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H.海涅(1797~1856)
海涅的诞生地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中译本封面
海涅的手迹
海涅墓地

  德国诗人。

  生平 海涅一生,可分为3个时期: 第一时期(1797~1830) 1797年12月13日生于杜塞尔多夫。父亲参孙•海涅是犹太商人。母亲出身于医生家庭,受过良好教育。海涅童年和少年时期经历了拿破仑战争。法军占领莱茵地区时,摧毁封建制度,把犹太人从奴役中解放出来。母亲曾希望海涅参军入伍,或当个文官。1815年拿破仑兵败,父母要他经商。曾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的银行和汉堡他的叔父所罗门•海涅的银行里工作。1819年初,由叔父资助开办的销售纺织品的“哈利•海涅公司”因经营不善倒闭,经商失败。1819年秋,经叔父同意进入波恩大学学习法律,与浪漫派代表作家奥古斯特•威廉•施莱格尔接近。1820年秋转入格廷根大学。1821年因决斗被学校处分,休学半年,不久转入柏林大学,听黑格尔讲课。在柏林时结识法恩哈根•封•恩泽夫妇以及作家沙米索、富凯等。恩泽夫妇家的文学沙龙是柏林的文学中心,在它的影响下,海涅的第一部《诗集》于1821年在柏林出版。同年去波兰旅行。继《诗集》之后,1823年发表《悲剧──抒情插曲》。犹太人不幸的命运激励海涅反抗压迫,积极参与柏林的“犹太文化科学协会”的工作。

  1823年 5月,海涅回到已迁居吕讷堡的父母身边。1824年 1月重返格廷根大学学习法律,并继续写诗,完成了《还乡集》。同年秋天,徒步去哈尔茨山旅行,后来写出第一部具有独特风格的散文作品《哈尔茨山游记》。从哈尔茨山回来途经魏玛,访问了年迈的歌德。

  1825年海涅接受基督教洗礼,同年获法学博士学位。《还乡集》增订后与《哈尔茨山游记》和《北海纪游》中的第一部分组诗,于1826年汇编为《旅行记》发表,引起强烈的反响。同年再度往诺尔德奈,写《北海纪游》第2、3部分。1826至1827年在吕讷堡写作类似自传体的散文《勒•格朗集》。1827年初到汉堡,同年,《旅行记》第 2卷出版。曾往英国旅行。回到汉堡后他的《歌集》出版,收入在此之前发表的大部诗歌,奠定了海涅作为杰出的抒情诗人的地位。

  1827年海涅应出版商科达的邀请,到慕尼黑主编《普通政治新年鉴》。1828年从慕尼黑前往热那亚,然后经卢卡浴场到佛罗伦萨,重返德国。在柏林和波茨坦写《旅行记》第 3卷,内容是《从慕尼黑到热那亚的旅行》和《卢卡浴场》,《卢卡浴场》的最后部分是对诗人普拉滕的论战。1829年去黑尔戈兰岛,同年往汉堡探望母亲,并监印《旅行记》第3卷。

  1830年夏,海涅在黑尔戈兰浴场治病期间,巴黎爆发七月革命,他为此热烈欢呼。

  第二时期(1830~1848) 七月革命使海涅的生活发生重大变化,他决定前往巴黎。行前他在汉堡刊印了《新春集》,收入组诗14首,以此结束了青年时代的爱情诗。还有一卷《旅行记》的补遗出版,内有《卢卡城》和《英国片断》。

  1831年5月海涅到达巴黎,与巴尔扎克、贝朗瑞、柏辽兹、肖邦、大仲马、雨果、李斯特、乔治•桑等人结识,并与圣西门的信徒们交往。1833至1834年在奥格斯堡的《总汇日报》发表《法兰西现状》、《论法国的画家》等报道,并为法国报纸撰写《德国近代文学史略》(1836年扩充为《论浪漫派》)和《论德国宗教和哲学的历史》。

  这期间海涅和流亡巴黎的德国政论家路德维希•伯尔纳发生争论。伯尔纳是爱国主义者,但是狭隘的小资产阶级激进派,他斥责歌德和黑格尔是“押韵的奴才”和“不压韵的奴才”,攻击海涅是“唯美主义者”。海涅于伯尔纳去世以后在1840年发表《路德维希•伯尔纳,亨利希•海涅的备忘录》作为回答。

  1834年,海涅在巴黎认识了法国女工克雷斯琴斯•欧仁妮•米拉(即玛蒂尔黛•米拉),1841年结婚。1835年德意志联邦议会查禁“青年德意志”派作家的作品,海涅本来不属这一派,却名列第一。同时,他与叔父不和,失掉经济援助,因而不得不接受法国政府提供给受迫害的各国流亡者的救济金,由此受到他的反对者的攻击和诽谤。

  1843年,海涅从巴黎回国。这次旅行使他开始构思长诗《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年底重返巴黎后,他动手写作这部长诗。年底在巴黎结识了马克思,这对海涅的思想起了促进作用。此后,海涅常在卢格和马克思共同编辑的《德法年鉴》上发表讽刺诗。1844年7月,海涅为监印《新诗集》又到汉堡,并从汉堡把《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的清样寄给马克思,由马克思介绍给德国流亡者在巴黎办的《前进报》上发表。

  早在30年代,海涅便有瘫痪症的迹象,40年代健康状况逐渐恶化,又患严重的眼病,几乎双目失明。1844年12月底,海涅的叔父去世,遗产中只留给他几千马克。这时,他的左眼完全失明,右眼视力很弱。他的堂兄卡尔•海涅答应给他一份年金,但以海涅保证不发表关于他们家族的任何文字为条件,海涅被迫毁掉精心写作的《回忆录》。现在保存下来的《回忆录》是后来重写的。1846和1848年恩格斯每次到巴黎都去看望病中的海涅。

  第三时期(1848~1856) 1848年二月革命爆发时,海涅的病情愈加恶化。 5月以后完全瘫痪,在被他称为“褥垫墓穴”的病床上躺了 8年之久。他以惊人的毅力坚持写作,口授完成诗集《罗曼采罗》,于1851年出版。他还写了一些散文作品,除《自白》(1854)外,还把40年代为奥格斯堡《总汇日报》写的通讯精选成集,题为《卢台奇亚》(巴黎的拉丁文别名)。在逝世前几个月为《卢台奇亚》法文版写的前言,反映了他的思想中的矛盾。他看到现存社会中贫富悬殊,因而祝愿共产主义获得胜利;但又担心共产主义社会来临后那些“无知的偶像破坏者”会毁掉他的《歌集》。1856年2月17日,海涅在巴黎逝世。

  著作

  1.诗歌 海涅在文学史上一般被认为是歌德以后德国最重要的诗人。他的诗歌创作根据他一生的三个时期可以分为 3个阶段。第 1阶段是早期抒情诗,代表作为《歌集》。海涅在波恩学习期间,奥古斯特•威廉•施莱格尔曾在韵律学上对他进行过专门指导,他又酷爱民歌,因此早期的抒情诗具有浪漫主义的风格、民歌的曲调和韵律。内容大多是抒写他的经历、感受、憧憬,特别是爱情的欢乐和痛苦,感情真挚,语言优美。《北海纪游》组诗是德国诗中最早讴歌大海而又最为精采的诗篇。许多音乐家曾为海涅的抒情诗谱曲。

  海涅早期的抒情诗有较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但也反映出诗与现实的矛盾。诗人并未以诗的美掩盖现实生活中的丑,而是两相对照。一般浪漫派诗人惯于创造梦境,使人沉湎其中,忘却现实,海涅则用所谓“浪漫主义的嘲讽”的手法,使梦境破灭,正视现实,包含着对社会的批判。

  海涅的抒情诗虽然主要是歌咏爱情,但具有新时代的内容,例如对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赞扬,对封建主义复辟及其主要支柱教会、贵族的蔑视,对新兴资产阶级的市侩习气及其道德的反感,在诗中都有所表现。在《歌集》最早的一部分《青春的烦恼》中,也有《两个掷弹兵》这样政治色彩鲜明的诗篇。

  第2阶段的主要诗歌创作是:包括《时代的诗》在内的《新诗集》、长诗《阿塔•特罗尔,一个仲夏夜的梦》和《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海涅在30年代思想更加成熟,他研究了圣西门的空想社会主义学说,后来又受马克思主义影响,并且亲身参加了当时的革命运动,因此,在文艺创作上他一方面反对脱离现实的浪漫派诗歌;另一方面又反对当时毫无诗意只有革命口号的所谓“倾向诗”。长诗《阿塔•特罗尔,一个仲夏夜的梦》(1843)便是以跳舞的熊为比喻,对内容空洞的倾向诗的作者们进行辛辣的讽刺。海涅在这首长诗的序中说,当他看到偏狭的同时代人怎样粗鲁、拙劣而蠢笨地了解人类理想,他就更加忍不住要加以嘲笑。他认为新的时代完全可以写出诗意浓郁、内容新颖、符合时代精神的诗篇。以《时代的诗》命名的政治诗,就是用优美的诗歌形式表现新的认识、把政治观点和美学思想有机结合的诗篇。因此他的诗歌既有强烈的战斗性,又有很高的艺术性。《教义》、《警告》、《倾向》、《等着瞧吧》以及讽刺普鲁士国王威廉•弗里德里希四世的《中国皇帝》和鞭笞德国小资产阶级的《阐明》等都是政治与艺术巧妙结合的优秀之作。

  海涅自称《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是一部诗体的旅行记,它将显示出一种比那些最著名的政治鼓动诗更为高级的政治”。作者把1843年汉堡之行的所见所闻用光怪陆离的梦幻表达出来,揭露和讽刺德国的封建割据、市民的庸俗、普鲁士的专横,同时也表达他的哲学观点、政治信念和对人类前途的希望。这部长诗是海涅诗歌创作的顶峰。1844年西里西亚爆发纺织工人起义,海涅写了著名的《西里西亚织工之歌》。恩格斯撰文称赞这首诗说:“德国当代诗人中最杰出的一个亨利希•海涅参加了我们的队伍,发表了宣传社会主义的诗歌。”海涅这个时期的诗歌,直接为1848年革命的准备吹响了号角。

  第3阶段:1848年革命失败,海涅瘫痪不起,但他仍创作了大量优秀诗篇。1851年出版的《罗曼采罗》和《1853年至1854年诗集》,以及一些遗诗,有的写历史事件,有的是“时代的诗”的继续发展。诗歌的情调有时悲愤填膺,有时忧郁满怀,但是讽刺的锋芒和细腻的抒情并没有消失。海涅在死的预感中也没有放弃对祖国和人类将来的希望,他的诗还洋溢着战斗的豪情。《决死的哨兵》、《奴隶船》等是这一阶段有代表性的名篇。

  2.旅行记 1822年海涅在给作家伊默尔曼的信里说:“诗歌归根结底只是一件美丽的次要事情。”1826年他写信给诗人米勒说:“我作为诗歌作者已经结束,散文把我拥入它宽阔的怀抱。”这说明,这时海涅已经感到用散文来战斗更直接、更有力量。他把《歌集》比作“商船”,把《旅行记》比作“战舰”,《歌集》这艘“商船”将由《旅行记》这艘“战舰”护航。4卷《旅行记》,从《哈尔茨山游记》到《英国片断》,涉及的范围很广,反映作者的思想在进步,战斗的自觉性在加强。到晚年他认为时代的伟大任务是“全人类的解放”,他就是在为“人类解放”而奋斗。

  海涅的《旅行记》在体裁和风格上在德国文学中堪称独步。作者以漫谈的口吻,海阔天空,挥洒自如,游记中有政论,政论中又有丰富的诗情画意。例如《哈尔茨山游记》在对德国大学烦琐主义的教学以及对容克贵族和市侩进行讽刺的同时,还有精采的风景描写;《勒•格朗集》回忆童年的生活,其中对拿破仑的颂扬,显示出作者丰富的想象力和渊博的知识;《从慕尼黑到热那亚的旅行》对复辟时期的德国给以有力的抨击;在《卢卡浴场》里与普拉滕的论战是对于诗歌中回避现实、模拟古典形式主义的批判;在《英国片断》里,作者已看出英国资本主义工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社会矛盾,在表面繁荣的背后是劳动人民悲惨的生活;在《卢卡城》里,海涅表示了对革命的坚强信念。从《旅行记》中可以看出他在政治上和思想上发展的过程,1830年他热情地欢迎七月革命,1831年离开德国前往巴黎,是他思想发展的必然的行动。

  3.评论著作 海涅从1831年到巴黎后,写了一系列关于宗教、哲学、文学、绘画、音乐、戏剧的文章。30年代最重要的是《论法国的画家》、《论德国宗教和哲学的历史》、《论浪漫派》等。海涅写这些文章,是为了沟通德法两国人民之间的文化交流,纠正法国斯塔尔夫人《论德国》一书中的错误观点;同时让德国人了解法国大革命的传统和成果,认识本国的落后,克服消极因素,看到自己民族文化中的积极因素,促进德国的革命。海涅在《论德国宗教和哲学的历史》一文中,一方面批评德国唯心主义的古典哲学,一方面也指出,在德国哲学家晦涩费解的文字后面,隐藏着革命思想。他认为,德国哲学家进行了一场影响深远、意义重大的哲学革命。他坚信,在哲学革命之后,政治革命会随之而来。海涅的这些见解受到恩格斯的赞扬。《论浪漫派》对德国文学的发展作了简要而精确的分析,对德国古典文学的代表人物莱辛、歌德、席勒等给以实事求是的评价,从而捍卫了德国文学的进步传统。海涅对当时风靡一时的浪漫派文学也作了一分为二的分析,认为浪漫派文学在政治上是反动的,但在艺术上仍有可取之处。海涅的这两部著作思想深刻,眼光远大,远远超过同时代有关著作的水平,直到现在还有一定的价值。40年代到50年代,海涅还写了《路德维希•伯尔纳,亨利希•海涅的备忘录》、《自白》、《回忆录》、《卢台奇亚》,这些文章论述了文艺评论与创作的关系,文艺与现实、文艺与政治的关系,哲学革命与政治革命的关系等。这些评论一反过去理论文章枯燥的文风,优美潇洒,清新隽永。

  4.小说和戏剧 海涅写过一些小说和剧本。小说有《巴哈拉赫的法学教师》,内容是中世纪迫害犹太人的故事,初稿写于1824年,1833年曾被焚毁,1840年从残稿中整理出三章发表。《施纳贝勒沃普斯基先生的回忆录》写于1826年,1834年发表;《佛罗伦萨之夜》于1836年写于巴黎。这些小说都是未完成的片断。悲剧《阿尔曼梭》和 《威廉•拉特克列夫》见于1823年的 《悲剧──抒情插曲》,1851年发表他在40年代写的舞剧脚本《浮士德博士》。

  关于海涅的评价 海涅生活在一个过渡的时代,在当时的德国,政治上从死气沉沉的复辟时期转入革命潮流的到来;哲学上从唯心主义转入唯物主义,文学上从浪漫主义转入现实主义。这些转变反映在他的著作中,正如梅林在《中世纪结束以来的德国史》里所说的:“非常协调地体现了在这一世纪内先后交替的三大世界观的色彩和形式……海涅自称浪漫主义派最后的幻想之王,但是他却又用响亮的声音嘲笑浪漫主义,使它在世界上无容身之处。海涅一直为资产阶级自由的理想而奋斗,然而他又极其猛烈地抨击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种种姑息折衷和纷争不休的缺点。海涅在活生生的现实生活中发现了共产主义,并且一再预言,共产主义在未来必将无可阻挡地取得胜利,他颇以此感到自豪;然而他却从没有消除自己内心对共产主义的恐惧。”

  海涅在世界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他的诗歌和散文在德国和其他各国的文艺界产生过积极的影响。但是他在生前和死后都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和待遇。从马克思、恩格斯以来所有革命的、进步的人士都推崇他,爱护他;而一些顽固的、反动的势力则憎恨他,污蔑他,德国法西斯专政时期甚至把他的名字从德国文学史中勾销。在中国文艺界,从“五四”以来,海涅的诗歌受到广泛的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海涅的著作一再有新的译本出版,尤其是他思想精透、笔锋犀利的散文引起更多的注意。

  海涅著作较新的版本:

  《海涅著作与书信》,考夫曼编,10卷,1961至1964年于柏林出版。

  《海涅全集》,布里格勒布编,6卷,1968至1976年于慕尼黑出版。

  《海涅全集》校勘本,温德富尔编,16卷,1970年起陆续于汉堡出版。

  另有纪念版,包括全部著作、书信和生平资料,魏玛德国古典文学研究与纪念中心编,计划50卷,1969年起于柏林陆续出版。

参考书目

E. Galley, Heinrich Heine, Stuttgart,1963. 

H. Kaufmann, Heinrich Heine, Geistige Entwick- lung und kunstlerisches Werk, Berlin, 1968. 

M. Windfuhr, Heinrich Heine,Revolution und Reflexion, Stuttgart,1969. 

J. Muller, Heines Prosakunst,Heidelberg,1969.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