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G.布兰代斯(1842~1927)

  丹麦文艺评论家、文学史家。1842年2月4日生于哥本哈根,属犹太人血统。曾在哥本哈根大学学习法律,后专攻美学和哲学,深受克尔凯戈尔等人的影响。1862年因撰《古代的运命论》一文而获金牌。1864年大学毕业。1868年发表《美学研究》,1870年发表《法兰西现代美学》,因危及宗教的基础而受到宗教界的攻击。同年出国旅行,途中遇易卜生。易卜生鼓动他在斯堪的纳维亚发起一次“精神革命”。1872至1875年在哥本哈根大学任教期间发表了一系列讲演,以后汇编成《十九世纪文学主流》(1872~1890)一书。布兰代斯曾猛烈抨击19世纪丹麦作品中的唯心主义,提倡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被保守派指责为急进主义和无神论的代表,受到打击和迫害,不得不放弃哥本哈根大学的教职,离开祖国,侨居柏林。在柏林研究德国文学,并继续发表有关克尔凯戈尔、泰格奈尔和迪斯雷利的专题评论。

  80年代,布兰代斯的急进民主主义文学观在斯堪的纳维亚广为传播,得到德拉克曼、雅科布森、挪威的比昂松、易卜生、加尔博格、基兰德等人的热烈响应。1883年回丹麦,继续在哥本哈根发表文艺讲演。1884年加入“丹麦自由党”,积极为它的机关刊物《政治报》撰稿。1887年应邀赴俄国讲学,次年发表《俄罗斯印象记》、《波兰印象记》(1888),并在欧洲大力介绍俄国作家普希金、果戈理、赫尔岑、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和高尔基的作品。1880至1890年的10年间,他与尼采保持通讯联系,受到他的哲学思想的影响,并发表了“贵族急进主义”的尼采哲学观点。这种哲学的“英雄崇拜”的思想,反映在他所作的《瑟伦•克尔凯戈尔》(1877)、《莎士比亚传》(1895~1896)等名人的传记中。尼克索的长篇小说《征服者贝莱》问世后,布兰代斯曾高度评价斯堪的纳维亚无产阶级文学的兴起。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布兰代斯发表了下列著作:《歌德传》(1915)、《伏尔泰传》(1916~1917)、《尤利乌斯•凯撒传》(1918)、《米开朗琪罗传》(1921)。他还著有政论《世界大战》(1916~1917)、《悲剧的第二部》(1919),抨击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他是巴比塞所组织的“光明社”的领导成员。

  布兰代斯选集共18卷(1899~1910),自传3卷(1905~1908),与斯堪的纳维亚作家的通讯8卷(1939~1942),与其他欧洲作家通讯 4卷(1941~1942)。

  布兰代斯的名著《十九世纪文学主流》共6卷,包括《流亡者的文学》、《德国浪漫派》、《法国文学的反动》、《英国的自然主义》、《法国的浪漫派》、《青年德意志》。这部著作纵论法、德、英诸国的浪漫主义和民主主义运动,探索这些国家文学重要的动向和源泉,研究内容涉及文学艺术、宗教和政治等方面,同时抨击丹麦的贫弱、暗淡的现实,指出丹麦比欧洲各国落后40年。布兰代斯自称他的目的是向丹麦介绍外国文学,使丹麦文学能与之融为一体,同时把丹麦文学放在欧洲文学的背景上,以显出其不足之处。布兰代斯倡导的急进民主主义文学,以及提倡作家关心现实的社会问题等观点,改变丹麦及北欧浪漫派脱离实际的倾向,推动了欧洲现实主义文学的发展。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