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道路简介

  
307国道(或“国道307线”、“G307线”)是在中国的一条国道,起点为河北黄骅港,终点为宁夏银川,全程1342公里。这条国道经过河北山西陕西宁夏4个省区。

路线明细

  城市名与下站距离距起点距离所属省份黄骅港400 河北 黄骅 47 49 河北 沧州 80 96 河北 献县 25 176 河北 武强 42 201 河北 深州 48 243 河北 晋州 18 291 河北 藁城 33 309 河北 石家庄 16 342 河北 鹿泉 22 358 河北 井陉 63 380 河北 平定 4 443 山西 阳泉 36 447 山西 寿阳 74 483 山西 太原 19 557 山西 晋源区 17 576 山西 清徐 16 593 山西 交城 19 609 山西 文水 29 628 山西 汾阳 81 657 山西 离石 27 738 山西 柳林 20 765 山西 吴堡 62 785 陕西 绥德 29 847 陕西 子洲 149 876 陕西 靖边 123 1025 陕西 定边 31 1148 陕西 盐池 112 1179 宁夏 灵武 40 1291 宁夏 永宁 20 1331 宁夏 银川 0 1351 宁夏 

相关报道

  片头:

  307国道上,车辆排起长龙,水泄不通:大早晨就发车了,堵了起码三四个小时了。

  司机声称,路政随意查车,造成堵塞:反正就是罚钱呗,不给钱就不让过,一罚就至少200。

  执法人员表示,超载车辆拒查,恶意堵车:我们去疏导的时候,车上多数就没有司机,有司机也不走,什么也不说,就是拖着不走。

  究竟谁是谁非,请听今天的记者追踪《谁堵了307国道》。

  307国道是一条横穿我市的东西向公路,也是从我市经鹿泉市、井陉县向西直通山西的一条重要通道。然而,近日来,这条一直畅通的国道却变成了一天一堵,一堵一天的状况,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请听记者追踪《谁堵了307国道》5月6号上午10点,记者沿着307国道来到井陉县头泉村路段,远远的就看见路上的车辆排起了长龙,绵延数百米,仍看不到尽头。很多司机都在这里堵了几十分钟,甚至几个小时。

  出录音:(司机乱查00:6)大早晨就发车了,堵了起码三四个小时了。

  一个多小时了。

  堵着呢这是,在这等着吧,没法。

  一位井石快客的司机告诉记者,像这样的情况已经有半个多月了,给他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大麻烦。

  出录音:就过五一那两天没堵,这两天又开始堵了。前天晚上九点半才通了。我们这40多辆车呢,我认为影响不小。

  乘客王先生说,他本想带着妻子孩子到苍岩山踏春,放松一下,没想到却堵在了这里,原本的好心情全被破坏了。

  出录音:着急啊,什么时候才能到啊,我们到那估计都快中午了吧,要再堵。我们出去玩,到那儿12点还玩什么啊,回来的时候要是再堵,回来还回不来呢。

  堵塞的道路不仅让路上的车辆寸步难行,也给当地居民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便和无奈。

  出录音:出门不方便呗,坐不上车,想到获鹿、到市里走走,走不了,那有啥办法啊,没法。

  堵了这么些天了,出门,你看这能出去啊,不方便,就是这个事。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307国道不再畅通呢?一些大车司机反映,是因为路政执法人员在路上查处超限超载车辆造成的,甚至有些司机说,路政查车,根本就是为了罚钱。

  出录音:他在前边查车呢,乱查,只要是拉石子的就查,没标准,找问题呗,什么笘盖不严啊,反正就是罚钱呗,不给钱就不让过,一罚就至少200。

  在堵车路段最前面的临时治超点,记者见到了路政执法人员,对于堵车的原因,他们却给出了截然相反的另一种回答。井陉县路政管理站三中队负责人 王建鹏

  出录音:现在停的车应该都是超限的车,超限超载的,他不敢过。

  王建鹏说,不是因为路政查车造成了道路拥堵,而是一些超限超载车辆的司机不敢接受检查,恶意的把车停在路上,才造成了严重的堵车情况。

  果然,记者在现场看到,从治超点往西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有好几辆满载石子的大车停在了路边或者路上,也正是这几辆车造成了后面几十辆、甚至上百的车堵在了路上。大车上的司机坦言,就是因为怕查才停在了这里。

  出录音:(咱们这个车为什么停在这啊?)超载呗,这样的车没有一个不超。

  我这个稍超点,堵吧,咋也不能交罚款,交不起。

  在该路段疏导交通的交警告诉记者,这些超载的车辆基本都是上安、下安和头泉等附近几个村的石子厂拉石子的车。因为明知道自己的超载,他们干脆跟执法人员打起了游击战。井陉县公安交警大队三中队队长王春科

  出录音:我们去疏导的时候,车上多数就没有司机,有司机也不走,什么也不说,就是拖着不走。

  王春科说,307国道双向都是单车道,只要有一辆车不配检查就很容造成整个路段的交通阻塞。半个月来,交警和路政部门都是24小时轮岗上路的,但各自的工作却都收效甚微。不是查住一辆车,堵了一条路,就是为了道路畅通,不得已放行违规车辆。

  对此,路政执法人员也充满了无奈,他们表示,要想解决这一问题,还要从超限超载的源头抓起。

  出录音:他这个源头就应该在石子厂,石子厂不给他多装,给他装成标载就可以了。我们现在在路上检查并起不了多大作用。

  随后,记者把这一情况反映给了主抓源头企业的井陉县交通局运管处,该处工作人员却矢口否认这些超载车辆是从井陉县内开出的。

  出录音:不可能吧,都是过境的车辆比较多吧。俺们驻的是井陉县的源头企业,外县的外地的源头企业俺们管不了。

  据路政执法人员介绍,现在307国道出现的超载超限车辆还能占到三四成左右,现在他们也只能靠堵车来限制这些车辆上路。这不是办法的办法,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头呢,难道为了治理超限超载,路就一直要堵下去吗?井陉县交通局相关人员表示,他们也在和相关部门协同合作,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但这种情况只怕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出录音:现在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很快就会有解决办法的。领导们都挺重视的。这个超限超载这么多年了,不可能一下就解决,也不是一个单位能解决的。有个阶段嘛,也不是一天之内就能解决的。[1]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