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GSG-9

  德国第九国境防卫队-- GSG第九小队建制于1972年,隶属于德国慕尼黑,有“死亡之路”的称号。

来历

  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巴勒斯坦“黑九月”恐怖组织杀死了2名以色列运动员,并劫持了另外9名。巴伐利亚州警察试图解救他们,但最后恐怖分子和9名运动员全部丧生在流弹中。这以后,德国人痛下决心,决定组建组建的特种部队,这就是GSG—9。

  德国边防军第9反恐大队在德内部被称为“边防第九旅”,又名“第9边防大队”简称“GSG-9”。该大队共有队员到350名,编成多个战斗组,并始终处于临战状态,在人员、技术及战术上已全部实现了现代化,战斗力极强,是一支世界闻名的老牌特种部队。然而,在它组建的背后却隐藏着一段令人无奈而又心酸的往事……

  人质之死

  1972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原西德慕尼黑举行。来自世界各国的运动员住进了奥运村,其中包括以色列的运动员。9月5日凌晨4点30分左右,几个穿着汗衫、把武器藏在背包中的恐怖分子爬过了约两米高的围墙进入了奥运村。他们看起来很像运动员或工作人员,由于在此之前也有运动员或工作人员在关门时间以后才回来而翻墙进村的情况,因此谁也没有注意他们。

  这些入侵者是被称为“黑色九月”的巴勒斯坦游击队队员。他们的目的是挟持住在奥运村公寓中的以色列运动员,逼迫以色列政府释放被关押的234名阿拉伯人以及支持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巴德·梅因霍夫”组织的成员。5点,他们敲响了以色列运动员住所的房门,摔跤运动员教练莫歇·贝因格鲁格在准备打开房门时发觉情况不对,他一边大声向其他人发出告警一边试图把房门反锁上。发现情况的举重运动员约瑟夫·罗马若也冲上来帮忙,试图阻止这帮暴徒的入侵。

  如果仅凭体力的较量,以色列运动员是完全能够抵档恐怖分子进入的,但恐怖分子开枪将他们击倒了。最终,9名以色列运动员成为人质,2人趁乱逃脱并报了警。

  上午9点30分左右,恐怖份子提出了释放阿拉伯人和“巴德·梅因霍夫”组织成员的要求。围绕着交换人质的问题,西德和以色列之间进行了交涉。政府间的交涉是需要时间的,因此西德方面3次延长了恐怖分子指定的期限。可是,当时的以色列与现在的美国一样,不与恐怖分子作任何妥协是他们的既定国策。

  对于因以色列拒绝释放被关押的巴勒斯坦人而进退两难的西德政府来说,剩下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营救人质。西德与恐怖分子暂时达成的协议是先用客车把人质和恐怖分子一同运到直升机机场,从那里乘直升机到北约的某空军基地。恐怖分子们想从空军基地乘大型飞机逃往埃及首都开罗,而西德政府则打算在空军基地将人质救回。当时,西德还没有营救人质的特种部队,因此决定由警察来完成这一任务。

  西德方面在此之前得到的情报是共有5名恐怖份子,因此他们只挑选并配置了5名狙击手,而且没有统一的指挥。可实际上恐怖分子不是5人而是8人,况且依现在的看法,即使只有5名恐怖份子,至少也应该配备10名狙击手并同时进行射击。

  10点30分,两架直升机到达空军基地。当恐怖分子准备从直升机向大型喷气式飞机转移时,西德警察采取了轻率的行动,开始向直升机中的恐怖分子射击。可是,根据第2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军事裁判的规定,不经审判就把犯罪嫌疑人射杀,即使有上级的命令,事后也将被判为有罪。在西德,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大多数将被判死刑,因此在行动中有人并没有扣动扳机。不仅如此,他们的枪法也实在太差了,似乎也没有考虑子弹能否穿透直升机的风档玻璃把恐怖份子击毙。由于没能一举将恐怖分子全部歼灭,长时间的枪战开始了。

  也许是得知自己遭到了伏击,恐怖分子开始枪杀人质,4名人质被射杀。12点左右,残存的恐怖分子用手榴弹将一架人质乘坐的飞机炸毁,导致另5名人质死亡。结果,9名人质全部死亡;警察中l名当场牺牲,2名负重伤,后死亡,5名恐怖分子被射杀,3名被逮捕。

  其后,10月29日,西德又发生了一届汉莎航空公司客机被劫事件。西德政府不得不按照劫机犯的要求释放了被捕的犯人。

  应运而生

  对于对接连发生的恐怖事件而束手无策的西德政府来说,当务之急是必须马上成立一支训练有素的反恐作战队伍。但是,鉴于盖世太保和德国特工等纳粹分子笼罩在人们心头的阴影,不仅西德的国民,就连周边国家的人民也对在西德军队中保留特种部队的编制有所顾虑,但警察又无力胜任这一工作。于是西德政府考虑在联邦边防警卫队中创建解救人质的部队。由于西德的联邦边防警卫队不是为战争而创建的,是警察的一种,不属于军队但又是一种接近军队的组织,所以恰好符合要求。

  1973军4月17日,在事件发生后的六个月内,德国边防军第9反恐怖大队〈GSG-9〉成立,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速度。在组建过程中,英国空军特种部队给予了他们极大的帮助。

  GSG-9的总部与边防警卫队总部一同设在波恩附近的汉戈拉小镇,它分3个小队,第一小队负责陆上反恐,第二小队负责海岸反恐,第三小队为小规模的空降部队,行动时以5人为一组。其主要任务是应对国内发生的恐怖事件、营救人质,不允许参与警察职责范围之外的军事行动。在国内的行动通常要向德意志联邦检察局申请,并须得到德意志联邦犯罪事务局的许可,换句话说,必须在得到指示的情况下才可以行动。对于像劫机那样的发生在国外的恐怖事件,出动GSG-9必须要有联合国的邀请或外交部长收到事件发生国政府的邀请,由主管GSG-9的内政部长提请总理做出决定。

  行动中他们尽量逮捕而不是轻易地将犯罪嫌疑人击毙。但为了排除对GSG-9队员的威胁,他们可以使用武器,在必要时将罪犯击倒或者击毙。他们使用的武器有MP5系列冲锋枪,HKP7、P9系列9毫米手枪,史密斯·韦森357式手枪,马格努姆.44左轮手枪,自动榴弹发射器等,在狙击时使用PSG-1狙击步枪。德国政府总是把最好的装备配备给他们。

  GSG-9的队员仅从边防警卫队的志愿者中选拔,参选人员必须具备3年以上边防警卫队警察的经验。此后,被选拔的队员要接受6个月(也有资料说是22周)的训练,这个训练时间与一般军队新兵接受训练的时间一样长。在这段时间内完成“空降”、“登陆”、“山岳” 几项训练。此后,他们还要进入北约的远距离侦察训练学校接受更进一步的训练。

  一战成名

  慕尼黑奥运会事件发生5年后的1977军9月5日,发生了再次令西德政府震撼的事件——产业雇员公司的董事长汉斯·马丁·休利亚的4名保镖在科隆大街被枪杀,休利亚被绑架。

  德国“红军派”绑架休利亚作人质,要求德国政府释放其11名同伙。这使西德政府陷入困境。虽然与“红军旅”的交涉仍在秘密进行,但西德政府没有屈从于企图进行暴力革命的“红军派”的威胁,没有释放被囚禁的犯人,当然这里面也有英国和美国施加的压力。

  过了一个月,为了给不屈从威胁的德国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恐怖分子却持了汉莎航空公司181次航班。10月13日,汉莎航空公司波音737第LH181次航班在从地中海巴雷阿里克岛的帕尔玛飞往德国的途中被一名叫做“穆罕默德机长”的男子劫持了,机上有86名乘客和7名机组人员(驾驶员2名和5名空姐)。这名叫做“穆罕默德”的男子实际上就是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索哈伊尔·约瑟夫·阿卡契。

  被劫航班飞往罗马,在罗马的费米奇诺机场着陆后,劫机犯要求补给燃料,得到了意大利方面的许可。在毫无可乘机的情况下,只好让被劫持的飞机继续飞往塞浦路斯岛。

  18日晚8点38分,飞机在塞浦路斯的卢那卡机场着陆。劫机犯再次提出了补给燃料的要求,并威胁说,如果不达应补给燃料,将连同机上乘客一起将飞机炸毁。屈于这种威吓,塞浦路斯当局允许补给燃料。至此,德国下令出动第9反恐怖大队。汉莎航空公司波音707客机载着一个中队(5个分队共30名)GSG-9先头部队向劫机犯追赶而去。当GSG-9的先头部队到这塞浦路斯的时候,被劫飞机已经离开,因此只得暂且经由安卡拉返回法兰克福。

  被劫飞机最初要求在贝鲁特降落但被拒绝,接着他们又试图飞往巴林,但又被拒绝。当他们到达迪拜附近时,燃料再次用完。尽管遭到拒绝,但他们不得不在迪拜机场强行着陆。

  GSG-9的第二批一个中队飞往迪拜,同行的有内务部长和心理学家。第一批队员在法兰科福待命。

  被劫飞机虽然着陆了,但舱内温度高达49℃,除了缺乏食物和水之外,更令人头疼的是厕所问题。由于机上厕所并不是为如此长时间的飞行而设计的,所以机舱内到处布满了污物。乘客和劫机犯情绪开始急躁起来。

  劫机犯和西德政府的交涉毫无进展,情绪变得焦躁不安。机长根·休曼请求劫机犯允许检查一下机舱下部的货舱。尽管劫机犯也知道机长去做什么了,却以几分钟时间没有看到他为由,让休曼在头等舱里跪下。机长抓住机会向外界告知:“劫机犯共有4名,其中2名女性。”穆罕默德用手枪向机长头部开了枪,然后把机长尸体扔出了舱外。

  另一方面,劫机犯把要求释放11名同伙的最后期限由16日(周日)下午4点延长到了第二天凌晨2点45分。可是在期限到达前的40分钟,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也许是劫机犯们认为迪拜离欧洲太近了,所以飞离了迪拜。被劫持的飞机漫无目的地继续飞行着。

  阿曼拒绝了他们着陆,终于在也门首都亚丁由于燃料用光而强行着陆,此时剩下的燃料只能维持10分钟的飞行。加油后他们无视不准开空的禁令,再次起飞了。

  西德政府的答复传给了劫机犯:“同意释放11名同伙,释放地点为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劫机犯穆罕默德再次把期限延长到第二天18日凌晨1点45分。10月17日,被劫持的飞机降落在索马里的摩加迪沙。

  西德政府与索马里政府进行了交涉,同意GSG-9部队在摩加迪沙着陆并采取行动。机场已经完全置于索马里部队的包围之下。索马里政府非常配合GSG-9的工作,索马里军方情报部门给GSG-9提供了非常有用的情报。

  最后的时刻快到了,形势非常严峻。劫机犯变得很焦虑,有逐一杀死人质的可能。

  夜幕降临,GSG-9开始行动。晚上8点,在法兰克福待命的先头部队迅速飞到摩加迪沙汇合,另有2-3名英国空军特种部队队员也参加了这次行动。他们在被劫持的飞机周围配置了狙击手,侦察小组也试图接近飞机。漆黑的夜空一片宁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恐怖分子正在等待着同伙被释放的好消息。夜里11点45分,西德政府发出行动命令,GSG-9的突击班开始秘密地接近被劫飞机。可要使人质平安获救,必须使劫机犯离开乘客。

  机会终于来了18日凌晨2点左右,当确认至少有1名劫机犯在驾驶室后,索马里部队马上从距离驾驶室100米远处发射了照明弹,耀眼的光明亮了整个天空,在驾驶室的劫机犯慌忙喊来主犯穆罕默德。两个人被照明弹的光芒弄懵了,乱作一团。4名劫机犯中有2名驾驶室,另有2名在客舱。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英国空军特种部队的队员攀上机翼,爆破了飞机舷窗后把闪光手榴弹投入机舱内。说时迟,那时快,早已蹬在橡胶梯子上守侯在机舱出入口的GSG-9队员们一下子冲进机舱,另一小组也炸开安全出口进入了机舱。数秒之内便结束了战斗,劫机犯3名被击毙,1名负重伤。

  GSG-9大队终于洗刷了德国的耻辱,打掉了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在此后的多次行动中,又接连取得了极大的成功,逐渐成为一支世界闻名的特种部队,甚至以色列也曾请求德国第9边防大队给予协助。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