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醒世姻缘传
跳转到: 导航搜索


  事凡已甚,便不可为;可为已甚,仲尼其谁?希陈已甚,明苦暗亏;

  茂实已甚,一顿奉椎。事凡已甚,故不可为;必为已甚,后悔难追。


  却说狄希陈得了那套顾绣衣裳,献与素姐,看得中意,严厉中寓着温旨,狄希陈就如奉了钦奖也没有这般荣耀。感激那张茂实不啻重生父母,再养爷娘!心里想道:“张茂实娘子智姐真真的天下也没有这样好人!前日吃了我的捉弄,受了一场横亏,没奈何往他手里‘饭店回葱’,若是换了第二个不好的人,乘着这个机会正好报仇个不了,他却一些也不记恨,将自己捎来下礼的衣裳慨然回了与我。这段高情真是感深肺腑!”火急般粜了十六石绝细的稻米,得了三十二两银子,足数足色,高高的兑了二十二两纹银,用纸包了,自己拿到张茂实南京铺内。张茂实和李旺都作了揖,让狄希陈在店前凳上坐了。

  张茂实问道:“前日那套衣服中得狄大嫂意么?狄大嫂性儿可是有些难招架哩!”狄希陈道:“说不尽!得了张大哥的玉成,李哥的撺掇,完了这件事,可是感激不尽!若不是以心相照的兄弟,谁肯把这千乡百里自己紧用的衣服回了与我?李哥,你把天平取过来我使使。”李旺端过天平。狄希陈将二十两合二两的两个法马放在天平一头,从袖中取出那封银来,解开,放在天平一头,将天平两头稳了一稳,用小牛角椎敲了两敲,高高的银比法马还偏的一针,将银倒在纸上,双手递到张茂实跟前。

  张茂实道:“狄大哥,你原来为人这们小气;这能有多大点子东西,我就送不起这套衣裳与大嫂穿么?那里放着我收这银子?你就要还我,迟十朝半月何妨?为甚么这们忙劫劫还不及的?这银子也还多着五钱哩。我收了原价也还不该哩,没的好收利钱么?”狄希陈道:“这衣裳会自家走?不用盘缠么?这五钱银只当是加上的盘缠。”李旺道:“相厚的弟兄,那论的这个?若要丁一卯二的算计起来,这二十一两多的本儿,待了这两个月,走了这二千里路,极少也赚他八九两银子哩,没的这也好合狄大哥说?”狄希陈道:“是呀!我就没想到这里,我还补上。”张茂实道:“你别听李哥的话。这原本我还不肯正收哩,再讲利钱!”李旺道:“狄大哥他也不消再补利钱,看来张大哥也不好收。张大哥拿银子籴不出大米来哩,狄大哥府上极细的大米,也照着下来的数儿,粜几石与张大哥,就彼此都有情了。”狄希陈道:“李哥说的有理。我就奉送。”

  三人说了一大会话,狄希陈辞了回家。果然送了大斗两石细米驮到张茂实家,张茂实称了三两六钱银子,虚点了一枪,狄希陈再三不受,止说的一声“多谢,容补”,罢了。张茂实合李旺做了一路,将五六两的一套裙衫,多得了三四倍的利息,你不感激他,倒骂了许多“呆扶养的”。

  再说素姐,忏悔了鹰神以后,又得了一套心满意足的衣裳,果然看待那狄希陈十分里面好了有一二分的光景,平日间那许多的非刑也都不大用了。这狄希陈若从此自己拿出那做男子的体段,不要在他面前放僻邪侈,却不也就渐次收了他的野心?争奈这样混帐戴绿头巾的汉子,没等那老婆与他一点好气,便就在他面前争妍取怜,外边行事渐次就要放肆。

  张茂实将一套衣裳用计多卖了二十两银,他又为这件衣裳吃了无限的大亏,其实也该将就他罢了;只为他令正吃了亏,报怨不了,在那白云湖岸亭子里边设了一席齐整酒肴,请狄希陈吃酒,说是为他送了大米,谢他的厚情,叫了一个美妓小娇春陪酒。

  这狄希陈若是知回背的人,晓的自己娘子的心性:凡在人家吃酒,惟恐有妓女引诱他的丈夫,把那跟随的人问了又问,还要不信,必竟还差了那小玉兰假说送衣裳、要钥匙,连看一两次方罢。你看见有妓女在坐,你只该慌忙领他两杯,托了事故走得回家。他若不肯放你,你得空子逃席,也是该的。谁知这狄希陈的流和心性,一见个油木梳红裙粉面的东西,就如蚂蝗见血相似,甚么是肯开交?张茂实合李旺更又有心捉弄,把小娇春故意的让在上面,与狄希陈并肩坐了。狄希陈不知张茂实用的是计,合小娇春手舞足蹈,不亦乐乎。

  饮到酣畅时节,素姐晓得酒席在湖亭,张茂实平素又是个风飘子弟,必定席上有妓;差了小玉兰,只说家中寻衣橱的钥匙不见,叫他去寻。小玉兰走到席间,正见狄希陈在那里与小娇春猜拳赌酒。狄希陈抬起头来,看见小玉兰来到,就似那贼徒见了番快,也不必如此着忙。不由得迎出席前问道:“你因甚事寻到这里?”小玉兰道:“姑娘要紧开那衣橱,寻不见了钥匙,特差我来要哩。”狄希陈道:“总里钥匙都在一个包内,放在抽斗里边,你回去说知就是。”又把小玉兰拉到个背净去处,再三嘱付:“你到家中,对了姑娘切忌不可说这里有个女人!你如不说,我任凭你做下甚么不是,我自己也不打你,我也不合你姑娘说,我分付狄周媳妇厨房与你肉菜吃,你长大出嫁的时节,我与你打簪环,做铺盖,买梳头匣子,我当自家闺女一般,接三换九:养活下孩子,我当自家外甥似的疼他,与你送粥米,替你孩子做毛衫。你要不听我说,学的叫你姑娘知道,他要打我一下子,我背地里必定打你两下。我死,你也活不成!我就叫你姑一顿打杀了,还有你爷爷问你讨命哩!——再不,我合那头薛奶奶说。你忘了那一遭为你说舌头差一点儿没打杀呀?”

  狄希陈合小玉兰说话,不防张茂实逼在墙角里听,猛可的说道:“狄大哥,你既叫这孩子替你瞒藏,你陪个软儿央及他才是,你可降着唬唬他!”又说:“你到家对你姑说,这是我的婊子,与你姑夫不相干。休要叫你姑吃醋。”狄希陈道:“你张大爷哄你哩,你到家连你张大爷的这话也别说。”又自己到席上取了些果子点心,放在玉兰袖内。

  小素姐的家法,只是狄希陈没有耳性,好了创口忘了疼的;那小玉兰是领熟了他大教的,敢在他手里支吾么?你就响许他万两黄金,他也只是性命要紧;你就唬他,背后要打他,也只怕那现打不赊,落得骗了些果子吃在肚里,且又做了行财买免的供招。

  进的门,见了素姐,学说:“我到了那里,亭子上摆着一桌酒,张大爷还合一个大高鼻梁的汉子——我不认的他,又有一个穿水红衫子老婆,合俺姑夫在上面一溜家坐着,合姑夫猜枚。姑夫见我进去,问我是做甚么。我说:‘俺姑待开衣厨,寻不见钥匙,叫我来要哩。’姑夫说:‘钥匙包子在抽斗里,不是么?’把我叫到背地里嘱付,叫别合姑说有老婆。”将那狄希陈分付的话学了个通前彻后,一字不留。把个素姐气的挝耳挠腮,椎胸跺脚,发放小玉兰,叫他疾忙回去,叫狄希陈即刻流水回来:“若稍迟一刻的工夫,我自己跑到那里砸了家伙,掀了桌子不算,我把一伙子忘八淫妇,我叫他都活不成!”

  小玉兰哭丧着脸,走到湖亭席上,狄希陈唬得魂飞天外,张茂实以为中计欢欣。小玉兰说道:“抽斗里没有钥匙,叫姑夫快往家里自己寻去哩。”狄希陈唬的个脸弹子莹白的通长没了人色,忘了作别,披着衣裳,往外飞跑。张茂实赶上,死拖活拽的说道:“好狄大哥,怎么就上门子怪人?虽是做的菜不中吃,酒又不好,可也是小弟的一点敬心。粗饭也没上了,这粗妓也还没奉陪一陪。”李旺又在旁着实挽留。

  狄希陈在外一边挣,一边说道:“二位哥体量我,到家就来。要扯了谎,就是个禽兽畜生!”张茂实只是扯住不放。狄希陈道:“张大哥,你请我是好,你这不是安心害我哩!”惹的那妓者小娇春呱呱的大笑,说道:“你二位叫我都不省的;那客极的这们等的,放他去也罢了,主人家只是不放;其实主人家既是这们苦留,做客的就住下再吃三钟,这都没有妨碍。不知怎么客只待去,主人家只待留,这就叫我不省的了。”

  小玉兰见张茂实只是拉着狄希陈不放,就擦眼抹泪的哭道:“你放了俺姑夫去罢,是你的便宜。俺姑说来,要去的迟了,俺姑自己来哩,打了家伙,掀了桌子,还叫你淫妇忘八都活不成哩!”狄希陈听见这话,越发往外死挣,口里只说:“你是张叔!张大爷!张爷爷!张祖宗!可怜见,你只当放生罢!你就不怕伤阴骘么?”张茂实还扯着胳膊不放。狄希陈看见旁里一个割草的小厮,腰里插着一张镰,拱倒腰,绰在手里,口里说:“罢,罢!我卸下这只胳膊给你,我去罢!”拿起来只一割。亏不尽穿着一领白绸褂子,袖子虚空着,没曾着肉,止割破了袖子,胳膊割了一道深口,没曾卸的下来,从袖中鲜血直流。张茂实方才放手。

  狄希陈及至到家,浑身上下通是染了个血人。素姐见了这等形状,也未免把那算计酷打的心肠去了一半,小玉兰又把那狄希陈这样往外挣,张茂实怎样拉着不放,狄希陈着极夺镰砍胳膊说了一遍。素姐不听便罢,听了,“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拉过一条裙子穿上,腰里拽着个棒椎,就往外跑,小玉兰后头跟着也跑。调羹从厨房里看见素姐凶凶的往外去,正不知是何头路,急着人寻了狄员外来家,说知素姐飞奔往外去了,不知何故;又到狄希陈房里,见狄希陈使血染了个红人,知是胳膊受伤,慌乱着寻陈石灰合柳絮,明府骨头,与他搽敷。

  再说张茂实放的狄希陈去了,合李旺、小娇春笑说:“这计何如?尖嘴小厮,做弄的我差一点儿没把俺婆子打杀,叫我丈母当日打了一顿。做弄叫他婆子打了第二顿,坐软牢,丢了百五十两银子不算,这会说书,浑深又是一顿好打。”小娇春道:“嗔道叫我说,怎么来,极的他这们等的,你只是不放?原来是用的计么?”张茂实道:“不是为计,我舍钱请他哩!且叫他这会子家里受罪,咱三个且这里自在吃酒。”

  正在得意之际,只见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少妇,穿着家常衣服,雄赳赳的走进亭来。众人也不料就是素姐,各人彼此相看。素姐走到跟前,把桌子一掀,连碗掀在地上,跌得稀泥烂酱,一只手扯住张茂实的裤腰,从自己腰里扯出那拽着的棒椎,照张茂实身上你看那雨点儿似的打。张茂实使手招了一招,劈指头一下,打的五个指头即时肿的象了鼓椎。

  张茂实道:“了不的!通没王法了!你是谁家的老婆,平白来这里打人?”素姐再不答应,只是轮椎。李旺起先还向前来劝,后来说道:“这不是别人,一定就是狄大嫂。”素姐才说:“忘八淫妇们!你早认的我好来!你攒谋杀了我汉子,还敢在这里吃酒!俺汉子已是断了气了!”张茂实死挣不脱,李旺合小娇春听见狄希陈死了,只道是当真,夺门就跑。素姐拦着门,说:“忘八淫妇!谋杀了人,你往那去!我待饶那一个哩!”李旺空大着个鼻子,雄赳赳的个歪人,见了素姐这们丢丢秀秀的美妇,李旺,李旺,把那平日的旺气不知往那里去了!东看西看,无门可出,只有亭后一个开窗,得了个空子,猛可的一跳,金命水命,就跳在湖中,踏猛子赴水逃走。小娇春也只得跳在湖里逃命,可只不会赴水,汨没得象个凫雏一般。

  张茂实挨着打,口里只管说道:“好狄大嫂!你怎么来?你打世人哩么,打的没点情分?”素姐说:“贼砍头的!我合你不是世人是甚么?”张茂实道:“好狄大嫂!咱倒的同不的世人,我千山万水捎的心爱衣裳,狄大哥说声嫂子要,我双手就送;我将酒请人,并无恶意;这小娇春是我相处的,你那里放着只管打我?我合狄大哥是同窗,我大起他,还是你大伯人家哩。”

  张茂实口里似救月一般,素姐那里肯放!张茂实左架右招,素姐东打西椎。幸得李旺赴水上崖,湿的身上就如冒雨寒鸡,跑到张茂实家怪叫喊的道:“张大嫂,你还不快着去哩!狄大官娘子待中把张大哥使棒椎打杀呀!我赴水逃命来了!”

  智姐听说丈夫被人使棒椎痛打,还那里顾的甚么体面!飞奔也似的奔到湖亭,正见素姐行凶,张茂实受痛。智姐骂道:“贼砍头的!我说的话你白当不听!我这们再三的说,凡事别要太过,已是够他的了,你拿着我的话当狗臭屁,可吃他这们场亏!这可是为甚么,使了钱又受疼呀?没的一个老婆,你就招架不住他么?叫他象拿鸡似的!”智姐往素姐手里夺那棒椎,那里夺的下!拍他那扯着裤腰的手,那里拍得开!智姐极了,把张茂实的一条白绸单裤尽力往下一顿,从腰扯将下来,露出那一根三寸长、虎口粗、软丢一根大吊,东摇西摆。素姐只得放了手,用袖遮了脸,一直的才出湖亭去了。

  张茂实见素姐去的渐远,方敢骂道:“你看这恶私科子浪淫妇么!打我这们一顿!这不是你这妙计,我还挨他的哩。”智姐说道:“该!该!你往后我凡说甚么,你还敢不听么?”替张茂实戴上巾帽,穿了衣裳。叫人抬了打毁存剩的器皿,央央跄跄的同智姐走了回去。

  素姐到家,只见狄希陈正上完了刀创药,用绢帕裹着,肿的一只胳膊瓦罐般红紫。素姐自己把汉子拷贼的一般毒打,他就罢了;见了别人把他的胳膊致得这样,心中也有些疼痛。家下的都料得他猛熊一般,出去打骂了别人,将这一肚皮恶气必定要出在狄希陈身上。谁知他便也不曾敲打,只骂道:“你这污脓头忘八羔子!有本事养老婆,就别要这们害怕,你就来家,我有‘长锅’呼吃了不成?为甚么对着人家自砍自家的胳膊?你是待形容我那恶处,你做春梦哩!我薛老素不怕人败坏,我不图盖甚么贤孝牌坊!你问声,那年张家盖牌坊,老婆汉子的挤着看,我眼角儿也不看他!你背着我养老婆,天也不容你,神差鬼使的叫你自家砍那手!”

  素姐每日咕哝带骂絮叨个不了,狄希陈疮口发的又昼夜叫唤。狄员外寻人看视,百不见好。有人说府城西门外有个艾回子,是极好有名的外科。狄员外封了三两白金,差人牵了骡子,径上济南接他。艾回子推着一把拉着一把的骑着骡子来了,看的狄希陈是房事冲坏了疮,外头不收口,只往里套,务要将外边死皮用药蚀去,然后再上细药生肌。要不早治,这只胳膊都要烂吊。“你没听府里南门上杨参将家一个家人媳妇,原是黄举人家的丫头。黄举人的娘子,病的临终嘱付:‘这丫头服侍了这几年,好生替我寻主嫁他。’黄举人依他嘱付,许了杨参将的家人,发了他五两财礼,倒赔送了有十两多银子的东西。他嗔黄举人不留他在房里,来到杨家,百口良舌,咒骂旧主人家,忽然长起蝼蛄疮来,消不的两个月,长对了头,只是往里蚀。请我去看,我认的是报应疮,治不好的,我没下药来。果不其然,不消十日,齐割扎的把个头来烂吊一边。

  “西门里头马义斋长了对口,也是请我去治。我看了看,我说:‘这声势大难治呀!我只是破着治治,好了,你是另拾的命;你要不好,也别怨我,另托生托生新鲜。’旁边火盆上顿着翻滚的水,使筷子夹着棉花,把滚水往上撩,他觉也没觉。我日夜陪着他,费了有一百日的工夫,已是待中长平口了。

  “那一日家中有件要紧事,我待到家走走,我千万的嘱付;我说:‘这疮只待的半个月就通好了。我的功劳已是有了九分九厘,再得一厘,就是十全的大事完了。我去后,千万不可行房。要是发了,这疮就是神仙也救不活了。’我刚只来后,家里支使着一群大磐头丫头,搽胭抹粉,就是一伙子妖精,见我去了,书房里没了别人,没事到那里晃三回,不送茶也去送茶,不送水也去送水,在那跟前乜乜斜斜的引逗他。

  “一个少年人,一百多日没有闲事,又是疮的火气助着,把我嘱付的话忘在九霄云外去了,合一个丫头小玉杏在床沿上正干,谁知一个小迎春就是一个刘六刘七的老婆,把那帏屏使簪子扎了个眼,看了个真实不虚,猛可丁的吆喝了一声:‘小玉杏!娘叫你来与爹送茶,叫你来要爹里么?’马义斋没由分说,上前一手把小迎春拉到床沿上,复翻身又是一下子。那消一大会子,当时气咳嗽,即时黑了疮口,到点灯的时候,长的嫩肉都化了清水,唬的可一替两替的使人寻我。

  “我那日偏偏的又吃两杯酒。我只听见说了一声叫我,跺了跺脚,说:‘可罢了!’正一头酒的人着了这唬,酒都唬的醒了。流水跑到那里看了一看,疮口象螃蟹似的往外让沫哩,裂着瓢那大嘴怪哭:‘艾哥,你好生救我!我恩有重报!’叫我说:‘别说我艾前川手段不济,只怕就是吕洞宾也要皱眉。我救不得你了,你快着叫人替你预备后事罢!

  “我只刚到家,他那里张了张口,完事了。我别说费了多少的药材,只这陪着你待了一百多日,把四下里的主顾都耽误了。他那没天理的老婆,不说自己管家不严,叫丫头送了汉子的命,倒说是我勒掯要钱,不与他汉子下药,耽误了他汉子的命了!将着一家大小,穿着孝,往我的铺子门首震天震地的哭,一日三遍到铺子门口烧纸送浆水。你说,这恼不杀人么?

  “你的这疮明白是刀砍的,敷上刀疮药,这们少年血气旺的人,破着一个月,长得好好的,谁叫你自不谨慎,行了房,把疮弄得顽了?这要不费百日工夫,这条胳膊就要不姓狄了!”

  狄员外听说,甚是耽心,送了一两开箱喜钱。那艾前川将疮用水洗净,说:“要上加蚀药,将丁皮腐肉尽数蚀去,方好另上细药,才好生肌。这败肉得四五日的工夫方可蚀尽,可是要忍些疼儿。我今日住下,晚上替你敷上蚀药,再留下两帖膏药与你。我明日起早,你着人且送我家去。我安一安家,收拾些药。——这药都是贵物,还得到家折损些甚么才好修合哩。”狄员外道:“这往返一百四五十里地哩,好辛苦走路呀。该用什么药,你开出单来,咱叫人府里买去,家里我也叫人送粮米去安家。”艾前川道:“这必定还得自己到家。一应珍珠、冰片、牛黄、狗宝、朝脑、麝香,都是我自己收着,没教别人经手;这升轻粉、打灵药、切人参、蒸天麻,都要一副应用的器具哩,这都要费措处,我自己不到家,怎么成得?脱不了这蚀败肉还是四五日的工夫。这四五日里边,我到家不都俱各完了?”

  狄员外见留他不住,只得许他次早家去。明早起来,打发他吃了饭,备了骡子,叫了觅汉跟着,称了三两银子,叫他自家随便买药。他又不肯直捷收去,说道:“不消银子。这药就只珍珠是贵药,我家里有收着的。新近一个贩珍珠的客人来,我换了他有半斤,都是豌豆大滚圆的珠子。这药使不的二两多银就够了。冰片,咱家里也有。除了这两件,别的甚么黄芪、甘草、芍药、当归,那能使几个钱?咱是一家人,何必论这个?”狄员外道:“虽是家里有,可也要使钱买,把这银子收了倒好。”

  这艾前川口里说着推辞的话,已是把银子袖到袖中去了。狄员外送他上了头口,说道:“第四日准准的望你来到。”千叮万嘱而别。

  狄希陈那日临睡的时节,艾前川与他洗净了疮上了蚀药,贴了五虎膏。睡到五更,这疮一步步疼得紧将上来。狄希陈叫他父亲与艾前川说知。艾前川道:“这要蚀去败肉,怎得不疼?我昨日已是说了,这坏了的疮,叫他起死回生哩。要一点苦也不受,你倒肯呀?”

  及至艾前川行后,这疮一时疼似一时,一刻难挨一刻,疼的发昏致命,恶心眼花,只是愿死,再不求生。再要问他声所以,那里得个艾前川挝到跟前!

  疼到半夜,一阵阵只要发昏死去,狄员外只得替他揭了膏药,用温汤洗净,只见那疮都变了扭黑的颜色,蚀有一指多深,把肉都翻出朝外,渐觉疼稍可忍。

  却说艾前咱以得家内,那里什么合药!拿着那狄家的四两花银籴米称面的快活。跟去的觅汉见他第四日不肯起身,再三央请他,甚么是肯动!见觅汉催得紧了,方说:“那疮是个治不好的低物件,我看你家又是个舍不得钱的人家,这疮难治!我不去了!你牵了骡子去罢。”觅汉道:“好你呀,这是说的甚么话!你不治。可也早说,怎么耽搁这几日?你怎么就知道俺主人家是个舍不得钱原?俺主人家七十的人了,只有这一个小主人家,甚么是大事?你要钱,明讲!怎么耽误着人家的病哩!”

  艾前川道:“你要叫我治这个疮,你流水家去与我二十两银!先与我十两,其余的十两立个帖儿,待我治好了谢我。要依我如此,你到家拿了十两银和立的帖子来,我就去!要不依我,我就不消来!我待往泰安州烧香去哩!”

  觅汉无可奈何,只得牵了骡子独自四家,将艾前川的说话,一一对狄员外说了。不知狄员外如何措处?其说甚长,再听后回述说。



醒世姻缘传 第01回 第02回 第03回 第04回 第05回 第06回 第07回 第08回 第09回 第10回 第11回 第12回 第13回 第14回 第15回 第16回 第17回 第18回 第19回 第20回 第21回 第22回 第23回 第24回 第25回 第26回 第27回 第28回 第29回 第30回 第31回 第32回 第33回 第34回 第35回 第36回 第37回 第38回 第39回 第40回 第41回 第42回 第43回 第44回 第45回 第46回 第47回 第48回 第49回 第50回 第51回 第52回 第53回 第54回 第55回 第56回 第57回 第58回 第59回 第60回 第61回 第62回 第63回 第64回 第65回 第66回 第67回 第68回 第69回 第70回 第71回 第72回 第73回 第74回 第75回 第76回 第77回 第78回 第79回 第80回 第81回 第82回 第83回 第84回 第85回 第86回 第87回 第88回 第89回 第90回 第91回 第92回 第93回 第94回 第95回 第96回 第97回 第98回 第99回 第100回 凡例 弁言 引起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