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基本信息

  中文片名

  阿飞正传 [1]

  英文片名

  Days of Being Wild

  更多外文片名

  A Fei jing juen

  Ah Fei's Story

  A Fei zheng zhuan .....(China: Mandarin title)

  A-Fei Tsing Chun .....(China: Mandarin title)

  
4ca41372b8f49.jpg
The True Story of Ah Fei

  影片类型

  剧情

  片长

  UK:94 min

  国家/地区

  香港

  对白语言

  粤语 英语 汉语普通话 汉语上海话 塔加路语 菲律宾语

  色彩

  彩色

  混音

  Dolby

  级别

  Finland:K-18 Singapore:PG Australia:M USA:Unrated Sweden:11Finland:K-11 UK:12 Singapore:M18 Brazil:18

演职员表

  导演王家卫 Kar Wai Wong

  编剧王家卫 Kar Wai Wong 监制:邓光荣

  出品人:邓光宙

  主要演员:

  张国荣 Leslie Cheung.....Yuddy旭 

  张曼玉 Maggie Cheung.....Su Lizhen苏丽珍 

  刘嘉玲 Carina Lau.....Leung Fung-Ying

  刘德华 Andy Lau.....Tide超仔

  张学友 Jacky Cheung.....Zeb 

  特别客串:潘迪华

  制作人

  邓光荣 Alan Tang.....executive producer

  Joseph Chan .....associate producer

  Rover Tang .....producer

  摄影

  杜可风 ChristopherDoyle

  
4ca413747b44e.jpg
剪辑

  Kit-Wai Kai

  谭家明 Patrick Tam

  艺术指导

  张叔平 William Chang

  副导演/助理导演

  JoAnn Cabalda Banaga .....first assistant director: Philippine(as JoAnn Cabalda-Banaga

获奖记录

  第十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

  第十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王家卫)

  第十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张国荣)

  第十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摄影(杜可风)

  第十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美术

制作发行

  洗印格式

  
4ca41375569de.jpg
4ca4137633213.jpg
4ca41377228da.jpg
35 mm

  幅面

  35毫米遮幅宽银幕系统

  制作公司

  In-Gear Film

  发行公司

  Golden Network Limited

  MFA Filmdistribution [德国]

  Rim ..... (1996) (USA) (subtitled)

  上映日期

  香港

  Hong Kong

  1990年12月15日

  德国

  Germany

  1991年2月23日 ..... (Berli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美国

  USA

  1991年3月13日 ..... (New York City, New York)

  加拿大

  Canada

  1991年9月9日 ..... (Toronto Film Festival)

  日本

  Japan

  1992年3月28日

  法国

  France

  1996年3月6日

  德国

  Germany

  1998年6月4日

  奥地利

  Austria

  1998年11月13日

  菲律宾

  Philippines

  2003年8月10日 ..... (Cinemanila Film Festival)

  美国

  USA

  2004年10月27日 ..... (Milwauke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匈牙利

  Hungary

  2006年4月27日

  芬兰

  Finland

  2006年8月4日

  瑞典

  Sweden

  2006年8月4日 ..... (re-release)

  中国内地-广州

  GUANG ZHOU CHINA

  2010年5月22日

剧情介绍

  
故事以六十年代初期为背景,折射的却是90年代人们疲惫的灵魂。

  旭仔(张国荣饰)是上海移民,他从未见过生母,自小由养母养大,因此长大后他成了反叛青年,渴望高飞,却只做着风流浪子。对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女人都冷酷无情。戏一开头,伴着鞋声,他以背影子出场。借买汽水挑逗卖汽水的苏丽珍(张曼玉饰);同居后,因她要结婚,便分手。

  邂逅艳舞女郎梁凤英LuLu(刘嘉玲饰),用耳环诱她返家,女郎从此不能自拔。歪仔(张学友饰)半夜由窗爬入旭仔家,撞见艳舞女郎,遂成心中女神,但她永不接受他。苏丽珍想妥委曲求全,重回旭仔身边,遭拒,难抑失恋之苦,向巡夜的警察超仔(刘德华饰)倾诉。旭仔因养母拒告生身母所在,故意与她作对,获知生母在菲律宾,前往寻根,却遭拒绝,不获一见。旭仔抢假护照欲往美国。

  一直暗恋苏丽珍的警察(刘德华)目睹了苏丽珍与旭仔的决裂后,决定改行去跑船。在菲律宾,他又见到了旭仔,此时的旭仔已在一场欧斗中身负重伤。他守着旭仔死在一列返乡的火车上。

  这部片只有人物,并无完整故事。导演驾驭演员,借出色美术设计及极具风格的摄影,直接切入人物内心世界,令观众清晰地感受到环境气氛及角色激情。

幕后制作

  此片描述了一伙孤傲、叛逆青年的内心世界,充满了浓浓的怀旧氛围。六名主角在几段纠缠不清的男女情爱中你追我赶,各自承受着命运的捉弄。影片拍摄是杜可风,他采用了前卫和超现实的拍摄手法,展现了他们各具色彩的形象特征,真实再现了香港普通青年的生活环境和社会状况。在这种环境下,他们既渴望找到自身价值和位置所在,又苦于挣扎,徘徊在失意的酸涩中。

  本片拍摄于1990年,可以说是王家卫一举登上文艺片顶峰的代表之作,张国荣在此片中的演技也再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香港当时的众位顶级明星的加盟造就了影片的豪华演出阵容,也一举获得了当年香港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摄影与最佳美术五项大奖,风光无限。

  尽管影片的叙述方式不很花哨,王家卫惯用的画外音内心独白的手法已经出现,他通常关注的问题也都被涉及:无根的命运、情感疏离、孤独感、忘却、拒绝以及对被拒绝的恐惧。杜可风的摄影风格还比较单一,但也初具特色:多室内景、夜景,用冷、暗的照明。梁朝伟在最后一个镜头以赌徒形象现身梳头以结束全片,在当年曾引起极大的争论。

  有人说王家卫从此以后的片子其实拍摄的都是同一个故事,不管是《东邪西毒》还是《花样年华》、《2046》其实都是当年《阿飞正传》的延续。

演职员详表

  张国荣(1956年9月12日-2003年4月1日),籍贯广东梅县,生于香港,是一位在全球华人社会和亚洲地区有影响力的著名演员、歌手和音乐人,大中华地区乐坛和影坛巨星,演艺圈多面发展最成功的代表之一。他是1980年代华语乐坛的殿堂级歌手之一;1991年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1994年凭《霸王别姬》获日本影评人协会最佳外语片男主角,并打破大陆文艺片在美国的票房纪录,成功晋身国际影坛;1999年获香港乐坛最高荣誉“金针奖”。他主演的电影名作有《胭脂扣》、《倩女幽魂》、《阿飞正传》、《霸王别姬》、《东邪西毒》、《春光乍泄》等。歌曲代表作有:《倩女幽魂》、《风继续吹》、《追》、《沉默是金》、《Monica》、《当年情》、《有谁共鸣》、《无心睡眠》、《共同渡过》等。

  张曼玉:原籍汕头,香港著名演员,以“香港小姐”亚军及最上镜小姐奖身份开始出道,后出演多部影视剧,曾获多次最佳女主角奖。

  刘嘉玲:曾是体操选手。1980年随父母赴香港,1984年毕业于香港无线电视台艺员训练班第12期。1986年从影,出演成龙的独立制片作品《扭计杂牌军》而一举成名,随即走红。刘嘉玲演技出色,作品较多,也常应聘担任化妆品与时尚产品的代言明星。她曾参加了“成龙班”,与成龙等合作,拍摄了多部惊险动作片。她出演了大量的电视剧,演技日臻成熟。

精彩影评

  《阿飞正传》:时光中的翅膀痕迹

  《阿飞正传》对张国荣本人影响至深:张国荣在这部电影中的精彩表演使他在演员的身份上从精彩出色跃升至殿堂级,他也因此片获得当年金像奖影帝。此后无论是文艺片、喜剧片亦或是动作片,他都能挥洒自如,并以自己的气质和天赋塑造了一个个经典的银幕形象。《倩女幽魂》中的宁采臣、《胭脂扣》中的十二少、《阿飞正传》中的旭仔、《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东邪西毒》中的欧阳锋、《春光乍泄》中的何宝荣都已成为留名影史的经典角色;《家有喜事》中的常骚、《花田喜事》中的高柏飞、《大富之家》中的罗伯特等喜剧形象深入人心;《枪王》、《异度空间》等电影则展示了他在演艺生涯后期对人物内心世界更加深入的挖掘。

  如果只用一个词来形容旭仔(张国荣饰),我的直接印象就是——“性感”。整部《阿飞正传》用了大量笔墨来描绘他的性感,导演,摄影,剪接,尤其是张国荣本人的演绎,使一个个镜头都如一双双倾慕的眼睛,映射出一个华语电影中罕见的性感男人。旭仔是一个有两个母亲却自身体验着孤独的角色,这种孤独感刚好与香港人的“无根感”相暗合,“找妈妈”这一情节的设置似乎也就成了一种仪式性的暗喻,而张国荣的表演恰好是对这一主题的深刻刻画。他的表演没有仅停留在导演每天发给演员的几页对白与动作设计的层面上,也没有静滞于主人公谈情说爱、朝三暮四的言行中,而是深入人物内心,并将自己的血肉融入其中。旭仔那常常要梳理却好像总也梳不清的头发正是影片作者想要表达人物内外矛盾的一组符号化影像。这几组梳头的镜头,我认为是张国荣在该片中最为闪亮的一组表演。我们通过一些影像资料可以看到生活中或银幕后、化妆间里的张国荣梳头的动作与神情,那就是一个人认真梳理自己时的状态。而在《阿飞正传》中,张国荣并没有把这一简单的动自我状态化,他是注入了许多旭仔潜意识中的因素的——为苏丽珍、为露露、为养母、为生母……旭仔夹在自己也无法理清楚的社会关系中,一丝不苟的修饰着自己。这正如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后的港人一般“不知何去何从”。张国荣用自己梳头时狂傲不羁却又稍显冷漠迷离的眼神将这一心境表现得淋漓尽致。

  
影片中旭仔的独白+独舞,是《阿飞正传》中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段落,亦是华语影史上最为经典的片段之一。除此之外,影片中对话的轻重、速度也是一个好演员很注意的问题。旭仔与养母的对话就很值得细细地听。另外,在对话场面看演技,不光要看说话的人,更要看听者一方的反应,这是最能看出演技的地方。这里要着重分析影片中段的一场戏:旭仔逼养母说出自己的身世,告诉自己亲生母亲是谁,这段戏充分展现了张国荣在《阿飞正传》中的精彩演技。看《阿飞正传》一定要听粤语原声,尤其是张国荣独白的这一段。你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很稳、很静,镇定中却又带着切齿的狠劲,“一定不会番转头”这句几乎字字都如子弹一样冷硬。说完这句之后有一个吸气的停顿,下一句话,是略略有些无奈的,但是最终仍然是,狠狠地结束了。

  王家卫的花样年华

  1990年12月,《阿飞正传》上映,为90年代香港影坛产生了一个重要名字——王家卫。转眼又一个十年,这些年来,“王家卫”这三个字,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品牌,一个形容词,一个学派,以及一种观影印象(当然包括正面的和负面的)。2000年,又有一出《花样年华》,遥相呼应着10年前的阿飞情,是巧合吗?或者王导演的心没动,是我们的心动而已。

  如果香港影坛有两个极端点,那么王家卫肯定代表了其中一端,曾经他的作品是学术界与文化界争相辩论的地方,好不热闹,随着其成就渐被国际认同,这种谈论反而冷却下来,保王派的继续义无反顾,其他人亦对王家卫习以为常,静观其变。

  二十五岁以上的影迷,可还记得1990年的《阿飞正传》上映是如何的轰动,排在圣诞重要档期,两条大院线同时开映,对撼周星驰的《赌侠》(不知可算王晶王家卫的唯一一次正式打擂台?),声势一时无两。当时能得到院商和观众如此的“厚待”,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原来是艺术片,因为有《旺角卡门》的前科,因为有史无前例的大牌组合,因为监制邓光荣的戮力宣传,令《阿飞》事前几成影坛大事。

  《阿飞正传》的成功令王家卫一夜成名。当然王家卫不是无端走出来的一个人,是整个八十年代最丰盛的影视工业下培育出来的精英,他是1981年无线第一期编导训练班的学员,之后一年已经开始写电影剧本,在很多商业电影里,都可找到他合编的名字,例如《吉人天相》、《最后胜利》、《猛鬼差馆》等。1988年他自编自导《旺角卡门》,票房口碑都好,因此有机会开拍更多大牌及资金的《阿飞正传》,继而在九十年代留下重要的一页。

  《阿飞正传》在香港电影金像奖获得五个大奖,其中便有最佳电影、最佳导演王家卫和张国荣的影帝。本片之后,王家卫退出影之杰电影公司,自组泽东影业,与十几位电影明星签约,张国荣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

  王家卫影片其中一个特色,是他擅长把观众熟悉的演员特色尽情挤压,所以有人拍他的戏会不欢而散,亦有人会因他的戏而再闯高峰。张国荣的演技大爆发,也是从王家卫这里喷礴而出,不管是《阿飞正传》里的旭仔,还是《东邪西毒》里去沙漠逃情的欧阳峰,或者《春光乍泄》里任性的何宝荣。每一次颠覆性的角色蜕变,王家卫都将哥哥每个不同的侧面折射出不一样的光芒,凌厉逼人。 

  梁朝伟与他合作过五次,最初亦是难以适应,翻查纪录,他为《重庆森林》做访问时,说:“我不知怎样结局,也不怎样看剧本,导演叫我怎演,我便怎样演。”王家卫的回应:“伟仔只要照着我想的去演就行了。”(电影双周刊397期),不多不少感受到演员的一份迷茫。不过到《花样年华》,他与张曼玉都已经懂得如何去拍王家卫的戏,能够轻松地被王家卫操控。

  王家卫说过,他不喜欢让观众猜到下一步,因此他拍片从不会在剧情着手,而是由结构做起,所以他第二个特色是故事性不强,每一位与他合作过的演员,未看正片前,都不会知道影片的结局是什么,因为他会拍下无数的菲林,如何去发展,只会在导演或剪接师的脑海,有时甚至会出现多个版本,《重庆森林》的首次午夜场版便不是王家卫剪的,而今年电影节上的《春光乍泄》制作特辑亦提供了多个不同的故事发展片段。

  王家卫另一个特色是用景的心思很特别,多数都能代表香港的某种特色,如《阿飞正传》的皇后餐厅,《重庆森林》的重庆大厦、半山电梯,《堕落天使》的大球场、观塘地铁站、三六九饭店,到《花样年华》的金雀餐厅,都给影迷重新发现许多有趣的地方。 

  阿飞正传的前世今生

  
《阿飞正传》表面上看是一部爱情文艺片,但实质上它却是王家卫“上海情结”与“九七情绪”的第一次表达。王家卫的“九七情绪”不像陈果的影片表达的那么直接、强烈,且“时间概念”明显,他的感情是内敛含蓄的,这也许与他们“贵族型”与“草根性”的气质有关。王家卫把自己内心的这种温柔忧郁但同时又大胆冷酷的情感注入到了旭仔(张国荣饰)这个人物身上。

  阿飞终于不再对遥远的母亲、故土抱有莫名的怅然,不再在阳台上自我陶醉的孤独起舞,不再佯装冷漠地固守自己的底线。

  阿飞兴致勃勃地整装待发,为即将来临的靡虹流彩的夜晚雀跃不已,虽然也往头上一丝不苟地打蜡,虽然也精心地在西服口袋塞进手绢,但是你能听见他暗自吹响的口哨和偷偷的窃笑,这是属于平民的狂欢之夜,从此再无浪漫主义的怀旧情绪和返乡惆怅,虚无主义已然征服这颗不死飞翔的心,他欣然拥抱这个属于虚无的夜晚。

  六十年代是一个符号,是革命激情和浪漫主义最后的回光返照,是世界堕入黑夜之前最后的回身凝视,无产阶级革命大众亲手挖掘了自己的坟墓,世界历史终结在六十年代巴黎巷战,终结在美国西部公路上嬉皮士的毒品和烟草中,终结在湿毒蔓延的南越丛林里。香港的阿飞虽然没有机会亲历历史,但是他还是可以呼吸来自太平洋躁动的海风,可以孤身远走,可以昂起贵族血统的头颅拒绝市民文化。此后的字典里就真的没有诸如贵族、革命这样的字眼了。

  状态里的人性格真纯没有杂质,他们用色调单一的墨镜看待整个世界事件和时间,因此状态里的人的世界没有时间和事件,他的世界是被抹平了一切事件和时间的世界。张国荣成就了阿飞,在电影里留下那个孤独骄傲的身影。

  王家卫没有拍阿飞正传续集,其实王家卫无须再拍续集,因为续集中的阿飞就生活在这个世界里面,因为我们的世界就是阿飞正传续集里的世界。 

  到头来,时光洗礼,唯有风采会留低。《艺术人生》中王家卫看着哥哥在《阿飞正传》中独舞的片段,在墨镜下流了一滴泪,不知是在感怀那个孤独的旭仔,还是缅怀那个比烟花更绚烂的男子。

  斯人已去,留下世间的太多,太多......

精彩对白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 它只能一直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 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

  你知不知道有一种鸟没有脚的?他的一生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飞累了就在风里睡觉,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他死的时候。

  我这一生都不知道还会喜欢多少个女人,不到最后我是不知道哪个才是我最喜欢的。

  十六号,4月16号。1960年4月16号下午三点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

  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就会过去,其实就是可以很长的。有一天有个人指着手表跟我说,他说因为那一分钟而永远记住我。那时候我觉得很动听,但现在我看着时钟,我就告诉自己,我要从这一分钟开始忘掉这个人。

  (附)属全台词

  张国荣:多少钱?

  张曼玉:两毛钱,瓶子按金五仙。

  张国荣:你叫什么名字?

  张曼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张国荣: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应该叫做,叫苏丽珍。

  张曼玉:是谁告诉你的?

  张国荣:你今晚会梦见我。

  张曼玉:我昨晚没有做梦见到你。

  张国荣:是呀,你昨晚一直没睡。这是没用的,你一定会见到我的。

  张国荣:你今天有点不同。

  张曼玉:没有,有什么不同?

  张国荣:没有?那怎么你的耳朵红红的?

  张曼玉:你到底想怎样?

  张国荣:我只不过想和你做朋友而已。

  张曼玉:我干嘛要和你做朋友?

  张国荣:看着我的手表。

  张曼玉:干嘛要看着你的手表?

  张国荣:就一分钟。

  张曼玉:时间到了,说吧。

  张国荣:今天几号了?

  张曼玉:十六号。

  张国荣:十六号,四月十六号。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

  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

  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

  张曼玉独白: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因为我而记住那一分钟,但我一直都记住这个人。之后他真的每

  天都来,我们就从一分钟的朋友变成两分钟的朋友,没多久,我们每天至少见一个小时。

  张曼玉:我们认识多久了?

  张国荣:很久了,不记得了。

  张曼玉:我表姐快要结婚了。

  张国荣:是吗?替我去恭喜她。

  张曼玉:她说结婚以后会搬到家公家婆那边住。

  张国荣:那就是说?

  张曼玉:那就是说我得找地方搬了。

  张曼玉:我想搬到这里和你一起住。

  张国荣:好。

  张曼玉:那我怎样跟我爸说呀?

  张国荣:说什么?

  张曼玉:我们的事呀。

  张国荣:我们的什么事?

  张曼玉:你会不会和我结婚?

  张国荣:不会

  张曼玉:我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佣 人:(上海话)弟弟呀,你这边走,快点。你妈喝醉了,吐得一塌糊涂,我很担心呀。

  张国荣:倒杯茶给她。

  佣 人:(上海话)弟弟呀,你饿了吧?要吃些东西不?

  张国荣:那男人是谁?

  男 人:告诉你只有一对耳环,你要的,还给你好了!

  张国荣:你不只是偷了这么少吧?

  男 人:我说了多少次了我没偷,是她心甘情愿给我的。

  张国荣:你是说她心甘情愿倒贴给你了?

  张国荣:你倒真有本事,赚女人的钱。

  男 人:不要打我呀......别打,别打我......

  张国荣:说什么?说呀......大声点......

  男 人:是我偷的......

  张国荣:大声点......

  张国荣:我告诉你,不要让我知道你再见到我老妈!

  张国荣:你可以进去换衣服了。

  张国荣:我留下了一对耳环,不知道你看见没有?

  刘嘉玲:我没看见呀,我帮你找找看。

  刘嘉玲:喂,你干嘛拿人家的钱包!

  张国荣:你很喜欢这对耳环吗?送给你了。

  刘嘉玲:喂,怎么只有一只耳环?

  张国荣:我在楼下等你。

  刘嘉玲:这是什么地方?

  张国荣:我家嘛。

  刘嘉玲: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回家?

  张国荣:你可没说不来呀。

  刘嘉玲:你一个人住?

  张国荣:是的。

  刘嘉玲:那房租是不是很贵?

  张国荣:四十块钱。

  刘嘉玲:哇,我们家住的那间房才二十八块。

  刘嘉玲:你经常带女孩子回来的吧?

  张国荣:也不一定的。

  刘嘉玲:先说好了,我只上去坐一会儿。

  刘嘉玲:闷闷的,这儿住了很多家房客吗?怎么这间房空了?

  张国荣:你倒喜欢在别人房子里走来走去。

  刘嘉玲:厕所在哪里?不如我们去吃夜宵吧。

  张国荣:你怎么不早说。

  刘嘉玲:外面雨很大,我还是走了,你送我回家吧。

  张国荣:你想回家的话怎么又跟我上来?

  刘嘉玲:说好了只坐一会儿,你拿我当什么人了!你别以为我很随便,你以为送我一对廉价耳环

  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可跟那些贪慕虚荣的女人不同。

  刘嘉玲:你不要再走过来!

  张国荣:你想你可以停止呼吸多久?

  刘嘉玲:啊!有贼!

  张国荣:谁!

  张学友:是我。

  张国荣:认识的。

  张国荣: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别从那儿爬上来。

  张学友:免得门口那印度人罗啰嗦嗦的,我不知道你有朋友在,我走了。

  张国荣:喂,走楼梯吧。

  张学友:从哪里来,从哪里走。

  刘嘉玲:你朋友蛮怪的,他是干什么的?

  张国荣:你别多问了。

  刘嘉玲:他是不是做贼的?

  刘嘉玲:几点了?

  张国荣:三点多了。

  刘嘉玲:我回家了。我们明天还会见面吗?

  张国荣:也许吧。

  刘嘉玲:那你打电话给我吧。

  张国荣:好。

  刘嘉玲:你有我的电话吗?我写给你。。。十一点以后才打过来,之前我还没回去。

  张国荣:梁凤英?你不是叫露露吗?

  刘嘉玲:那儿的同事不知道我的英文名。

  刘嘉玲:你可真会打来才好。

  张国荣:行了。

  刘嘉玲: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打给我的!

  张国荣:我会的。

  刘嘉玲:你根本没把我的电话号码记下来。

  张国荣:你都写下来了我干嘛要记住呢?

  刘嘉玲:那不见了怎么办?

  张国荣:电话都可以不见那人也可以不见了。

  刘嘉玲:你试试看,如果你不见了,我就泼你镪水,把你的脸划花。

  张国荣:不要和我说这些东西。

  刘嘉玲:你有本事,你治得了我,我拿你没办法。

  张国荣: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替你叫出租车。

  刘嘉玲:我今晚不想回家了。

  张国荣:那你在这儿睡吧。

  张学友:早上好。

  刘嘉玲:咦?你还坐在这儿?不用回家吗?

  张学友:你也没回家嘛。

  刘嘉玲:我不和你说了。

  张学友:喂,我以前见过你吗?

  刘嘉玲:我不觉得你眼熟呀。不过你有没有留意过我你自己才知道了。

  张学友:你是干什么的?

  刘嘉玲:我是干什么的?你把收音机开大声点吧。

  刘嘉玲:怎么样?猜着没有?

  张学友:还没有。再跳一次可以吗?

  刘嘉玲:那是寻我开心了。

  张学友:喂,喂,你叫什么名字?

  刘嘉玲:叫我咪咪好了。

  张国荣:(独白)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

  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张学友:伯母。

  养 母:(上海话)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刘嘉玲:挪一下。喂,那人是谁?

  养 母:(上海话)你算什么意思?

  张国荣:什么什么意思?

  养 母:(上海话)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晓得。你干嘛打人了?

  张国荣:他骗你钱了嘛。

  养 母:(上海话)什么人说他骗我钱了?

  张国荣:还要人说?他不是为了你的钱还会和你在一起?人家什么年纪?你什么年纪?你不年轻

  了。

  养 母:(上海话)对呀,他是为了钱才和我在一起,但他令我开心呀。我养你这么大了,我钱

  还用得少吗?你可有令我开心过?

  张国荣:那你有令我开心过吗?既然这样,大家一起不要开心好了。

  养母:(上海话)你到底想怎么样?

  张国荣:你知道我想怎么样的。

  养母:(上海话)我不知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会告诉你的。你要找自己的娘是吗?有本事自

  己去找呀。我养你这么大,我要说的话早就说了。我以前不说,是因为我舍不得你,我现在更加

  不会说了,我觉得不值嘛。我告诉了你,你去找她,我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有,你也不会记得

  我。干什么?干嘛瞪着眼睛看我。好哇,我就要你恨我,这样你就不会忘记我了。(广东话)对

  我好点吧,(上海话)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否则想也甭想。

  张国荣:好,那我就等着看你什么时候告诉我。

  刘嘉玲:他妈妈是不是很有钱?

  张学友:大概是吧,她以前是交际花。

  刘嘉玲:你认识旭仔很久了吗?

  张学友:小时候他家就住在我们车房楼上。

  刘嘉玲:哦。其实你知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张学友:不知道。

  刘嘉玲:可是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我全都知道。

  张学友:什么呀!

  刘嘉玲:你不要喜欢我呀!

  刘德华: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张曼玉:我在等朋友。

  张国荣:什么事?

  刘德华:下面有个女孩说认识你,你最好下去看看。

  张国荣:我下去一下。

  张国荣:你来找我干什么?

  张曼玉:我想收拾一下东西。

  张国荣:那就上来吧。

  张曼玉:我想回来你身边。

  张国荣:回来干什么?我不适合你,我不是一个喜欢结婚的人。

  张曼玉:不结婚也不要紧,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张国荣:为什么要迁就我呢?迁就得一时,迁就不了一辈子,你和我在一起是不会快乐的。

  张曼玉: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张国荣:我这一辈子不知道还会喜欢多少个女人,不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最喜欢哪一个。

  张国荣:你在这儿等我,我帮你收拾东西。

  张曼玉:你上面有人?

  张国荣:......

  刘嘉玲:外面那人是谁?

  张国荣:问这么多干嘛?

  张国荣:把拖鞋脱下来。

  刘嘉玲:干什么!

  张国荣:那是人家的拖鞋。

  刘嘉玲:谁说是她的?有记号吗?

  张国荣:你脱不脱!

  刘嘉玲:我不脱!不知从哪里有个女人跳出来,指指点点都说是她的,我怎么知道还有多少这样

  的女人?要是有个女人跳出来说你是她的难道我也要给她吗?我什么也不给,我能进这地方,什

  么都是我的。

  张国荣:你上来干嘛?不是说好了在楼下等我吗?

  张曼玉:我先走了。

  张国荣:你今晚和拖鞋睡吧。

  刘嘉玲:你这么紧张这双拖鞋是吧,我扔回给她!你满意了吧!反正这屋子里什么都不是我的,

  我在这儿算什么?我走好了。

  张国荣:你走出去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

  刘嘉玲: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是这样子。

  刘嘉玲:我才不会象她那么蠢。

  刘嘉玲:你怎么啦。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刘德华:又是你?还没回家?有很多事情,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张曼玉:你可不可以借几块钱给我坐车?

  刘德华:只有五块钱,够吗?

  张曼玉:那如何还给你?

  刘德华:不用了。

  张曼玉:......

  刘德华:我每天都在这一带走来走去,总有机会碰上的。拿去吧。

  张曼玉:嗨。

  刘德华:是你?

  张曼玉:我来把钱还给你。

  刘德华:不用着急,迟一点也没关系。

  张曼玉:不太好的。

  刘德华:你没事了吧?

  张曼玉:我先走了,还要上班。

  刘德华:这么晚?什么工作?

  张曼玉:我在南华会上班。今晚有夜赛,我要去卖票。

  刘德华:那我以后看球可以免费了?我以前很喜欢看球的,但现在太忙。

  张曼玉:如果你以后想看球的话,不用买票,来找我,我请你看。

  刘德华:那先谢了。

  张曼玉:再见。

  张曼玉:跟我谈一会儿,好吗?

  刘德华:你和你男朋友的事我帮不上忙的。

  张曼玉:我只想谈一会儿。

  刘德华:你没有朋友吗?

  张曼玉: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事。

  刘德华:那你还跟我说呀?

  张曼玉:如果我不再......我不想走回来的,我答应过自己以后不再走回那儿去,如果我再回去

  我一定会恨死我自己。我不要恨自己,你帮帮我吧。

  刘德华:你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张曼玉:只要过了今晚就会没事了。

  刘德华:你总是说过了今晚就会没事,你昨天晚上是怎么过的?如果你过得了昨晚,今晚就不会

  在这儿了。做人,要么要,要么就不要。如果你真的不能没有他,那你回去告诉他你不能没有他

  呀。不然的话,从这一分钟开始你就当作从不认识这个人。

  张曼玉:你别提这一分钟!

  张曼玉: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就会过去,其实是可以很长的。有一天有个人指着手表跟我说,

  他说会因为那一分钟而永远记住我,那时候我觉得很动听...但现在我看着时钟,我就告诉自己,

  我要从这一分钟开始忘掉这个人。

  张曼玉:我小时候在澳门的时候就已经很想坐电车了。我记得表姐每次回来,我都会问她什么时

  候带我来香港。

  刘德华:你表姐是香港人?

  张曼玉:她小时候就来香港念书。她很能干的,刚毕业就在洋行找到工作。她男朋友也很有本事,

  她快要结婚了。

  刘德华: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好运气,做人千万不要比较。从前我不觉得自己穷,直到念书后,同

  学们每年都有新校服,而我来来去去都是那一套,那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穷了。

  张曼玉:那你怎么会当起警察呢?

  刘德华:我本来想跑船的,不过我妈身体不好,家里又没有其他人,我只好留下了。

  张曼玉:你每天晚上一个人这么走来走去,会觉得闷吗?

  刘德华:也不算很闷。

  张曼玉:我累了,我想先回家去了。

  刘德华:好的。要是真的没人陪你谈心,你来找我吧。

  张曼玉:你要工作,老是打扰你不太好的。

  刘德华: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每天大概这个时候我都会在这里。

  刘德华:够钱坐车吗?

  张曼玉:够了。再见。

  刘德华:(独白)我从来也没想过她真的会打电话给我,但每次经过电话亭的时候我总会停一阵

  子。可能她已经没事回澳门去了,又或者她真的只需要有人陪她说一晚话。没多久,我妈死了,

  我就去跑船了。

  
刘嘉玲:“我的心也碎”。。。我漂亮吗?

  张国荣:地抹了没有?

  刘嘉玲:抹过了,只不过干得快。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发誓喔。

  张国荣:发就挑毒一点的。

  刘嘉玲:怎么啦,没有抹地又怎么样?干吗要人家发毒誓?上街回来我再抹好了。

  刘嘉玲:那就先抹完再上街,可以了吧?

  刘嘉玲:你不要不说话,好吗?你好象整个人心情坏坏的,这样吧,我请你看电影。

  刘嘉玲:你没钱的话,我这里还有十几块钱。你是不是很拮据?我养你好了。我有个姊妹刚转到

  东方做,她说当舞小姐很赚钱的,我倒无所谓,不过你得每晚接我下班。

  张国荣:那我岂不是成了小白脸?

  刘嘉玲:怕什么?开心就行了。我也不会告诉别人。

  张国荣:你不是说要看电影吗?那走吧。

  刘嘉玲:我得先把头发弄好......那手袋......你不换衣服了吗?你还没换拖鞋......

  养 母:(上海话)今早老头子和我喝茶,他看我心情不大好,叫我跟班他到美

  国去。我也晓得,我这年纪,要找一个真正喜欢自己的人是非常困难的了,既然

  老头子对我这么好,也就是他了,老是老了点,但心地蛮好的,你觉得怎么样?

  养 母:(上海话)这次走了我是不会回来的了,如果你喜欢,跟我一道去吧。假如你不愿意,

  我也不会勉强。

  张国荣:今时今日你当然不会勉强我了,你自己要走嘛。别妄想了,你要我对了你这么多年,现

  在若无其事说走就走?我不会让你走的。

  养 母:(上海话)你放心好了,我养了你这么些年,不会不理你的。我都替你安排好了,房子 留给你,钱我每个月会寄给你。

  张国荣:我什么也不想要,我只要你留下来。一直以来你不愿意放过我,现在我也绝对不会放过

  你,你试试看。

  养 母:(上海话)你吓唬我?好哇,我根本不想走,再过两年我老了,那是说你养我了?你有

  什么本事养我?

  张国荣:我不管了,养不了的话就大家搂在一块死好了,你一直希望这样呀!

  养 母:(上海话)你真有出息。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和我作对,为什么不可以对

  我好一点?

  张国荣:你想我对你好就不该早说穿我不是你亲生的,你不说一切都好了,你偏偏说一点留一点。

  我只想知道谁是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你不能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给了我一个借口恨你?

  养 母:(上海话)你有本事自己找去呀!菲律宾地方又不大,你自己为什么不去找?你不敢去

  是吧?你是怕万一发现亲生母亲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可能还不如我呢!

  张国荣:这不关你的事。总之你一天不告诉我,我一天不心息。大家一直折腾下去,始终有一天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是谁生我的。别人告诉我我不会那么痛快,我一定要你亲口说,除非你死了,

  那么大家也就安乐了。

  养 母:(上海话)我当初是不该让你晓得。我告诉你是因为你不是我亲生的,我想你终究会离

  开我。我以为自己会看得开,我没想到会舍不得你。我一直不告诉你,是有点自私,不过我其实

  是为你好,我想保护你。他们根本不要你,假如要的话老早便来找你了,你不会明白的,我晓得

  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得进去。这几年来你一直放纵自己,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你要报复

  嘛。好,我现在告诉你,你亲娘是谁,我受够了,你以前做人总是用这个借口,你以后再不可以

  用这个借口了。你想飞呀?好,你飞呀!你要飞就飞远一点,你不要有一天让我晓得,你一直在

  骗自己。

  张学友:决定了?

  张国荣:说了这么多次了,也是时候去一次了。

  张学友:那也好。你打算去多久?

  张国荣:到了那边也不知道会怎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张学友:那你自己保重了。她知道吗?

  张国荣:知不知道我还是要走的。她来烦你的话就告诉她我走了

  张国荣:拿去吧,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的,好好待它。

  刘嘉玲:他有没有来过?

  刘嘉玲:我问你他有没有来过!你以为不理我就行了吗?我知道你时常有见他。你干嘛这么贱呀!

  人家说了不要你了,你怎么还死缠着他?

  张曼玉:说够了没有!现在他不要你了,你自己回家哭呀!为什么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原来他

  不是对我特别坏,也不会对你特别好。

  刘嘉玲:你不要气我!

  张曼玉:他对每个女人都是一样的。

  张曼玉:坐一会儿好了,我们要关门了。

  刘嘉玲:其实我不应该来的,我不应该给你一个痛快的机会。不过我始终觉得他爱我多一点,说

  到底他是因为我而离开你的。

  张曼玉:这种事,早点知道比晚点知道要好。现在哭的是你而不是我,我已经没事很久了。

  养 母:什么事?

  刘嘉玲:你儿子有没有来过呢?

  养 母:没有。

  刘嘉玲:那你知道怎样才可以找到他?

  养 母:不知道,他的事从来不跟我讲。

  刘嘉玲:如果你。。。如果你见到他的话请你告诉他咪咪找他,他有我的电话。

  养 母: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见到他,我明天就要到外地去了。

  刘嘉玲:他会和你一起去吗?

  刘嘉玲:我想看看你的房子。

  刘嘉玲:每次跟他回来他都要我在楼下等,我老是想知道房子里面是怎样的,看清楚了也不过如

  是。我是不是很傻?

  养 母:不是呀,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子。要不要给你叫辆车子?

  刘嘉玲:不用了,谢谢。

  刘嘉玲:是你?还以为是旭仔。

  张学友:他去了菲律宾。

  刘嘉玲:跟着我干嘛!

  刘嘉玲:我叫你不要跟着我!你走呀,我不想看见你!

  张学友:你为什么要赶我走?你就让我跟着你呀,我只是不想你发生什么事。

  刘嘉玲:我不用你对我这么好,我早就叫你不要喜欢我。你这算什么?接收呀!车归了你,人又

  归你,你配吗?他不在不代表我要喜欢你,我不会喜欢你的!

  刘嘉玲:你干什么!你不要挡着我,你放手!

  刘嘉玲:我真的很想去菲律宾,我真的很想去。

  张学友:收下吧。

  刘嘉玲: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张学友:正如你说的,要般配嘛。那车,他坐上去好看,我坐上去总不象话,既然这样不如卖掉

  算了。

  张学友:真的想去菲律宾的话就去吧,见到旭仔替我说声对不起,他的车我开不好,卖掉了。万

  一找不到旭仔......回来找我吧。

  张国荣:(独白)我终于来到亲生母亲的家了,但是她不肯见我,佣人说她已经不住这里了。当

  我离开这房子的时候,我知道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但我是一定不会回头的。我只不过想见见

  她,看看她的样子,既然她不给我机会,我也一定不会给她机会。

  刘德华:有没有房间?

  房 东:房租一天三十块,加床五块钱。那你要住几天?

  刘德华:我住两天,我等船开,谢谢。

  刘德华:谁呀?

  妓女甲:先生,你一个人住吗?

  妓女乙:(菲律宾话)怎样,还不行?你想怎样?怎么,你不喜欢?小心呀!不要告诉我你会帮

  我。起来呀,你真的要睡在这里?喂,你不是认真的吧?这里有很多坏人经过的。喂,起来呀。

  妓女甲:你没有出去?

  刘德华:刚回来。

  妓女甲:你有人在?

  刘德华:朋友而已。

  张国荣:是不是碍着你了?

  刘德华:没有。

  张国荣:她算不俗的啦。

  刘德华:你以前来过这儿?

  张国荣:唐人街能有多大?这家旅店很多人喜欢,来的人都喜欢住这里。你从香港来的?

  刘德华:是的。

  张国荣:你干那一行的?

  刘德华:跑船的。

  张国荣:干了多久?

  刘德华:刚改行。我以前当警察的。

  张国荣:不错嘛。怎么不当警察跑去跑船?

  刘德华:只是想出来走走。对了,你来菲律宾多久了?

  张国荣:几个月了。

  刘德华:来干什么?工作?

  张国荣:我可不喜欢工作。我来找家人的。

  刘德华:找着没有?

  张国荣:算找着了吧。哼,手表都没了,现在几点了?

  刘德华:三点半了。

  张国荣:出去喝杯酒吧。

  刘德华:不了,太晚了。

  刘德华:如果太晚不方便回家的话,就在这儿睡吧,我这儿有酒,随便喝。

  张国荣:我可没有家。我想反正天亮了要到车站,只剩下几个小时了,喝点酒总比睡觉好。

  刘德华:你要到别的地方去?

  张国荣:一个地方待久了会腻的,正如你说的,出来走走。你要酒吗?

  张国荣: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刘德华:等船把货下完吧。我猜大概要两天吧,两天后就回香港。你呢?回去吗?

  张国荣:也许吧。但即使回去我想也要一段很长的时间以后了。

  刘德华:我想,回到香港在街上碰到,大家也许都不认识对方了。

  张国荣:希望不会吧

  张国荣:我以前见过你没有?

  刘德华:想不起来了。我记性不太好。

  张国荣:我也是。

  刘德华:喂,你究竟乘那班火车?

  张国荣:我没说过要来坐车。

  刘德华:不是坐车,你来火车站干什么?

  张国荣:等人。

  张国荣:我先进去谈些事情。这顿先欠你的,下次有机会再请你。

  票贩子:这是个做得十分好的护照,这是我的工作,你喜欢吗?好了,钱呢?

  张国荣:钱?我没有钱。

  刘德华:那么快就好了吗?

  张国荣:快跑!

  张国荣:你有没有去过美国?怎么不作声?怕上不了船?

  刘德华:不是人人都象你那样,吃饱了没事干,我得工作,知道吗!

  刘德华:你要美国护照,拿钱去买呀!没钱就不要惹事生非了,你知不知道刚才会没命的。

  张国荣:只是刚才才会死吗?人随时都会死,火车出轨也可以呀!那怕得了这么多?

  刘德华:你要找死没人管得着,可别连累我。

  张国荣:我早叫你走了,现在是你跟着我的。

  刘德华:巴不得刚才摔死你这个混蛋!

  张国荣: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有一种鸟......

  刘德华:听过,没有脚的那种嘛。你这些话哄哄女孩子可以。你象鸟吗?你哪一点象鸟?你不过

  是我在唐人街捡回来的酒鬼而已。象鸟!你会飞的话就不会呆在这里了。飞呀!有本事你飞给我

  看看?

  张国荣:有机会的,到时候你别自卑。

  刘德华:告诉我呀!要多久才到下一个站?

  列车员:(菲律宾语)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Say again.

  刘德华:how long ?how long to next station ? tell me .

  列车员:twelve hours.

  刘德华:twelve hours.?

  养 母:(上海话)那天从医院走出来,人顿时觉得轻松了。以后我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生活了。

  因为我每个月都有五十美元的收入,直到那孩子十八岁。

  张国荣:我最想知道我一生最后一刻会看见什么,所以我死的时候一定不会闭上眼。你呢,最后

  一眼你想看见什么?

  刘德华:一生这么长,很多东西也没见过,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最想看见什么。

  张国荣:想一下吧,反正跑船这么闷。人一生也不会很长,现在想也是时候了。

  张国荣:(独白)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飞就会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

  也没去过,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我曾经说过不到最后一刻我也不会知道最喜欢的女人是谁,

  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天开始亮了,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错,不知道今天的日落会是怎么样

  的呢?

  刘德华:(独白)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问了他一个问题。

  刘德华:你可记得去年四月十六日下午三时你在干什么?

  张国荣:为什么这样问?

  刘德华:没什么。我有个朋友考我记忆力,她问我那天做了什么,我可忘了,你呢?

  张国荣:是她告诉你的?

  刘德华:我还以为你忘记了。

  张国荣:要记住的我永远都会记着的。你们有来往吗?

  刘德华:一段时间。我跑船之后就没联络了。你呢?

  张国荣:我?没有了。她还跟你说了些什么?

  刘德华:没有了。我们只认识了一段很短的时间。

  张国荣:你很喜欢她吗?

  刘德华:不是。只是朋友而已。

  张国荣:要是你有机会碰上她的话,你跟她说我什么都忘了,这样大家都会好过一点。

  刘德华: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再碰上她。也许再碰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把我忘了。

  房 东:一个女孩子来这里,你不怕危险吗?

  刘嘉玲:我听说香港来的人都住在这里,所以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影片票房

  《阿飞正传》9,751,942.00 (单位:港币) /*X){M.innerHTML=K.innerHTML;if(U.length/2>0;if(A8){S();}H=false;}if(D=="r"&&(a.scrollLeft)>=I){var $=(a.scrollLeft-I)/C>>0;a.scrollLeft=$*C;}else{if(D=="l"&&a.scrollLeft-L>0;a.scrollLeft=I+$*C;}}},W=function(B){B.parentNode.className="";if(B.widthE/A){B.style.height=(B.height*E/B.width)+"px";B.style.width=E+"px";}else{if(B.width/B.heightD){var C=H.firstChild.innerHTML.length,$=(G-D)/G,F=C*$>>0;H.firstChild.innerHTML=H.firstChild.innerHTML.substring(0,C-F-6)+"...";}},Q=function(_){var $=null,A=null;while(true){if(_.parentNode.nodeName=="TABLE"|_.parentNode.nodeName=="BODY"){$=_.parentNode;break;}_=_.parentNode;}while(true){if($.nextSibling.nodeName=="DIV"|_.parentNode.nodeName=="BODY"){A=$.nextSibling;break;}$=$.nextSibling;}return A;},S=function(){var _=K.getElementsByTagName("img"),$=M.getElementsByTagName("img"),A=N.getElementsByTagName("img");for(var B=8;B0){A[B].src=U[B];}}};return{init:O,picCallBack:W,l_clickHandler:P,r_clickHandler:$};})();/*]]>*/

更多相册贴吧相册

阿飞正传截图旭仔篇 (111)Leslie动动图 (73)张国荣的时光 (32)阿飞正传電影封面 (27) var tiebaGalleryStr="http://imgsrc.baidu.com/forum/abpic/item/5976502c11a429c78b139928.jpg,http://imgsrc.baidu.com/forum/abpic/item/19b494137b5839ab6538db9c.jpg,http://imgsrc.baidu.com/forum/abpic/item/1d585566dcf22009aa184cd2.jpg,http://imgsrc.baidu.com/forum/abpic/item/a75136ade226d4294a36d6eb.jpg,";tiebaGalleryStr=tiebaGalleryStr.substring(0,tiebaGalleryStr.length-1);tiebaGalleryPics=tiebaGalleryStr.split(",");TiebaGallery.init("SlideBox","tiebaHolder1","tiebaHolder2","tiebaHolder3","ArrLeft","ArrRight",{width:160,speed:10,count:4,pics:tiebaGalleryPics});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