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醒世姻缘传
跳转到: 导航搜索


  两曲春山带剑,一湾秋水藏枪。不是孙权阿妹,无非闵损亲娘。

  浪说凤逑鸾配,空成蝶恋蜂狂。怒则庞涓孙膑,喜时梁鸿孟光。

  若使娴于姆训,庶几不坠夫纲。无那有人护短,致教更不贤良。


  再说薛素姐自到狄家,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觉就是两月。这六十日里边,不是打骂汉子,就是忤逆公婆。这狄宾梁夫妇,一则为独儿独妇,百事含忍;二则恐人笑话,打了牙只往肚里咽;又亏不尽那姑子李白云预先说了那前生的来历,所以绝不怨天尤人,甘心忍受。

  狄宾梁家的觅汉李九强,叫他往仓房里量出稻子来晒,因他久在家中做活,凡事都也托他,不甚防备;况那一年得了杨春那二十两银子买了地,靠了大树,绝不沾霜,耕芸锄种,俱是狄家的力量,打来的粮食,春放秋收,利中有利,成了个觅汉中的富家。既然富足,也就该生礼义出来,谁知这样小人,越有越贪,抵熟盗生是其素性。量稻子的时候,乘狄宾梁不在跟前,便多量了两袋,寄在房客卖私盐的陈柳家中。这陈柳若是个好人,拒绝了他,不与他寄放;其次,全全的交还与他;再其次,你便留他一半也可。谁知这陈柳比李九强更狠十倍,更贪几分!李九强量完了稻子,锁了仓门,交还了匙钥,走到陈柳家,取那寄放的稻子。陈柳说:“李哥,你来做甚?”李九强说:“我来抗那稻子了。”陈柳说:“抗甚么稻子?你多昝买了稻池打出稻子来了?”李九强说:“我没有稻池,这是主人家支与我的工粮。”陈柳说:“你的工粮不在你家罢,寄在我家做甚?你休要弄的来历不明,犯出来,带累我住不成房子,稻子我收着哩,我去问声狄大叔,看该与你不。”李九强说:“陈柳子,你就不见人了?这能值几个钱,就昧了心?”陈柳说:“我怎么昧心?我只问声狄大叔,他说该与你,我就与你去了。我待要你的哩!”李九强说:“杭杭子的腔!罢!你问甚么问,你可倒那布袋还我。”陈柳说:“我又没替狄大叔抗粮食,布袋怎么到俺家里?我就有布袋,也只交给狄大叔,也没有给你的。”李九强说:“罢呀怎么!你就使铁箍子箍着头?”

  李九强敢怒而不敢言,怀着一肚皮仇气去了。陈柳也便没有颜面,另寻了别家的房子,搬开去了。李九强时刻图谋报仇,不得其便。陈柳虽然大卖私盐,谁知这久惯盐徒都与这巡盐的民壮结成一伙,四时八节都与那巡役纳贡称臣,所以任凭那盐徒四处横行,壅阻盐法。阻一日,绣江县的典史因盐院按临省城,考察了回来,一条腿歪跨在那马上,到了狄家客店歇住,下了马,要吃了饭去,一瘸一瘸的往里走,走到正房坐下。狄宾梁知是本县父母,流水杀鸡备饭,拨了李九强、狄周在那里服事。听见手下人凄凄插插的说:“典史因拿私盐不够起数,蒙盐院戒饬了十板,甚是没有好气。”

  李九强打听得陈柳这一日夜间正买了许多私盐藏在家里,尚未曾出去发脱,要得乘机报复,服事中间,说道:“小人闻的四爷因私盐起数不够,受了屈回来。这绣江县要别的没有,若要私盐,休说每月止要四起,就是每月要四十起也是有的。只这明水地方拿的,还用不尽哩。”典史说:“我着实问他们要,他们只说因巡缉的严紧,私盐不敢入境。昨日考察,被盐院戒饬了十板。”李九强说:“小人听见人说道是四爷不教人拿,任人贩卖。”典史说:“你看我是风是傻?我一个巡盐官,我倒教别拿卖私盐的?”

  李九强说:“四爷,你要肯拿,这眼皮子底下就有一个卖私盐的都把势哩。只是四爷你不敢拿他。”典史说:“他既卖私盐,我怎么不敢拿他?只怕他是连春元家,深宅大院的,我不好进去翻的。除了他家,凭他甚么富豪,我不怕他。如今被火烧着自己的身子,还顾的人哩。你说,是甚么人?我叫人拿去。李九强说:“差人拿不将他来,差人都合他是一个人,谁肯拿他?四爷,你肯自己去堵住门子,一拿一个着。”典史说:“这要翻出盐来才是真哩。”李九强说:“你看四爷。要翻不出盐来,这事还好哩!”

  典史说:“咱就去,回来吃饭。”骑上马,跟了许多人,叫了地方乡约,李九强引了路,一直奔到陈柳门口。差人堵住门,典史领人进去,何消仔细搜简,两只大瓮、两个席篓,还有两条布袋、大缸、小瓶,尽都是满的私盐。

  典史叫乡约地方取了抬秤将盐逐一秤过,记了数,贴了封皮,把陈柳上了锁,带了地方乡约,说他通同容隐,要具文呈堂转申盐院。这伙人慌了手脚,打点弥缝:两个乡约每人送了四两银子,地方送了二两银子,磕了一顿头,做了个开手,放得去了;诈了陈柳二十两银,量责了十板,也放了开去。

  陈柳知是李九强害他,纠合了地方乡约,一齐都与李九强为仇。李九强自知寡不敌众,将几亩地仍照了原价卖与别人,把些粮食俱赶集卖了;腰里扁着银子,拿着火种,领了老婆,起了三更,走到陈柳门上,房上放上火,领着婆子一溜烟走了。陈柳房上火乘风势,烧了个精光。众人都疑心是李九强放的,又见李九强走了,这事再无别说;绣江县递了状,坐名告了李九强,出票拘人。幸得狄宾梁为人甚好,乡庄人都敬服他,又且儿子是个秀才,没人敢说他是李九强的主人,向他琐碎;然也不免牵着葛条,草也有些动弹。

  薛教授听有此事,特来狄家看望,狄宾梁让过了茶,薛教授往后边看素姐,狄宾梁教人定菜暖酒,要留薛教授吃饭。狄周媳妇领了人在厨房料理,妆了一碗白煮鸡,还待等煎出藕来,两道齐上。及至妆完了藕,那碗里的鸡少了一半,极得狄周媳妇只是暴跳,说道:“这可是谁吃了这半碗?满眼看着,这是件挡戗的东西,这可怎么处?再没见人来,就只是小玉兰来走了一遭,没的就是他?”狄周媳妇正咕哝着,不料素姐正从厨房窗下走过,听见说是小玉兰偷了鸡吃,素姐扯脖子带脸通红的把小玉兰叫到房中,把衣裳剥脱了个精光,拿着根鞭子,象打春牛的一般,齐头子的鞭打,打的个小玉兰杀狼地动的叫唤。

  狄婆子说:“薛亲家外头坐着,家里把丫头打的乔声怪气的叫唤,甚么道理?”叫狄周媳妇:“你到后头看看。有甚么不是,已是打了这一顿,饶了他罢。”狄周媳妇走到跟前,问说:“怎么来?大嫂你这们生气?”素姐说:“怎么来!不长进,不争气,带了这们偷馋抹嘴的丫头来,叫贼淫妇私窠子们扶声颡气的!我一顿打杀他,叫他合私窠子们对了!”狄周媳妇说:“大嫂,你好没要紧!厨屋里盛就了一碗鸡,我只回了回头就不见了半碗。我说:‘再没人来,只有小玉兰来走了一遭,没的就是他?’我就只多嘴了这句,谁还说第二句来?娘说叫你饶了他罢哩。”

  素姐不听便罢,听了越发狠打起来,手里打着丫头,口里骂着道:“贼多嘴的淫妇!贼瞎眼的淫妇!你挽起那眼上的扶毛仔细看看,我的丫头是偷嘴的?贼多管闲事的淫妇!贼扯臭扶淡的淫妇!我打打丫头你也管着?”只管打骂不止。狄周媳妇说:“你打的那成?越扶越醉的使性子往前来了。”那丫头越发怪叫。

  老狄婆子自家走到跟前,说道:“素姐,你休这等的。丫头就有不是,已是打这一顿了。我说饶了罢,你越发打的狠了。你二位爹都在外头坐着,是图好听么?”素姐双眉直竖,两眼圆睁,说道:“你没的扯那臭淡!丫头纵着他偷馋抹嘴,没的是好么?忒也‘曹州兵备’,管的恁宽!打杀了,我替他偿命!没的累着你那腿哩!”老婆子道:“素姐,你醉了么?我是你婆婆呀。你是对你婆说的话么?”素姐说:“我认的你是婆婆,我没说甚么;我要不认你是婆婆,我可还有三句话哩!”狄婆子折身回去,一边说道:“前生!前生!这是我半辈子积泊的!”素姐说:“你前生前生,我待不见你后世后世的哩!”依旧把那丫头毒打不止。

  狄婆子说:“狄周,你到前头对薛大爷说:大嫂把小玉兰丫头待中打死呀,俺娘说不下他来,请薛大爷进去说声哩。”薛教授道:“我从头里听见人叫唤,原来是他打丫头。”看着狄希陈道:“姐夫,你到后头说声,叫他别要打了。”狄希陈都都磨磨,蹭前退后,那里敢进去!狄宾梁笑道:“仗赖亲家进去看看罢。他也不敢去惹他。”

  薛教授到了后边,素姐还把那丫头三敲六问的打哩。薛教授见那丫头打的浑身是血,只有一口油气。薛教授连声喝住,素姐甚么是依!薛教授自己拉那丫头起来,那丫头的手脚都是捆缚住的。薛教授一边去拉,素姐一边还打,把薛教授的身上还稍带了两下。薛教授怒道:“这们没家教!公婆在上,丈夫在下,自家的老子在傍,如此放肆!”望着狄周道:“管家,烦你把这丫头送到我家去,已是打的不中了。是为怎么来?”狄周媳妇走到跟前,说道:“俺爹叫留薛大爷吃饭,我妆了一碗鸡,回头少了一半。我说:‘再没人来,就只小玉兰来了一遭,没的就是他?’就只这一句,要第二句话,也敢说个誓。”把那狄婆子怎样来劝,素姐怎样打骂,告诉了个详细。

  薛教授通红了脸说道:“素姐,你休这等的!这们不省事不贤惠,是替娘老子妆门面么?”素姐说:“嫁出去的女,卖出去的地,不干你事!脱不了一个丫头,你又将的去了!刚才要不是你敦着腚、雌着嘴吃,怎么得少了鸡,起这们祸?”薛教授说:“这有甚么祸?”长吁了两口气,往外走了。到了厅房,狄宾梁留他再坐,他也没肯坐下,送出大门去了。

  狄宾梁合狄希陈俱回到后头。狄宾梁说:“孩子不知好歹,理他做甚么?叫薛亲家闷闷渴渴的,留他不住,去了。”狄婆子说:“一个丫头,打了一二千鞭子,风了的一般!媳妇子说,骂媳妇子;婆婆说,骂婆婆。薛亲家闷闷渴渴的,是他闺女雌答的;咱怎么的来,他恼咱?”

  狄希陈都抹了会子,蹭到房里,素姐说:“我只说你急心疼跌折了腿进不来了,你也还知道有屋子顶么?那老没廉耻的来雌嘴,我叫你留他吃饭来?平白的赖我的丫头偷嘴吃!”狄希陈说:“你怎么就是没廉耻的来雌嘴?明日巧妹妹过了门,咱爹就别去看看,也是雌嘴吃哩?媳妇子又没丁着丫头吃了鸡,不过是说了一声。这有甚么大事,嚷得这们等的?”素姐说:“放你家那狗屁!你那没根基、没后跟的老婆生的,没有廉耻!象俺好人家儿女害羞,不叫人说偷嘴!”狄希陈说:“你睁开眼看看!谁是没根基、没后跟的老婆生的?我见那姓龙的撒拉着半片鞋,歪拉着两只蹄膀,倒是没后跟的哩!只怕俺丈母的根基我知不道,要是说那姓龙的根基,笑吊大牙罢了!”素姐说:“姓龙的怎么?强起你妈十万八倍子!你妈只好拿着几个臭钱降人罢了!”狄希陈说:“那么俺娘就不拿着一个钱,那姓龙的替俺娘端马子、做奴才,还不要他,嫌他低搭哩!”素姐说:“那么,你妈替姓龙的舐腚!”狄希陈说:“你达替俺那奴才舐腚!你妈替俺那奴才老婆舐扶!”

  素姐跑上前把狄希陈脸上兜脸两耳拐子,丢丢秀秀的个美人,谁知那手就合木头一般,打的那狄希陈半边脸就似那猴腚一般通红,发面馍馍一般宣仲。狄希陈着了极,捞了那打玉兰的鞭子待去打他,倒没打的他成,被他夺在手内,一把手采倒在地,使腚坐着头,从上往下鞭打。狄希陈一片声叫爹叫娘的:“来救人!”

  两个赛骂的时节,狄宾梁两口子句句听的真切,气的老狄婆子筛糠抖战。狄宾梁只说:“理他做甚么?你忘了那李姑子的话了么?”狄婆子说:“这气怎么受?李姑子说小陈哥是他冤仇,没的咱也是他的冤仇么?”狄宾梁说:“看你糊突呀!咱是小陈哥的娘老子,咱儿是他的冤仇,咱也就是他的冤仇了。这是天意叫受他的。你听我说,休合他一般见识。”

  狄婆子只得忍耐,后来听的狄希陈叫爹娘救人,狄婆子跑进房去,素姐正坐着狄希陈的头,鹰拿寒雀,鞭子象雨点似的往下乱打。狄婆子把素姐推了个骨碌,夺过鞭子,劈头劈脸摔了几下子,他就手之舞之的照着。狄婆子也象他骑着狄希陈的一般使屁股坐着头,打了四五十鞭子,打的那素姐口里七十三八十四无般不骂。狄宾梁只是叫他婆子妆聋。

  到了后晌,狄希陈也没敢往屋里去睡,在他娘的外间里睡了。到了二更天气,狄宾梁从睡梦中被一人推醒,说道:“快起去看火!”狄宾梁睁开眼,看见窗户通红,来开房门,门是锁的,百推晃不开,只得开了后墙吊窗,走到前边,只见窗前门前都竖着秫秸点着,火待着不着的区,知是素姐因狄婆子打了他,又恨打的狄希陈不曾快畅,所以放火烧害。

  狄宾梁连夜差狄周去请薛教授来看。薛教授说:“他活是你家人,死是你家鬼。我没有这们个闺女!我没有脸去看!我从此以后,我家里也不许他进门。”狄周回了话。狄宾梁长吁了两口气,看着人搬秫秸、泼水,乱轰着也没睡觉。

  薛教授知道他打女婿、放火,在家里恼得动不的。薛夫人说:“你恼他怎么?自家的个孩子,你可怎么样?着人接回他来,慢慢的说他,你没的真个就弃了他不成?”薛教授道:“你再休题他,你只当死了他的一般!”薛夫人也没等的薛教授说肯,使了薛三省媳妇到狄家来接素姐。进来见了老狄婆子,只见一家子都胖唇撅嘴,象那苦主一般。薛三省娘子说要接素姐回去。狄婆子把狄希陈的夹袄一手脱将下来,叫薛三省媳妇:“看看俺那孩子的脊梁!”只见狄希陈脊梁上黄瓜茄子似的,青红柳绿,打的好不可怜。

  薛三省娘子进去见了素姐,说是接他回去,叫他梳头,来厨屋里替他舀水。狄周娘子一五一十从头至尾告诉了详细,直待素姐梳完了头,穿完了衣裳,薛三省媳妇问说:“狄大娘,俺姐姐家去哩。吩咐叫姐姐住几日来?”狄婆子说:“我用他做甚么哩?叫他家里只管住着。等他消消气,我去接他,叫他来。”薛三省娘子说:“狄大娘定个日子,好叫姐姐家去,这活络话怎么住的安稳?咱家姐姐待几日不往俺那头去哩么?”狄婆子说:“那么,也敢说的嘴响,俺那闺女不似这等!定要似这们样着,我白日没工夫,黑夜也使黄泥呼吃了他!”素姐说:“罢呀,我待不见打你那嘴哩!”狄婆子说:“你休数黄道黑的!待去,夹着腚快去!”

  素姐拜也不拜,佯长往家去了。进了家门,薛教授屋里坐着,也没出来理他。薛夫人迎着说道:“你怎么来?你是风是气,还是替娘老子妆门面哩?”素姐说:“我怎么他来?我骂了他两句没根基、没后跟的老婆生的,罢呀怎么!伤着他甚么来?他就把姓龙的长,姓龙的短,提掇了一顿。我又骂了两句,他拿鞭子打我。我不打他,怕他腥么?”薛夫人说:“你通长红了眼,也不是中国人了!婆婆是骂得的?女婿是打得的?这都是犯了那凌迟的罪名哩!”素姐说:“狗!破着一身剐,皇帝也对打,没那燥扶帐!”

  龙氏在旁,气的那脸通红,说道:“这也怪不的孩子!他姓龙的长,姓龙的短,难说叫那孩子没点气性?我待不见他那孩子往咱家来哩?我也叫小冬哥提着姓相的骂!”薛夫人说:“这是你贤惠,会教孩子!你那孩子不先骂婆婆,他就提着姓龙的骂来?他饶了没骂我合他丈人,这就是他省事。”

  龙氏道:“一个孩子知不道好歹,骂句罢了,也许他回口么?谁知不道我是姓龙的?我等小巧姐过了门,我叫小冬哥一日三场提着姓相的骂!他要不依我,也把小巧姐打顿鞭子!”薛夫人说:“好有本事!会教道!只怕我殆了,你打小巧姐!我要不死,你也且打不成哩!”龙氏说:“我不打,叫小冬哥打!”龙氏正在扬子江心打立水,紧溜子里为着人,只见薛教授猛熊一般从屋里跑将出来,也没言语,照着龙氏脸上两个酽巴掌,打的象劈竹似的响;腿上两脚,跺了个趔趄;又在身上踢了顿脚。薛夫人说:“这们些年,你从几时动手动脚的虎拔八的行粗?”薛教授道:“叫我每日心昏,这孩子可是怎么变得这们等的?原来是这奴才把着口教的!你说这不教他害杀人么!要是小素姐骂婆婆打女婿问了凌迟,他在外头剐,我在家里剐你这奴才!”

  龙氏乔声怪气的哭叫,薛夫人道:“你不说你不省事,不会教道孩子,自己惹的,还怨人打哩?自己悔不杀么!”龙氏走到自己房里闩上门,一边哭,一边骂说:“贼老强人割的!贼老强人吃的!你那昝不打我,我生儿长女的你打我!我过你家那扶日子!贼天杀的!怎么得天爷有眼,死那老砍头的,我要吊眼泪,滴了双眼!从今以后,再休指望我替你做活!我抛你家的米,撒你家的面!我要不豁邓的你七零八落的,我也不是龙家的丫头!”薛教授又从屋里出来。待去跺门,薛夫人双手拉住,说道:“你好合他一般见识?”又说:“姓龙的,我劝你是好,别教人拍面皮面,才是会为人的。惹的人打开了手,只怕收救不住,那巴掌合脚已是揭不下来了。再寻第二顿不好看相。”龙氏方才见经识经,渐渐的收了法术。

  素姐在家住了数日,薛教授话也不合他说句,冷脸墩打着他。只是薛夫人早起后晌,行起坐卧,再三教训,无般不劝。那被人换了心的异类,就对着牛弹琴的一般,他晓的甚么“宫商角徵羽”的?他娘说的口干舌涩,他耳朵里一点也没进去。一连住了半月,狄家也没人说来接他。

  薛夫人看了个吉日,备了两架食盒,自己送素姐上门,见了狄婆子,千赔礼,万服罪,倒也教狄婆子无可无不可的。教素姐与他婆婆磕头,他扭扎鬼的,甚么是肯磕。狄婆子道:“亲家,你没的淘气哩!他知道甚么叫是婆婆,通是个野物!”

  薛夫人见他强头别项的,只得说道:“罢!罢!你往屋里去罢。你爹已是冷透了心,两个大些的兄弟恨的你牙顶儿疼,你要只是这们等的不改,我也只好从今日卖断这路罢了!”

  薛夫人吃过茶,说了几句闲话,就要起身,狄婆子再三苦留,薛夫人说:“亲家将心比心,我有甚么颜面坐着扰亲家?就是亲家宽洪大量不计较,我就没个羞耻么?”狄婆子说:“亲家说那里话!没的为孩子们淘气,咱老妯娌们断了往来罢?”薛夫人道:“我白日后晌的教道了这半月,实指望他较好些了,谁知他还这们强。没的说,只是难为亲家,求亲家担待罢了!”

  狄婆子叫出巧姐来见薛夫人,留了拜钱,巧姐又从头谢了。薛夫人又请狄希陈相见,回说往书房去了。薛夫人别了回去。狄婆子将那送的两架盒子一点也没收,全全的回还了去。送盒的人再三苦让,狄婆子道:“看我这们好媳妇儿,有脸吃他那东西?”来人只得将盒子抬回去了。从此素姐也通不出房,婆婆也绝不到他房里。

  小玉兰打的成了创,浑身流浓搭水,动不的,还在薛家养活着。端茶掇饭,都是狄周媳妇伏事。薛三省、薛三槐两个的媳妇,薛教授都禁止了,不许来看他;凡遇节令,也通不着人接他回去。狄希陈轻则被骂,重则惹打,浑身上不是绯红,脸弹子就是扭紫。狄宾梁夫妇空只替他害疼,他本人甘心忍受。那薛如卞、薛如兼与狄希陈只是同窗来往,因素姐悍恶不良,从不往后边看他姐姐。致的人人看如臭屎,他却恬不在意,忤逆不贤,日甚一日,后来还有许多事故,且听逐段说来。



醒世姻缘传 第01回 第02回 第03回 第04回 第05回 第06回 第07回 第08回 第09回 第10回 第11回 第12回 第13回 第14回 第15回 第16回 第17回 第18回 第19回 第20回 第21回 第22回 第23回 第24回 第25回 第26回 第27回 第28回 第29回 第30回 第31回 第32回 第33回 第34回 第35回 第36回 第37回 第38回 第39回 第40回 第41回 第42回 第43回 第44回 第45回 第46回 第47回 第48回 第49回 第50回 第51回 第52回 第53回 第54回 第55回 第56回 第57回 第58回 第59回 第60回 第61回 第62回 第63回 第64回 第65回 第66回 第67回 第68回 第69回 第70回 第71回 第72回 第73回 第74回 第75回 第76回 第77回 第78回 第79回 第80回 第81回 第82回 第83回 第84回 第85回 第86回 第87回 第88回 第89回 第90回 第91回 第92回 第93回 第94回 第95回 第96回 第97回 第98回 第99回 第100回 凡例 弁言 引起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