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Diary of Dreams简介

  风 格:IndustrialDance(工业舞曲), Dark Ambient (黑暗氛围),Darkwave Industrial (暗潮工业)

  介 绍:

  Diary of Dreams最初的成立是作为Adrian Hates的个人旁系乐队,早在80年代末期Diary ofDream就早已成立,但直到1994年乐队才发行了第一张专辑“Cholymelan”,这张专辑在吉他手AlistairKane的协力帮助下不失为乐队的一张经典之作,为广大歌迷和地下音乐媒体所赞誉。

  然而随着乐队96年发行的第二张专辑“End of Flowers”,Diary ofDream的发展已势不可挡。这张专辑由Adrian自己的品牌Accession唱片发行。专辑“End ofFlowers”的发行让Diary ofDreams巩固了自己在歌特/暗潮音乐领域内的地位,其中几首单曲还收录到了随后的几张compilation中。

  然而Adrian和Alistair的脚步却没有从此放缓,一年之后乐队的第三张专辑“Bird WithoutWings”又新鲜出炉了。随着一场场的宣传演出,这张专辑的销量也节节判升,同时赢得了更多的赞美,而专辑的设计质量也甚为精良,高清晰度的图片效果,漂亮的衬页及排版,沿袭着“Cholymelan”精美的CD包装风格。从那时起,DiaryofDreams已无疑成为一股不容轻视的力量,Adrian的每张作品都能够成功地一次次超越以前的专辑,乐队的歌迷数量同时也在不断上升,独立媒体对乐队的采访越来越多,好评如潮。

  1998年乐队阵容有所变动,[Os]mium和ChristianBerghoff加入了乐队,这为乐队的现场表演水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同时为乐队的音乐和创作注入一股新鲜活力,这无疑也促进了DiaryofDreams第四张专辑在98年初的全新诞生,在这张“Psychoma”中乐队在音乐中结合了更多的电子元素,然而新的音乐元素在富有技巧的表现手法下没有使DiaryofDreams丧失他们原先独特而具有亲和力的声音,同时乐队凭借专辑中富有哲理性的歌词和华丽眩目的歌曲在不断前进发展的历程中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Diary of Dreams历史的下一幕是专辑“Moments ofBloom”,这一张非常特别的带有“精选”意味的专辑,其中收录着前四张专辑的许多remixed以及remastered版本,还有四首新创作的单曲。

  接着在2000年2月,乐队的第六张专辑“One of 18Angels”上市了,这激烈的11首单曲再次震撼着那些忠实的歌迷以及许多仍存疑虑的新乐迷们,同时还登上德国另类音乐排行榜。专辑发行后的整个夏季里乐队出席了一系列音乐节和同台表演,而乐队的阵容有了新的调整:TorbenWendt加入乐队成为新的歌手,同时乐队的现场演出也更加独具魅力而吸引人——两位主唱在声音和动作的配合下形成一个完美的整体。

  一年后即2001年的月份,Lil'K加入了乐队,在4月20日的Kopenhagen举行了在Diary ofDreams的首场表演,展现了他激烈而蛮横的吉他技巧。7月份Torben去加拿大短暂停留,而乐队继续由Adrian,Lil'K和[Os]mium参加各种演出。而现在Diaryof Dreams正忙于创作他们的第七张全新专辑“Freak Perfume”。

  国 籍:德国

  专 辑:

  Freak Perfume、One of 18 Angels、Moments of Bloom

Diary of Dreams乐队历史

  (Von MsMudia, Betty, Biggi

一、前编

  Diary of Dreams的意义:

  对于那些喜爱另类音乐,对Diary of Dreams尚不太了解的人们,在正式介绍乐队的历程之前,我想先对乐团核心成员AdrianHates音乐创作的动机作一下简述。

  Diary ofDreams的创作目的始终未曾改变,即自我激发,在梦与精神创造之中建立心灵的庇护,以此在内心找到归属感,满足自我实现的需求。

  于是Adrian写下了映在他脑海中的梦与故事。写下在一个个小圈子里生活着的人类,加上了他对于人性、机械、哲学、自然、宗教、信念、依存以及命运悲喜的感触。

  Adrian的创作深受钟爱诗人GeorgTrakl影响,Trakl的作品以其强烈的表现主义,在他的音乐中留下烙印,使歌曲有着一种抑郁忧伤的基调。

  由此他经常使用神话象征与宗教符号式的隐喻,但两者并非其真正意旨所在。他的歌词远离政治主题,也无关乎宗教或男女爱情。只是运用象征、暗喻、譬喻等手法,使文字意蕴隐而不现,留给听者自我阐述的广阔空间。

  表达方式如此隐晦的另一个原因,自是坚守内心情感的私密、不随意向公众吐露的自我防御心理,拒绝沦为完全的心灵暴露者。

  在他最近的几张作品里,“和谐”成为尤为重要的主题。按照他的理论,“大凡人生于和谐,而岁月愈长,内中和谐渐失。自知其耗,则唯求顷余生心力复得之。然至命尽亦求之不得者何其多矣。”作为一名乐手,AdrianHates以音乐创作的方式寻找他内心失去的和谐——他在歌词中倾诉,渴望从精神危机中解脱,以求“幸存”。他将“梦”作为自我医治的手段。“梦”是他得以避循的安全场所,也是他寻找自童年时代就已失去的事物的依赖。

  若形容Diary of Dreams的音乐,首先是那极臻细腻完美的编曲,加上绮丽多变的旋律,亦不容忽视其忧悒的歌词与AdrianHates迷梦般深邃的声音。倾听之时,如置身于幻想现实交融相错的异次世界……

二、正篇

  1973年,20世纪最受赞誉的艺术家——PabloPicasso与世长辞。也正是在这一年,一个男孩出生在西德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

  这个默默无闻的男孩走向闻名世界的艺术家的音乐历程是从9岁那年拿起古典吉他开始的,他的音乐热情随后又向钢琴和贝司继续延伸。

  1987年,14岁的少年写下了有生以来第一首歌词。在其中抒发了他对人性的卑劣、狂傲和愚蠢的感触,自此以往,我们所认识的Adrian Hates将始终用他的方式把情感转化为艺术。

  1989年,Adrian完成了一首古典吉他曲,他的谱曲创作先前已有一段时日。这首浸透着忧伤的曲子里记录了他所有的希冀与梦想,如同15岁的他多年来书写的日记。他给这首曲子起名为“梦的日记”。

  他渐渐产生了组一支乐队的想法。他觉得,这个标题下所包含的生命力,是仅仅一首器乐作品所无法表达的,他决定将原先的名字译成英语,作为自己乐队的名称——Diaryof Dreams诞生了。

  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忙于寻找和自己想法相近的乐手——当时唯一找到的合适人选,是吉他手Alistair Kane。

  乐队里其他成员更换频繁,于是在又一名组员离队的三个月后,两人决定不再吸收新成员,同时订下了新的音乐创作计划:用鼓机和一台合成器取代了原先的几件古典乐器。

  1990年,Adrian就已经做出了最早的几首小样——但在他眼里,这些曲子都尚未达到可以送去唱片公司的水准。于是又过了4年,才在DionFortune厂牌下发行了他的处女作大碟。

  在此期间,音乐人Artaud为他的乐队“Garden ofDelight”寻找吉他手和贝司手,于是Adrian从1992年起,为其舞台演出担当贝司手,直到1997年离队。但并不参与他们录音室的工作,因为他不愿因此过多占用留给自己Diaryof Dreams的时间。

  1994年,Adrian和Alistair Kane在Artaud创立的厂牌DionFortune旗下,发行了他们的处女作大碟“Cholymelan”,在当时引起了很大反响。在国际领域里听众和媒体也给出了一致的好评。他们的音乐被称为阴暗电子与歌特元素的混合。Diaryof Dreams不动声色地从当时众多阴暗乐队中崭露头角,却并不走阴暗乐坛的老套路线。同时乐队唱片的封套和内页设计也独树一帜。

  Adrian把他的“梦日记”看作是抒发胸臆的途径,而“日记”的写作则是内心寻求解脱的方式,由此,Diary ofDreams就是整部的日记本,而每一张唱片则是日记集成的章节。那些歌词如同在至今不断问世的唱片中贯穿的线索,诉说作者的心声,是他内心的一部分,而每当事过境迁,一段生活里程结束,新的日子到来,又生出新的感想与体验。

  第一张专集描绘了作者在当初那段日子里的精神状态,Adrian将之称为“行动派消极主义——而绝非抑郁”。

  制作第一张专集时,Adrian独自包办了音乐监制、封套设计以及出版发行、资金筹集等工作,自然而然地,他产生了独立灌制CD的念头。他和一个合伙人建立了厂牌AccessionRecords。那样至少能够保证由他百分之百把关唱片的销售与推广。

  1996年发行的第二张专集“End ofFlowers”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它是新成立的厂牌推出的首张唱片。秉持完美主义的AdrianHates将自我超越作为在制作这张唱片时的追求。相比Cholymelan中运用不多的合成器处理技术,聆听End ofFlowers不难发现,2年内乐队的技术装备迅速增加,几乎扩充到原来的10倍。

  这张专集曾被评价为“历年最佳歌特唱片之一”,它的电子味十足、同时又将黑暗氛围发挥得淋漓尽致的编曲与互相搭配完美统一的乐声,得到了一些知名音乐杂志的赞赏。

  在这里很明显的一点是,虽然Adrian经常指出,他在创作时并不刻意去构想出作品的意义应该为何,然而综观他日后逐一出版的唱片,我们却不难察觉到它们之中贯穿着特定的意义。

  比如他把第一张专集的完成看作一个新时期的开始。而歌词的深处背景也交织在所有的唱片中,那就是无所不在的希望,是他从未曾失去的“行动派消极主义”。“‘Still’这个词,对我而言代表着希望。虽然始终存在怀疑的理由,但我们说出‘still’这样的词时,就是表达了一种希望:一切都会变好的。”他说。

  仅仅一年过后——借助在此期间不错的唱片销量带来的资金,1997年,第三张大碟问世了。专集原定名称为“Legends”,但当时发行了不少相同标题的唱片,于是Adrian决定将标题改名为“BirdwithoutWings”,而内容不作变动:唱片的主题围绕着传说——确切地——梦的传说,从中讲述了Adrian这一段生活中的梦与感受。这些梦描绘的是一个人的故事:面对这个纷繁世界,无法理清他的思绪,于是渴望找到一片能让自己如愿以偿的乐土。

  随着第三张大碟的发售,歌迷群体更为扩大,访谈、演出、媒体报道也大幅增加。

  1998年,又有两位乐手加入了乐队,他们不仅完备了Diary ofDreams的现场演出队伍,更是给Adrian的“单独作业”带来了改变:ChristianBerghoff为现场担任第二吉他手,而负责键盘的[Os]mium更是在录音室里协助Adrian度过了8个月,集中制作新CD“Psychoma”。

  创作效率提高的原因,亦是因为Adrian此时已彻底卸下在Garden ofDelight的工作,将全部心力投入他自己的乐团,对第四张专集的催生无疑起到了积极作用。虽然没有人能真正为前后两张唱片作出比较,仍然可以说,Adrian又一次实现了自我超越。新专集的曲风明显地更为电子化,即使整张作品的基调还是如此忧伤,歌词的深深意境仍然使人沉溺。

  新专集的主题是“冷漠”,即人在日常生活中所表现出的麻木不仁,用其中一首曲目的标题“(ver)Gift(et)”[中毒]一词表达。歌曲的内容涉及到人的冷酷、隔绝、孤独、异化,尤其是在人际关系与人生境遇方面。“在孤独中你学会去爱,爱那些你永远无法触及的东西”,歌词里这样写道。人在这条扭曲的道路尽头,并不能如预想般找到自己寻觅着的声名、权力与美好——而正是相反,是那歌词里经常出现的,天启般不详预示的结局。

  1999年发行的“Moments ofBloom”在很多意义上都可以被称为最佳唱片。首先无疑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张精选辑,但收录曲并不是混音或新版本之类,而是在原有的精选基础上增加了四首新作。即使是从最初就开始聆听,收藏了先前四张专集的歌迷,也仍然会发现这张精选的价值。

  曾经有人考虑让精选辑进入北美市场,但这个建议很快被Adrian及其团队置于一边,又重新开始埋头新专集的制作。

  某知名音乐杂志对精选辑有过这样一番恰如其分的评论:“‘Moments ofBloom’如同Hates事隔几年回顾他的日记:并不改正什么,而是细心地标出一些句子、加上注释注脚,真诚地写下反思。”

  同年,Adrian在自己的厂牌下重新发行首张作品“Cholymelan”,其中新加上4首未公开作品。

  Christian Berghoff结束了在伦敦一年的学业回到德国,专心负责AccessionRecords的工作。随后Diary of Dreams得到了当时Diorama乐队核心成员TorbenWendt的加盟——Torben在2000年参与Diary of Dreams的演出,同时在录音室协助Adrian担任键盘手与伴唱。

  这是自Diary ofDreams成立以来的首次,在演出现场有两位优秀主唱登台,不仅使人声部分达到了完美的默契,也让听众有幸领略两位同样富有才华的音乐人同台出演。

  同一年里,Diary of Dreams的第五张唱片(把Moments of Bloom也算在内)——“One of 18Angels”问世。这张作品里,人性是核心主题。在AdrianHates的眼中,人性是伴着盲目、愚昧、险恶、狂傲而生的。他这张大碟中投入的情感真挚坦率,甚至毫无顾忌。一如他自己坚定地认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像人类这样,让人深爱,同时深恶痛绝。

  而在歌词中,讲述的仍然是“传说”(虽然自是与先前有所不同)——关于将邪恶重新带回地球的第18个天使的传说。Adrian赋予了他一定的个性(也许出自他本身),将种种人类因素加诸其上,并意指,第18位天使存在于我们每个人之中。

  这张专集与先前相比,电子元素更为明显,但也并不意味着其中的阴暗成分有所减弱,它仍是Diary ofDreams最深郁的作品之一。专集登上了DAC(德国另类音乐榜),可见它不仅得到以往乐迷的喜爱,也吸引了不少新听众。

  2001年,乐队成员又有了一次变动——Lil’K代替AlistairKane担任吉他手,而Torben由于前往澳洲半年,无法参加Diary of Dreams2001年底的巡回演出。在巡演期间,乐队首次发行了一张Maxi细碟“O’Brothersleep”,对乐迷们而言,这无疑是来年第7张大碟问世的前奏。

  到了2002年,在大碟“Freak Perfume”问世后不久,又紧接着发行了一张Maxi细碟“AmoK”。在大碟中,TorbenWendt重新担任起一部分键盘与伴唱,并且与Adrian一同演唱了“Bastard”这首歌,虽然在歌词本里没有详尽标明。

  这张唱片引起了极大反响,不仅连续数周保持DAC首位,也首次进入Media Control Charts,前100。

  这里也需要就唱片的主题作一些解释。“FreakPerfume”讲述的是一个人的故事,他的思想和内心世界,我们光是从唱片内页就可以看出,那些图像是关于一个童年时代就已心理异变的人,完全不同于人们以往熟悉的Diaryof Dreams的内页照片。仿佛在乐队的风格历程又开始了一个新阶段。

  毫不奇怪,Adrian在做完这张大碟后,又立刻回到录音室,谱写Freak故事的续篇,这些作品将被收入下一张EP。可以说,它们进一步描绘了Freak鬼魅般的行止,展开了对他的叙述。所谓“Manifest”就是对心理异常者精神状态的形成进行展开阐述的部分,这也就是为什么,FreakPerfume黑暗的兄弟将被称为'Panik Manifesto'。

  与“Panik Manifesto”相比,自然会觉得先前的FreakPerfume尚算相对轻松,新EP的阴郁沉重,不仅从那全黑的封页上(Freak Perfume封页上的玩偶在PanikManifesto上被烧焦)显示出来,也可以从音乐中令人窒息的黑暗(如同作者当时的精神状态)感受到。

  与新EP的发行同时进行的是2002年底开始的新的巡演,Torben Wendt不仅参与Diary ofDreams的演出,也将自己的乐队Diorama一同带去暖场。Diary ofDreams内部的人员再次变动,Gaun:A成为新上任的吉他手,Ray:X担任鼓手。

  直到2003年,在各种演出中,这个阵容暂且不再改动。直到[Os]mium因工作调动离队,KeanSanders接替他担任键盘手。同时随着2003年底的Accession Records Tour,发行了限量版的“DreamCollector”,独家收录了几首混音版和一些从未公开的曲目。

  2004年,乐队沉默了一段时期后,举行了若干规模不大的演出,随后消息传出,在年内,将以Maxi细碟、大碟和EP三部曲的形式发行三张新作。首先是从2004年8月30日起发售的细碟“Giftraum”。让人眼前一亮的是白色背景的唱片内页上首次出现了Adrian与乐队其他成员的影像,而Gaun:A也首次协助参与了新曲的制作。

  我们热切期待着Diary of Dreams在不久之后,将有更多优秀作品问世……

sine补充

  其后发行的作品:

  2004 年10月:Nigredo(Album)

  2005 年1月:MenschFeind (Mini-Album)

  2005 年8月:Alive (Live Album)

  2006年10月:Nine In Numbers (Live Dvd)

  2007年11月: Nekrolog 43 (Album)

  ——Diary of Dreams乐队历史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