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重定向自F.de.索绪尔
跳转到: 导航搜索

200706262035sxe.jpg

    (1857~1913)

  瑞士语言学家,现代语言学理论的奠基者。1857年11月26日生于日内瓦,1913年 3月22日卒于沃洲。

  生平和学术背景 索绪尔出身于日内瓦的一个学术世家,自幼爱好语言学。1876年,他进入德国当时的历史语言学中心莱比锡大学。1878年发表著名论文《印欧语的原始元音系统》,被誉为“历史语言学中杰出的篇章”。1881年在巴黎高等研究所教古代语言和历史比较语言学。1891年,他应日内瓦大学的聘请,教印欧系古代语言和历史比较语言学。1907~1912年讲授普通语言学,首创这一学科。1913年去世。去世后,他的学生C.巴利和A.塞什艾根据他三次讲授这门课程的听课笔记,参考遗留的手稿,整理成《普通语言学教程》一书,于1916年出版。

  语言理论

  索绪尔语言理论的要点可以概括如下:

  语言和言语 人的说话既是个人的行为,又受社会的制约。索绪尔把这种现象统称言语活动。为了确切地规定语言学研究的对象, 索绪尔把言语活动分成“语言”(langue)和“言语”(parole)两部分。语言是言语活动中的社会部分,它不受个人意志的支配,是社会成员共有的,是一种社会心理现象。言语是言语活动中受个人意志支配的部分,它带有个人发音、用词、造句的特点。但是不管个人的特点如何不同,同一社团中的个人都可以互通,这是因为有语言的统一作用的缘故。索绪尔进而指出,语言有内部要素和外部要素,因此语言研究又可以分为内部语言学和外部语言学。内部语言学研究语言本身的结构系统,外部语言学研究语言与民族、文化、地理、历史等方面的关系。索绪尔用下棋作比喻来说明两者的分野:下棋的规则是内部要素,至于棋戏的起源、传播,乃至制作棋具的材料、造型,都是外部要素。把木头的棋子换成象牙的,对系统无关紧要,可是增减棋子的数目就会深深影响到棋法,因为这是关涉系统的内部要素。索绪尔主张,研究语言学,首先是研究语言的系统(结构),开结构主义的先河。

  语言的能指和所指 索绪尔进而论述语言本身的构造。 他认为语言是一种符号系统, 符号由 “ 能指”(Signifiant)和“所指”(Signifi□)两部分组成。所指就是概念。能指是声音的心理印迹,或音响形象。索绪尔又指出,语言符号有两个特性:①符号的任意性,例如汉语火之所以叫 hu□,水之所以叫shu□,是任意的,无法论证的;②符号构成的是线性序列,话只能一词一句地说, 不能几句话同时说。 同时,索绪尔又有两点补充:①语言始终是社会成员每人每时都在使用的系统,说话者只是现成地接受,因此具有很大的持续性。②语言符号所代表的事物和符号本身的形式,可以随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改变,因此语言是不断变化和发展的。

  语言的系统性 语言的单位都是一定系统里的成员,本身是什么,要由它在系统里所处的地位决定,也即由与其他要素的关系来决定。这地位或关系就是它在系统中的“价值”。例如英语的 sheep和法语的mouton,它们都可以用来指羊,可是法语mouton同时指羊肉,而英语“羊肉”却是另一个词mutton。因此 sheep和mouton在各自系统里的价值不同。可见符号的所指不是预先规定的,而是由系统产生的。

  句段关系和联想关系 在符号系统里面,最重要的是单位之间的关系。索绪尔指出,语言中的关系有“句段关系”和“联想关系”两类。句段关系指语言的横向组合, 例如词素组合成词, 词组合成词组和句子。联想关系由心理的联想而产生,指语词的纵向聚合。例如“电灯”这个词会使人联想起各种以“电”起首,或者以“灯”收尾的词。

  索绪尔揭示的两类关系,代表纵横两条轴线,成为每个语言单位在系统中的坐标。(见语言

  共时语言学和历时语言学 索绪尔创造了“共时”和“历时”这两个术语,分别说明两种不同的语言研究。他特别强调共时研究。例如现代法语的pas(步)和pas(否定副词)是两个词,在意义和用法方面彼此毫不相干,虽然它们在古代是同一个词。如果把这一历史事实纳入现代法语语法,就会搞乱这两个词在现代法语中的价值,因为语言单位的价值取决于它所在系统中的地位而不是它的历史。语言学家必须排除历史,才能把语言的系统描写清楚。

  学术影响 和19世纪不同,20世纪语言学最显著的特点是共时描写占优势。索绪尔是实现这个转折的关键人物。他区分语言和言语,能指和所指;他指出组合和聚合的关系,系统和意义的关系,共时和历时的关系,这些都已成为现代语言学的基本概念。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他是现代语言学的开创者。

  索绪尔看到,语言作为符号系统不过是文化中例子之一(虽然是最明显的例子),此外像文字信号、礼节仪式、风俗习惯等也具有同样的性质,所以他主张建立一门“符号学”来研究这类现象。近几十年来,索绪尔所主张的符号学已经建立,他的理论在西方已经越出语言学的范围而影响到人类学、社会学等邻近学科,直接导致这些学科中的“结构主义”。从这个意义上说,索绪尔不但是现代语言学的奠基者,也是符号学和结构主义的创始人。

参考书目 高名凯:《德•索绪尔和他的〈普通语言学教程〉》,北京大学《语言学论丛》,第6辑,商务印书馆,北京,1980。

许国璋:《关于索绪尔的两本书》,载《国外语言学》,1983,第1期。

F.de Saussure,Cours de linguistique ggngrale, gdition critique;prepare par Tullio de Mauro,Paris,1972.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