狄员外商议。狄员外道:“既是心爱的去处,便入了籍何妨?这里如今也同不得往年,尽有了卖房子合地土的。我明日与经纪说,遇着甚么相应的房产,叫他来说。”

  这一年,狄员外又生了一个女儿,因是七月七日生的,叫是巧姐。薛教授又生了一个儿子,十月立冬的日子生的,叫是再冬。彼此狄薛两家俱送粥米来往。

  一日,薛教授使了个媒婆老田到狄家要求巧姐与冬哥做媳妇。狄员外同他娘子说道:“我们相处了整整的十年,也再没有这等相契的了;但只恐怕他还要回去,所以不敢便许。”老田照依回了话。薛教授道:“我之意要在这里入籍,昨日已央过狄员外与我打听房产了。若再不相信,我先把素姐许了希哥,我们大家换了亲罢。”老田又照依与狄员外说了。狄员外道:“若是如此,再没得说了。”老田领了分付,回了薛教授的话,择了吉日,彼此来往通了婚书,又落了插戴。

  那薛教授的夫人向着素姐取笑说:“你道看了他生气,如今可怎么?果然做了你的女婿了。”素姐道:“再没有别的话说,只是看我报仇便了!”他母亲说:“这等胡说!以后再不与你说话!”素姐说:“我倒说得是正经,娘倒恼将起来哩。”两家原是厚交,今又成了至亲,你恭我敬,真如胶漆一般。一个河南人,一个山东人,隔着两千里地结了婚姻,岂不是“有缘千里能相会”?但只是素姐谶语不好。后来不知怎生结果,再看下回接说。



醒世姻缘传 第01回 第02回 第03回 第04回 第05回 第06回 第07回 第08回 第09回 第10回 第11回 第12回 第13回 第14回 第15回 第16回 第17回 第18回 第19回 第20回 第21回 第22回 第23回 第24回 第25回 第26回 第27回 第28回 第29回 第30回 第31回 第32回 第33回 第34回 第35回 第36回 第37回 第38回 第39回 第40回 第41回 第42回 第43回 第44回 第45回 第46回 第47回 第48回 第49回 第50回 第51回 第52回 第53回 第54回 第55回 第56回 第57回 第58回 第59回 第60回 第61回 第62回 第63回 第64回 第65回 第66回 第67回 第68回 第69回 第70回 第71回 第72回 第73回 第74回 第75回 第76回 第77回 第78回 第79回 第80回 第81回 第82回 第83回 第84回 第85回 第86回 第87回 第88回 第89回 第90回 第91回 第92回 第93回 第94回 第95回 第96回 第97回 第98回 第99回 第100回 凡例 弁言 引起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