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详细释义

  钟点工在一个用工单位每日、每周、每月工作时间分别在法定的日、周、月的标准工作时间50%以下,可以和一个以上用工单位以小时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并履行相应的权利和义务。小时工的工资按小时计算,具体数额由劳动者和用工单位协商确定,但不得低于本市规定的小时工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用工单位足额支付小时工工资的同时,还应足额支付应由单位按规定缴纳的社会保险费

相关规定

  按照规定,从事非全日制工作的劳动者,可以与一个或一个以上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用人单位与非全日制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劳动合同一般以书面形式订,应当以书面形式订立。非全日制用工的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暂由各市按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规定确定,经省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审核后发布。

养老保险

  从事非全日制工作的劳动者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参照关于城镇个体工商户养老保险的有关规定执行,缴费基数为全省或设区的市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的60%~300%,由参保人自愿选择,按年申报,按规定享受养老保险待遇。从事非全日制工作的劳动者参加医疗保险,按照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城镇个体经济组织从业人员和自由职业者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意见》执行。

钟点工的工种

  钟点工的工种很繁多,比如翻译,餐饮服务,家教等,多从事家政服务工作。也叫小时工

钟点工的作用

  “钟点工”是《劳动法》规定的一种按小时计算工资的用工形式。近年来,随着服务业的快速发展,灵活而有弹性的“钟点工”劳动方式,被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和用人单位所认可,“钟点工”劳动力市场正在逐渐形成,这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用人单位的特定需求,也对劳动力市场起到补充的作用。

钟点工比例

  上海的“钟点工”从业人员已经超过100万人,在“钟点工”从业人员中,原为失业人员占39%,其中零售类“钟点工”中原失业人员比例占68.4%,餐饮类占58.7%,多数“钟点工”的技能要求不高,失业人员经过简单培训之后大多能够胜任。上海“钟点工”从业人员的最大特点是兼职者人数众多,调查发现,“钟点工”群体中的兼职人员比例高达51.1%。在一些对专业技术和文化水平要求较高的岗位中,兼职人员的比例更高,如健身类岗位达61.6%,翻译类岗位达81.7%。但是,“钟点工”面临就业渠道不够通畅的问题,不少用人单位通过使用“钟点工”降低成本,然而难以招到合适的“钟点工”。

小时计酬≠钟点工

  钟点工是以小时为计酬标准的一种用工形式,但应当注意的是,并非以小时计酬的都是钟点工。《劳动合同法》第68条规定:“非全日制用工,是指以小时计酬为主,劳动者在同一用人单位一般平均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小时,每周工作时间累计不超过二十四小时的用工形式。”由此可以看出,钟点工与全日制用工相比,在待遇、保障等方面均有不小的差距。如果劳动者平均每日的工作时间超过4小时,或者每周工作时间累计超过24小时,则劳动者可向用人单位提出建立全日制用工关系。

同声传译——收入最高的钟点工

  在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最新发布的“非全日制就业人员工资指导价位”表中列出的54种行业里,同声传译就以每小时最高2000元人民币的价格拔得头筹。

  记者找到一家北京的翻译公司,要到了同声传译价目表。同声传译价格是英语类1天1.2万到2.1万,非英语类是1.8万。一般需要三位译员组成一个同声传译组进行交替工作,上述价格为一个小组一天的翻译价格。

饭店乐师——素质下降的钟点工

  中央歌剧院乐队一位资深提琴手告诉记者,他从上世纪80年代末就利用业余时间在饭店演奏,每2到3个小时的报酬由以前的几十元发展到现在的150元。如果给宴会演奏,收入可能更高。

  谈起某媒体曾报道的“在饭店演奏的钢琴师每月收入8000元”的消息,他说:“一般在饭店演出规定每次至少两小时,如果你能一天去两家饭店,而且天天有活的话,是有可能挣到这个数。但是如今在饭店演出的人员大多是业余选手,专业素质越来越低。”

补课教师——新近富裕的钟点工

  五六年前,北京普通中学教师的月收入大约五六百元。现在,专业老师利用业余时间到各种辅导班授课或进行家教的课时费大幅增长,一小时100元的收入使不少教师率先进入了高收入阶层。

  目前北京市的参考时薪标准是:高三课程特级教师不低于100元、高级教师不低于90元、中级教师不低于80元;初三课程特级教师不低于80元、高级教师不低于70元、中级教师不低于60元。

  此外,一些社会培训机构和私立学校的教师收入同样惊人。据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总裁胡敏透露:“短短几年,新东方造就了许多百万身家的老师。”

才艺老师——收入稳的钟点工

  谁没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强烈愿望。多数家长都愿意拿出一笔钱供孩子参加课外培训,变得多才多艺。如此广阔的市场也使社会上艺校和艺术培训班生意火爆。

  袁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女儿每个周末都去上一次钢琴课,现在已经快3年了,家里为此付出了2万多元的学费。

  记者了解到,其实计时收费教儿童才艺的行当甚至在“文革”时期都没有停止过,现在教师每次课大约收费100到200元,费用的多少要看教师的名气和学生考艺术院校的成功率。假如一名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或者系主任私下教学生,收入据说远远超过这个价格。

健身教练——最时尚的钟点工

  在北京最具规模的青鸟健身中心,私人教练每节课50分钟的收费也从150元到500元不等。在全国健美比赛中拿过冠军的教练每节课大约250元左右。据业内人士透露说,虽然这其中大部分要上交单位,但最辛勤的私人教练每月大概能收入2万元。

  在各个健身中心内还有一批兼职的带操教练。刘刘利用业余时间做兼职带操健身教练已经3年了。现在,他同时是四家健身俱乐部的兼职教练,几乎每天都要到一家俱乐部上课,周末更要赶两三个场子。据刘刘说,带操教练每节课45分钟的价格在70到130元之间。按照每节课100元的价格计算,如果平均每天上两节课,这份兼职每月可以为他挣6000元。

小品《钟点工》台词

  (演员:赵本山宋丹丹

  赵:睡的腰上疼,吃的直反胃,脑袋直迷糊,瞅啥啥不对。追求了一辈子幸福,追到手明白了。幸福是什么?答:幸福就是遭罪。

  宋:有人花钱吃喝,有人花钱点歌,有人花钱美容,有人花钱按摩,今儿我雇个好活,有人花钱,雇我陪人儿唠嗑(lào kē)。

  赵:哎呀,儿子说给我找个人,九点钟到位。

  宋:这地方拐弯抹角的这才找对,叮咚。

  赵:谁呀?

  宋:张 惠 妹。

  赵:谁?

  宋:是我,大哥。

  赵:嗳呦妈呀,这小声挺甜,含糖量挺高啊,最起码四个加号。(开门声)我地妈呀,这小声音小老太太呀。

  宋:别客气,叫大妹子就行,叫妈干啥。这屋里就你一人儿啊?

  赵:那屋还一小狗。

  宋:那就是你了。

  赵:啊哈?

  宋:你儿子说了,打我出门起倒计时,刚才路上堵会车,现在离一个钟头还(hài)有十五分钟,抓紧时间吧,阿。

  赵:干啥呀?

  宋:我们的宗旨就是主动热情,用我的真心换来你的笑容(yóng),赶紧的吧,我先把它脱了。

  赵:大妹子,大妹子。

  宋:快点吧,没时间了。

  赵:不行,你别你整明白,你干啥呀?

  宋:坐下。

  赵:不行。

  宋:你先坐下。

  赵:大妹子。我心脏不好。

  宋:腼腆型的。这么地吧,我先给你出两道幽默智力题儿,一来呢,测验一下你的智商,二来呢,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

  听好啊,可招笑了。

  说,要 把 大 象 装 冰 箱,总(lǒng)共分几步?

  哈哈哈哈,三步。第一步,把冰箱门打开,第二步,把大象装进去,第三(sán)步,把冰箱门带上。

  人儿?(赵本山转到身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看我都笑成这样了你咋不笑呢?

  赵:笑啥阿你这。

  宋:嗯,没有幽默感,哈。我再给你出道题儿,说动物园召开全体动物联欢大会哪个动物没(mèi)有来?

  大象呗,在冰箱里头关着呢。哈哈哈………………

  赵:什么?嗳呦。

  宋:嗳呦,笑死我了。

  赵:累死我了都。

  宋:嗳………………

  赵:嘿。大妹子,咱别笑了行不行?

  宋:怎么地?

  赵:咱弄明白儿子是叫你来干什么来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完再笑?

  宋:陪你说说话,陪你聊聊天,陪你唠唠嗑。

  赵:三陪呀。

  宋:说啥呢!

  赵:大妹子我确实不明白你来……

  宋:你不明白你问啊?我告诉你,我们的工作往大了说叫家政服务,往小了说叫钟点工,在国外叫

  赛考类激死特(psychologist),翻译成中文是心理医生,啥也不懂,走了,伤自尊了。

  赵:大妹子。你说我这个人呀,整天自己一个人在家憋屈了,好容易找来一个人还让我给伤走了,回来了?

  宋:拿钱。

  赵:啥钱?

  宋:你儿子说,一钟头四十,到一钟头了。

  赵:哦,给你五十。

  宋:拿零钱我没零的,拿零的。

  赵:我没零钱,都给你了大妹子。

  宋:我多要你十块干啥,拿着,拿零的。

  赵:你找不开我也没零的呀,那你就再陪我唠十块钱吧。

  宋:那我就再忍十块钱。

  赵:哦。大妹子,请坐,刚才我实在对不起你向你道歉,坐,呵呵。抽烟吗?

  宋:不会。

  赵:喝水呢?

  宋:自备。

  赵:吃水果?

  宋:反胃。

  赵:干啥呢?

  宋:干啥你说呗。

  赵:唠(lào)吧。

  宋:唠吧,反正十块钱的都是你消费。

  赵:这样吧,大妹子我给你讲个小笑话,我给你打开一下尴尬局面。这笑话老招笑了,我这半辈子就指这笑话活着。

  说,有一只老虎,被蛇咬了一口,老虎急了,就想把这蛇踩死,追啊追追追,追到一个小河边,这蛇,日(rí),钻水里去了,老虎就在河岸上就这么等,小样的我就不信你不出来。不一会,从里面钻出来一只王八,老虎上去就把它按住了,“小样的你穿个马甲(jiá)我就不认识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眼神)

  赵:大妹子,我重讲,我讲错了啊。不对,是一个王八钻水里去了,完事出来一条蛇,老虎说了,“你把马甲脱了我照样认识你!”

  大妹子,你看你,我给你讲笑话,你老整个马甲配合我干啥?

  宋:走了。

  赵:干么?

  宋:太伤自尊了。

  赵:大妹子,马甲!

  宋:你还我,你拿来。

  赵:(穿上马甲)我穿上行吗?你讲。

  宋:讲啥呀?

  赵:你就讲,“这蛇钻水里去了,不一会我穿个马甲就上来了”。讲。

  那会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你说你这大哥呀,你这不挺懂幽默的嘛?怎么你儿子总说你闷闷不乐呢?

  赵:说实话大妹子。

  宋:嗯?

  赵:原来呢,我在农村。

  宋:阿。

  赵:我在农村啊,那老头老太太哪那哥们弟兄多啊。

  宋:嗯。

  赵:那我是焦点啊。

  宋:嗯。

  赵:后来呢,儿子为了孝顺我。

  宋:嗯。

  赵:他在城里挣点钱。

  宋:嗯。

  赵:就把我接城里来了,这一进城这全变了,也没人说话了,也没人唠嗑了。

  宋:别说了,大哥你这情况我是太理解了。我把老年人分析的那是相当深刻呀。

  赵:啊。

  宋:我把老年人大致分为三个类型。

  赵:你说说。

  宋:感情失落型,内分泌失调型,老年痴呆型。

  赵:那我属于哪种型的呢?

  宋:这三种你都不属于,你是属于屋里憋屈型的。

  赵:太对了。

  宋:哦。

  赵:屋里太憋屈了,到城里一来谁都不认识了。

  宋:你说你没事你出去走走下下棋扭扭秧歌。

  赵:别提了。

  宋:嗯?

  赵:有一天把我憋实在没招了,我就上大街遛一遛。

  宋:嗯。

  赵:不大会看一广场有一伙大秧歌。

  宋:嗯。

  赵:这把我眼馋的。

  宋:哎呀?

  赵:我稀里糊涂就跟了下场了,刚扭两步过来三个老头要揍我。

  宋:为啥那?

  赵:说我跟人那老太太飞眼了。

  宋:你说你也不认识人家老太太你跟人飞啥眼呀?

  赵:不可能,扭大秧歌那上来劲我就做俩动作(扭了一段)

  这算飞眼吗?

  宋:这还不算飞眼?你眼睛再大点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

  赵:嗳呦。

  宋:你呀,你只定是瞅着人家老太太长得漂亮,是吧。

  赵:拉倒吧,漂亮我挨顿揍还值,还漂亮?

  宋:嗯?

  赵:那老太太长的比你还难看呢;阿不是,我说她没有你难看;你呀,比她难看。

  大妹子,我老伤你自尊你说。

  宋:大哥,你别(biè)说了。

  赵:嗯。

  宋:你到底是啥类型我是百分之百看清楚了。

  赵:啥类型?

  宋:你绝对是属于那种没事找抽型的。

  赵:大妹子,说心里话。我都六十岁了,我这一进城左右邻居谁都不认识我,突然自己变哑巴了不知道咋玩了?

  宋:你就拉倒吧,你就搁家,整个网,上网呗。

  赵:我多年不打鱼了,还哪有网呀?那么多年了。

  宋:我说的是电脑,上网。

  赵:电网呀?

  宋:嗯。

  赵:电脑的上网?

  宋:电脑网。

  赵:啥网呀?

  宋:因特儿网呀。

  赵:哈哈哈。我明白了,你说的是高科技,因特网,可以网上聊天。

  宋:嗯。

  赵:行,但是那电脑钱贵呀。

  宋:你这消费观念不行。你看我,浑身上下都名牌。

  赵:啊。

  宋:我这鞋,阿迪达的。裤子,普希金的。衣裳,克林顿的。皮带,叶利钦的。你再瞧我,我这兜里头用的都是世界一流名牌化妆品。

  赵:啊。

  宋:美国著名明星麦当那抹啥我抹啥。

  赵:麦当那是谁呀?

  宋:你不认识呀?她妹妹你只定熟悉。

  赵:谁呢?

  宋:麦当劳么。

  赵:我吃过。

  宋:我这身材。

  赵:大妹子,我太羡慕你了。

  宋:名牌,有钱。

  赵:有钱哦。我太羡慕你了。今天咱俩没白接触过。

  宋:怎地?

  赵:明天你就带我……

  宋:干啥呢?

  赵:我跟你走,我天天跟你出去打工。

  宋:你不行。

  赵:我不挣钱,我就闹一乐行不?你是老板,我就是干你那活那人。

  宋:嗯?

  赵:这样,我背个包。

  宋:你咋行呢?

  赵:你看吧,指定行,不就拿这杯子吗?现在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宋:啊。

  赵:你看我行不行。

  宋:干啥呀这是?

  赵:叮咚。

  宋:谁呀?

  赵:刘德华。就你呀找人唠嗑呀。

  宋:怎么地?

  赵:你,要吃有吃,要喝有喝,儿子孝顺,媳妇没说,还花钱雇人陪你唠嗑,我看你是没事吃饱撑地的型。

  宋:哈哈哈哈哈。

  赵:赶紧出去呀。我行不?

  宋:你说你这大哥,你这不是啥道理都懂吗?

  赵:啊。

  宋:你这么好的日子你咋还总不高兴呢?

  赵:大妹子,我算明白了,老年人呀,到老了得自找有乐。

  宋:对。

  赵:得出去。

  宋:对。

  赵:今天我见到你我怎么说啊。

  宋:怎么的?

  赵:(握手)感谢啊。

  宋:谢啥呀?

  赵:半年了我没有这么高兴过,半年了,没说过这些话。

  宋:真地呀?

  赵:谢谢,啥也不说了,非常感谢你。

  宋:大哥,你你你抽烟吗?

  赵:我不喝水。

  宋:喝水吗?

  赵:我不抽烟。

  宋:你你你坐呗。

  赵:我不坐了。大妹子,你忙呢我得回去了。啊?

  宋:这是你家呀。

  赵:可不是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