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伊克巴尔,M.(1877~1938)

  乌尔都语诗人、哲学家。生于1877年11月 9日。死于1938年4月21日。先世原属婆罗门种姓,居住在克什米尔,17世纪皈依伊斯兰教,后迁至旁遮普省锡亚尔科特城。父亲是商人。1895年进入拉合尔公立学院就读。1899年取得旁遮普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05年赴欧洲,先后在英国和德国学习哲学和法律,取得慕尼黑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08年回国后参加拉合尔律师公会。1911年在拉合尔公立学院任哲学教授,不久即辞职。1930年12月被选为“全印穆斯林联盟”阿拉哈巴德会议主席。巴基斯坦立国后,将他的诞辰定为“伊克巴尔日”,每年举行纪念活动。

  伊克巴尔写有十部诗集。他早期的诗歌表达了人民在殖民主义统治下的呻吟和反对异族统治的怒吼。他呼吁各族人民团结,摒弃宗教纷争,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而战斗。诗集《驼队的铃声》(1924)大多宣传爱国主义思想,其中著名的《痛苦的画卷》,揭露殖民主义者对印度的残酷剥削,号召民众团结起来主宰民族的命运。《新湿婆庙》一诗号召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消除宗教纠纷,在“爱”的基础上团结对敌。《印度人之歌》是当时家喻户晓的一首爱国歌曲。《小鸟的哀鸣》表达了失去自由的印度人民渴望独立、自由的心声。《赛义德墓志铭》赞颂了赛义德•艾赫默德•汗所领导的穆斯林启蒙运动。在《蜡炬与诗人》里,他表示自己要象火炬那样燃烧,为爱国者照亮前进的道路。诗集《秘密与奥秘》是伊克巴尔的代表作,包括上下两篇,上篇为《呼谛的秘密》(意即“自我的秘密”,1915)。“呼谛”在波斯文和乌尔都文中是“自我”的意思;作为宗教哲理概念,“呼谛”是人的灵魂,即个体中的神性;“呼谛哲理”即是要启发穆斯林认识自身中所蕴藏的神性,修炼成为“完人”,按照伊斯兰教教义建立理想的社会。他的宗教哲理具有神秘主义色彩,同时含有强调人的个性发展的资产阶级思想因素。下篇是《贝呼谛的奥秘》(意即“非我的奥秘”,1918),提倡个人为社会服务,为国家、民族作出贡献,反映了资产阶级民族意识的觉醒。诗集《杰伯列尔的羽翼》(1935)是用乌尔都文写成,阐述“呼谛哲理”。诗中批判西方文明是“酗酒、淫逸、失业、贫穷”,资产阶级政府“唱的是平等,喝的是人血”,发出“资本统治的帆船何时沉没”的悲愤之声。《真主的命令》一诗号召世界上的穷人“去震撼富人宫廷府第”,诗人要用信仰的烈火使奴隶们的血液沸腾。诗集《格里姆的一击》(1936)揭露了帝国主义的剥削、压迫和西方资本主义的腐朽、没落。他还写有诗集《波斯雅歌》(1921)、《东方的信息》(1923)、《永生集》(1932)、《汉志的赠礼》(1938)等。

伊克巴尔作品全集

  他的诗歌主题思想大多是对人的本质、使命和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进行哲理探讨。他以人道主义的观点,批判了苏菲主义所宣扬的人神合一、静观无为的消极厌世学说,提出“痛苦的生活胜过永恒的安息”的论点。为了肯定人的价值和创造力量,他甚至把人摆在与造物主对等的地位。他主张通过律己、虔诚的信仰、爱、积极活动和创造性的劳动达到“完人”的理想。他所追求的是伊斯兰式的乌托邦社会。但他同情被压迫民族和劳苦大众,曾写诗赞颂列宁和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在30年代初期,他在《侍酒歌》一诗中表达了对中国人民革命事业的同情和支持。他欢呼:“沉睡的中国人民正在觉醒,喜马拉雅山的喷泉开始沸腾!”

  伊克巴尔的诗歌创作深受鲁米的哲理诗以及迦利布、哈利等人的爱国主义诗歌的影响,他在诗中所用的典故都来自伊斯兰教经典和传说;所用的比兴创作手法也都渊源于波斯古典文学。他善于用古典诗歌的形式反映现代生活。他在《诗人》一诗中将民族比作人的躯体,诗人比作眼睛,“身体一处痛苦,眼睛就会哭泣”,这表明了他的艺术观。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