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J.斯威夫特(1667~1745)
《格列佛游记》插图

  英国作家。1667年11月30日生于爱尔兰都柏林。父亲是英国人,后定居于爱尔兰。他出生前数月,父亲去世,由叔父抚养。1686年在都柏林三一学院取得学士学位,1692年获牛津大学硕士学位,1701年获三一学院神学博士学位。1688年叔父逝世,爱尔兰又发生政治动乱,斯威夫特前往英国。1689年受聘于他母家的远房亲戚邓波尔爵士,任私人秘书。1694年离开邓波尔的庄园摩尔帕克。同年加入英国国教会为教士,次年在贝尔法斯特附近任牧师。1696年回到摩尔帕克,直至1699年邓波尔逝世。1697年写了《书战》一文,为邓波尔的《论古代和现代学问》辩护,把迂腐的学究讽刺挖苦得淋漓尽致。

  邓波尔死后,斯威夫特回爱尔兰,任都柏林圣帕特里克教区长和爱尔兰大法官伯克利伯爵二世的私人牧师。不久重返伦敦,结交执政的辉格党的一些知名人士,希望有助于他在教会中谋取较好的职务。1701年他写《关于雅典、罗马时期贵族与平民分歧、斗争的论述》一文,表明他的辉格党人的原则,并呼吁托利党人不要坚持对八名辉格党大臣的指控。

  1704年,他的《一只澡盆的故事》、《书战》和《圣灵的机械作用》等 3篇讽刺文章汇集出版,批评宗教和学术领域中的腐败现象和非国教徒的礼拜和布道,模仿迂腐的学究的文笔,才气横溢,讽刺尖锐。

  1707年11月,斯威夫特写了叙事诗《鲍席斯和菲利蒙》。同年早些时候,他化名比克斯塔夫,写了《对1708年的预言》和《比克斯塔夫先生第一个预言的应验》(1708)等文章,挖苦占星学家约翰•帕特里奇,表现了他的机智和诙谐。

  1710年11月,他又去伦敦。由于辉格党政府决心支持爱尔兰的非英国国教徒,斯威夫特开始与辉格党分裂。托利党组阁后,其首脑人物深知斯威夫特政治讽刺的威力,竭力争取他,于是斯威夫特就任托利党刊物《考察者》的主编。

  1712年发表《盟国的行为》一文,反对英国为西班牙皇位继承权而继续与法国作战,要求尽快结束战争。此文对1713年乌得勒支和约的缔结产生了影响。

  1713年,安妮女王任命斯威夫特为都柏林圣帕特里克大教堂的主持牧师。1714年安妮女王的逝世和托利党政府的垮台,断绝了斯威夫特重新回到英国政治生活中去的最后希望。

  但是在伦敦的生活对斯威夫特来说是重要的一段。除了政治活动和撰写政治文章以外,他还参加了一批有才华的文人所组织的社团“兄弟会”,为一些报纸写稿,与作家蒲柏、约翰•盖依、约翰•阿巴斯诺特创办著名的斯克里布利勒斯俱乐部。他还著有《关于纠正、改进和确定英国语言的建议》(1712)。这时期他常将他在伦敦的生活和见闻写信告诉在爱尔兰的女友艾斯特•约翰逊,这些信写得亲切自然,为英国书札文学中的珍品,后人把它们辑为《给斯特拉的信》发表。

  斯威夫特回到爱尔兰后,继续著文立说。1720年发表《关于普遍使用爱尔兰货物的建议》,维护爱尔兰发展工业的权利,号召抵制英国货。1722年英国商人威廉•伍德贿赂乔治一世的德国情妇,获得在14年内为爱尔兰铸造价值10万英镑的便士的专利权。斯威夫特写了《布商的信》6封,于1724年2月开始发表,号召人民拒绝使用伍德铸造的货币。英国统治者大为震惊,悬赏 300镑捉拿《布商的信》的作者。但由于斯威夫特代表了人民的愿望,整个都柏林没有一个告密者,而群众抗议的浪潮越来越高,英国政府终于取消了伍德的专利权。

  1727年斯威夫特写了《爱尔兰状况浅见》一文,揭露英国统治下的爱尔兰的贫困状况。两年后发表著名的《一个小小的建议》一文,以统治阶级谋臣策士的口吻和忧国忧民的姿态,提议将贫民的婴儿卖给有钱人作为菜肴,不仅可以解决所谓贫民人口过多问题,而且可以“给有钱人一点乐趣”。文章口气之冷静,考虑之周密,更显出谋臣策士及其主子之毒辣、无情。

  此后,斯威夫特还写了《对佣人们的指示》、《彬彬有礼的谈话》和一些诗歌。

  斯威夫特在爱尔兰问题上的立场和他为爱尔兰所进行的斗争,赢得了爱尔兰人民的尊敬。1729年当他从英国回到都柏林时,全城钟声齐鸣,烟火腾空,对他表示热烈的欢迎。

  斯威夫特的晚景比较凄凉。他在1742年 9月大病后瘫痪。1745年4月19日去世,葬于圣帕特里克大教堂。

  斯威夫特最著名的作品是寓言小说《格利佛游记》(1726),以里梅尔•格利佛船长的口气叙述周游四国的情景。格利佛船长到达的第一个国家是小人国,居民身高仅6英寸。君主和大臣贪婪、残忍,党派之间倾轧、争夺以及国家之间战祸连绵不断,都为影射时政而发。格利佛然后来到了大人国,居民身高有如铁塔。格利佛在与大人国国王谈话时竭力宣扬英国政体之完善,军威之无敌,武器之高超,但都受到国王的谴责。随后格利佛来到飞岛国。飞岛国有一块属地,如果居民稍有不顺,飞岛就飞临上空,断其阳光,或降落在国土之上,把属地居民压成齑粉。这是对英国剥削、统治爱尔兰的殖民主义政策的尖锐抨击。最后格利佛来到贤马国,统治者是具有高度理性的贤马,另外有人形动物,它们贪婪、忌妒、凶残、心毒,从外表到内心都令人憎恶,可以说是罪恶的化身。斯威夫特借此表明,如果人类让贪欲战胜理智,人类就可能堕落成为人形动物。这是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猛烈抨击。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