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发展

  
IWC是由一位美国年轻的美国人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创办,于1868年在瑞士沙夫豪森成立,他对钟表制造的热情及精髓一直与之并存,并且于葡萄牙琼斯系列中完美地活现。当年,琼斯制造了6款适用于不同怀表设计的基础机芯,这批机芯的质素非常优良,而且都具备了著名的“琼斯箭”设计——延长指针至四分三主机版以准确调较精准度;机芯以琼斯名字命名并亨誉于制表史上。时至今天,IWC葡萄牙琼斯腕表全球只生产500只铂金、1,000只18k玫瑰金及3,000只不锈钢,限量发行,成为各钟表收藏家争相购买的珍品。

  IWC最新推出的工程师腕表系列现正于专门店有售。工程师系列具备型格外表及实用功能,内置的机芯技术一次比一次先进;全新的工程师系列可追溯至系列的先驱设计及多年经验累积所达至的里程碑。IWC研制出全新的80110型号机芯其置于工程师系列自动腕表内,备有软铁内壳(可抵抗高达80,000安培的磁场),比勒顿自动上弦系统及高度防震装置,在市场上没有其它自动腕表所能比靡。

  1868,IWC推出第一只怀表,从那时起,IWC就在瑞士钟表业界取得许多方面的特殊地位,同时也在世界钟表制造业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IWC万国表在世界各地代理商的努力下,近三年来业绩成长达百分之五百,成果相当惊人,使得总厂更加卯足全力,全力拓展亚太区的市场。1998年4月份巴塞尔发表的新表款更先一步在3月份即在亚洲地区首先亮相,以电传视讯方式发表,可见IWC对亚太地区的重视。

  IWC专门店首设于美国拉斯韦加斯及杜拜香港是亚太区首间IWC专门店的城市,于2005年7月20日揭开序幕,品牌更计划于今年内在亚洲多设4间专门店。

经典所在

  
予人硬朗的黑、白及灰色调子强化了IWC的主题:“IWC是腕表制造的工程师”;品牌低调的风格跟专门店的设计相互地呼应。IWC的专门店营造了最理想的环境,让顾客可专心一意地欣赏以IWC坚守的制表哲学”ProbusScafusia”(源自沙夫豪森的非凡技术与精湛工艺)制造的腕表精品。而专门店"具深度的简约"(Complex simplicity)设计特色又与IWC形象紧紧相连,在全店的每一个角落流露出来。清雅、简约的线条配合亮丽的玻璃及高质素的金属,令每位过路人投以欣赏的目光,更禁不住要入内参观并感受非同一般的腕表体验。

  IWC专门店为顾客提供最完备的腕表系列及高质素的服务,而今年SIHH表展的新产品包括葡萄牙琼斯系列 (PortugueseF.A. Jones Collection)及工程师系列(IngenieurCollection),将率先在IWC专门店展现。此外,一系列的限量版型号也一并俱全:备有超卓复杂型腕表 (GrandeComplications)、葡萄牙陀飞轮 (Portuguese Tourbillon Mystere)以及葡萄牙三问腕表。

品牌故事

  瑞士沙夫豪森万国表的创始人是一位富有开拓精神的美国人。从1868年开始,这间瑞士制表厂便一直引领制表工艺的发展,不断为极其复杂精密的制表业创立新标准。万国表素有“高档钟表工程师”之称,专门制造男装腕表。经典的款式加上巧妙的设计,典雅而精致,操作极其简便――这就是闻名遐迩的万国表。

  表盘上铭刻着“瑞士沙夫豪森万国表”,但这间世界闻名的制表厂却选择在莱茵河畔一个田园小镇建厂,许多人对此感到不解。由于厂址远离瑞士著名的制表中心,再加上万国表公司(InternationalWatch Company)并不像瑞士公司的名称,使人们对其来历充满好奇。来自波士顿的美国青年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钟斯(Florentine AriostoJones),是一位富有开拓精神、远大抱负以及敏锐商业触角的制表大师。在乘船横渡大西洋时,他脑海里已有一套完善计划。他利用现代化的美国生产机器,制造极为精确的怀表机芯,并在当时处于低薪经济时代的瑞士掀起了一场钟表革命。钟斯于1868年在瑞士沙夫豪森创业,成立万国表公司,使当地成为创新精密制表业的摇篮。在距离莱茵瀑布不远的地方,这间新建的制表厂利用水力进行现代化生产。

  创始人钟斯的开拓精神、激情抱负,奠定了万国表厂的文化根基。对万国表的工程师而言,钟表本身比精确时间更令人着迷,他们喜欢大胆创新的理念,努力钻研精确度和创新设计,因此,130多年来,万国表为钟表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在专业制表技术领域,沙夫豪森的创新工艺,令腕表爱好者赞不绝口。万国表独创的腕表包括超卓复杂型腕表系列、达文西腕表系列和葡萄牙腕表系列。飞行员腕表系列、工程师腕表系列和海洋计时腕表系列,则属于传统型腕表时计。各系列腕表采用运动型/实用型的设计,配上不锈钢或钛金属表壳,最适合爱好运动的人士日常佩戴。

万国表沙夫豪森发展历程

  
1868年:来自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一位表匠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钟斯 (Florentine AriostoJones)在沙夫豪森创办了万国表公司(nternational Watch Company),旨在为美国市场制造高品质的机芯。

  钟斯研发了琼斯机芯,是一款高品质的怀表机芯,具有加长指针调校器,用于精度微调。

  1874年:万国表转型为股份公司。

  1874/75年:兴建位于莱茵河畔Baumgartenstrasse 15号的新厂房正是现在的万国表总部大楼。

  1875年:万国表拥有196名员工。

  1876年:美国对钟表征收新的进口关税,令万国表失去最重要的市场。钟斯离开公司,
Schaffhauser Handelsbank收购了万国表。

  美国公民Frederic Frank Seeland被委任为新的董事总经理。

  1879年:万国表参加在悉尼举行的世界博览会。

  Seeland的管理策略失败。

  1880年:沙夫豪森的引擎制造商约翰‧罗斯巴‧夫哥(Johannes Rauschenbach- Vogel)取得万国表的拥有权。

  1881年:约翰‧罗斯巴‧辛克(Johannes Rauschenbach Schenk)在其父去世后接管公司。

  1882年:万国表研制并投产爱而近(Elgin)机芯。

  
4ca4653432a78.jpg
1884年:保加利亚的Czar Ferdinand I成为首位著名的万国表鉴赏家。他购买万国表作为送给忠诚战友的礼物。

  1885年:首批采用波威柏系统(Pallweber)、以数字显示小时和分钟的怀表在沙夫豪森出厂, 为当时全球首创。

  1887年:“Magique”怀表诞生。该怀表采用活动式表壳,配备24小时显示功能,可用作猎表或开面怀表。

  1891年:表厂首次向意大利国家铁路(Italian State Railways)提供服务腕表。

  1893年:开始生产 52型号怀表机芯 。

  
1898年:位于伦敦的Stauffer, Son & Co.接管了万国表,以自家名称将在沙夫豪森制造的腕表引入大不列颠和大英帝国。

  1899年:沙夫豪森第一批腕表出厂。

  1903年:约翰‧罗斯巴(Johannes Rauschenbach)之女爱玛‧玛莉‧罗斯巴(Emma MarieRauschenbach)与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卡尔‧古斯塔夫‧容格 (Carl GustaJung)结婚。同年,她的妹妹柏特‧玛嘉烈(Bertha Margaretha)与沙夫豪森的工业家爱纳斯‧积克‧宏柏戈
(Ernst Jakob Homberger)结婚。

  1905年:约翰‧罗斯巴(Johannes Rauschenbach)去世后,他的女婿爱纳斯‧积克‧宏柏戈(Ernst JakobHomberger)以罗斯巴继承人的身份接管万国表。宏柏戈同时还管理沙夫豪森的Georg Fischer(GF)工业公司。

  1906年:万国表在米栏世界博览会上赢得钟表大奖(Grand Prix)。

  1915年:万国表首次设计和推出一款采用全新75型号机芯的腕表。

  1920年:万国表向其董事总经理支付每月1000法郎的月薪以及每年3000法郎的奖金。

  1929年:爱纳斯‧积克‧宏柏戈(Ernst Jakob Homberger) 购买其姐夫卡尔‧古斯塔夫‧荣格(C.G.Jung)持有的股份,成为万国表的独资拥有人。

  1930年:开始生产67/68型号怀表机芯。

  
1935年:与日内瓦百达翡丽合作,将产品出口至美国。

  1936年:首只“飞行员专用表”问世。采用黑色表盘及带有发光数字和指针,带箭头指示的旋转式内圈及带防磁功能的机芯。

  1938年:为满足皇家海军的需要,万国表提供一系列带有大秒针的观测员怀表。

  面临经济危机的出现,董事总经理的薪水降为850法郎,而部门经理的薪水仅为250法郎。

  1939年:来自里斯本和波尔图的葡萄牙进口商Rodriguez和Teixeira订购了一批配备精密怀表机芯的腕表。葡萄牙腕表系列应运而诞生。

  1940年:应客户的需要,万国表研制备有中置秒针的大型飞行员腕表(Big Pilot's Watch)。

  万国表74.6%的钟表在欧洲销售,21.3%在瑞士销售,余下的4.1%在全球其它市场及亚洲销售。

  
1944年:4月1日,在对沙夫豪森的一次空袭中,一支美国飞行中队轰炸了万国表。

  在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70岁的寿辰时,八位来自苏黎世的医生赠与他一只万国表制造的猎用黄金怀表,上面镌刻着“赠予可敬的温斯顿•丘吉尔先生,他是无畏乐观的英国首相,欧洲的解放者,敬献于其70岁寿辰。仰慕其为人的苏黎世医生,1944年11月30日”。

  Vacheron Constantin的设计师阿尔贝特‧比勒顿(AlbertPellaton)(生于1898年)离职,并出任万国表的技术总监。

  1945年:W.W.W.(腕表、手腕和防水是万国表为英国陆军地面部队制造的第一款防水军用腕表。

  1946年:比勒顿(Pellaton)首次设计的89型号机芯带有中置秒针,异常精准。

  1948年:根据皇家空军发布的技术规格,万国表采用89型号机芯制造了马克十一 (Mark11)飞行员腕表。这款腕表具有第二层软铁内壳,可防止机芯受磁场影响。

  1949年:设计出41型号女装腕表机芯。

  1950年:阿尔贝特‧比勒顿(Albert Pellaton)设计85型号机芯,是万国表首个自动上弦装置。“比勒顿”系统采用棘爪系统上弦装置取代传统的可变齿轮装置,是万国表取得专利权的独创设计。

  男工的平均小时工资为2.82法郎,女工则为1.95法郎。

  1955年:自动上弦的工程师腕表(Ingenieur) 问世。

  在爱纳斯‧积克‧宏柏戈(Ernst Jakob Homberger)去世后,汉斯‧爱纳斯‧宏柏戈(Hans ErnstHomberger)成为最后一个私人拥有万国表公司的人。

  1959年:设计出44型号机芯,这是万国表第一款女装腕表自动机芯。

  1960年:万国表42.2%的钟表在全球其它市场和亚洲销售,38.3%在欧洲销售,余下的19.5%在瑞士销售。

  1967年:开创万国表的潜水员腕表传奇。通过海洋时计腕表,万国表成功确立其在潜水员腕表领域的地位。该系列腕表的抗氧压功能创纪录地达到200米,是必不可少的专业下水装置。

  1969年:万国表参与Beta-21型号石英机芯的研制。这是全球首款以石英控制的腕表机芯(震频可达8192赫),标志着制表技术的一场革命。

  1970年:首款采用Beta-21型号石英机芯的腕表问世,取名达文西(Da Vinci)。

  1973年:万国表拥有404名员工,每年生产50,000只钟表,产量空前。

  1974年:黄金价格从4850法郎(1970年)飙升至18,000法郎(而且继续增长,几年后达到顶点,每公斤40,000法郎)。与此同时,瑞士法郎经历一段快速增值的时期。钟表的出口价增长250%,制表业危机初见端倪。

  1976年:随着新款工程师SL腕表(Ingenieur SL,防磁性能高达80,000 A/m)的推出,万国表将工程师腕表(Ingenieur) 的传统发扬光大;推出另一款重275克的18K黄金腕表,是工程师腕表家族的重量级腕表。

  1977年:9721型号机芯成功推出。万国表首只拥有日历和月相盈亏显示的怀表问世。万国表开始进行复杂钟表的研制,包括一系列复杂型怀表,其中一些怀表也更是?的。

  1978年:万国表与保时捷(F.A. Porsche)设计师合作,推出第一款内置指南针的腕表指南针表(CompassWatch)。同年,德国仪器制造商VDO Adolf Schindling AG 接管万国表。

  1980年:员工人数降至149人。

  万国表取得钛金属加工的新技术。这种材料特别轻,绝对不会引起过敏和伤害肌肤,而且十分坚固。

  为解决生产钛金属表壳和钛金属表链时出现的技术难题,万国表与Aerospatiale及其它领先的科技公司交流经验。

  利用保时捷设计的钛金属机械计时腕表,万国表制造出全球首只钛金属表壳计时腕表。

  1981年:万国表财务总监Otto Heller出任董事会主席。日后成为万国表董事总经理和董事会成员的GünterBlümlein是万国表当时的顾问。

  1982年:联邦德国海军(Federal German Navy)委托万国表为其反水雷潜水员设计一款完全抗磁性腕表。这款腕表的防水深度达2000米,非军用版称为海洋2000腕表系列(Ocean2000)。

  1985年:万国表推出首款带有万年历的计时腕表达文西腕表(DaVinci),提供直至2500年的机械日历。该系列腕表通晓所有闰年,除更换随腕表附送的世纪显示片外,无需再进行其它调整,但2100年、2200年和2300年除外,因为根据格里高利历(GregorianCalendrier)计算,这些年份不属于闰年,故此需要稍为调整。此外,这款表还具有最精确的月相盈亏显示,年份则以四位数字显示。

  1986年:万国表开始采用一种坚硬无比、用于任何用途均不会破损的新式陶瓷材料── 氧化锆来制作表壳。

  1987年:诺维俊图腕表(Novecento:意大利语,解作「20世纪」) 成为公司第一款长方形万年历防水自动腕表。

  1988年:万国表在其新推出的飞行员计时腕表中采用了630型号混合机芯,这是当时最微小的计时腕表石英机芯。

  1989年:工程师腕表(Ingenieur)采用全新机芯,可抵抗高达500,000A/m的磁场。经过一系列测试,新推出的工程师腕表(Ingenieur)甚至能够抵抗370万A/m的磁场,而丝毫不影响精确度。

  1990年:经过七年研制,万国表取得制表工艺的飞跃:推出第一款带万年历和三问报时装置的计时腕表超卓复杂型腕表(GrandeComplication)。超卓复杂型腕表(GrandeComplication)是迄今为止同类腕表中唯一一款每年仍以50支的小批量生产的复杂时计。

  1991年:在巴塞尔展览会上展出工程师计时闹铃腕表(IngenieurChrono-Alarm)和用钛金属制造的指南针表。万国表出版第一期钟表杂志WATCH INTERNATIONAL。

  1992年:万国表批准制造沿袭飞行员腕表传统的铁壳双秒追针计时腕表。

  1993年:制表工艺的巅峰之作──沙夫豪森战驹腕表系列(IlDestriero)问世。为纪念公司成立125周年,万国表推出全球最复杂的机械腕表,限量发行125只。该系列举世无双的腕表备有陀飞轮、追针计时、三问报时和多项其它复杂装置。

  同样是为庆祝公司成立125周年,万国表推出一系列限量版葡萄牙腕表(Portuguese),重现硕大机芯腕表的传统魅力。

  1994年:马克十二飞行员腕表(Mark XII Pilot’s Watch) 延续了马克十一(Mark XI) 的传奇。

  1995年:达文西腕表在其诞生10周年增添了第10根表针,此后可用于追针计时。另一个新款式是备有追针、硕大机芯的葡萄牙追针计时腕表(PortugueseChrono-Rattrapante)。

  最后是构造独特、非常抢眼的新产品葡萄牙三问表(Portuguese MinuteRepeater),小秒针位于9时位置,报时器位于表壳左侧。

  1996年:万国表 推出设计高雅、带有小秒针的葡萄牙自动腕表系列(PortugueseAutomatic),以及不带万年历、仍为长方形和具有防水功能的诺维俊图自动腕表系列(Novecento Automatic)。

  1997年:万国表推出全新GST运动表系列。

  1998年:万国表的设计师推出环球时间(UTC)腕表。这款腕表具备独立可调校的分针和时针以及第二时区。

  1999年:推出体现万国表制表创意的另一款潜水员表 ── 深海一号潜水腕表 (GST DeepOne),这是世界上第一只配备机械水深测仪的腕表。

  2000年:万国表的设计师特别为大型腕表开发了一款机芯:即5000型号机芯,具备八天连续运转功能,并配有动力储备显示和比勒顿(Pellaton)自动上弦装置。限量推出的葡萄牙自动腕表系列(Portuguese Automatic),也配备了这款独家机芯。

  日内瓦高级品集团Richemont SA收购了三家制表厂,万国表 、积家(Jaeger-LeCoultre)和A. Lange& Söhne。万国表新的首席执行官为Georges Kern。

  2001年:运动腕表GST系列增添新成员:GST 追针计时腕表(GST Chrono-Rattrapante)和GST万年历腕表(GST Perpetual Calendar)。

  万国表推出Collectors Forum收藏家研讨坊,这是首个为钟表爱好者设立的特定品牌讨论平台。

  2002年:在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上,万国表展出其大型飞行员腕表。该表具有七天连动机芯、自动上弦装置、动力储备显示和日期显示功能,再现万国表大型飞行员腕表的风范。这款经典腕表拥有长达168小时的动力储备。

  2003年:在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上,拥有全新万年历设计和世界独一无二的南北半球月相盈亏显示的葡萄牙万年历腕表(PortuguesePerpetual Calendar)亮相。另一个亮点是喷火战机腕表系列(Spitfire)的飞行员腕表。

  2004年:万国表与库斯托协会(CousteauSociety)合作承办周年远征,目的地是红海。与此同时,万国表推出新一代的潜水表海洋时计腕表系列(Aquatimer)。葡萄牙腕表系列也增添新成员:葡萄牙陀飞轮腕表(PortugueseTourbillon Mystère)、葡萄牙三问镂通腕表(Portuguese Minute RepeaterSquelette)和葡萄牙自动腕表(Portuguese Automatic)。

  2005年:工程师腕表系列(Ingenieur)问世50周年,这款永垂不朽的传奇腕表推出全新系列。钢壳款式的工程师自动腕表(IngenieurAutomatic)和工程师计时腕表(IngenieurChronograph),体现万国表对工程师腕表系列视觉传统工艺的不懈追求。见证与MercedesAMG的合作,万国表以钛金属为材料制作了这两款腕表,其内部结构与钢壳款式完全相同。

万国表的特色

  在一九三零年代末期问世,一九九三年因万国表[1]( IWC)一百二十五周年重生,再在二零零四年日内瓦钟表展中以三款全新款式技惊四座-这就是来自沙夫豪森的葡萄牙Portuguese腕表系列。

  追溯至十五及十六世纪时期,葡萄牙在探索海洋方面远远超越了其他大国,因而被雀为当时最出色的航海专家;他们不但发现新的航海路线和陆地,其后更促使瑞士制表业发扬光大,即使其时已是二十世纪的一九三六年。当时两位葡萄牙商人罗德格斯(Rodrigues)和特谢拉(Teixeira)造访沙夫豪森,向万国表(IWC)订制一款如同天文台表一样准确的不锈钢腕表,葡萄牙Portuguese系列腕表因而诞生。凭着它极高的精准度和令人赞叹的优美外型,迅即成为当时表坛的传奇。在差不多七十年后的今天,葡萄牙Portuguese系列腕表以三款全新款式面世:葡萄牙自动PortugueseAutomatic腕表、葡萄牙陀飞轮Portuguese Tourbillon Mystere腕表和葡萄牙三问镂通Portuguese Minute RepeaterSquelette腕表。这三款机械工程的大师级杰作在设计上与万国表(IWC)的传统和哲学极为吻合。

  围绕在全新葡萄牙陀飞轮Portuguese TourbillonMystere腕表身上的只有一个焦点,就是以法文命名的┌陀飞轮┘(Tourbillon),这个小小的奇迹在表面上的十二时位显而易见。万国表(IWC)陀飞轮装置在一九九三年即品牌一百二十五周年时首次问世,是状似鸟笼的复杂机件,内置每分钟围绕其轴杆自转一周的综合擒纵装置。

  现在,陀飞轮更稍经改良,由八十一件个别零件合组提供精准完美的技术,而重量不超过0.433克。即使到今天,它依然被广泛认定为制表专业的巅峰之作,也因此只有在限量二百五十只的18K玫瑰金及限量五十只的铂金款式中可以找得到。

  葡萄牙三问镂通Portuguese Minute RepeaterSquelette腕表是集合传统工艺及最尖端生产技术的弦目杰作。一如以往,人们期待欣赏到葡萄牙Portuguese腕表的精美表面设计;而在这款腕表上,我们得见一个装饰性的分钟显示环,其下是一个令人屏息观赏的机械装置和镂通三问装置。这款瑰丽的腕表并不只带来视觉乐趣,还为耳朵带来听觉的享受。当按下表壳左侧的滑片时,报时装置便会经两个经微调的打簧报读小时、刻钟和分钟。这款表坛顶级珍品只限量供应18K白金及18K玫瑰金款式各五十只。

  在140多年前,一位美国人、加上水利资源——成就了瑞士沙夫豪森的万国表(IWC)。莱茵河从瑞士沙夫豪森的万国表制造厂窗前静静流过,直达距此地仅数公里下游,从峭壁上奔流直下,这就是莱茵瀑布。而140年后的今天,万国表现任总裁乔琪斯来到了中国,他说,他从城镇一样小的瑞士远道而来,要把被称作奢华品的万国表介绍给中国。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